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 / 待分类 / 钢铁直男姜文:色而不淫的男人,最迷人

分享

   

钢铁直男姜文:色而不淫的男人,最迷人

2020-11-06  一介

    做男人总是很难。

    男人们总把自己的真实感受藏起,把阳光快乐的一面展示出去,但实际上,他们过得太苦了。

    有没有可能,男人也能外放一点,硬气一点,孩子气一点,做一回真实的自己?

    看看姜文。

    难懂的姜文

    《邪不压正》刷屏了。

    作为姜文打磨四年的新作,《邪不压正》爆点不少。

    彭于晏大秀半裸肌肉,许晴还是一如既往的风情万种,廖凡cos了一次明太祖,周韵在自家老公的镜头下俨然冻龄女神。

    片子上映三天,拿下三亿票房,口碑却两极分化。有人说,姜文又玩砸了;有人说,姜文越来越难懂了。

    在这部混杂着“民国”、“武侠”、“复仇”等标签的电影里,姜文到底想表达什么?

    2005年的《太阳照常升起》,他用环形叙事,

    讲了一个错综复杂又不明所以的故事。

    2010年的《让子弹飞》,他说要“站着把钱赚了”,大家都以为他在妥协。

    结果2014年的《一步之遥》,他拉上舒淇和葛优,拍了一部歌舞片。

    他到底在想什么?他到底想说什么?

    周末邀一位朋友去看《邪不压正》,他忙不迭摇摇头:不了不了,姜文的东西,我看不懂。

    这是大众对姜文的最大误解。

    其实姜文不难懂。

    他,无非是个直男罢了。

    直男姜文

    直男姜文是典型的大院子弟。母亲是小学音乐教师,父亲是一名部队干部,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

    那时的北京大院是一种特殊存在。

    葛优在北影大院,管虎在中央话剧院大院,许晴在外交部大院,马未都在空军大院,王朔在军委训练总监部大院,同院还有后来的华谊兄弟王中军、王中磊。崔健也在军大院,他父亲是空政歌舞团小号手。

    大院里的孩子,父母没空管,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在姜文的童年回忆里,有两个少年爬上了40多米高的烟囱,还即兴在40厘米宽的烟囱顶走平衡木。

    就像《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描绘的一样,大院少年们放纵不羁,成群结队地骑着自行车,在北京的胡同里穿来穿去。

    遇见喜欢的姑娘,不是送花讲情话,而是扯头发、扔石子引她注意,还有些臭小子拿着扫帚追着姑娘跑……

    那时黑黑瘦瘦的姜文也不落下风,他特调皮。

    他会和同学英达躲在房间里学抽烟,也常玩《智取威虎山》的军匪游戏。

    有次男生们太闹腾,惹得南锣鼓巷的居民上街道提意见。姜文居然化装成干部,去居民家敲门家访,让人家写成材料签字,倍儿严肃:

    “相不相信组织?相信就别闹了,等我们落实这个事儿。”

    别说,人家还真被唬住了。

    长相老气的他,也假装过老头,骗倒了骑自行车的老师,偶尔还冒充家长,给弟弟姜武开家长会。

    在阳光灿烂的大院里,姜文无拘无束地度过了他的青春期。

    他身上桀骜不羁、清高、倔强,又有点匪气的直男气息,就这么定下了调。

    硬气的姜文

    说他是直男,因为他很硬。他的硬,是出了名的。

    姜文难采访,在传媒界人尽皆知。

    早几年,南都娱乐记者写过一篇文章《如何正确地采访姜文》,教记者如何与姜文过招。无果,姜文要怼哭记者,有他的一百种方法。

    一次,女记者问摄影师杜可风:“作为王家卫的御用摄影,您......”

    话没说完就被姜文打断:

    “根本没有'谁是谁的什么’这个说法,没有杜可风的参与,根本就不可能有你说的那个人。杜可风是出色的摄影师,也是出色的艺术家,你这样问很可笑,也很弱智。”

    女记者当场就哭了。

    他的硬不只是说话硬,还是对电影的执拗。

    这种执拗,有一个词可以形容,轴。

    姜文入行数十年,接的戏才24部,部部都是经典;导的戏才六部,部部都是经典。

    他有自己的原则:管你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好,我就只接好剧本、好角色。

     

    他曾经去试镜《霸王别姬》,陈凯歌想让他演段小楼,他非要演程蝶衣。

    陈凯歌不肯。结果他做了造型,上了妆,反驳道:书上也没说虞姬不能长我这样啊?

    还好陈凯歌无比坚定地拒绝了他。

    据说这是姜文的试妆照

    拍《寻枪》时,姜文还只是个演员。结果他天天在导演陆川耳边叨叨,独断专行地把《寻枪》拍成了一部带姜文风格的电影。

    《一步之遥》里火车上的金色沙滩,并不是真实的沙粒,也不是后期调色。而是拉来几卡车玉米磨碎后,才有了姜文要的温暖的金色。

    《邪不压正》里,他为了还原当时人们普遍矮小的身材,把衣服裁小一号,扣子弄大一点,制造视觉差。电影里有很多场景发生在四合院的屋脊,于是他在云南搭了四万平米的拍摄场地。

    为什么在云南?因为云南的天空,才有小说里“瓦蓝瓦蓝”的感觉。

    人人都说周星驰是片场暴君。姜文比暴君还暴君。

    《邪不压正》的剧本,每天一边拍他一边改,谁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到最后已经和原小说《侠隐》相去甚远。

    拍《太阳照常升起》,姜文找来久石让做配乐,但又附上了莫扎特的音乐作参考。他说,你就把曲子做得比莫扎特好一点点就够了。这让久石让大师气得差点撒手不干:我怎么能做出比莫扎特更好的音乐啊?

    硬气不?硬气。轴不?也轴。

    这种硬气,是天生的。

    台湾著名影评家焦雄屏采访过姜文。他问,中国这么多导演,哪个最优秀?

    姜文说,现在没有,以后会有。

    “谁呀?”

    “我!”

    这时姜文才28岁,还没拍过一部电影。

    狂吗?很狂。

    但这种狂,是有底气的。

    23岁,他已经担任男主角,与刘晓庆出演《芙蓉镇》;

    次年他与巩俐主演《红高粱》,这部片子一举拿下柏林金熊奖;

    31岁,他导演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

    提名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更被《时代》杂志评为1995年十大最佳电影之首。

    导演的第二部电影《鬼子来了》,

    斩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豆瓣评分至今维持在9.2.

    拍一部经典,难得;连着两部经典,绝无仅有。

    姜文的底气,就是他的才气。

    有才的他,不怕硬。

     好色的姜文

    姜文是好色的,跟天底下所有直男一样。

    姜文的色,是赤裸裸的色,无拘无束的色。他从不掩饰对女人的热爱,也未打算当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他把满满当当的荷尔蒙挥洒在大屏幕上,要你热血澎湃,要你春心萌动。

    很多人都说,他电影里呈现的女性形象,非常的“铁血直男癌”。

    像丰乳肥臀,身穿红色泳衣的宁静;

    媚态万千的刘嘉玲;

    一身半透明护士服,走路一扭一扭的陈冲。

    姜文的审美数十年不变。他只爱丰腴的女人,风骚蚀骨,风情万种,能把男人撩得不能自已。

    这,不就是典型的直男审美吗?

    这让姜文背了不少“男权主义”的锅,姜文本人表示这是对他极大的误解:“女人对我来说一直就像神一样的存在。”

    刘嘉玲也说,姜文是全世界最懂女人的导演。《让子弹飞》开头,被打劫的火车飞进水里,刘嘉玲湿漉漉地站在岸上讲“我就是县长夫人啊”,导演姜文不满意:“那个姿势不够性感,屁股再翘一点。”

    “我觉得他很懂在这个情况下,怎么样可以挑逗男人的性欲,就是这个感觉。”

    陈冲在《太阳照常升起》里演的是一位性感的大夫。开始服装师拿出一件普通的白大褂,姜文说不对,然后就开始改。他把衣服改窄,下摆改短,陈冲弯下腰,白色的内裤若隐若现。

    性感。

    他懂女人,所以要展现女人最美的一面。

    用著名作家水木丁的话来说:“姜文电影里的性感女人,坦坦荡荡,是思想根本上没有裹小脚的,全中国,独一份。”

    姜文的性的态度是坦荡的,诚实的。女人,性,是天底下最美好的事物。他从不否认这一点。

    一切都在太阳底下,简单不过一句话:“男人喜欢女人,女人喜欢男人。”

    好色不下流,风流不猥琐。这是姜文。

     孩子气的姜文

    直男们都有一颗童心,姜文也不例外。

    在许知远的《十三邀》里,这个50多岁的男人坚称“我每天都在危险当中,这个日常的危险是起床,必须违背自己的意愿起床!”

    姜文本身很讨厌纯商业电影,但儿子喜欢星球大战,他便义无反顾去《侠盗一号》里演了个角色。

    一次他被影迷围住,好不容易回到车里,第一句话就说:操,居然有人叫我文文??直男如他,居然也有如斯可爱的时候。

    拍《邪不压正》时,他很喜欢摸彭于晏的腹肌,边摸边感叹“哎哟我去”。

    在一场葬礼戏里,彭于晏满怀泪水地进门瞻仰死者,谁知姜文掀开白布拎出一个蛋糕,带领全组祝彭于晏生日快乐。

    这样玩,也是没谁了。

    姜文喜欢玩,也玩在电影里。

    他回忆青春,便拍了《阳光灿烂的日子》;

    他想反思历史,便拍了《鬼子来了》;

    他想玩深沉,便捣鼓一部《太阳照常升起》;

    他想站着赚钱,便有了《让子弹飞》;

    他想玩票,就花四年拍一部《一步之遥》...

    拍电影,他从来只依自己的意愿。哪怕《鬼子来了》被禁,他自己五年不得再执导筒。哪怕《太阳》票房扑街,哪怕《一步之遥》口碑糟糕,他只拍自己想要的。

    人生过半,他仍然坚持自我:“不喜欢的事情我坚决不做!”。

    孩子气,做自己。长不大的姜文,活出了直男们最理想的模样。

    迷人的姜文

    从来没有一位“钢铁直男”不惹人讨厌。

    除了姜文。

    这个身高181cm的男人,天生一副50岁的模样,理着寸头,络腮胡子,说话粗声粗气,偶尔加几句脏话。

    他直肠子,爱怼人。他执着倔强,从不卑躬屈膝。他率性而为,烂漫而不天真,淘气而不幼稚。他爱女人,更尊重女人。他无敌自信,但从不自恋。

    这就是姜文的魅力,终极直男的魅力。

    你必须承认。

    这个全中国最直的钢铁直男,很迷人。

    真男人,当如姜文。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