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爱红楼梦 / 待分类 / 《红楼梦》谐音艺术

分享

   

《红楼梦》谐音艺术

2020-11-07  珍爱红楼梦

文/归途如虹

《红楼梦》是一部伟大的小说,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曹雪芹是一个小说创作的天才。他运用谐音,表达了自己对人物的评价,表达出了自己深沉的人生感受。

《红楼梦》里有四位千金小姐,分别是贾元春、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她们四个人的名字中分别有“元迎探惜”,谐音“原应叹息”。她们四个人的命运也的确让人叹息。贾元春端庄稳重,却被闷死在“不得见人”的皇宫里。贾迎春与世无争,与人为善,却被孙绍祖这个中山狼折磨而死。贾探春精明强干,见识不俗,却远嫁海疆,带着对家族命运的焦虑远去了。贾惜春性格孤僻,醉心佛教,最后因为“勘破三春景不长”而出家为尼。她们四个人的命运的确是相当让人感伤的。“原应叹息”四个字的确是她们命运的注脚。

《红楼梦》里的贾政,身边养了一群清客相公,对于他们,曹雪芹没有什么好感。这一点,在给他们取的名字里也看得出来。他们当中有一个人叫詹光,谐音“沾光”,有一个叫单聘仁,谐音“善骗人”,有一个叫卜固修,谐音“不顾羞”。这些名字体现出曹雪芹对这些人的讽刺,也符合他们的身份。这些清客相公是贾政身边的门客,是一群考不上科举,靠着攀附权贵,溜须拍马过日子的人。他们偶尔也替贾府办一些事情,但是大部分时间里,他们都只是一些表面上附庸风雅,实际上没有真才实学的人。

贾芸是贾府的一个穷亲戚,虽然也是贾氏宗族的一份子,却家境贫寒。他有一个舅舅,名叫卜世仁,名字谐音“不是人”。这个人可能是曹雪芹笔下形象最为扁平可恶的一个人了。他不仅骗走了妹妹应得的家产,还对外甥贾芸冷嘲热讽。他为人吝啬,连一点冰片麝香也不肯赊给贾芸。连放债的醉金刚倪二都看不起他,这样说道:“要不是令舅,我便骂出不好话来,真真气死我倪二。”要不是倪二仗义,借钱给贾芸,贾芸哪里能够买到冰片麝香去讨好王熙凤呢?倪二平时是一个放债的人,却能够仗义疏财,贾芸的舅舅却是一个势利眼。这个“不是人”的舅舅连做人最起码的人伦道德都不顾了,也难怪曹雪芹觉得他不配做人了。

《红楼梦》里的秦钟是一个形象颇为复杂的人。他形容俊俏,举止风流。秦钟这个名字谐音“情种”。秦钟也算得上一个情种了。他跟着贾宝玉上学,就和香怜等人关系暧昧。他在姐姐秦可卿葬礼期间,不仅对乡间的二丫头感兴趣,还如饥似渴地想要和智能儿云雨。但是秦钟是个真情种吗?他究竟是浪漫多情,还是好色成性呢?

《红楼梦》里的地名也是颇有深意的。第一回里这样写道:“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窄狭,人皆呼作葫芦庙。”“十里街”谐音“势利街”,“仁清巷”谐音“人情巷”,“葫芦庙”谐音“糊涂庙”。从这三个谐音我们可以看出曹雪芹对世态炎凉的感慨。在曹雪芹看来,这个世界就是势利和人情并存的。有时候,势利和人情甚至是互相交织的。而葫芦庙里的小沙弥居然成了那个给贾雨村乱出主意的门子。曹雪芹借这个谐音讽刺了那些即使身在佛门,也没有善心的伪君子。

《红楼梦》第一回里写到:“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只单单剩了一块未用,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青埂峰里的“青埂”二字,谐音“情根”。“情根”二字和《红楼梦》“大旨谈情”的主题息息相关。《红楼梦》写人情冷暖写得淋漓尽致,是一部伟大的人情小说。
《红楼梦》里的谐音还有很多。被薛蟠打死的公子叫冯渊,谐音“逢冤”,他也的确死得很冤枉。刁难贾探春的是吴新登的媳妇。吴新登谐音“无星锭”,暗示这个人在管账的时候不负责任。还有一个仓上的头目叫戴良,谐音“大量”,暗示他平时管理仓库的时候是大斗往外量,浪费了不少粮食。

《红楼梦》里的谐音不仅丰富多彩,而且耐人寻味,值得读者细细品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