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谢首勇:网络教学的日子里,我这样给孩子们上网课|散文

 作家荟 2020-11-03

姜广富:三千年银杏老寿星|散文

文/谢首勇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一)
新型冠状病毒依旧在肆虐,眼看原定开学的日子越来越临近,心中也越发不安,望着窗外的烟雾一片迷茫,同时也不知所措起来。
前几天和一位大学教授在网上聊天,没想到我们的观点完全一致,那就是师生的生命第一,就是再辉煌的教育教学成绩,在师生的生命面前也绝对不值一提。同时我们也很担心,就是不知道当地的教育行政部门怎么对待这件事情?他们会不会因为所谓的教育业绩,置师生的生命于不顾而贸然开学呢?

我把和教授的想法私下告诉了两位在市区教育局工作的朋友,他们个人都表示赞成。我拜请他们在适当的时候向主政的领导建议,他们也同意了。其中一位朋友当即就回复了:建议没有问题,关键领导要综合考虑,特别要看成都的情况。这是他的原话,我没有作一个字的修改。
此后我便密切关注各地开学的一些消息,先后把德阳等地的一些情况及时地传给了这两位朋友,一位朋友立即就转给了相关的领导,供他们在决策开学时间作参考。
后来虽然证明我和教授的担心是多余的,而且直到现在连开学的日子都没有具体的时间表,但是我仍然不觉得这些微小的举动并非没有一点意义。我也不否认,自己也害怕在学校染上这种病毒。
日子像破旧的车马,艰难的一步一步地流走着,像极了我们惶恐的心情。与此同时,“停课不停学”的言论也逐渐在网上蔓延开来,乍一听似乎觉得也有些道理。潜意识之中,觉得这可能是近段时间学校工作的一种方向,但具体怎么做,心中实在没有多少底。
学校原定于2月7日开会,结果推迟了两天,在2月9号开了网络视频会议。老师们意识到网络教学可能就要开始了。好在上学期有一个网络教学平台,来我们学校给老师们作了一次讲座,还有一些模模糊糊的记忆,自己也恰好加入了那个网络教学平台的群。上学期文教局举行全区网络教学比赛,自己是评委之一,从比赛老师的课堂教学又见识了一些。
那些天学校网络教学群可以说是热火朝天,老师们纷纷询问管理人员如何进行网络教学的准备,稍微不注意就是几百条的信息,弄得我手机屏幕不停地闪烁着。我便私下加了一个管理人员,我想这样单独问,以免在群里刷屏。这个管理人员倒是很热心,我是有求必应,他把整个操作的图像视频都发给了我,但上边的字实在是太小了。我的眼睛本来就不好,看不了多久就发酸发胀,眼前一片朦胧。于是又把这些图片和视频放到电脑上,但是还是看不清楚。我坚持花了一些时间,大体了解了网络直播教学的基本流程。同时心里也感到有些疑惑,我教两个班,那么一天是不是要上两节直播课呢?

(二)
初三有些班级展开网络教学的时间要稍微早几天,在学校的视频会议上,一位英语老师交流了他们班级展开网络教学的方法。我对她在直播间展开网络教学的做法产生了兴趣,她觉得用直播间进行教学还要简单得多。她提到的第一步,其实我无意识中先已经做了。在平常的语文教学中,我已经在两个班分别建立了独立的语文学习群,现在只需要把两个班的学生合在一起就可以了。
我决定先尝试一下在直播间进行网络教学,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前几天在群里老师们反映那个网络教学平台,运行速度非常慢,一些学生根本进不了网络教室平台,也有遇到老师点进去之后,直播间什么也没有,连正常的教学都无法顺利地进行下去。当然也有自己的另外一个考虑,就是Q.Q软件毕竟已经运行了多年了,相对来说网络技术也许还是要成熟一些。
无论采取哪种方式,我先决定做一些网络教学的准备。我把想法在两个班级语文群里面一说,最后决定以人数最多的五班语文学习群作为基础,让另外的一个班的同学全部加入进来。我教的是2018级5班6班两个班的语文,为了营造和谐统一的学习氛围,我将这个128个学生的大群命名为“五六是一家”。看到6班还有单独的语文学习群,5班的同学也提出要有这样的语文学习群,我也同意了。
涉及近130孩子在网络上的学习,网上的东西又是五花八门,如何更有效的加强管理呢?其中5班的班主任把全班的同学分成了许多小组,每个小组不到10个人。我觉得这个方法很好,于是就在又在大群的基础上,让他们又建立了语文学习小组群,每一个小组有一个小组长统一进行管理,然后全班的七八个小组长,我们又专门建立了一个小组长群。这样在进行网络教学时,我们班上的学习群组就有大群,各班独立的班级群,组长群和组员小群这4个层次,为了便于监管,这4个层次的群我都在里面。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每次上完直播课后。我的意图或者我布置的作业如果不清楚的,我不可能再一一进行解答,没听清楚的就由小组长代表我进行解答。同时我也在想,群会不会太多了,老师和学生有没有这么多的精力。我想还是先尝试一下,如果确实没有必要,我们以后再解散一些群就可以了。
大道至简,我做事情,喜欢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什么方式最简单也最符合实际情况,我就采取哪种方式。和孩子们达成了共识用Q直播,这是实际之一。当然最终促使我采取这种方式的还有以下一个原因,上学期放寒假的时候,两个班的家委会经过商量,又征求每个家长的意见,基本都给孩子准备了一本预习的书籍,书籍上有课文的原文,还有一些相应的解答。家长们为孩子的上学问题也很着急,前两天一位家长又给我送了一本过来。
我很敬佩这位家长,其实那几天我根本就不敢出门。我认真翻阅了一下,决定在特殊时期就用这本书为蓝本进行网络直播教学。这样可以减少学生看电子屏幕的时间,保护学生的视力,主要通过听老师语音的方式对照书上根据老师的讲解进行勾画、补充、删改、调整顺序、背诵等方法来进行,学生可以减少做笔记的时间,把主要精力放在认真听讲上,不清楚的,还可以回过头来看书籍和笔记。
从家委会所做的这件事情来看,给我的启示是做任何事情,最好走在前面最好,这样即使遇到像今年这样的突发情况,也不至于手慌脚乱。

(三)
按照学校统一的安排,我在二月十号就开始了网络教学,与学校原计划开学的时间是一致的。为了上好第一课,我花了大半天时间进行备课,书上密密麻麻地做了圈点勾画,又进行了适当补充,对有些内容又调整了顺序,而且根据自己的理解对有些不妥的甚至错误的地方进行了订正,这是我备课的一贯原则。
在此基础上我又把整堂课的大概流程写了出来,基本做到心中有数。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在头一天进行了设备调试,这个倒并不是很难,我进入直播间过后一看有一个声音按钮,还有一个摄像头开启按钮,我点开这两个按钮,那边的学生说,可以听到我的声音,也可以看到我在说话。
第一课是陶渊明的《桃花源记》,那天网络很好,我讲得倒是比较顺利,但就是不知道学生那边是否认真在听讲,是否是按照老师的要求在做笔记,说不定有些孩子趁着家长没在,是否在玩游戏也不得而知,这个我是完全看不见的,特别是那部分自觉性比较差的学生。另外就是有部分学生硬件条件不好,直播间显示缺席的人数较多,这倒是一个大问题。我意识到首先要让每个学生进入直播教室,其次就是要对学生进行监管,这个任务只能靠家长了。但无论怎样,我的网络教学总算开始了。

为了让网络教学收到更好一些的效果,我几乎每天都在家长群拜请家长督促孩子按时进入直播间,有时间的家长,最好能够坐在孩子旁边进行监督,或者每隔一会儿,去看一下孩子是否在认真学习。我告诉家长可以让孩子在自己的屋子独立学习,但是最好门能留一道缝,家长进出也尽量做到不打扰孩子。
第一周的网课,学校安排了语文早读,我6:50就起床,洗漱完进行简单的准备后,我7:40就先在组长群督促组长,然后让组长督促小组群的组员开始早读,并且在头一天就给他们布置了具体的任务,又在两个班的大群里重新发了一次,这几乎和正常上课的时间差不多。考虑到减轻学生的负担,从第二周开始学校就取消了早读时间,我起床的时间就稍微晚了一些。
但才开始确实没有经验,早上8:20上课,我让学生8:10进入直播间,但到了8:20的时候,很多学生还是进不来,我想估计是那个时段很多学生同时使用网络。于是又将时间提前到8点,最后干脆提前到7:50学生就可以进入直播间,情况果然好了许多,到8:20正式上课的时候人数明显多了起来。最好的时候能够达到120多人,只差几个孩子了。

(四)
到今天上网课已经近一个月了,最该头疼的就是催交和批改学生的作业。
一开始我也尝试了全批全改,一个学生传过来三四张图片,两个班加起来就三四百张。最要命的是这些图片并不是一打开就能看,几乎多数图片都要再点一次把它放大才能看清楚,而且有时候还不止点一次才能打开……再加上还有一些图片拍摄得很模糊,又得让他们再次私发过来,我的眼睛确实受不了,加之眼睛本来就做过手术。有一周时间,我的眼睛都充血了,右眼尤其严重,布满了一个个“小血团”,下眼眶还有一条窄窄的长约1厘米的乌黑的“血条”,我当时吓了一大跳,这是我视力最好的一只眼睛,要是……
我不敢多想下去。想到医院去检查一下,但又担心医院人多,害怕被感染病毒。于是在网上问一个医生朋友,他告诉我没有什么,去买一瓶维生素C,再买一瓶氯霉素之类的眼药水点几天就可以了。但是我有点心急,一天之后我看没有什么好转,于是便硬着头皮到我家附近一家稍微大点儿的私人眼科医院,还好那天医院人比较少。
经过仪器检查之后,我总算放心了,医生告诉我确实没有什么,也不是红眼病,不会传染。他给我开了两瓶点眼药,说回去点五六天就会好的,不要太紧张了。如果右眼的“小血条”不能消失,大不了用针把血放了就行了,但是要注意减少用眼。一听要在眼睛上用针,我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好在一周之后,那些“小小的血团”果然消失了。

吸取了这次教训,我按照原来所分的小组,由组长检查组员作业,最初由组员私发作业给组长,但是觉得比较麻烦,又容易丢失。后来又发现Q上有一个专门提交作业的按钮,组长发布作业后组员就可以直接上传作业,组长只需要点开就可以了。我负责检查组长的作业,还要抽查组员的作业,其实也不知道怎么抽查。
现在想想,从下一周开始我还是先试用一个笨办法,就是上网课的时候点名让一些同学把他们的作业私发给我。为了减轻组长的负担,经过征求组长的意见,我给每个组长分派了2至3个协助的同学。因为之前有两个孩子给我明确提出了辞职的请求,经过这样的安排之后,组长的负担减轻了不少,后来就再也没有提出这方面的要求了。其中一个动作慢的组长,考虑到实际情况,我主动让她不再担任组长了。
但是就算有组长协助,从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晚上7:00开始催交作业,多数时候也要忙到10点左右。因为有的同学上传的图片模糊,也有的同学一次没有把作业上传完,这种情况就只有让他私发给我再次检查。改完作业之后还要让组长负责汇总,为了减轻组长的负担,我让每个组长轮流负责。他们检查的情况,我抽查的情况,还有我自己批改的情况,三者结合起来我再次检查,确认无误后我还要把当天的情况及时反馈到家长群里,好让家长及时对学生进行督促和交流。

这期间也发生了一些很尴尬的情况,就是遇到有几次信号很不稳定,甚至连我都被卡出了直播间,反复地重新启动手机两三次仍然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后来我灵机一动,拿着手机干脆坐到客厅路由器旁边去讲课,信号果然稳定下来。但又影响家人,对讲课也有干扰。于是拿着手机又转到正对着跑步机的地方,蹲在那个地方讲,但这都不是办法……
于是又只有回到单独的房间去,经过反复几次试验,我发现有一个靠近路由器的房间的角落信号比较好,于是我拿着手机,站在那个角落上课。因为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拿着书本,需要翻页的时候就只好将书的最上端顶在墙上……
眼看就要3月中旬了,但依然没有明确的复课的时间表,只是希望疫情快点结束,我和孩子们好回到校园进行正常的上课。从来没有哪一次像今年这样,心里想着早点开学,当然前提是疫情结束,确保所有孩子生命的安全……
【作者简介】谢首勇,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语文骨干教师,绵阳市第二届骨干教师培训语文学科专家组组长,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中青年作家培训班学员,文学学士,有80多万字的小说、散文、诗歌见诸于《散文选刊》《星星诗刊》《四川诗歌》《四川工人日报》 《剑南文学》等各类报刊,有诗歌入选《当代新人优秀作品评析》(第一卷)。2018年公开出版同名散文诗歌集《我把月亮藏在柳梢头》两部,另著有《在那遥远的地方》《木龙河畔》长篇小说两部,并有多篇文章获奖。主编《语文微问题100题》等语文教学专著两部。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