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2 / 待分类 / 《隋唐系列》武瞾革命十五:孙万荣兵败身...

分享

   

《隋唐系列》武瞾革命十五:孙万荣兵败身死与武则天召回庐陵王

2020-11-05  陆一2

 皇后神功元年即公元697年六月初三(丁卯),武则天曾宠信的权臣李昭德和酷吏司仆少卿来俊臣同时被处斩弃市。


六月十五(己卯),武则天任命尚方少监宗楚客为同凤阁鸾台平章事。


再说,武懿宗率军来到赵州。听说契丹大将骆务整带着数千骑兵即将抵达冀州,武懿宗非常恐惧,想往南逃遁。有人劝他说:“契丹胡虏没有辎重,靠抢掠供应军需。我们如果按兵坚守,他们势必离散,到那时我们再奋而出击,可以建立大功。”武懿宗不听,反而退据相州,丢弃了很多军资器械。契丹人接着屠杀了赵州军民。


六月三十(甲午),孙万荣被家奴所杀。孙万荣打败王孝杰时,在柳城西北四百里的地方依据险要,修筑城池,把他们的老弱妇女和缴获的器仗资财留在那里,让妹夫乙冤羽守卫,然后自己带着精兵入寇幽州。他担心突厥的阿史那默啜会袭击他的背后,便派五个人到黑沙,跟阿史那默啜说:“我刚打败王孝杰的百万大军,唐人已吓破了胆。现在我请求和可汗一道,乘胜共同夺取幽州。”其中三人先到,阿史那默啜很高兴,赐给他们绯袍。其他二人后到,阿史那默啜气他们拖延稽缓,准备杀了他们。这二人说:“请允许我们说句话后再死。”阿史那默啜问为什么,他二人于是将契丹担心突厥偷袭的实情告诉了可汗。阿史那默啜于是杀了前三人,把绯袍转赐给后二人,让他们担任乡导,发兵进攻契丹的新城,杀了被契丹人俘虏的唐凉州都督许钦明,用他的血祭祀昊天。他包围新城三天后就占领了它,俘虏了那里的全部人马和资产后凯旋而归。突厥人还让乙冤羽飞马回去报告孙万荣。


当时孙万荣正和唐兵相持不下。军中得知新城失陷的消息后,大为惊惧。奚人因此背叛了孙万荣。接着神兵道总管杨玄基在前头攻击契丹,奚族兵马在后面夹击,还俘获了契丹大将何阿小。孙万荣军队因此全面溃败,他自己只带着几千轻骑往东逃走。前军总管张九节派兵在半路上截击,孙万荣处境非常窘迫,只好和他的家奴逃到潞水东面,在林下休息。他叹息道:“今天想归降大唐,但罪行太大。归降突厥也是死,归降新罗也是死。真是走投无路了!”他家奴因此砍下他的脑袋投降。唐军将他的首级悬挂在四方馆门。契丹的残余部众以及奚族人全都投降了突厥。


六月二十四(戊子),武则天任命特进武承嗣和春官尚书武三思一道兼任同凤阁鸾台三品。


六月二十七(辛卯,孙万荣虽然死于六月三十,但契丹的溃败却在此之前),武则天下制,因为契丹刚被平定,所以命令河内王武懿宗和娄师德以及魏州刺史狄仁杰分道前往安抚河北。武懿宗每到一处无不肆行他的残酷。被契丹协迫不得不跟从他们的人,回来后都被武懿宗当作反贼,被活活剖腹取胆。先前,何阿小嗜血如命,到处杀人,因此河北人见人就说:“就这两何(河),杀人最多。”


秋七月初三(丁酉),昆明内附,朝廷在那里设置窦州。同一天,武则天罢免了武承嗣和武三思参知政事的相位。


七月二十四(庚午),武攸宜自幽州凯旋而归。武懿宗上奏要求将跟从契丹人的河北百姓全部灭族。左拾遗王求礼当庭反对道:“这些百姓历来没有武力防备,自然无法战胜贼寇。他们临时跟从他们只是为了保命而已,岂有叛国的打算!武懿宗坐拥强兵数十万,望风退走,导致贼众滋生蔓延;现在又想把罪责归咎于乡野被他连累的百姓,真算是为臣不忠。臣请先斩了武懿宗,向河北百姓谢罪!”武懿宗无言以对。司刑卿杜景俭也上奏说:“这些都是胁从的民众,请陛下全数原宥他们。”武则天听从了他的建议。


八月二十二(丙戌),纳言姚璹因事被贬为益州大都督府长史,朝廷同时任命太子宫尹豆卢钦望为文昌右相兼凤阁鸾台三品。


九月初九(壬寅,通鉴作壬辰为误),因为契丹的造反被平定,武则天在通天宫举行盛大祭祀活动,大赦天下,改元为神功,并让百姓大酺(欢宴)七日。


九月十七(庚戌),武则天任命娄师德守纳言。


九月二十一(甲寅),武则天跟侍臣说:“前一段周兴和来俊臣审理案件时,牵连了很多朝臣,说他们谋反。国家有正常的法典,朕怎敢违法而随便宽恕!其中的确有怀疑是否属实,朕也曾让近臣到狱中了解,得到他们亲手书写的状纸,全都自己承认服罪,朕因此也不再怀疑。自从周兴和来俊臣死后,就不再听说有人谋反了。然而以前被处死的人里就没有冤枉的吗?”夏官侍郎姚元崇答道:“自从垂拱以来因为谋反罪被处死的,都是因为周兴等人罗织罪名,当作自己的功劳。陛下派近臣去了解,近臣也害怕无法自保,怎敢怀疑和动摇他们的结论!被告的人想要翻覆,但都害怕遭到更惨的毒害,所以还不如尽早死去。幸赖上天启动圣心,周兴等人伏诛。臣敢以一家百口为陛下担保,自今以后朝廷内外大臣不再有人谋反。如果真有些小的谋反事实,臣甘愿接受知而不告的罪名。”武则天高兴地说:“当时的宰相都顺着他们构成冤案,陷朕于滥用刑罚的君主。听了爱卿说的,深合朕的心意。”于是赐给姚元崇一千缗(相当于贯)钱。


当时很多人为魏元忠喊冤,武则天因此重新召他回来担任肃政中丞。魏元忠先后被判处斩首弃市或流放远方四次。他曾为武则天侍宴,武则天问他道:“爱卿以往多次遭到诽谤,到底什么原因?”魏元忠答道:“臣好比一只鹿罢了。罗织罪名的那帮党徒想得到臣的肉煮汤喝,臣哪里逃避得了!”


冬十月初一(甲子),朝廷让徇忠和立节二县免除一年租税。


闰十月二十一(甲寅,《旧唐书》作冬十月,疑有误),武则天任命幽州都督狄仁杰为鸾台侍郎,司刑卿杜景俭为凤阁侍郎,一道兼任同平章事。


狄仁杰上疏认为:“上天生下四夷,把他们都安置在先王的封地之外。所以东有沧海,西有流沙,北有大漠,南有五岭,这正是上天用来限制夷狄入侵,和用来隔绝中外的天险。自从有史籍记载以来,夏商周三代的王化和声教都无法达到的地方,如今国家全都兼有了。古代诗人夸耀对太原(山西以北)的征讨,对江汉(长江汉水一带)的教化,可见这些地方当时是三代的边远地区,而如今都是国家的内地。如果朝廷继续在境外用兵,在绝域邀功,竭尽府库的储藏去争夺不毛之地,那么即使得到他们的民众也不会增加税赋,得到他们的领土也无法用于耕织。这是只贪求把文明带到远夷的名声,而不务巩固根本和安定百姓的实业,也是秦始皇和汉武帝推行的政策,并非五帝和三王的事业。秦始皇穷兵黩武,只求拓广地盘,结果造成死者如麻,最终导致天下溃叛。汉武帝屡次征伐四夷,造成百姓穷困,盗贼蜂起。但他晚年时开始悔悟,因此息兵罢役,所以最终能得到上天的保佑。近来国家几乎年年出兵,费用浩大,往西派兵去卫戍四镇,往东征军去卫戍安东,调发的兵役日益增加,给百姓造成极大的负担和弊病。如今关东地区发生饥馑,蜀、汉地区很多人逃亡,江、淮以南,则不断征兵,结果民众失业,相率为盗。根本一旦动摇,将会忧患不浅。之所以会造成目前这一现象,都是因为要争夺那些蛮夷的不毛之地,违背了像养育子女般爱护苍生的正道。从前汉元帝采纳贾捐之的谋略,撤除了朱崖郡。汉宣帝也采用魏相的政策,放弃了车师的屯田。难道他们不羡慕和崇尚虚名吗?这么做只是为了节省劳力罢了。就近而言,贞观中年朝廷平定九姓部落,立李思摩为可汗。让他统领突厥各部的原因,正是因为采用了这样的政策:夷狄反叛则讨伐,归降则安抚,遵循了推翻败亡,巩固存在的大道理,节省了征兵卫戍边远和劳役百姓的辛苦。这就是近代的对外政策,经营边疆的往事。臣私下认为应当立阿史那斛瑟罗为可汗,将卫戍四镇的重任委托给他;同时恢复高丽高氏的绝国,让他们守卫安东。这样就可以节省经营远方的军费,集中精锐兵马在塞上。只要排除夷狄侵侮边境的忧患就行了,何必一定要捣毁他们的窟穴,与蝼蚁小国计较长短!陛下只要下敕令给边境将士,让他们严谨守备,远出侦候,积聚资粮,等待狄戎自己过来,然后才严加打击。以逸待劳则战士气力倍增,以主御客则我军得到优势,坚壁清野则敌寇一无所得。这样一来,自然突厥和契丹二贼,深入国境就会有颠覆灭亡的担忧,浅入边界则得不到寇掠的好处。如此数年,到时不用派兵出击,这二虏就将自然臣服。”他的建议虽然没被采用,但有见识的人们都赞成他的主张。


凤阁舍人李峤负责天官府选拔官员的事务,于是开始设置好几千员外官员。


先前,历法官员要把这月当作正月,把腊月当作闰月。武则天想让正月甲子朔为冬至,因此下制认为:“上月晦日(即最后一天)仍然见到月亮,有违天道。可以将本月作为闰月,来月作为正月。”


圣历元年正月(唐历十一月)初一(甲子),冬至,武则天到通天宫祭祀,大赦天下,改元为圣历,让百姓大酺欢宴九日。两天后,武则天罢免了夏官侍郎宗楚客参知政事的相位。正月二十四(丁亥),李道广也被罢相。


公元698年春二月初四(乙未),文昌右相兼同凤阁鸾台三品豆卢钦望被罢相,去出任太子宾客。


武承嗣和武三思都在经营想成为太子,指使人多次去劝说武则天道:“自古以来,天子从未将异姓当作皇嗣子的。”武则天犹豫未决。狄仁杰私下总是从容地跟武则天说:“文皇帝(指唐太宗)经历风雨,亲冒矢石,平定了天下,传位给子孙。大帝(指唐高宗)将两个儿子托付给陛下。陛下如今却想将皇位转给其他家族,不是违背了天意吗!况且姑侄和母子相比谁更亲?陛下立儿子为嗣,那么千秋万代之后,陛下仍然会在宗庙配享,代代无穷相传。如果立侄儿为嗣,臣还从未听说过侄儿成为天子后,会把姑妈放在太庙里祭祀的事。”武则天说:“这是朕的家事,你就不要管了。”狄仁杰说:“帝王以四海为家,四海之内,谁不是陛下的臣子和婢妾,什么事情不算是陛下的家事?君为元首,臣为股肱,形同一体。何况臣位居宰相,怎能不管!”他又劝武则天召还庐陵王李哲(即李显)。王方庆和王及善也这样相劝。武则天开始稍稍醒悟。一天,她又跟狄仁杰说:“朕梦见一只大鹦鹉,两支翅膀都折断了。这有什么意味吗?”狄仁杰答道:“武是陛下的姓,两个翅膀意味着陛下的两个儿子。陛下起用两个儿子,那么两个翅膀就振动起来了。”武则天于是打消了立武承嗣或武三思的主意。


孙万荣包围幽州时,曾传送檄文给朝廷说:“为何不归还我们的庐陵王?”吉顼与张易之和张昌宗都担任控鹤监供奉,张易之兄弟和吉顼关系亲密。吉顼私下劝他二人道:“你们兄弟如此尊贵得宠,但却并非靠德兴和事业取得这地位的,天下人对你们横眉切齿的很多。不为国家建立大功,靠什么自我保全?我私下真为你们担忧!”他二人怕了,流着泪向吉顼请教对策。吉顼说:“天下士大夫和民众都还没忘记唐朝的恩德,也都怀念庐陵王。主上年岁已高,大业必须有所托付。武氏诸王并不让主上满意。你们为何不私下劝谏主上立庐陵王为嗣子,好满足天下苍生的愿望!如此一来,你们不但可以免祸,还能长保富贵。”张易之兄弟都觉得有道理,便趁机屡次向武则天进言。武则天知道这都是吉顼的主意,便召见询问了他。吉顼于是再次为武则天具体陈述利害关系,武则天因此下定了决心。


三月初九(己巳),武则天借口庐陵王有病,派职方员外郎瑕丘人徐彦伯去召庐陵王及其妃子和诸子前来武则天在的地方治病。三月二十八(戊子),庐陵王从房州来到神都洛阳。


夏四月初一(庚寅),武则天到太庙祭祀,并特赦神都以及河北地区。四月十二(辛丑),她任命娄师德为陇右诸军大使,并检校(代理)河西营田事务。


五月十一(庚午),朝廷禁止天下屠杀牲口。同时,突厥的阿史那默啜上言,请求通过女儿和朝廷和亲。


六月初六(甲午,《旧唐书》作秋七月),武则天命令淮阳王武延秀亲自到突厥去迎娶阿史那默啜的女儿为妃。她还任命豹韬卫大将军阎知微摄理春官尚书,右武卫郎将杨齐庄摄理司宾卿,带上巨亿金银布帛作为聘礼前往突厥。武延秀是武承嗣的儿子。


凤阁舍人襄阳人张柬之谏道:“自古以来,从未有过中国的亲王娶夷狄女子的事情。”他因此忤逆了武则天的旨意,被贬为合州刺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