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北静王是贾宝玉挚友,贾家抄家为何不救?...

分享

   

北静王是贾宝玉挚友,贾家抄家为何不救?他结交宝玉本就没安好心

2020-11-07  君笺雅侃...
北静王是贾宝玉的“好朋友”,自从秦可卿出殡路上一见后,贾宝玉就像北静王邀请的那样,常去到北静王府聚谈学习。北静王待贾宝玉也很不错,经常送他一些礼物。比如最开始的鹡鸰香念珠,以及后来的蓑衣。

北静王为人温文尔雅,丰神俊朗。贾宝玉对其一见倾心,着意结交视为挚友。
但根据八十回前故事,贾家抄家后贾宝玉生活极惨,“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北静王位高权重,为什么不帮一下宝玉?
看过之前分析文章的朋友会知道,君笺雅侃红楼的观点,北静王是《红楼梦》兴亡的关键人物。他从始至终都不是贾宝玉的好朋友。与宝玉交往,是与贾家结党的隐笔。
北静王作为政治实权王爷,与小儿贾宝玉亲密无间,代表他与贾家结党,组成联盟与皇帝争权。

贾家被抄家的结局,就是宁国府贾珍、贾蓉父子追随北静王作出无法无天的谋权大事,失败后被皇帝一网打尽。荣国府受其连累抄家。
贾宝玉抄家后生活艰难,北静王已经步了义忠亲王老千岁的后尘,自身难保,谈何帮助贾宝玉。
(第十五回)那宝玉素日就曾听得父兄亲友人等说闲话时,赞水溶是个贤王,且生得才貌双全,风流潇洒,每不以官俗国体所缚。每思相会,只是父亲拘束严密,无由得会,今日反来叫他,自是喜欢。一面走,一面早瞥见那水溶坐在轿内,好个仪表人才。但吾辈后生,甚不宜钟溺,钟溺则未免荒失学业。昔小王曾蹈此辙,想令郎亦未必不如是也。若令郎在家难以用功,不妨常到寒第。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贾政忙躬身答应。
贾宝玉仰慕北静王,北静王也想认识贾宝玉。这看似简单的交往,实则很说明问题。

北静王是贾宝玉最讨厌的名利场中人,是最显赫的名利代言人,他广招门客,又穿蓑衣装钓叟,沽名钓誉的很。
贾宝玉不过一小儿,心智不成熟,混迹在闺阁之中称王称霸,传闻更是荒腔走板。
北静王一个实权王爷,整日大事忙不过来,如何却与之结交?
贾宝玉仰慕北静王正常,北静王结交贾宝玉不正常。他与宝玉交往,与其说是认同贾宝玉,不如说是觊觎贾家。

同样,后文忠顺王府因为蒋玉菡上门刁难贾宝玉,针对宝玉是假,针对贾家才是真。所以,贾政说贾宝玉替他惹祸也是千真万确。当然,祸不是贾宝玉惹得,而是贾家自己招祸上门。
北静王出席秦可卿葬礼毫无疑问是违法的。王公贵族不可以随便参加婚丧嫁娶。秦可卿地位不够,北静王不得圣旨就全副仪仗参加,既是大忌讳,也是对皇帝不恭敬。他在贾家人面前的表现,也证明了这一点。
北静王对贾政、贾赦、贾珍说他深得海内名士青睐,王府常有海内名士聚谈,是指他养了大量的“士”。更暗示其天命所归,天下归心。
所谓邀请贾宝玉常去聚谈,不如说是邀请贾家与其结党入伙。贾家没有拒绝,让贾宝玉常来常往北静王府,证明双方结党成立。

北静王与贾家结党,如此大事皇帝必然知道。老臣团结一致,对皇帝是挑衅也是危机。势必要想办法削藩夺爵,稳定皇权。
(第十六回)水溶又将腕上一串念珠卸了下来,递与宝玉道:“今日初会,伧促竟无敬贺之物,此系前日圣上亲赐鹡鸰香念珠一串,权为贺敬之礼。”宝玉连忙接了,回身奉与贾政。
北静王将“鹡鸰香念珠”摘下来送给贾宝玉,代表其最明确的态度。
一,鹡鸰香念珠是御赐之物。北静王随便戴在手上是不敬。转手送人更是不敬。
二,鹡鸰香念珠,“鹡鸰”代表“兄弟急难”。皇帝用鹡鸰香念珠拉拢北静王,表达兄弟情谊。姿态放的很低。
北静王却将皇帝的“兄弟情”转手送(赐)给贾宝玉,表露的意思与皇帝相同,要与贾家称兄道弟。
贾家此时就像那年老的焦大,已经被皇帝排挤、猜忌、边缘,捞不到好处,如果支持北静王当了皇帝,成了扶龙之臣,岂不又是宁荣二公一般?这也是贾家甘愿与北静王结党的主因。

三,鹡鸰香念珠就是北静王抛给贾家的诱饵。表达两个意思。
第一,北静王与皇帝决裂、对立。
第二,北静王引诱贾家跟着他干,苟富贵,勿相忘!
贾宝玉不过是个象征性存在,是曹雪芹借他与北静王交往,影射贾家与北静王不法不轨的现实。同样,忠顺王针对贾宝玉,也代表皇帝对贾家已经开始动手打压。
可惜,贾家跟着北静王一错再错,最终被皇帝设计一网打尽,上演一出削藩夺爵大戏。贾家可以说完全被北静王引诱利用所害。但当贾宝玉明白时已经晚了,他也做不了什么改变。

文|君笺雅侃红楼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