分享

王海峰在张鹏的《鹏友说》说了什么?两个字:简单

 罗超Pro 2020-10-29

这一次,AI的黄金时代真的来临了。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AI产业化进程提前了至少三年,各行各业均认识到在线化、数字化与智能化不是选修课、而是必修课,而在线化与数字化的结果与目的,均是智能化。

同时,国家加速新基建,AI成为核心领域之一,5G、数据中心等相关新基建同样会促进AI发展。在“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新循环”趋势下,科技将会成为压舱石,AI等核心科技的自主替换变得日益重要。

AI产业化占据天时、地利、人和诸多条件,在生活中随处可见的AI将变得无处不在,AI正在从新技术变为新经济。

2010年就已在布局AI的百度是中国AI产业的引领者,入局最早、技术最强、布局最全,深耕多年将AI生态做得越来越厚,既是AI的推动者也是AI的获利者。2020年二季度财报显示,百度AI新业务实现了两位数的同比增长,主要为小度助手、百度Apollo智能交通和智能云等相关业务增收显著,李彦宏表示:AI新业务有望在未来几年成为营收增长的重要动力。

谈到百度AI战略,就不得不提王海峰,他经历了百度AI从0到1再到成为公司战略的关键十年,是百度AI技术团队的牵头人,如今以百度CTO的身份统管技术线同时直管智能云业务,成为百度AI产业化战略的执行领导者。

百度将如何迎接AI的黄金时代,如何避免“起个大早、赶个晚集”?8月21日,王海峰做客《鹏友说》,给出了答案。前十年,百度AI敢为人先,却“拔剑四顾心茫然”,因为AI技术应用场景不多。接下来百度AI将落地到各行各业。百度如何做到?

(百度APP搜索“张鹏对话王海峰”观看完整视频)

参加《鹏友说》,王海峰是具有产业思维的科学家

《鹏友说》是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做的一档视频访谈节目。张鹏是中国最早的IT记者之一,从普通记者一路做到《IT经理世界》执行主编,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创办了《商业价值》杂志并担任主编。

2010年张鹏创办科技媒体极客公园,在产品经理中影响力颇大。张鹏的编辑部人才辈出:知乎创始人周源、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小米生态链副总裁夏勇峰,他本人在科技圈影响力甚大:一年一度的GeekPark曾邀请到的嘉宾就有谷歌前CEO施密特、苹果联合创始人沃兹、李彦宏、李书福、雷军、阿北、周鸿祎、王兴、王小川、李学凌诸多大佬,且不难发现,其中大部分是技术或产品狂人。

有意思的是,GeekPark也是李彦宏唯一参加的科技媒体举办的活动,且不止一次参加,百度成立第一年,李彦宏就与张鹏结缘于一次媒体沟通会,后来百度做到非常大的时候,李彦宏依然会现身GeekPark活动。

了解了张鹏,就不难理解身为百度CTO的王海峰为什么要参加《鹏友说》了。

近期,王海峰的母校哈尔滨工业大学建校百年,出版了校友系列丛书,其中《AI已来:让中国AI走向世界的王海峰》,就记录了王海峰求学、成长,以及推动百度AI发展、引领中国AI落地产业间、走上世界舞台的历程。

王海峰第一标签是技术,他是哈工大培养的博士,学生阶段研究课题就是机器翻译方向,接触了当时很冷门的NLP等技术,与AI结缘,在AI领域扎根三十余年,经历AI从过去高墙深院的研究,走向产业化成为推动人类经济、社会发展的新技术引擎的整个过程。

2010年加入百度历任高级科学家、基础技术首席科学家、副总裁、高级副总裁,先后为百度创建了自然语言处理部、互联网数据研发部、推荐引擎和个性化部、多媒体部、图片搜索部、语音技术部等,这些部门研发的技术都是AI强相关,特别是自然语言处理技术,更是被视作是人工智能皇冠上的明珠。2013年,作为执行负责人协助创建了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说他是百度AI的奠基人丝毫不夸张。

王海峰本人是技术大牛,在自然语言处理领域,他是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国际学术组织 ACL(计算语言学协会)50多年历史上首位出任过主席(President)的华人, ACL会士,并于2018年7月出任ACL亚太分会AACL创始主席,曾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等奖项,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王海峰不只是具有科学家身份的技术狂人。在《鹏友说》王海峰回忆,当年因为《铁臂阿童木》对机器人感兴趣去做机器翻译的研究,毕业后准备去科研院所,时任微软研究院的李开复去学校演讲,结束了和王海峰聊,王海峰表示希望做的研究真正能被很多人所使用,于是拥有Windows、Office等产品的微软成为他的第一个“东家”,用张鹏的话说“可以把一个技术真正让更多的人用起来,这是一个让你心中更有火焰的东西。”

兜兜转转,2009年李彦宏提出“框计算”,当时很多人无法理解,但王海峰看到自己擅长的NLP技术有了用武之地,心中有火、眼里有光,2010年王海峰加入了百度,一步一个脚印构建AI基础技术体系,同时致力于推动AI技术与业务融合,推动AI技术工程化。

在百度,不论是用AI重构搜索引擎,还是依托智能云推动AI产业化,王海峰在科学家思维外,都在不断强化产业思维:关注用户与市场需求,这是技术落地的前提。工程师容易犯的错是拿着锤子什么都是钉子,而产业家则是先有钉子再去找锤子。王海峰一边替百度储备夯实AI基础技术,另一边真正让技术被更多人用起来,而不是在实验室被雪藏,我认为底层是离不开这两种思维的,我想正是因为此,王海峰才会出现在具有产品文化的极客公园的《鹏友说》且跟张鹏聊得很好,释放出了不少关于他本人与百度AI的新信息,让我们可以更加深刻地理解百度的“简单”文化。

基于AI,百度履行“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的使命

2010年百度从一行行代码开始,从0到1研发AI技术、聚集当时十分稀缺的AI人才。2014年百度就开始将AI应用到业务,第一步是用AI全面重构搜索引擎,2014年王海峰任搜索业务群组副总经理,先后负责搜索、信息流、手机百度、度秘等用户产品,以及自然语言处理、知识图谱等基础技术。

现在看来AI驱动的搜索引擎事实上已让“框计算”变为现实,用王海峰的话说:“用户在框里做任何输入,你都要能满足。”二季度,百度搜索的首条结果满足率已达到60%,去年才51%。同时,搜索不再只是用户主动键入,张鹏说“信息流也是跟机器学习有关的,它成为了搜索的另一面”,这一点正是百度做的“搜索+信息流”双引擎模式,在王海峰看来,不论是语音、推荐背后都是一套技术。

好的科技产品都是解放人类,给人类自由,搜索引擎正是其中典范。张鹏说:“搜索意味着人们探索这个世界自由的能力。”王海峰进一步解释称,人们在远古时代查找档案信息、在图书馆查找资料、出现图书馆情报信息等相关学科,均表明搜索是贯穿人类历史的刚需,计算机与互联网技术催生了搜索引擎技术,让人们可以自由获取信息以及探索世界。王海峰认为,框计算本质是降低搜索门槛,如今“人工智能技术改造搜索引擎让它变成智能搜索引擎的时候,用起来会更加方便,能找到的东西会更加精准。”

优秀的科技产品将复杂留给自己,简单留给用户,乔布斯一直将“简洁”作为苹果产品的核心追求,大道至简、少即是多,将复杂的工程师逻辑留给自己,将简单的操作体验留给用户。基于AI的智能搜索或者说大道至简的框计算,也做到了这一点。

“框计算”与“智能搜索引擎”,均是百度将复杂的技术留给自己,将简单的体验留给用户,王海峰在百度期间推动AI平台化、百度积极推进的AI产业化,同样体现出这一思维。

2013年百度提出平台化,王海峰成为平台化委员会的第一任主席,平台化简单地说就是将百度越来越庞杂的AI技术封装起来,给百度内部各个业务线的工程师提供简单的API接口,让他们高效、快速地将AI技术应用到百度业务中,如问答、百科、翻译、地图等等。“平台化”本身就是“封装复杂”,正是基于此,百度在2016年快速上线了行业一流的信息流平台。

2016年,百度发现所积累的AI技术日益丰富和成熟,社会各界对AI的价值有了认知,对AI技术的需求开始冒头,百度做出一个新的决定:开源开放AI,一方面百度不可能将所有事情给做了,大家一起应用AI就可以加速AI落地到产业。另一方面,在全社会场景千锤百炼,百度AI技术就可以日益精进,强化壁垒。这一阶段王海峰组建AIG,总体负责百度的算法、算力、数据、安全等人工智能技术及基础技术,给百度AI底层平台添砖加瓦。

不只是搜索,AI技术的魅力是可以应用到各行各业,用复杂的技术却让人们的生活与工作变得更加简单,刷脸让身份认证变得简单,智能音箱让人机交互变得简单,智能金融让风控变得简单,智能交通让出行变得简单……基于此,应该更能理解百度2017年升级的使命“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以及百度推动AI产业化,用AI赋能各行各业的决心。

AI的开源开放,本质上依然是将复杂留给百度,将简单留给行业。王海峰在《鹏友说》对这一理念进行了阐述,他明确百度是一个“人工智能的平台型公司”:“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百度致力于做的事情都是这样的事情,比如说让你获取信息更简单,让你跟这些AI系统交互更简单,让你交通出行更简单,让你的产业智能化升级更简单。”

百度成立初期就秉持“简单可依赖”的文化,百度对外提供的AI能力都在做到尽量简单化,比如深度学习平台飞桨,让复杂的深度学习技术变得十分简单易用,开发者调用API就可以便捷地实现AI。再比如百度大脑提供了260多项能力,仅仅是机器视觉的文字识别就有票据识别、表格识别等等细分模块,同时提供开放模型库、开发套件、工具组件等等配套设施,百度自己做了大量的复杂的事情,将简单留给了各行各业。

看完《鹏友说》张鹏与王海峰的对谈,“简单”一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百度基于AI实现智能搜索将简单给到用户,百度AI的平台化思维将简单留给工程师,百度AI开源开放将简单留给产业……这是百度的理念,也是AI的魅力,AI让世界更简单,本质上也是在解放人类,消灭繁琐重复的工作,减少人类犯错的机会,给人类时间与身心的自由。

百度AI一切都已Ready,在智能时代开花结果将成必然

张鹏说“AI越来越走到更商业,更多的产业里面,一定要从当年技术人员开源的概念到商业世界开放的概念,要完成这么一个跨越。”AI越普惠,商用范围越广,就越要降低使用门槛,变得简单,基于“将复杂留给自己、将简单留给产业”的理念,百度领先的AI技术,开源开放时无疑会具有极大的竞争力。

在《鹏友说》,王海峰回顾了百度AI十年的四个阶段。2010-2013年,帮助百度AI在各方面打下基础,完成包括自然语言处理、机器翻译、语音、视觉、机器学习、深度学习,以及数据挖掘、知识图谱、对话式推荐等核心技术布局,并将核心技术平台化;2014-2017年,运用AI将搜索这一百度核心业务全面智能化升级;2017-2019年,将原有的AI平台升级为软硬一体的工业大生产平台,适应更广泛的AI工业大生产应用;2019年下半年至今,接手智能云,推动更广泛的AI落地和产业智能化发展。

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李彦宏演讲曾指出AI发展一共分为技术智能化、经济智能化与社会智能化三个阶段,经济智能化分为两部分,上半场是AI平台化蓄能,在搜索、信息流等少数领域落地;下半场是AI产业化,AI渗透到各行各业大规模商业化,李彦宏认为“我们正处于从经济智能化的前半段向后半段过渡的时期”,这一结论得到行业广泛认同,也不难发现,百度AI十年的发展与AI产业的发展步调是完全一致的。

或许百度最初做AI没有想过要开放到各行各业,但现在回头看,每一步都是在给今天的AI产业化做准备。就像乔布斯在斯坦福演讲时指出的那样:“你不能预先把点点滴滴串在一起;唯有未来回顾时,你才会明白那些点点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所以你得相信,你现在所体会的东西,将来多少会连接在一块。你得信任某个东西,直觉也好,命运也好,生命也好,或者业力。这种作法从来没让我失望,也让我的人生整个不同起来。”他的例子是当年大学时上的书法课,后来帮助苹果设计出的麦金塔成为第一台能印刷出漂亮东西的计算机,苹果的审美一直秒杀微软等平台。

而百度信任的,不只是简单可依赖的文化,还有技术。在《鹏友说》王海峰坦言,百度技术团队“坚持技术信仰,务实自驱,负责到底”。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不一定都要靠技术,但是王海峰认为历史上每一次大的改变都是科技带来的,“每一次工业革命背后是科技带来的改变,带来生产力的变化,进而带来生产关系,带来整个人们生活,世界变成完全不同的样子。”百度做搜索,做AI,做自动驾驶……无不是基于对技术的信仰。

在AI领域深耕30年,王海峰感触颇深,前三十年AI从个实验室走向工业大生产,AI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驱动力,不过目前AI工业化依然处在早期,还有非常广阔的空间可以进入得更深、更广。此时此刻,百度已经做好准备,依托领先的“全科生”AI技术、深耕五年的AI产业化生态,百度事实上已成为AI产业化基础设施,与CV(机器视觉)四兽、科大讯飞等垂直型AI平台相比,拥有巨大的差异化竞争力。

王海峰认为:“当AI真正成为工业化大生产,往往不止需要其中的某一项应用,而更多是各种技术的综合应用。若干技术组合起来,才能帮助更多的应用场景。”基于此百度选择做AI技术的“全科生”,而不是“专科生”,再通过开源开放让各行各业可以简单地获取AI能力。

今年百度智能云多次调整架构给AI产业化排兵布阵,王海峰明确了百度智能云“以云计算为基础,以AI为抓手,聚焦重要赛道”的战略,基于飞桨、百度大脑、NLP和知识图谱等全栈AI底层技术平台,小度OS、百度地图、如流等数字化组件,以及ACE交通引擎等行业解决方案,百度智能云在一众云服务商中形成差异化竞争力,一直在AI Cloud中国排名第一。二季度,百度智能云相继与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央视网、中国建材集团等达成合作。目前,百度AI开放平台依托百度智能云,已经开放260多种AI能力,服务210多万开发者。

前段时间网上热传的百度AI新基建版图则显示,依托包括百度大脑、飞桨、智能云、芯片、数据中心等在内的新型AI技术基础设施,百度正在推动智能交通、智慧城市、智慧金融、智慧能源、智慧医疗、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等领域实现产业智能化升级,展现出成为中国新基建AI服务最大提供商的野心。

王海峰说:“AI是一个堪比一次工业革命的大浪潮,需要非常多的人一起去努力,推动整个人类科技社会的进步,这个不是任何一个人,一家公司能做到的,所以我很高兴看到有这么多企业一起在做事情。而且只要是我能帮到的,我也会尽我所能去帮助他们。”AI的黄金时代已然来临,百度对自己的资源、能力与边界非常清楚,它清晰地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怎么做。

END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