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2 / 待分类 / 《隋唐系列》武瞾革命十七:娄师德和王及...

分享

   

《隋唐系列》武瞾革命十七:娄师德和王及善相继病逝

2020-11-05  陆一2

 圣历二年正月初一(丁巳,通鉴作丁卯为误),武则天在洛阳通天宫举行告朔(颁发历书)的仪式。


正月初六(壬戌,《旧唐书》作二月,估计为误),武则天封原皇嗣子李旦为相王,兼领太子右卫率。


正月初八(甲子),朝廷设置控鹤监丞和主簿等官职,用的大多是武则天嬖宠的人,但也录用了一些有才能的文学人士。武则天任命司卫卿张易之为控鹤监;银青光禄大夫张昌宗、左台中丞吉顼、殿中监田归道、夏官侍郎李迥秀、凤阁舍人薛稷、正谏大夫临汾人员半千都担任控鹤监内供奉。薛稷是薛元超的侄子。员半千觉得自古以来从未有过这样的官职,而且出任的人大多都是轻薄人士,便上疏请求取消这一官府,因此忤逆了武则天的旨意,被贬为水部郎中。


腊月初三(戊子),武则天任命左肃政台御史中丞吉顼为天官侍郎,检校右肃政台御史中丞魏元忠为凤阁侍郎,兼同凤阁鸾台平章事。


文昌左丞宗楚客和他弟弟司农卿宗晋卿,因为贪赃受贿满万余贯,以及府邸过度豪华而被处罚。宗楚客被贬为播州司马,宗晋卿被流放峰州。太平公主参观了他们的府邸,叹道:“看了他们居住的地方,我们这辈人算是虚度平生了。”


腊月二十六(辛亥),武则天赐太子李显姓武,并为此大赦天下。同时,武则天生出重叠的眉毛,呈八字形。朝廷百官全来祝贺。这期间,朝廷在河南和河北地区设置武骑团,防备突厥。


公元699年春一月初五(庚申),夏官尚书兼同凤阁鸾台三品武攸宁罢相,改任冬官尚书。


二月初三(戊子),武则天前往巡幸嵩山,并于次日抵达嵩山(《新唐书》说她先到附近的缑氏,两天后才到嵩山南面)。回来经过缑氏时,她拜谒了升仙太子庙(即王子晋庙。王子晋是周灵王的太子,后来成为道士,最后乘白鹤升天)。二月初七(壬辰),武则天感到身体不适,便派给事中栾城人阎朝隐到少室山祈祷。阎朝隐把自己当作牺牲祭品,沐浴之后,伏在放祭品的大盘上,请求代替武则天的疾痛。武则天的病稍好了些,厚赏了阎朝隐。二月十一(丙申),她临幸缑山,并于二月十二(丁酉)从缑氏回到洛阳。


三月二十(甲戌),武则天将她的大周作为隋、唐二王后(两个王朝的后继),并任命娄师德为纳言。


当初,吐蕃的赞普器弩悉弄还年幼,论钦陵兄弟当权用事。他们都有勇气和谋略,所以各个胡人部落都害怕他们。论钦陵在朝中执政,他几个弟弟手握重兵分据各地。论赞婆经常据守东边,成为中国的边患长达三十余年。器弩悉弄逐渐年长后,暗中和大臣论岩密谋诛杀他们。刚好论钦陵出外,赞普装作要出外围猎,集中兵马拿下了论钦陵的亲信党羽二千多人,把他们都杀了,然后派人去召论钦陵兄弟回来。论钦陵等人不接受命令,举兵反叛。赞普带兵讨伐,结果论钦陵兵败自杀。夏四月,论赞婆率领所部一千人来降唐朝。武则天命令左武卫铠曹参军郭元振和河源军大使夫蒙令卿带领骑兵前去迎接,然后任命论赞婆为特进和归德王。论钦陵的儿子论弓仁也带着他统领的吐谷浑七千帐篷来降,武则天也拜他为左玉钤卫将军和酒泉郡公。


四月初八(壬辰),武则天任命魏元忠检校(代理)并州长史和天兵军大总管,防备突厥;同时任命娄师德为天兵军副大总管。四月十七(辛丑),她任命类师德为陇右诸军大使,专门掌管怀柔和安抚吐蕃投降的部落。


武则天年岁渐高,担心自己身后太子和武氏宗室将互不相容。四月十八(壬寅,《旧唐书》作七月),她命令太子李显、相王李旦、太平公主与梁王武三思、定王武攸宁,以及武攸暨等人共同定立和好的誓文,在明堂祭告天地,并将誓文铭刻成铁券,藏在史馆里。


四月二十(甲辰),武则天亲自过审囚犯。


秋七月,武则天命令建安王武攸宜留守西京,取代会稽王武攸望。


七月初四(丙辰),吐谷浑部落一千四百帐篷前来内附朝廷。同一天,神都下大雨,洛水泛滥。


八月十一(癸巳),突厥的施乌质勒派他儿子遮弩入朝觐见。武则天派侍御史元城人解琬去安抚乌质勒以及十姓部落。


同时,武则天下制说:“州县长吏,除非奉有朝廷敕旨,严禁擅自立碑。”


内史王及善虽然没有什么学问,然而非常清正,操行难夺,有大臣的气节。张易之兄弟每次在内宫侍宴时,对武则天便不再有人臣的礼仪。王及善屡次上奏觉得不能这样。武则天很不高兴,跟王及善说:“爱卿既然年岁已高,就不用再侍奉游宴,只要检校(代理)内阁就行了。”王及善因此称病,请假了一个多月,武则天也不过问。王及善叹道:“哪有身为中书令,而天子可以一日不见的道理!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便上疏请求退休,但武则天不许。八月十八(庚子),武则天任命王及善为文昌左相,太子宫尹豆卢钦望为文昌右相,仍然一道兼同凤阁鸾台三品。她还罢免了鸾台侍郎杨再思的同平章事相位,改任他为左台大夫。八月二十五(丁未),武则天任命相王李旦兼检校(代理)安北大都护,并任命天官侍郎陆元方为鸾台侍郎兼同平章事。


同时,纳言兼陇右诸军大使娄师德去世。娄师德是郑州原武人。他二十岁弱冠是就进士及第,被授予江都尉。扬州长史卢承业对他的才能感到惊奇,曾跟他说:“你是台辅的才器,我要把子孙相托,怎能以部属的常礼待你?”唐高宗上元初年(674),他经过累迁补任监察御史。当吐蕃侵犯边塞时,朝廷招募勇士出讨,娄师德上表请求担任勇士。唐高宗非常高兴,特委任他为假朝散大夫。他率领众军西讨,常有战功,因而升迁殿中侍御史,兼河源军司马,并负责营田事务。武则天天授初年(690),他累迁后授任左金吾将军,兼检校(代理)丰州都督,依旧负责营田事务。武则天降诏书慰劳他说:“爱卿历来忠诚勤奋,兼怀武略。所以朕将险要交给爱卿,并授以甲兵。自从爱卿受任北方边陲以来,总体负责军事重任,往返于灵、夏二州,检校负责屯田事务,收获很多,年年丰产。朝廷不再麻烦为边防部队购买粮食,也没有转运的艰难。两支大军以及北镇的兵马多年也都得到支援供给。爱卿的如此勤劳,时间越久,越益显著。朕览奏后十分嘉许满意,深感欣慰喜悦。”


长寿元年(692),武则天召他回朝出任夏官侍郎和判尚书事。翌年,他入相为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武则天跟娄师德说:“王师驻扎在边镇,必须依靠边境的屯田。爱卿还必须不辞劳苦,再次去负责屯田事务。”因此又任命他为河源、积石、怀远等军以及河、兰、鄯、廓等州的检校营田大使。后来他又升任秋官尚书。万岁登封元年(695),他转任左肃政御史大夫,依旧参知政事。不久,吐蕃入寇洮州,武则天又命令娄师德与夏官尚书王孝杰带兵出讨。在与吐蕃大将论饮陵和论赞婆在素罗汗山决战时,官军败绩,娄师德因此被贬为原州员外司马。


万岁通天二年(697),他入朝任凤阁侍郎兼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同年,他兼任检校右肃政御史大夫,仍然参知左肃政台事。武则天又让他与武懿宗和狄仁杰分道去安抚河北诸州。不久,他又官拜纳言,封谯县子。接着武则天又让娄师德担任陇右诸军大使,仍然检校河西屯田事务。这年九月他去时时,朝廷追赠他为凉州都督,谥号贞。


当初,狄仁杰尚未入相时,娄师德曾举荐他。当狄仁杰成为宰相后,不知道娄师德曾推荐自已,却看不起他,多次排挤娄师德,让他充当外使。武则天觉察出来了,因此问狄仁杰道:“娄师德贤惠吗?”狄仁杰答道:“作为边将他能谨守边陲。但至于贤惠与否,臣不知道。”武则天又问:“娄师德知人善任吗?”狄仁杰又答道:“臣曾和他同僚,没听说过他知人善任。”武则天说:“朕之所以重用爱卿,正是因为娄师德的推荐。也算是知人善任吧。”武则天于是拿出娄师德当时的荐表给狄仁杰看,狄仁杰这才感到非常惭愧,出宫时马上跟人们说:“我让娄公包容了这么久,现在才知道自己比娄公差远了。”娄师德颇有学识,涉猎也广,器量宏大,为人宽厚,喜怒不形于色。自从专门负责边任以来,前后三十多年,总是恭勤接下,孜孜不怠。他虽然参知政事,却深怀敬畏,多方避让,最终能以功名谢世,有始有终,深得有见识之人的尊重。


八月二十六(戊申),武则天任命武三思为内史。


九月二十四(乙亥,《旧唐书》作十月为误),武则天临幸并特赦福昌,然后于九月二十七(戊寅)回神都。


九月二十九(庚辰,通鉴作庚子为误),邢贞公王及善去世。王及善是洺州邯郸人。他父亲叫王君愕。隋大业末年,并州人王君廓劫掠邯郸,王君愕前往劝他说:“如今皇上失去驾御天下的能力,全国各地英雄竞起,正应当安抚迎纳前朝遗民,保卫军事要地,按兵不动以观时变,拥众归附真明君主。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富贵。而今足下没占有尺土之地,也没有超过十天半月的粮食,却恣意专行,行事残忍,所过之地,到处抢掠。我私下真为足下感到寒心。”王君廓问道:“先生有什么好主意吗?”王君愕为他描述了井陉的险要,劝他先去占据了它。王君廓听从了他的建议,于是进驻井陉山。一年多后,刚好李渊的义师平定关中,他便跟从王君廓率领所部万余人来降唐朝,拜为大将军。王君愕后来又以频繁的战功封新兴县公,经过累迁升任左武卫将军。他跟从秦王李世民东征辽东,兼领左屯营兵马。和高丽人在驻跸山决战时,王君愕首先冲锋陷阵,力战而死。李世民深为痛悼,追赠他为左卫大将军、幽州都督、邢国公,赐东园秘器,陪葬昭陵。


当时王及善才十四岁,因为父亲死于王事,朝廷授他为朝散大夫,让他世袭邢国公。唐高宗时,他经过累迁出任左奉裕率。太子在春宫(即东宫)时,曾宴请僚佐,并命令春宫官属玩一种叫“掷倒”的翻筋斗和倒立等游戏。轮到王及善时,他推辞说:“殿下自己已有乐官,臣只奉守本职而已。表演掷倒并非臣的职责。臣如果奉命,恐怕就无法胜任殿下的羽翼重任。”太子向他致歉后让他走了。唐高宗听说后特加赏赐和慰问,赐给他一百匹绢。不久他升任右千牛卫将军,唐高宗跟他说:“朕因为你的忠诚谨慎,所以赐给你三品要职。其他人除非征召是不能随便到朕这里来的,而你却佩着大横刀站在朕身旁。知道这官位的尊贵吗?”不久他因病免职,但很快又被起用为卫尉卿。武则天垂拱中年(687
左右),他任司属卿。当时山东闹饥荒,王及善出任巡抚赈给使;不久又官拜春官尚书和秦州都督,转为益州大都督府长史。后来因为年老多病,他请求退休致仕,武则天加授他光禄大夫。契丹作乱时,山东不得安宁,武则天又起用他为滑州刺史。武则天跟他说:“边境贼人反叛。爱卿虽然有病,但可以带上妻儿,每天只要走三十里,缓慢地前往那里,为朕躺着处理好州事,断绝胡虏从黄河入侵的道路。”并趁机征求他对朝政得失的意见。王及善详细陈述了治理乱世的十多条建议后,武则天说:“滑州那里是小事,这里才是根本。爱卿可不能走。”于是将他留下担任内史。


当时御史中丞来俊臣经常用飞来横祸陷害忠良,自王侯将相以下被他罗织罪名而杀害的人不可胜数。后来来俊臣犯罪被关进监狱,有司部门判处他极刑。武则天想赦免他,王及善坚持地上奏说:“来俊臣凶狠狡诈,图谋不轨。他所信任的都是些屠夫商贩那样的小人,所诛杀的大多是德高望重的君子。臣的愚见认为,如不剿灭元恶,恐怕会动摇朝廷的根基,祸患将从此开始。”武则天采纳了他的建言。不久武则天准备召回儿子庐陵王,立他为太子,王及善也极力赞成。当太子改立后,他又请求让太子到宫外朝见,好安慰人心。武则天也听从了。王及善死时年八十二岁。武则天为他取消了三天的朝会,追赠他为益州大都督,谥号贞,陪葬乾陵。


这年秋天,黄河泛滥,冲走了济源百姓的庐舍一千多家。


冬十月初六(丁亥),吐蕃的论赞婆来到京都,武则天对他十分宠信,赏赐了很多东西,并任命他为右卫大将军,让他率领部众守卫洪源谷。


同时,太子和相王的几个儿子重新出阁,封王或任职。


武则天自从称制以来,大多任命武氏诸王以及驸马都尉为成均(最高学府)祭酒,成均的博士和助教多数也不是儒生。又因为南郊圜丘的祭祀,明堂的祭拜,洛水的拜神,以及嵩岳的封禅,朝廷总是从弘文国子生里选取斋郎,并接着选补官职。因此成均里的学生不再重视学业,二十年间,学校几乎荒废。而当时被酷吏诬陷的人,他们的亲友流离失所,尚未获得原宥。凤阁舍人韦嗣立上疏认为:“现在的时俗逐渐开始轻视儒学,先王之道,早已弛废,不再宣讲。陛下应当让王公以下的子弟,都进入国学学习,不要让人们通过其他的渠道进仕。又有,自从扬州和豫州的事件(指徐敬业和李贞分别在扬州和豫州的反叛)以来,制狱逐渐繁忙,酷吏们趁机专门靠杀人以求升官晋爵。幸赖陛下圣明,周兴、丘神勣、王弘义、来俊臣相继被杀,朝野庆幸安泰,犹如重新看到了和谐的阳光。甚至像狄仁杰和魏元忠这样的忠臣,往日遭到审查时,也都被迫自诬,要不是陛下的明察,他们都早成了肉浆。如今陛下启用他们,都成了良辅。为何先前不行而后来就行了呢?诚然都是由于先前被冤枉诬陷,而后来得到甄明而已。臣恐怕先前遭受冤枉而获罪的人很多,也都是像狄仁杰和魏元忠他们那样。还希望陛下弘扬天地的仁慈,广施雷雨的恩泽,将自垂拱以来被误判的人们,不论罪的轻重,一律予以昭雪,让死者追复官爵,让生者回归乡里。如此一来,那么天下人将都知道往日的冤枉和滥杀,并非陛下的旨意,而都是狱吏的罪恶。这样,冤魂和活人将全都欢欣鼓舞,天地阴阳也将感通和气。”但武则天没能听从他的建议。


韦嗣立是韦承庆的异母弟。他母亲王氏对韦承庆非常不好,经常用手杖责打韦承庆,韦嗣立总是脱下衣服请求代他受责,但他母亲不肯。韦嗣立因此私下自己杖打自己,他母亲才逐渐宽待韦承庆。韦承庆任凤阁舍人,因病离职。韦嗣立当时任莱芜令,武则天把他召回京都,跟他说:“你父亲曾说,‘臣有两个儿子,都能很好侍奉陛下。’你们兄弟在任时,的确就像你父亲说的那样。朕今天就让你取代你兄,也不用另找他人了。”当天就拜他为凤阁舍人。


这年,突厥的阿史那默啜封他弟弟阿史那咄悉匐为左厢察,骨笃禄子默矩为右厢察;各领兵二万多人。他又封儿子阿史那匐俱为小可汗,位在两察之上,让他主管木昆等十姓部落,拥兵四万多人,又号称拓西可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