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当你老了

2020-11-13  雅格布ev76reea


今天去了一家养老院,一进门被拴在角落的狗儿不停地呜咽,满院子的猫大大小小。

巨树终有倒下的一天,理查德耶茨《第十一种孤独》描述了大量失意的人们,但是我觉得养老院的老人们属于第十二种,他们无法得到亲友们足够的重视,任凭身上在炎热天气产生异味,老人的嗅觉已经退化,除非及其恶臭,他们恐怕无法察觉,这在高质量的养老院大抵不太会发生,但是在乡下养老院就难讲了。

穿过双面布房的逼仄走廊,头颅左右旋转看着每个小屋子里的生命活力很差的长者,感觉不到蓬勃的力量吗,其实几十年前,他们也曾经活蹦乱跳,无奈线粒体端粒就是那样绝情又公正,在秋天到来的时候,无情的把枯黄的叶子拽下来,任凭其摇曳着落到泥土里,化作肥料。

其间有个中年妇女来喂自己的父亲,我错把她当成了护理员,后来经过交谈,再经过分辨其着装,才明白过来这不是普通护理员的衣服,有种妖艳的味道。

我去的养老院是平房子,临近五点半,到了老人们吃晚饭的时间,之间两个护理员把喂饭的平轮车推了出来,一共两层,每层错落有致的放着很多盘子,每个盘子里有些许饺子。

部分老人坐在门口,对于我的来往漠不关心,眼神迷茫。更有大量老人,歪歪扭扭的斜躺在自己的床上,这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当我们在被王者荣耀和爱情迷得神魂颠倒,这些过往的猛汉子、铁姑娘们在风烛残年苦守在一隅,品味着孤独、寂寞、肮脏,这是宿命?还是什么其他

当我谈养老院的时候,我谈些什么

养老院,究竟是不是我们的归宿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