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林黛玉薛宝钗灯谜之争,“更香”到底是谁...

分享

   

林黛玉薛宝钗灯谜之争,“更香”到底是谁作的?300年没有结论

2020-11-07  君笺雅侃...
贾政看了元迎探惜四春的灯谜后,觉得她们小小年纪在大节日里却作不详之言太不吉利。但在贾母跟前又不得不掩饰,只能继续往下看。
四春结束之后,应该还有好几人的灯谜。因为当时薛宝钗、林黛玉、史湘云都在。但《红楼梦》在这里却出现大量的断章。

由于曹雪芹写作时,将很多诗词放下待日后添补。像中秋节的诗文就没有作。而元宵节的灯谜,到了“更香”这里就出现了争议。
(第二十二回)贾政因在贾母之前,不敢形于色,只得仍勉强往下看去。只见后面写着七言律诗一首,却是宝钗(黛玉)所作,随念道: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
  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贾政看完,心内自忖道:“此物还倒有限。只是小小之人作此词句,更觉不祥,皆非永远福寿之辈。”想到此处,愈觉烦闷,大有悲戚之状,因而将适才的精神减去十分之八九,只垂头沉思。

现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中,更香定为薛宝钗灯谜。但通行本《红楼梦》则将此灯谜定为林黛玉所作。薛宝钗的灯谜是“竹夫人”。其他像“舒本”,“梦觉本”,以及其他版本《石头记》,此处多有分歧,包括贾宝玉也都有一首镜子的灯谜。史湘云确实没有她的,应该是作者没有写完。
关于“更香”谜语具体归属,如果像四春那样从大到小看。应该是薛宝钗的。随后再是林黛玉和史湘云的,她二人的灯谜没作完。
但是,也有可能按照远近亲疏来题,毕竟贾政是林黛玉的亲舅舅,看过女儿就看外甥女,史湘云是表外甥女,最后才是內甥女薛宝钗才符合礼仪。

如此,“更香”灯谜最可能是林黛玉的。虽然“更香”对林黛玉和薛宝钗都契合。
“更香”是夜间计时所用。香上有刻度从头烧到尾,最后化为灰烬,是为一夜结束。
更香划灰不吉利,贾政觉得小小年纪有此消极之语,不是永远福寿之相。从“永远福寿”四字看,“更香”更像是林黛玉的灯谜。
“更香”借物拟人。说得是更香却影射到人。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是说更香燃了一夜,早上起来衣服和被子包括古琴都浸染了香气。

这个描写与第十九回贾宝玉拉住林黛玉的袖子,闻她身上的“冷香”极为相似。潜移默化间散发的香气,沁人心脾,也消耗了自我。
“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看似说孤零零自己一个人。像薛宝钗被贾宝玉抛弃后彻夜不眠的对照。但林黛玉身体不好夜夜失眠,数着更香到天明更是她的夜间常态。远比薛宝钗在贾宝玉走后的一时更有代表性。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最是缠绵。表达的是感情的无法纾解,没有结果的痛苦。说薛宝钗被贾宝玉抛下后的孤独可以。但更契合林黛玉对贾宝玉的感情无处纾解带来的痛苦。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是说时间短暂,要珍惜当下,否则遇到变故悔不当初。
其实,林黛玉最终因为贾宝玉被忠顺王府二次上门刁难逢冤被害,不得已答应与贾探春效仿潇湘妃子二女同嫁,像王昭君一样远嫁异国为王妃(莫怨东风当自嗟),正是贾宝玉一生最重要的变迁。与此相比,贾家的抄家变故还要靠后。
综合来看,“更香”更像林黛玉而非薛宝钗的灯谜。主要还因为谜语所用的诗文过于缠绵悱恻,不属于薛宝钗的风格。“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薛宝钗极少有这般消极缠绵之语。更像林黛玉所作。

当然,每个人都有观点,具体这首“更香”谜语为何人所作。“红学”界也没有定论。从《红楼梦》问世到现在三百年,争议一直在。
那么,您认为这首“更香”到底是谁作的呢?
(孙温手绘读红楼|第135讲)

文|君笺雅侃红楼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