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点心铺 / 待分类 / 苏轼送别老友,用深情写下一首千古名词,...

分享

   

苏轼送别老友,用深情写下一首千古名词,寥寥数语道尽人生至理

2020-11-13  文化点心铺

(欢迎关注“文化点心铺”:这里没有高深莫测的大道理,只有通俗易懂的小知识。学无止境,每天陪伴!)

在宋诗中,理与情总是相伴而生。因为所有的情都被唐人写绝了,写尽了,当宋人重拾笔墨,想要继续诗歌创作时,只有转向自己的内心了。

所以在宋诗中,关于人生至理的诗句真是数之不尽,“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纸上得来终觉浅,觉知此事要躬行”……

而在这些宋人诗句中,大文人苏轼的作品,我们真是熟得不能再熟了。他的豁达,他的积极,他的坎坷,他的深情……真是说也说不完。

今天,就与大家分享一首苏轼的《浣溪沙》。这是他送别老友,用深情写下的一首千古名词,寥寥数语道尽人生至理。我们走近它:

浣溪沙·送叶淳老

阳羡姑苏已买田。相逢谁信是前缘。莫教便唱水如天。

我作洞霄君作守,白头相对故依然。西湖知有几同年。 

在苏轼所有的词作中,以《浣溪沙》为词牌的作品很多,例如:“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人间有味是清欢”、“斜风细雨不须归”……无一不是流传千年的经典。

然而,我们今天要介绍的这首《浣溪沙》,相对来说就比较冷门,是词人送别他的一位叫叶温叟的朋友而作的。

时年,正好是公元1091年的正月十八,苏轼恰巧身在杭州。而这位叶姓朋友由两路转运副使调任主客郎中,不久就要走了。于是,苏轼便作了这首词相送。

在这首词中,苏轼依然是一片深情。词作上片一开篇就说“阳羡姑苏已买田”,朋友之间最贵志趣相投。词人与叶温叟各在阳羡和姑苏买了田地,准备致仕定居。

可是,现在叶温叟却突然要走了,只能说“相逢谁信是前缘”。二人在杭州相逢,真是前世就定下的缘分,让人感叹,又让人无奈。

即使如此,又能怎么样呢?“莫教便唱水如天”,词人化用唐代赵嘏《江楼感旧》中“月光如水水如天”一句,让朋友千万不要让人唱什么感叹故人分离的歌曲。

其实,词作讲到这里,难舍难分之情早已涌荡在两人心中,但谁也没有把话挑明。于是,在词作下片,词人便把与友人难舍难分之情化为永不离别的幻想。

词人说“我作洞霄君作守,白头相对故依然”,“洞霄”,即洞霄宫,是道教名观,在杭州的西南边。朋友留守杭州,他来做洞霄宫提举,如此就能白头相对了。

事实上,词人是从反面来表达自于内心对故友的依依不舍之情。词人与叶温叟不仅为同年进士,彼此还性情相投,这份情谊真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

所以,词作最后,词人不得不感叹道:“西湖知有几同年”,人生在世,时光匆匆,能得一知己实在太少了。尤其是像词人与叶温叟这样同龄的知己就更加难能可贵了。

对于友情,苏轼从来都是比较珍惜的。可是对于像叶温叟这样同龄的知己,苏轼除了珍惜,就是万般的不舍与感叹。这份深情,最后都上升到人生至理的高度,令人感慨万千。

(文中图片皆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作者删除。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必究)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