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2 / 待分类 / 阿富汗人在德里苏丹国体制内的崛起(一)

分享

   

阿富汗人在德里苏丹国体制内的崛起(一)

2020-11-05  陆一2

我们对于德里苏丹国早期为其服务的阿富汗人情况,及除了加兹尼和古尔这样强大王朝外阿富汗社会的具体信息,其实知之甚少,主要来自于阿拉伯或波斯语的一些作品。在10-11世纪,今天大部分的阿富汗地区,开始了伊斯兰化的进程。随着他们和周边其他穆斯林人群交往的加深,也渐渐开始留下士兵或小商贩的名声。而在德里苏丹国正式建立后,历代苏丹无不试图招揽武德充沛的阿富汗人定居印度,以稳定被征服的新土地,也开始成为一种习气,甚至一直绵延到莫卧儿时代。富饶的北印度,为阿富汗人提供了诱人的职位,他们在同为穆斯林的其他族群眼中,也一开始被打上了贫穷和乡土气浓、不知城镇为何物的刻板印象。

(阿富汗在你球的位置)

很多阿富汗人移居印度,都是保留了原有部落的组织形式,而他们的精英,则会在民风习气上渐渐被上流穆斯林的生活方式所同化,如同李光耀这样海峡华人的精英成为精神英国人一样。苏丹国越往后期,越来越多的阿富汗人会被授予政治或军事上的重要职位,也渐渐在文化上有所建树,变得适应城市生活,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因夏变夷,也就是“印度化”了。尤为突出的是,在穆罕默德.伊本.图格鲁克时代,作为这位好大喜功的苏丹腾笼换鸟、引进外籍人才的一部分,阿富汗人开始多见诸于史书,正式登上苏丹国的历史舞台。他们之所以被苏丹们所青睐,主要来自于其在阿富汗故地因为部落组织形式和穷山恶水所培育出的武德,此后也凭此成为了苏丹国内一个重要的利益集团。

在古典希腊和印度作者的笔下,阿富汗人被称为帕克图斯人(Paktues)或阿瓦加纳人(Avagana),希罗多德干脆把帕克图斯人笼统地归入印度人这一大类,富有印度人中最好战的名声。

加兹尼王朝苏丹马哈茂德(Mahmud998-1030)的御用史官乌特比(Al-Utbi)曾经提到过蛤尔基人(Khalji)和阿富汗人都是异教徒。然后他提到了这两个游牧族群,多亏了苏丹的教化,才皈依了伊斯兰,然后像石榴籽一样紧密团结在圣战的旗帜下。与之相似,比鲁尼(Al-Biruni)指出,阿富汗人住在旁遮普西北部,而且都不是穆斯林,伊本.阿昔尔(Ibn Athir)在写到加兹尼一朝历史的时候,都映证了这一点。而且,其实阿富汗地区的伊斯兰化速度根本没有一些御用文人吹捧的那么快。事实上,【巴布尔回忆录】中还提到了在阿富汗乃至巴基斯坦,16世纪时仍然有很多部落尚未伊斯兰化。以阿富汗已经算是封闭的古尔地区为例,因为处于印度和中亚的商路上,那边其实前伊斯兰的宗教收到南亚影响也是很明显的。加兹尼崛起之时,与南亚西北拉吉普特中的巴赫蒂氏族拉贾(王)斋.啪(Jai Pal)之争斗,也映证了这一点。

在被加兹尼王朝降服后(当然加兹尼人自己也算阿富汗人),阿富汗人喜爱劫掠的习气进一步发扬光大,加兹尼的17次印度打草谷恰恰给他们提供了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总之,加兹尼一朝倾向于夸大阿富汗人的伊斯兰化,但其实两者间的关系更像是跟着老大有肉吃的利益共同体罢了。加兹尼一朝和很多习气倔江的反叛的阿富汗部落,事实上也不断处于冲突状态。当加兹尼一朝受到呼罗珊地区新兴的塞尔柱突厥人挑战之时,阿富汗人特不幸失去了打秋风的机会,因而沦为阿富汗商路上打劫过往商队的盗匪,就好比古典地中海上很多人被收编时是海军、解散了是海盗,偶尔也做做生意成为海商一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