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美军史学家讲述的“北极熊”团被志愿军歼灭记 无一车辆逃出

2020-11-09  茂林之家   |  转藏
   

1950年11月下旬,朝鲜战争似乎临近结束。美国,韩国和多个“联合国”部队深入到朝鲜,企图消灭剩余的朝鲜人民军部队,并在一个政府的领导下使朝鲜半岛得到统一。一些部队甚至到达了鸭绿江,鸭绿江是中朝界河。但是,正在“联合国”部队发动了最终的进攻时,成千上万的中国志愿军士兵涌入了朝鲜,击败了“联合国”部队,彻底改变了战争的性质。美军及友军在极端寒冷和崎不平的地形上战斗,被迫撤退到朝鲜半岛南部,途中伤亡惨重。

对于一支美军部队,中国的介入导致了绝对的灾难。由第7步兵师第31团战斗部队,通常被称作麦克莱恩特遣部队(后来被称为费斯特遣部队)在长津湖水库以东地区几乎被全部歼灭。在长津湖地区严寒中战斗并丧生的美军士兵的经历被证明是美国陆军历史上最痛苦和悲惨的经历。

美军史学家讲述的“北极熊”团被志愿军歼灭记 无一车辆逃出

被志愿军缴获的第31步兵团团旗

1950年11月下旬,麦克莱恩特遣部队和第7步兵师的其余部分在爱德华·M·阿蒙德(MG Edward M. Almond)少将的指挥下成为美国陆军第十军的一部分。 第十军一直在稳步推进朝鲜半岛东部,并向鸭绿江进发。

11月24日,在LTG沃尔顿·沃克(Walton H. Walker)的指挥下,第8集团军向朝鲜西侧向北推进,发动了进攻。联合国驻朝鲜半岛所有部队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希望这次进攻最终能在圣诞节前结束战争。然而,麦克阿瑟和他的许多人员很快成为美国陆军历史上最严重的军事情报失误之一。麦克阿瑟无视与美军与中国志愿军部队交火的报告,命令第八集团军和第十军继续前进至鸭绿江。

11月25日晚上,在第八集团军开始进攻的第二天,中国志愿军用大量部队攻击了第八集团军。数以千计的手持枪只,手榴弹的中国士兵在军号声中冲入美国阵地。数支美国部队的阵地被攻占,部队遭到歼灭。 中国志愿军的猛攻使麦克阿瑟和“联合国”部队完全措手不及,几乎立即改变了战争的态势。不久,第八集团军向南全面撤退。

尽管遭到了中国志愿军的攻击,原定于11月27日举行的第十军进攻仍按计划进行。进攻要求该军向中国志愿军后方军隅里北部的Mupyong向西进攻,切断中国的补给线,并可能将中国志愿军包围在第八军团当面地区。进攻将由第1海军陆战师率先在OP史密斯少将的指挥下进行,它将向长津湖水库的西侧推进,第7步兵师(由麦克莱恩特遣部队领导)沿着长津湖的东侧进攻,第3步兵师负责守卫海军陆战队侧翼。

美军史学家讲述的“北极熊”团被志愿军歼灭记 无一车辆逃出

长津湖战役示意图

麦克莱恩特遣部队由第31步兵团(外号北极熊团)团长麦克兰恩上校指挥,于11月中旬组建,以换防长津湖水库以东的第1海军陆战师的部队。麦克莱恩(于1930年毕业于西点军校,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担任欧洲战区的参谋。战后,他在日本指挥第32步兵团。麦克莱恩后来被分配到第八军团的参谋三处,在朝鲜战争初期曾作为沃克的个人“耳朵和眼睛”。 1950年11月上旬,他热切地接过了了第31步兵团的指挥权,他职业生涯早期曾在驻菲律宾的第32步兵团服役。

麦克莱恩特遣部队由以下部队组成:第31步兵团的第2和第3营;第31坦克连;费斯中校指挥的第32步兵团第1营;第57野战炮兵营,配备105毫米榴弹炮;第15防空炮兵营(D连)由辆高射炮车(配备双40mm加农炮的M19和M16四-.50半履带车)的一个排。总的来说,麦克莱恩特遣队共有3,200名士兵,其中包括700名韩国士兵。

11月25日至26日,麦克莱恩特遣队的先头部队,由费斯中校率领的第32步兵团第1营接防了海军陆战队第五团,他们进行了重新部署,与长津湖西侧的第1海军陆战师其他部队会合在一起。但是,由于特遣队其他成员的重新部署工作推迟,占据海军陆战队第5团最前沿阵地的第32步兵团第一营孤立无援助,整整一天未获得大炮火力支援。

费斯被认为是军队中最有前途的军官之一。他是一位退休准将的儿子,当时任准将的马修·B·李奇微(Matthew B.Ridgway)曾亲自把他从本宁堡军官候选学校挑选出来,担任自己的副官。他在李奇微的身边,一直在欧洲战场服役,并在诺曼底登陆日与第82空降师共同作战。在战场上,他被视为李奇微的虚拟克隆体:强烈、无畏、好斗、对错误或小心翼翼不宽容。

美军史学家讲述的“北极熊”团被志愿军歼灭记 无一车辆逃出

麦克莱恩上校和费斯中校

麦克莱恩特遣部队的大部分剩余部队于11月27日抵达长津湖东部地区。麦克莱恩是第一批到达的人之一,他立即开着吉普车与费斯会合。他满怀信心地确认,第二天,无论手上有什么部队,特遣部队都将向北进攻,而32步兵团第1营将成为进攻的先锋。

麦克莱恩将部队按大致的到达顺序从北向南部署:第32步兵团第1营;麦克莱恩前方指挥所(CP);第31重型迫击炮连;第31步兵团第3营;第57野战炮兵营的A和B连;第57野战炮兵营指挥所和8辆高射炮车辆;最后是第31步兵团司令部,位于后浦的一所校舍内,还有第31坦克连的22辆坦克。第57野炮营C连和第31步兵团第2营落在后面,还没有离开丰山地区。

当天晚些时候,麦克莱恩命令第31团情报和侦察排侦察敌军阵地。这个排在长津湖附近的山丘遭中国志愿军部队伏击,士兵要么被打死要么被俘虏。

当晚,麦克莱恩与第7步兵师助理师长BG汉克霍兹(BG Hank Hodes)准将制定了第二天进攻的最后计划。然后他去走弗斯最终确定了进攻计划的细节。虽然麦克莱恩和费斯仍然信心满满,但麦克莱恩特遣部队已经面临严重问题。除了情报和侦察排的消失,分散部队之间的通讯充其量也很差。当时没有时间埋地雷,无线电通讯几乎不存在。此外,特遣部队没有与丰山的第七步兵师或驻下碣隅里的海军陆战队进行无线电联系。

麦克莱恩特遣部队的分散部队被危险地孤立了,不仅与第七步兵师和海军陆战队的其他部队隔离,而且彼此之间也相互隔离。

另外,在海军陆战队和麦克莱恩特遣部队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大批志愿军部队正准备在27日晚攻击美第十军分散的部队。中国志愿军的三个师(59、79和89)将打击驻下碣隅里和柳潭里的海军陆战队,美军第7步兵师,美军第3步兵师和更远地方的美军部队,志愿军第80师将打击麦克莱恩特遣部队。

11月27日,第十军开始进攻,第5和第7海军陆战队团从柳潭里沿长津湖西侧进攻。考虑到崎岖的地形、严寒的天气、后勤问题以及第八集团军面临的形势,用一位历史学家的话说,第十军的进攻“被列为朝鲜战争中最不明智和最不幸的行动。”

海军陆战队一开始不愿发动进攻,只向前推进了1500码就遭遇了中国志愿军的顽强抵抗,伤亡惨重。天黑后,在零度天气下,志愿军开始进攻。两个师正面攻击第五和第七海军陆战队团,第三个师切断了柳潭里和下碣隅里之间的道路。另一个师的其他部队也攻击了第七步兵团。局势很快就让长津湖周围的美军陷入绝望。

在长津湖水库以东,情况同样混乱。傍晚时分,志愿军第80师包围了麦克莱恩特遣部队毫无戒备的部队。大约22时,该师在黑暗中发起进攻,志愿军士兵吹响号角,大声喊叫。孤立的的美军部队彼此隔绝,只能为自己的生命而战。

费斯的第32步兵团第1营在其外围的北侧阵地为志愿军打击的第一个目标。海军陆战队上尉爱德华·P·斯坦福德是被派往特遣部队的前方空中控制员,他在A连的指挥官阵亡后接管了该连的指挥权,同时也呼唤了了海军陆战队的空袭。尽管海军陆战队飞机和第32步兵团第1营部队给志愿军部队造成了重大伤亡,但该营伤亡超过100人。

往南几英里,情况也差不多。志愿军攻击了第31步兵团第3营和第57野战炮兵营的两个炮兵连,冲破了了他们的大部分防线。大多数美军高级军官要么阵亡,要么受伤。

战斗进行了一整夜,由于担心美国的空袭,志愿军部队终于在拂晓时撤退。和第32步兵团第一营一样,第31团第3营和第57野战炮兵营也遭受了重大伤亡,其中一辆高射炮车被毁。此外,31团的医疗连也被消灭了。回到31团后方指挥所的,霍兹准将听到北面猛烈的枪声,立刻感到大事不好。他很快命令中尉罗伯特·E·德雷克率领第31坦克连的两个排前进到第31团第3营和第32团第1营的边界。然而,德雷克的救援纵队很快就陷入了困境。一些坦克在结冰的路上滑得失去控制,而另一些坦克则陷入泥泞。该纵队随后被志愿军用缴获的美国火箭筒袭击。两辆坦克被击毁,接着是一场激烈的战斗,志愿军部队蜂拥而至,试图打开舱门。又有两辆坦克陷入泥潭,不得不放弃。命令剩余的12辆坦克返回胡东。一旦坦克返回,霍德很快意识到麦克莱恩特遣部队陷入了严重的麻烦。他借了一辆坦克,然后乘着坦克来到下碣隅里寻求帮助。

11月28日13时许,阿蒙德少将飞抵第32团第1营外围阵地,与麦克莱恩和费斯协商。阿蒙德似乎没有意识到眼前的危机,他宣布麦克莱恩特遣部队将继续进攻,声称面对他们的中国人不过是撤退部队的残余。他接着补充说,“我们要一直到鸭绿江。别让一群中国洗衣工阻止你。”

麦克莱恩没有反对阿尔蒙德的命令,尽管事实上特遗部队没有能力攻击。阿蒙德和麦克莱恩后来都因长津湖东部地区的指挥失误而而受到批评。阿尔蒙德从来没有充分认识到敌人的力量,而麦克莱恩没有给阿尔蒙德一个他的特遗部队所面临情况的清楚汇报。

11月29日午夜时分,中国志愿军第80师再次攻击了麦克莱恩特遣部队。战斗是野蛮的,经常是肉搏。2点左右,仍在32步兵团第1营外围阵地的麦克莱恩命令该营在黑暗中向南撤至第31步兵团第3营的外围阵地,带走所有武器和伤员。这是一个临时性的行动,目的是在第二天按照阿尔蒙德的命令,在进攻之前集中部队。

在破坏数辆车并弃车并将伤员装上卡车后,麦克莱恩、费斯和第32团第1营开始向南移动。黑暗和降雪使行动变得困难,但幸运的是,志愿军没有进攻。一路上,特遣部队收容了第31重型迫击炮连,该连位于第32步兵团第1营和第31团第3营之间,曾在志愿军攻击时支援这两个营。

天亮时,该营到达第31步兵团第3的外围防线,却发现它遭到敌人的猛烈攻击。如果没有通讯,试图进入外围阵地将是极其危险的行动。此外,中国人在通往周边的道路上的一座桥上设置了路障。费斯带领一队人成功地将志愿军从桥上赶走,并清除了障碍物。

麦克莱恩随后开着他的吉普车走了过来。他发现了一个纵队,他相信那是他的迟迟未到的第31步兵团第2营。2月31日。然而,第31团第3营外围的部队开始向纵队开火,这让麦克莱恩非常震惊。那些部队实际上是中国人,但麦克莱恩仍然相信他们是美国人,跑向他们,喊道:“他们是我的手下。”他冲向冰冻的水库,试图阻止他认为是友军的火力。突然,躲在桥附近的志愿军部队向麦克莱恩开火,子弹击中他数次。麦克莱恩的人惊恐地看着一个敌军士兵抓住他,把他拖进灌木丛。

不幸的是,没有时间试图营救麦克莱恩。费斯必须集中精力让他的人进入第31步兵团第3营的外围阵地。士兵们步行穿过冰冻的溪流,载着伤员的车辆疾驰而过,纵队的大多数人都进入了外围阵地。

一进入外围阵地,费斯查看了伤亡情况。数百名美国军人和志愿军士兵阵亡。第31步兵团第3营已有300多人伤亡,其L连已不复存在。由于麦克莱恩被抓走,费斯接管了指挥权,尽力加强了防线。海军航空火力控制员斯坦福德上尉还要求海军陆战队近距离空中支援,空投急需的物资,特别是40毫米和0.50口径的弹药。费斯随即派出搜寻队寻找麦克莱恩,但没有找到任何线索。麦克莱恩被宣布失踪,但后来,一名美国战俘称,麦克莱恩在被囚禁的第四天死于伤口,并被战俘同伴埋葬。他是第二位也是最后一位死在朝鲜的美国团长。

29日上午,德雷克的第31坦克连再次试图进入第31团第3营外围,结果被在1221高地据守的志愿军部队驱车返回湖东。当天余下的时间里,新被命名的费斯特遣队仍在原地。由于近500人受伤,该部队无法执行阿尔蒙德下令的进攻。然而,费斯无权下令撤军。

尽管部队仍然缺少40毫米和0.50口径的弹药,但海军陆战队的近距离空中支援和空投物资对局势有所帮助。一架海军直升机也飞出了一些最严重的伤员。然而,费斯特遣部队的处境仍然十分危急,特别是因为它还没有与海军陆战队或第七步兵师司令部建立联系。

第7步兵师师长戴夫·巴尔乘直升机来给费斯带来更多坏消息。第十军的所有单位,包括费斯特遣部队,现在由海军陆战队指挥,都将撤离。海军陆战队将为费斯提供空中支援,但除此之外,士兵们只能靠自己了。更糟糕的是,特遣部队有许多伤员,这将使他们的撤离更加困难。此外,31步兵团的指挥所,第31坦克连,以及第57炮兵营的司令部已经撤离了湖东前往下碣隅里,进一步孤立了费斯特遣部队。

在大约20时,中国志愿军部队发起了另一次攻击。费斯特遣队又伤亡100人。费斯很快得出结论,他的部队无法幸免于另一场重大攻击。他召集了剩下的军官,并告诉他们准备在1200时撤离。特遣部队在破坏其火炮,迫击炮和其他装备后,开始向南移动,30辆卡车上运载着600名受伤人员。

在一辆40mm的双发高射炮车的引领下,编队开始在1300小时左右移动。它立即遭到攻击。斯坦福德呼唤海军陆战队空中支援,但领队飞机的汽油弹扔到了纵队的前部,吞噬了数名士兵,并在整个特遣部队中引起了恐慌。

情况迅速恶化。侧面的火力杀死了卡车上的许多伤员。当车队到达1221高地时,火力变得更加强烈,它是周围的制高点。在山丘的北部底地,志愿军炸毁了一座桥梁,由于领道的高射炮车不得不将30辆卡车拖过一条小河,行动因此不得不推迟两个小时。然后路障拦住了特遣队,而山上的志愿军部队则保持了猛烈的射击。只有一种方法可以突破:夺占1221号高地。数百名士兵冲上山,其中包括许多伤员,其中一些人说,他们宁愿死于攻击行动,也不愿在卡车上等待。尽管人员伤亡惨重,但这些人还是将志愿军部队赶出了大部分山丘。但是,许多人只是继续越过山坡并越过另一侧,冒险进入冰冻的水库,然后朝下碣隅里步行。

然后,特遣部队在狭窄的转弯处遇到另一个障碍。费斯领导了一次进攻,将敌人清除出去。但是,他被敌人的手榴弹碎片击中并受到致命伤。一旦失去费斯,特遣部队信念的指挥结构便崩溃了。第32团第1营的罗伯特·琼斯形容道:“当费斯被击中时,特遣部队就不复存在了。”费斯将在后来被追授国会荣誉勋章。

尽管诸如琼斯和斯坦福德之类的人试图发挥领导作用,但费斯特遣部队迅速瓦解。另一个路障(由包括第31坦克连的破残坦克和其他车辆组成)进一步延误了该纵队。在Twiggae,志愿军部队炸毁了另一座桥,迫使编队试图冒险穿越铁路栈桥。车队一直遭到射击,许多人离开卡车躲藏或试图越过水库。许多人因伤口和受冻而死亡,一些人则被志愿军俘虏。

在后浦以北,纵队遇到了另外一个障碍。这标志着费斯特遣部队的终结。 志愿军用重型火力向费斯特遣部队开火。志愿军部队向卡车上投掷手榴弹,并用步枪射击,大量伤员被搮死。那些能够逃脱的人冒险进入水库,开始艰难地向下碣隅里的海军陆战队行进。

在12月1日至2日晚上,幸存者回到​海军陆战队的营地。许多人经过海军陆战队第一汽车运输营的据守的一个阵地。 运输营营长奥林·比尔中校(Olin L. Beall)用吉普车带领救援队越过冰层,救出了300多名幸存者,其中许多人受伤,冻伤和受到惊吓。在特遣部队最初近3000人的部队,总共只有1000多名幸存者到达海军陆战队的队伍中,其中只有385人被视为身体健康者,没有一辆汽车或重型装备逃出了包围圈。幸存者与其他第7步兵师士兵一起被组织为一个临时营,并隶属第7海军陆战队团。从12月6日开始,该营参加了第1海军陆战师从下碣隅里到海岸的突围行动,该营当时称作第7海军陆战队团第31营。

第31步兵团远没有被消灭。 该团经海上撤离到釜山。 它在那里进行了重建,训练和改编,不久又恢复了战斗,在在韩国的天川抵挡住了志愿军的进攻,并参加了夺占朝鲜半岛中部地区的反攻行动。

此后多年,麦克莱恩/费斯特遣部队的故事基本上被忽略了。许多人认为,特遣部队的崩溃和恐慌使美国陆军蒙羞。经过进一步仔细核实,事实证明该特遣部队在长津湖战役中的作用被证明是非常值得注意的。现在,许多历史学家都同意麦克莱恩特遣队阻挡了中国志愿军沿长津湖东部地区的推进达五天之久,并允许西侧的海军陆战队撤退到下碣隅里。此外,特遣部队也重创了志愿军第80师。为了表彰他们的英勇行为,麦克莱恩/费斯特遣部队于1999年9月被授予总统单位嘉奖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