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蛳王老师 / 历史文化趣闻 / 千万孤独柳宗元

分享

   

千万孤独柳宗元

2020-11-11  螺蛳王老师

    文学史上的cp多如牛毛,比如庄子惠子的“相互为质”元稹和白居易的“我寄人间雪满头”王维和裴迪的“相思深不深”

    著名文人cp中,柳宗元和刘禹锡也是一对广为人知、粉丝不少的真爱cp,不过!我们今天要说的不是友情。来,灯光请往这边打,话筒请递给柳宗元:人生被迫降级是种什么感受?

    在没遇到王叔文之前,柳宗元觉得世界上最惨的就是韩愈了,参加了N+1次考试,才顺利上岸。却不曾想,最后过得最惨的居然是自己。

    33岁前,他是万人追捧的人生赢家,33岁后,他是漂泊半生的孤独浪子。

    和苦孩子韩愈不一样,柳宗元自小“根正苗红”,“柳族之分,在北为高。充于史氏,世相重候”,家族里当官的不是大将军,就是大都督。

    自己也是聪颖过人,13岁就替朝廷高官写了一封庆祝打仗胜利的信《为崔中丞贺平李怀光表》,一文成名,少年得志。基友刘禹锡评价他:“子厚始以童子,有奇名于贞元初”。

    总之,出名要趁早,柳宗元做到了,连进入仕途,都如履平地,毫无阻挡。

    仅用了10年,柳宗元就从一介童生跻身为国家的高级公务员。

    若干年再回首,估计这是他最安稳也是最得意的一段时光。直到基友刘禹锡把王叔文介绍给了他,命运的转折也自此开始。

    当时王叔文是太子李诵(后来的唐顺宗)的伴读,刘禹锡也在太子身边做事。眼看唐德宗身体不行了,王叔文就和刘禹锡合计,得赶紧找机会把太子弄上皇位,都当了26年的皇太子了,再当就废了。

    刘禹锡转念一想是这么一回事,于是就拉着基友柳宗元一起干。等唐德宗去世后,三个人就在唐顺宗的“支持”下,哼哧哼哧地改革,欺压百姓,惩!贪污腐败,打!宦官专权,打!藩镇割据,打!宫女太多,放!

    百姓拍手欢呼了,宦官权贵们动手反击了。146天后,刘贞亮和其他的一些宦官大臣们逮住一个机会,劝唐顺宗立广陵王李纯为太子,由他来监国。唐顺宗同意了。

    这一下子,革新派的美好梦想破灭了,王伾已被贬为开州司马,不久病死。王叔文也已被贬为渝州司户。唐宪宗李纯即位后,将柳宗元、刘禹锡在内的八人,先后贬为永州司马、远州司马...史称“二王八司马”。永贞革新正式宣告失败。

    刘禹锡是个积极乐天派,一路加油打气充满正能量,谁说秋天是个感伤的季节?我觉得它就是比春天还好!相比之下,柳宗元虽然也想乐天知命,加油!柳......唉,算了,加不起来。

    柳宗元本想要实现他的政治抱负,改变“且柳氏号为大族,五六从以来无为朝士者”的局面,如果没有这一档子事,青年才俊柳宗元完全可以风光一生。

    韩愈在《柳子厚墓志铭》中对柳宗元被贬前的前途无限有过描述:“俊杰廉悍,议论证据古今,出入经史百子,踔厉风发,率常屈其座人。名声大振,一时皆慕与之交。诸公要人,争欲令出我门下,交口荐誉之。”

    可现在希望渺茫。柳宗元反思之后,做了内归因,都怪我不好:“宗元不谨先君之教,以陷大祸,幸而缓于死......罪恶益大,世无所容。”全家人都来了偏远的永州,并且回长安无望。

    唐朝的永州还属于未开化之地,“人多疾殃,炎暑熇蒸”,又加上柳宗元是被贬之身,“诊视无所问,药石无所求”,只能委身于龙兴寺。他的第二次打击来了,母亲卢氏与女儿相继去世。

    此时的柳宗元真的觉得他是被抛弃在这里的,“楚、越间声音特异,鴂舌啅噪”,听不懂当地的方言,以及糟糕的居住环境“涉野有蝮虺大蜂,仰空视地,寸步劳倦。近水即畏射工沙虱,含怒窃发,中人形影,动成疮痏”,家人的去世,不久便“病所集,痞结伏积,不食自饱”,所居之处更是先后四次遭受火灾。

    这个时候的他确实是孤独忧伤的,《小石潭记》里有一句:“四面竹树环合,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去。”这其实是在写他自己被困在永州这四方之地,寂静寥落,悲凉孤凄。

    孤独忧郁是一时的。这段时间,柳宗元大量接触了底层人民的悲惨生活,他想到了自己曾写过的《梓人传》,“彼为天下者本于人”“居天下之人,使其安业”,这是他的理想也是他的使命,他开始用自己的笔来“贬时弊与抒孤愤”,同时勤政于民,改善永州当地生活。

    柳宗元本已听天由命,“筑室茨草,为圃乎湘之西,穿池可以渔,种黍可以酒,甘终为永州民”。不过老天爷似乎打开了一扇窗。

    公元815年,42岁的柳宗元和刘禹锡等人接到了唐宪宗的命令,让他们麻溜地收拾赶紧回长安。柳宗元高兴地乐开了花,“诏书许逐阳和至,驿路开花处处新”。

    可惜这只是老天爷的小玩笑,他们回到了长安又怎么样呢?柳宗元不但没有受到重用,仕途上还受到排挤。这时候,二货刘禹锡还写诗挑衅,火上浇油:“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这一下子可好,朝廷上本就一堆人对他们不爽,二货不知收敛,还要上赶着送人头。两人再次“顺利”被贬,这次的地方更远了。

    柳宗元被贬到柳州,刘禹锡被贬更偏远的播州。这次柳宗元被贬纯粹是被连累的,但他依然为刘禹锡求情:“播州非人所居,而梦得亲在堂,吾不忍梦得之穷,无辞以白其大人;且万无母子俱往理。”主动提出换地方,“愿以柳易播,虽死重罪,也死而无怨”。加上御史裴度的求情,唐宪宗最后把刘禹锡改任为了连州刺史,柳宗元还是去柳州。

    柳州比永州更荒,更凉。柳宗元还自嘲自己因为姓柳所以才和柳州有缘。任职柳州期间,柳宗元释放奴婢,兴办学堂,推广医学,开凿水井等等,做了一系列利民政事。

    柳州人民爱戴他,而他也永远留在了柳州。公元819年,年仅47岁的柳宗元病逝柳州。而遥远的京师,唐宪宗刚刚颁布下大赦天下的诏令。

     千山鸟飞绝,

     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

    现在看来,这好像是一首藏头诗,柳宗元借着江雪诉说着自己的“千万孤独”相比基友刘禹锡的乐天知命,柳宗元的担子似乎更重,总是郁结于心。

    但换个角度看,漫天大雪,鸟兽藏匿,万籁俱寂,渔翁却不惧寒冷,不怕寂寞,独钓这满江雪,这何尝不是一种真诚、坚持和执着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