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2 / 待分类 / 《隋唐系列》武瞾革命十四:李昭德冤死与...

分享

   

《隋唐系列》武瞾革命十四:李昭德冤死与来俊臣伏诛

2020-11-05  陆一2

 皇后神功元年即公元697年五月初八(癸卯),武则天又任命娄师德为清边道副大总管,右武威卫将军沙吒忠义为前军总管,继武懿宗等人之后,再次带兵二十万出击契丹。


先前,有个叫朱前疑的人上书说:“臣梦见陛下寿满八百。”武则天当即拜他为拾遗。他后来又自称说他“梦见陛下白发变黑,牙齿丢落后又长了出来。”武则天又升迁他为驾部郎中。有一次出使回来后,他上书说:“臣亲耳听到嵩山呼喊万岁。”武则天又赐给他一个绯红色算袋。当时他官位还不到五品,朱前疑便把绯红袋佩在绿色官服上。正好朝廷发兵讨伐契丹,敕令京官献出一匹马供应军需,答应用五品阶位作为报酬。朱前疑买了匹马献上,然后屡次上表要求进阶。武则天开始对他的贪婪和卑鄙感到厌恶,于六月初一(乙丑)下敕令归还他的马,罢斥他回归田里。


右司郎中冯翊人乔知之有个叫碧玉的美妾,乔知之为了她不肯娶正房妻子。武承嗣借口说要让她教自己的姬妾,从乔知之那里借走了碧玉,结果干脆留下不还了。乔知之作了首《绿珠怨》寄给她,结果贞洁的碧玉居然跳井自杀了。武承嗣从她的裙带找到了那诗,勃然大怒,竟然暗示酷吏罗致罪名诬告他,最终将乔知之给灭族了。


司仆少卿来俊臣仗势贪污淫乱,每当发现漂亮的官民妻妾,他总要千方百计地夺取;有时指使别人罗织罪名诬告他们,有时伪造敕令要录取他们的妻妾进宫。先后因此被他罗织罪名杀害的人不可胜数。自宰相以下,不少大臣都被他陷害,家室也因此被籍没,妻妾都被来俊臣夺走。他自称才能可以和石勒想比。监察御史李昭德历来厌恶来俊臣,又曾经在朝堂当面辱骂秋官侍郎皇甫丈备。于是来俊臣和皇甫丈备二人共同诬陷李昭德谋反,李昭德因此被关进监狱。


来俊臣还想罗织罪名诬告武氏诸王以及太平公主,又想诬陷皇嗣子李旦以及庐陵王李显,指控他们与南北牙禁卫军共同谋反,希望以此盗取大权。河东人卫遂忠告发了他。武氏诸王以及太平公主都非常恐惧,因此共同揭发了他的罪状。来俊臣于是被关进监狱,有司部门结果将他处以极刑,但武则天还想赦免他。有司部门上奏死刑都三天了,御批还不下来。王及善说:“来俊臣凶狡贪婪,无比残暴,是国家的首恶。此人不除,必将动摇朝廷。”武则天在苑中游玩时,吉顼为她牵马。武则天向他了解宫外的事情,吉顼说:“外间只是对来俊臣死罪的奏折迟迟不批下来感到奇怪罢了。”武则天说:“来俊臣有功于国家,朕正在思考这事。”吉顼说:“于安远告发虺贞(即李贞)谋反,后来他果然谋反,而于安远至今也还只是成州司马。来俊臣聚结一帮为非作歹的党徒,罗织罪名诬陷好人,骗取的赃款和贿赂堆积如山,造成的冤魂到处都是。他是国家的大贼,有什么好可惜的!”武则天于是准奏。


六月初三(丁卯),李昭德和来俊臣同时被处斩弃市,即暴尸东市。当天洛阳下大雨,人们无不为李昭德的冤死痛心,而来俊臣的死则大快人心。大家都议论说:“今天的大雨,可算是一悲一喜。”


李昭德是京兆长安人。他父亲李乾祐在贞观初年曾任殿中侍御史。当时有个叫裴仁轨的鄃县令驱使看城门的差役办私事,唐太宗想要杀了他。李乾祐上奏说:“法令是陛下在上头亲自制定的,也是全国民众在下头小心遵守的。所以法令天下共有,并非陛下独专。裴仁轨犯的是轻罪,而陛下要判他极刑,这是违背了法令统一的道理。刑罚如果不能中允,将让人们手足无措。臣愧为宪司,不敢执行陛下的制令。”唐太宗后来怒气稍解,裴仁轨最终也免于死罪。李乾祐不久就升迁侍御史。他母亲去世时,李乾祐在墓旁修了个茅草屋,亲自背土修成坟墓。唐太宗还派人到墓上吊唁,并表旌了他的门户。他后来历任长安令和治书御史,任上都有能干的名声,最后官拜御史大夫。李乾祐和中书令褚遂良不和,最终被褚遂良构陷。唐高宗永徽初年(651左右),他相继出任邢、魏等州刺史。李乾祐虽然强硬正直,很有器干,但却亲昵小人。在外郡任职时,他和朝廷令史结友朋党,书信往返,让他们替他打听朝廷的事。不久他被友人揭发,结果被流放到爱州。乾封中年(667),唐高宗起用他为桂州都督,历任司刑太常伯。他曾举荐京兆功曹参军崔擢为尚书郎。事情没成,他私自告诉了崔擢。后来崔擢犯事,便告发李乾祐曾经泄漏禁中的消息,为自己赎罪。李乾祐因此又被免官,不久就死了。


李昭德是李乾祐的庶子。他跟父亲一样精明强干,少年时就通过了明经考试,后来经过累迁官至凤阁侍郎。武则天长寿二年(693),朝廷增设夏官侍郎三员,选用李昭德与娄师德和侯知一出任。同年,他又升迁凤阁鸾台平章事,不久加授检校(代理)内史。没多久,朝廷在神都洛阳改建文昌台与定鼎和上东各座城门,以及神都外城,都是根据李昭德创立的规模和制式,所以当时人们认为他非常能干。起初,都城洛水天津的东面,立德坊的西南隅,有座中桥和利涉桥,行李车辆可以通行。上元中年(675),司农卿韦机开始将中桥转移到安众坊的左街,正当长夏门,洛阳人都觉得很方便,因此废弃了利涉桥,为朝廷节省了数以万计的金钱。然而中桥每年都遭到洛水的冲灌,修理维护的费用和劳役都很大。李昭德创意在桥墩上增添前面尖锐的石头,好分开水势。自那以后,中桥再没被洛水损坏。


李昭德的事前面都已细说,讲过的这里就不赘述了。后来李昭德得到武则天的宠信,专权用事,颇为朝野嫉恶。前鲁王府功曹参军丘愔上疏历数他的罪状说:


“臣听说大部分帝王的过失,都是由于将大权交给臣下引起的。宰辅大臣执政,常因为权势太盛成为祸殃。魏冉(秦昭襄王的舅舅穰侯)诛杀庶族安定了秦国,所以并非不忠。他削弱诸侯,加强王权,也算是有功。然而他出入宫廷,自专大权,到处征战,毫无顾忌,以致魏冉威震人主,人们只知道有穰侯,而没听说有秦王,最终张禄(即范睢)向昭襄王进献深刻的见解,魏冉最后忧愤而死。如果昭襄王没有及时觉悟,魏冉得以继续专权,那么秦国的霸业,也许就不会传给他的子孙了。陛下是创业的兴王,拨乱的英主,总揽权柄,掌握朝政。天授(690)以前,陛下独断万机,下达的敕命无不正确,办事毫无遗漏。朝廷的公卿百僚,不过处理自己的职责而已。但自从长寿(692)以来,陛下对细琐的政事感到厌怠,因此委任李昭德,让他掌管机要大权。然而他只是个办事干练的小才,并不胜任军国的大用。加上他生性喜欢盛气凌人,刚愎自用。他不但欺瞒地位比他低的臣属,还把同辈当作用过即丢的刍狗(古代祭祀用草扎的狗)。他在庆功奖赏方面非常刻薄,对宪章法典则任意修改。国家依赖他的事情很少,但他造成的妨碍却很大。天下人害怕他的威权,一句话都不敢说。他的声威日益显赫,现在早已炽手可热。臣近来在南台接受敕令那天,亲眼见到各部门奏事,陛下已经答应的事,李昭德却不答应,结果陛下也不答应了。像这类事情,不可胜数。李昭德参预机密,决定政策可行与否。有些便利的政事,他也不预先谘询商议,却要等到即将实行时,才突然提出驳斥或异议,只是为了张扬他对朝政的专擅,向人们显露他的地位。他将好事归于自己,过错推给他人。为政真不该如此。州县吏员,朝廷庶官,进京一定要谒见他,出京也必定要向他辞行,无不仰仗李昭德的鼻息。一切奏请,事情可行与否,全都秉承他的旨意,附会他的意见后才上奏。如今有官秩的吏员,多数都是李昭德的人。陛下千万不要以为李昭德小心翼翼,是陛下的手臂。臣看他的胆子比身体还大,鼻孔的出气冲上霄汉。近来他刚构陷了来、张(估计是来子珣和张嘉福)两个家族,又挫败了侯、王(侯思止和王庆之)二个仇人。他的锋芒理不可当,他的心思也很难窥测。


“史书说:‘知人亦未易,人亦未易知。’汉光武曾非常宠信庞萌,甚至认为他可以托孤,然而庞萌最终却成为匪首。魏明帝也曾期望司马懿安国定邦,最后他竟然大行奸伪。一般小户人家理财,即使只有千百钱的资产,准备托人照管时,也都非常忧虑,害怕所托非人。何况陛下兼有天下之重,怎可轻忽地委托给靠不在的人!如今李昭德作威作福,在朝野专横武断,爱憎任他,与夺随意,旁若无人。陛下对他的恩遇至为深厚,还极力为他隐蔽过失。臣听说小小的蚁穴可以毁堤,针芒的小孔可以泄气;涓涓不绝的细流,必定将汇成江河。严霜和坚冰,都是逐渐形成的;权力一旦太重,收回就很难了。臣又听说轻率地议论帝王的近臣,以及犯颜直谏,即使是明君圣主,也未必相容。臣清楚地知道今天在陛下面前进言,明天或许就在陛下背后伏诛。但只要国家平安,臣自己身死,的确也不会后悔。陛下可以对臣的话深思熟虑,为了万姓爱护自己。”


当时禁卫军的长上果毅邓注又写了几千言的《硕论》,详细描述了李昭德专权的情况,凤阁舍人逢弘敏当即就转奏了他的《硕论》。武则天因此开始嫉恶李昭德,跟纳言姚璹说:“李昭德身为内史,位备殊荣。如果真像他们所说的那样,那么他实在辜负了朝廷的期望。”延载初年(694),武则天将他贬为钦州南宾尉,几天后,又判他免去死罪,发配远方。武则天不久又召他回来出任监察御史。但不久就被来俊臣诬陷为篡逆,结果和来俊臣同日处死。


来俊臣被处死后,仇家争着要生吃了他的肉,他的尸体一会儿工夫就全被吃光了。人们挖出他的眼睛,剥下他的脸皮,还剖开他的腹部,取出他的心脏,将他的内脏踩蹋成泥。武则天这才知道天下人如此痛恨他,于是下制令历数他的罪恶,还说:“应当诛灭他的家族,洗雪天下苍生的仇恨。可以依法籍没他的家室。”士大夫和平民无不在路上互相庆贺说:“自今以后我们可以开始安稳地躺在席子上睡觉了。”


来俊臣是京兆万年人。他父亲来操是个赌徒,与里人蔡本关系密切。蔡本欠了来操数十万赌债无法偿还,来操便霸占了他的妻子。蔡本的妻子起先已经妊娠,接着生了来俊臣,因此就随来操的姓。来俊臣天性残忍,反覆无常,不管家产。他流落在和州成为奸盗,被捕后关进监狱。在狱中他谎称有急事要告发,和州刺史东平王李续审理后发现是一派胡言,杖责了一百大板。天授中年(691),李续因罪被杀,来俊臣上书喊冤,因此得到召见。他自称先前曾告发琅邪王李冲的反状,但被李续压抑。武则天很欣赏他,累次提拔后任命他为侍御史,让他审理诏狱。他也总是让武则天称心满意。武则天暗中纵容他大肆发挥他的残忍暴行,以此胁制群臣。他先后将一千多官吏处以夷族的极刑。谁跟他生平稍有过节,他一定会置之于死地。来俊臣后来官拜左台御史中丞,朝廷内外因此噤若寒蝉,以至于只敢用眼睛问候交谈。


来俊臣于是引来侯思止、王弘义、郭弘霸、李仁敬、卫遂忠等人,暗中还纠集了一百多为非做歹的不逞之徒,让他们紧急告变,去诬陷公卿大臣。每次想扳倒一个大臣,他总是让党徒千里之外同时俱发,口径丝毫不差,当时称作“罗织”。武则天得到这些各地同时送来的告发信后,总是送交左台官署,批示说:“请付来俊臣或侯思止推实必得。”武则天日益信任他,并下诏在丽景门另外搞了个监狱,敕令来俊臣等人审理办案。结果一百个案件里没判罪的不到一两个。王弘义将丽景门称为“例竟”,意思是关进来的照例全没命(即竟命)了。来俊臣与他的部属朱南山和万国俊还写了一篇《罗织经》,具体描述了如何罗织罪名,伪造证据,有纲有目,有头有尾。他的喽啰都按照该书办案。


来俊臣审讯囚犯时,不问事情轻重,都要往他们鼻子里灌醋,挖掘地皮当作牢房;要么让他们睡在阴沟里,要么断了他们的粮食。有的囚犯饿得甚至啃衣服棉絮充饥,大部分除非死了终生都无法出去。每有赦令下来,来俊臣一定会先把重囚杀了才宣诏。他又发明制作了很多巨大枷锁,各有名号:一是定百脉,二是喘不得,三是突地吼,四是著即臣,五是失魂胆,六是实同反,七是反是实,八是死猪愁,九是求即死,十是求破家。后来他还发明了铁帽头,被告戴着枷锁倒立在地上旋转,没多久就气绝了。凡是新来的囚犯,他总要摆出各种刑具给他们看,被告无不震撼恐惧,全都自诬服罪。


如意年初(692),他诬告大臣狄仁杰、任令晖、李游道、袁智弘、崔神基、卢献等人,把他们下狱。来俊臣专门以诛夷大臣为能事,便上奏请求武则天降制,让一审讯就服罪的人跟自首一样处置,得以减免死刑。狄仁杰等人已被叛处死罪,等待处决。来俊臣对他的看管稍微松懈了点,狄仁杰便暗中让儿子带着藏在棉衣里的帛书向武则天喊冤。武则天见了后十分愕然,责问来俊臣。来俊臣回答道:“该囚犯待遇良好,也没褫夺他的头巾和官服。要不是真有罪,他怎会自己承认?”武则天后来派通事舍人周綝去探视。来俊臣让狄仁杰衣冠楚楚地站立在西厢,但周綝非常害怕来俊臣,只朝东边呆看,对来俊臣唯唯诺诺,然后离去,也不敢如实回奏。先前,宰相乐思晦被来俊臣夷了族。他有个九岁的儿子被籍没到司农充当奴仆,上告有紧急事变,因此得到召见。他跟武则天说:“来俊臣无比凶残,欺君罔上,大逆不道。如果陛下假造一个谋反的案子交给他,不论大小,他一定会审出跟陛下假造的案件一样的结果来。臣的父亲死于夷族,臣也不求幸存,只是为陛下的法律被来俊臣戏弄感到可惜罢了!”武则天总算有点醒悟,因此赦免了狄仁杰等六个家族的夷族罪。来俊臣接着又审理大将军张虔勖和内侍范云仙。张虔勖不能忍受冤枉,到大理寺的徐有功那里喊冤,来俊臣居然命令卫士将他乱刀砍死。范云仙自称曾事奉过先帝,来俊臣居然命令人拔掉他的舌头。他俩都死得很惨,因此朝廷上人人大气都不敢出。


不久后,来俊臣收取商人的贿金,为此被御史纪履忠弹劾,被关进监狱,罪当处死。武则天考虑到他以前为她除掉异己的功劳,免了他死罪,只是除名为民而已。长寿中年(693),她又授任他为殿中丞,但不久来俊臣又因贪赃被贬为同州参军事。他照样暴虐放纵,若无其事,还强夺同僚的妻子,又侮辱他的母亲。不久武则天又召他回京担任合宫尉,很快提拔为洛阳令,进而出任司仆少卿,还赐给他司农的奴婢十人(通鉴说他是因为诬告綦连耀有功得到的)。因为这些人中没有美貌的人,来俊臣听说西蕃酋长阿史那斛瑟罗有个善于歌舞的婢女,便指使他的党羽诬告阿史那斛瑟罗谋反,想以此得到他的婢女。结果几十个蕃人酋长联合起来,割耳剺面(即划破脸皮,胡人大悲大戚时的习俗)为他喊冤,阿史那斛瑟罗也仅仅自身得免。綦连耀等人有个密谋,吉顼向来俊臣告发,结果又杀了几十家族的人。来俊臣接着想独占处置綦连耀的功劳,便想构陷吉顼。吉顼大为恐惧,只好求见武则天把这事讲明,才得免一死。来俊臣又诬陷司刑史樊戩,结果他被判处谋反伏诛。樊戩的儿子到阙下哭诉,有司部门没人敢受理案件。他儿子因而剖腹自杀。秋官侍郎刘如璿为他流泪,来俊臣上奏指控他和樊戩朋党同恶。刘如璿自己辩解说是因为年老流泪,但酷吏为了迎合来俊臣,仍然判处他绞刑。后来朝廷原宥他免死,流放到汉州。


万岁通天(696)元年上巳节(三月三)那天,来俊臣的他党徒集聚在龙门,把朝廷搢绅(即插笏于绅的达官名儒。绅,古代仕宦和儒者围于腰际的大带)的名片贴在石碑上,对着它们投掷石头,名片跌下来的就组织人诬告他们。他们想掷李昭德,但老投不中。有人把这事告知李昭德,李昭德密谋将他们绳之以法,但尚未动手。卫遂忠虽然毫无操行,但能言善辩,并历来和来俊臣关系密切。最初,王庆诜的漂亮女儿许给了段简,来俊臣竟然伪造诏书强娶了她。有一天,来俊臣宴请他妻子家人。酒喝得正酣时,卫遂忠前来谒见,但门人不肯为他通报。卫遂忠气得不行,干脆闯了进去,破口谩骂,把他妻子也骂得狗血淋头。来俊臣因为妻子被侮辱感到羞耻,所以令人当庭将卫遂忠绑了起来。虽然后来还是放了他,但从此两人有了矛盾。来俊臣的妻子也无比惭愧,竟然自杀了。段简还有个美妾,来俊臣派人向他示意。段简怕了,只好将那美妾送去给他。来俊臣后来的事前面都已细说,就不赘述了。


来俊臣专权时,选官部门官员受到他的请托,越次录用了来俊臣的亲属,每次都有几百人。来俊臣败了后,这些侍郎都到朝廷自首。武则天严厉责备他们,这些人回答道:“臣辜负了陛下,确是死罪!臣乱了国家的法纪,罪止一身。但如果违背了来俊臣的交代,立即就会被灭族。”武则天因此赦免了他们。


上林令侯敏历来谄媚逢迎来俊臣。他妻子董氏劝谏他说:“来俊臣是个国贼,他的失败指日可待。使君应当离他远点。”侯敏听从了。来俊臣十分愤怒,把他支出去任武龙令。侯敏不想去,他妻子说:“赶快走,千万不要逗留!”来俊臣败了后,他的党羽都被流放到岭南,只有侯敏得免。


武则天接着征于安远为尚食奉御,提拔吉顼为右肃政中丞;同时任命检校(代理)夏官侍郎宗楚客为同平章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