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47056943 / 艺术 / 西方世界100幅名画(高清)(上)

分享

   

西方世界100幅名画(高清)(上)

2020-11-15  昵称47056...

01

乔托《犹大之吻》

Kiss of Judas

Giotto

1305

乔托《犹大之吻》聚焦于基督和犹大之间心理交锋的瞬间。基督坚定的目光回应犹大的注视,眼神中只有对背叛者的谦卑和同情。在指控、欺骗和背叛的喧嚣中,基督保持着始终如一的怜悯。乔托首次赋予形象鲜明的人性动机,以及传统绘画欠缺的心理深度与逼真感。

02

马萨乔《纳税银》

The tribute money

Masaccio

1427

画面描绘了《马太福音》里的故事:税吏质问耶稣是否缴纳了税。画面中央税吏正在索要纳税银,场景延续至画面左边,彼得从鱼口中取出钱币。右侧,彼得交给税吏纳税银。马萨乔将三个独立场景浓缩于一幅画面之中,赋予角色人性化的感情,同时在古典主义基础上加入了技法的革新。

03

扬 · 凡 · 艾克《阿尔诺芬妮夫妇像》

Arnolfini portrait

Jan van Eyck

1434


这幅谜一般的双人像,描绘阿尔诺芬尼和新妻宣誓的场景,展示出扬 · 凡 · 艾克卓尔不凡的传递细节和光线的能力。夫妇的姿势和不同寻常的细节设置,都有独特涵义和象征性,镜中反射出夫妻背影和画家本人。
装饰性拉丁铭文写着:「1434年,扬 · 凡 · 艾克在此。」《阿尔诺芬尼夫妇像》不但是新型油画深入表现的最早尝试,也是后世风俗画和室内画的最早先例。

04

保罗 乌切洛《圣罗马诺之战》

Battle of san Romano

Paolo Uccello

1440

乌切洛名作《圣罗马诺之战》,显示出直线透视法领域的突出成就。前景是交战双方,后面是持矛的队伍,地上横七竖八丢弃的武器盔甲。背景经过几何式的抽象处理和透视安排,具有强烈的空间效果。
乌切洛首次在理性层面上,探索总结出「焦点透视法」,不仅使二维空间艺术在视觉上趋于科学性,而且使东西方绘画的空间经营从此分道扬镳。

05

波提切利 《维纳斯的诞生》

The Birth of Venus

Sandro Botticelli

1482-1486 

希腊神话中,克罗努斯阉割了乌拉诺斯,重伤的生殖器坠入大海,孕育出美女维纳斯。《维纳斯的诞生》正是描绘维纳斯从金色贝壳里涌现。风将她吹至岸边,用玫瑰为她沐浴,仙子正把装饰着春天花朵的斗篷围在身上。此画是古典时代以来,最重要的描绘躶体之作。

06

丢勒 《野兔》

Young Hare

Albrecht Durer

1502

丢勒的作品当中融合了北方的精工细描,与南方佛罗伦萨画派的科学严谨。《野兔》一丝不苟的细节极为引人瞩目,照亮野兔的金色光线投下奇怪的阴影,把每根独立的毛尖都凸显出来,不同凡响的处理呈现出魔幻的质感,仿佛动物也在思考着观者。丢勒现存作品的多样性和品质,证明了其在艺术史的重要地位。

07

博斯《人间乐园》

The Garden of Earthly

Hieronymus Bosch

1500

博斯非同反响的大型三联画《人间乐园》:通过透视与风景的衔接,从左至右,描绘了人类从纯美的天堂,途经充满变数与挣扎的人世,逐渐堕落至罪恶地狱的全过程。充满奇幻色彩的想象,对20世纪超现实主义有深远影响。

08

乔尔乔内《牧羊人的朝拜》

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

Giorgione

1505

《牧羊人的朝拜》是文艺复兴盛期最精美的基督诞生画之一。圣家族在黑暗洞口接受牧羊人的朝拜,沐浴的柔和光线意喻基督把光明带给世间,玛利亚身着华丽的红蓝相间的织物。威尼斯淡金色的天空色调,和浓郁的田园氛围,让这幅基督诞生画与众不同。

09

达芬奇《蒙娜丽莎》

The Mona Lisa

Leonardo Da Vinci

1506


达芬奇《蒙娜丽莎》无疑是有史以来最为著名的画作。不仅打破了传统的构图方式,对女性刻画到腹部,呈现出典雅和恬静的典型形象。同时运用「渐隐法」,消除了中世纪以来画作呆木僵硬表情,呈现出鲜活的生气。

人物轮廓形象模糊,仿佛融入背景之中。尤其是眼角和嘴角浸润在柔和的阴影之中,造成了含蓄的艺术效果,极大地丰富了形象的意蕴。折射出的女性深邃与高尚的思想品质,也代表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美学方向。

10

拉斐尔《西斯廷圣母》

The Sistine Madonna

Raphael

1513

拉斐尔「圣母像」中的代表作《西斯廷圣母》,窗帘揭示了圣母怀抱圣子的三角形布置。圣母的衣着白红蓝三色,分别象征着纯洁、爱和真实。

左下方是罗马教皇西斯廷二世,流露虔敬和恳切。右下方是基督教圣女巴巴拉。画作以甜美、悠然的抒情风格,歌颂了圣母献出爱子,拯救苦难深重的世界的崇高行动。

11

小荷尔拜因《外交官们》
The Ambassadors
Hans Holbein the Younger
1533

《外交官们》是文艺复兴艺术最让人过目难忘的肖像画作,充满隐藏的意义和让人痴迷的矛盾。画作展现两位法国法国庭臣的肖像。

一丝不苟的写实主义中,航海、日晷和乐器等物件都赋予了象征意义,不仅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更反映了上流社会的优雅趣味。下部变形的骷髅形象,作为由来已久的死亡提示,提醒我们尘世的成功毫无意义——无论获得了什么,生命终将逝去。

12

米开朗基罗《最后的审判》
Last Judgment
Michelangelo
1535-1541

《最后的审判》是米开朗琪罗受命于罗马教宗,为西斯廷天主堂绘制的巨幅天顶壁画。尺度巨大,绘有400多个现实和历史中的人物原型。水平与垂直交叉的复杂结构,描绘了基督来临之时,审判生者和死者的刹那,被他免罪的人将得到永生。

13
丁托列托 《圣马可的奇迹》
The Miracle of St Mark Freeing the Slave
Tintoretto
1548

《圣马可的奇迹》表现正置于死地的奴隶,被从天而降的威尼斯守护神圣马可挽救的情节,隐喻的宗教方式,象征了威尼斯的独立与拯救基督徒的使命。奴隶的倒卧姿态,倒挂的圣马可身躯,都显示了丁托列托表达急速运动中的人体透视的能力。构图奇幻、光影强烈,超脱了庄重和谐的文艺复兴画风,别具一格。

14

保罗 · 委罗内塞《迦拿的婚筵》
The Marriage at Cana
Paolo Veronese
1563

《迦拿的婚筵》是幅70平米的巨作,原是为修道院餐厅做的装饰画。表现基督参加婚宴的情景。古典建筑围绕著的豪华庭院中,成百宾客饮酒庆贺,乐师仆役穿插其间。人物栩栩如生,色调光彩夺目,现实人物和世俗生活融汇进圣家族的宴会,呈现出富丽堂皇的景象。

15

提香《掠夺欧罗巴》
The Rape of Europa
Titian
1559-1962

1551年,提香创作取材于《变形记》的「诗歌」系列。借助神话,以视觉艺术的形式呈现爱情、欲望和死亡。其中《掠夺欧罗巴》,描绘宙斯被腓尼基公主欧罗马的美貌吸引,化身白色公牛,将其掠至克里特岛的一幕。强烈的对角线构图和松散的笔法,拓展了威尼斯画派的情感宽度和表达技巧。
16

老彼得 · 勃鲁盖尔《雪中猎者》
Hunter in the Snow
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1565

地景名作《雪中猎者》,是勃鲁盖尔风景领域的最高成就。从雪山顶俯瞰弗兰芒村庄的视角,左侧猎人和猎犬将观者的目光引导至右边的广阔风景。理想的构图结构、微妙的细节处理,使这幅组合式风景呈现出唯美的视觉感受。

17

埃尔 · 格雷考《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
The Burial of Count Orgaz
El Greco
1586

埃尔 · 格雷考《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气势宏大,描绘两位圣徒安葬奥尔加斯伯爵的一幕。画面上部天堂,下部尘世。遗体降下地面,灵魂飞升天堂。芥末黄、樱桃红和墨蓝的刺目色调,与埋入黑暗的背景对比鲜明。画作中对威尼斯式色彩的运用和变型拉长的形体表达,预示了未来表现主义的出现。

18

卡拉瓦乔《基督下葬》
The burial of Jesus
Caravaggio
1600

祭坛画《基督下葬》是卡拉瓦乔最受倾慕的作品之一,描绘基督被钉十字架后,由约翰、尼哥底母、马利亚等人为其下葬的悲剧场景。强烈的自然主义、明暗对照的光影技巧,以及围绕事件的对角线构图,既融汇了古典意味又充满现实主义风格。

19
保罗 · 鲁本斯 《战争与和平》
Peace and War
Paul Rubens
1629

巴洛克绘画代表性画家保罗 · 鲁本斯,政治寓意画 《战争与和平》曾充当和平使者,促成英国与西班牙之间的和平。画面中央的和平女神、丰裕之角的孩童以及橄榄枝环,都意喻和平带来了繁荣、财富、丰收和幸福。鲁本斯以热情洋溢,气势宏伟,色彩丰富,运动感强的独特风格,成为巴洛克美术当之无愧的翘楚。

20

乔治 · 拉图尔《油灯前的抹大拉》
The Magdalen with the Smoking Flame
Georges de la Tour
1635

法国画家拉图尔是17世纪的「光线大师」,《油灯前的抹大拉》是其经典之作,描绘抹大拉以手托腮,在微暗的光线下耽于默想,为自己的罪忏悔。膝上的骷髅,意指提醒要正视死亡,充满了清醒、沉静和悲哀的反省。画面构图严谨,内心表达细腻,具有雕刻般的充实感。运用燃烧蜡烛的夜光以极端写实手法描绘光与影的变化;风格独特的深刻质感,明暗对比强烈的空间表达,流露出神秘而动人的气氛。

21
伦勃朗《夜巡》
The Night Watch
Rembrandt van Rijn
1642 

这幅伦勃朗受雇于阿姆斯特丹射手连队所作的肖像画,展现了巴洛克传统的绚烂风俗场景。伦勃朗通过大师级的明暗法和戏剧性场景,跳出传统集体肖像的陈规,另辟蹊径。描绘了卫队上尉率领黄色铠甲的中尉集结队列。

历史画般的光影和构图,体现了精彩的逼真感、强烈的舞台感和动态感。手势、眼神、火枪和旗帜的视觉交响,以及随色彩渐变的透视,使画作充满了扣人心弦的魅力。伦勃朗混合象征主义和写实的手法、场景和隐喻,将传统俗套的题材,改造成超越时代、地域和类型的杰作。

22

尼古拉斯 · 普桑《阿卡迪亚的牧人
Et In Arcadia Ego
Nicolas Poussin
1648

尼古拉斯 · 普桑《阿卡迪亚的牧人》,展现夕阳西下,传说中的世外桃源阿卡迪亚,四人围着墓碑的探讨。墓碑拉丁文铭刻「即使在阿卡迪亚也有我」。男女牧人构成形象化的情绪对比。希腊雕刻风格的服饰,牧歌式的悲凉情调,崇高的艺术表现手法激发思古之幽情,也隐含着对「死亡」更深层次的讨论和思索。

23
委拉斯凯茨《宫娥》
Las Meninas
Diego Velazquez
1656

委拉斯凯茨高度感染力的绘画巅峰《宫娥》,利用镜子反照的空间,记录了自己为西班牙国王作画的场景,以及公主突然闯入的偶发瞬间。这幅精心构建的「关于油画的油画」,运用透视法、几何学、视错觉等,呈现出多层次的空间与丰富的视觉效果。

委拉斯凯兹为创作者找到了独立自主的存在意义。画中能找到所有现代前卫创作的先进元素,不断启发著后来的艺术创作者。

24
维米尔《绘画艺术》
The Art of Painting
Jan Vermeer
1666

《绘画艺术》是维米尔绘画技艺集大成的代表,富含了许多哲理性意味的元素,耐人寻味。背对观者的画师正面对模特作画,人物的服饰和姿态,屋内的物象和摆设,所有细节精准鲜明、细致入微。维米尔正试图通过此画,传达展现他的才华、实力、技艺和品位,以及对时尚潮流和古典内涵的掌控。

25
克罗德 · 洛林《阿斯卡纽斯狩猎西维亚牡鹿》
Ascanius Shooting the Stag of Sylvi
Claude Lorraine
1682

画作讲述古典神话《埃涅阿斯记》里的故事。阿斯卡纽斯狩猎之时,愤怒的朱诺让其箭射死提洛斯女儿西维亚的牡鹿,由此引发战争。洛林以理想化的诗意气氛,展现了风暴前的平静。光线赋予形体闪耀而轻盈的气质。壮丽的景观和雾气弥漫的地平线,勾勒出淡淡的哀伤气氛。在对光线的处理和理解上,洛林走在艺术发展的最前沿。

26
华托《舟发西苔岛》
The Embarkation for Cythera
Jean Antoine Watteau
1717

西苔岛,是希腊神话中爱情与诗神游乐的美丽岛屿。华托将画作转变成梦幻和浪漫的奇幻故事。聚焦于贵族男女成双结对,准备离开西苔岛之时,中了爱情魔咒的恋人留在维纳斯前,即将离去的女子回眸,恋恋不舍。梦寐以求的天堂胜景和永恒之爱,毕竟只是海市蜃楼,洛可可式淡淡的忧郁气氛弥漫画间。

27

夏尔丹《午餐前的祈祷》
Saying Grace
Jean Simeon Chardin
1740

夏尔丹《午餐前的祈祷》是18世纪风俗画的杰作,与当时矫揉造作的洛可可截然不同,表现了家中静谧虔诚的一幕。年幼的女孩,在饭前祈祷时犹豫不决,不知所措地抬头望向母亲。简朴虔诚的气氛,充满了含蓄却浓郁的感情色彩。厚实粗糙的画面质感,更接近现实生活的本来质地,捕捉了平淡生活中易于忽略的温情瞬间。

28
加纳莱托《在威尼斯迎接法国大使》
Arrival of the French ambassador to Venice
Canaletto
1740

加纳莱托广阔的风景画《在威尼斯迎接法国大使》,展示了1726年,法国驻威尼斯大师格尔基伯爵来到威尼斯时,盛大庄严的景象。强烈透视法表现的建筑,万花筒般的景观和无穷无尽的细节纷至缤呈,戏剧性的天空和云层的阴影,衬托出装饰华丽的贡多拉和穿制服的人群。


29
威廉 · 贺佳斯《婚后不久》
Marriage a la mode
William Hogarth
1743

贺佳斯是英国艺术史上最具影响力的肖像画家和讽刺文学者。《婚后不久》是《时髦婚姻》六幅画中的第二幅。酒醉困乏的爵士依然身着头天晚上的服饰,妻子则伸着懒腰,彼此的厌恶在相处中暴露无遗,而管家正忍无可忍的愤然离去。讽刺了揭示了当时社会风气下,贵族妇女被安排婚姻的弊端,也显示出艺术家的敏感、洞察力和才能。

30
托马斯 · 庚斯博罗《安德鲁夫妇》
Mr and Mrs andrews
Thomas Gainsborough
1750

庚斯博罗以描绘英国的田园景观著称。代表作《安德鲁夫妇》将新婚夫妇置于画面一侧,背景是他们大片的私有地产,玉米象征着丰饶和茂盛。安德鲁夫妇和艺术家自幼熟识,还是中学同学,但关系从未平等过。强烈的社会鸿沟,造就了夫妇毫无顾忌的高傲态度,以及望向艺术家的鄙夷神情。

31

弗朗索瓦 · 布歇《躺着的少女》
Girl Reclining
Francois Boucher
1751

《躺着的少女》是洛可可大师布歇最著名的画作,摆脱了神话或故事的叙述背景,呈现出对官能的直接赞美。柔美的光线、丰韵的肉体、迷人的织物,散发着致晕的香韵。整幅画作的基调是纯真的,正如画家所言:「她像百合花那样洁白,拥有自然或艺术所能赋予的所有美丽。」

32
弗拉格纳尔《秋千》
The Swing
Fragonard
1767

作为18世纪艺术最知名的图像,弗拉格纳尔的《秋千》体现了洛可可艺术的优雅和俏皮。右侧阴影中的丈夫正在推秋千,左侧则是藏在灌木丛中的情人。两位倾慕者同时沐浴在阴影中,但情人伸展的臂膀有明显的雄性气息。弗拉格纳尔将荡秋千的主题处理成不贞的象征,通过添加机智的细节体现了自己的风格。

33

约瑟夫 · 赖特《气泵里的鸟实验》
An Experiment on a Bird in the Air Pump
Joseph Wright of Derby
1768

《气泵里的鸟实验》展现了科学实验和惊恐的旁观者。随着空气一点点抽离,鸽子正痛苦的挣扎,观者的好奇、哀伤与恐惧并存。注回空气的瞬间,鸟儿能否恢复生机仍未可知。画作生动的混合了实验潜在的危险和观者的情绪。单一光源流溢出强烈的明暗效果,动人的情节设置,逼真的细节构成,完美的捕捉了工业革命的时代精神。

34

本杰明 · 委斯特《乌尔夫将军之死》
The Death of General Wolfe
Benjamin West
1770

委斯特纪念碑式的新古典主义画作《乌尔夫将军之死》,描绘1759年不列颠少将乌尔夫,赢得了战役却失去了生命,阵亡于魁北克战役的场景。委斯特将乌尔夫表现为现代贵族英雄,画中体态有基督下十字的隐喻,徘徊不定的云层呼应了软垂的身躯,真实而非古典的服饰,同伴的反映和表情,进一步强化了作品的现实感染力。

35

亨利希 · 菲利斯《梦魇》
The Nightmare
Henry Fuseli
1781

菲利斯《梦魇》是浪漫主义运动发展过程中的路标。作为首批成功描绘不可触摸概念的画作,真实意图依然如迷雾般不可捉摸。许多关于此画灵感来源的理论,或许源于民间传说中,夜晚的女巫驾驶马匹,引发梦魇的困扰。女子的神情和姿态,蹲居其上丑陋的梦魇怪性侵的姿势,都强化了观者内心和潜意识的恐惧。

36

路易 · 达维特《贺拉斯兄弟之誓》
The Oath of Horatii
Louis David
1785

新古典主义之父达维特,充满舞台感的政治寓言画《贺拉斯兄弟之誓》,讲述公元669年贺拉斯三兄弟和阿尔巴三兄弟。虽然彼此家庭间有婚约盟誓的羁绊,依然选择听从长者之命,在战争中互相战斗。兄弟们选择了政治理念高于个人动机,丝毫不为满面愁云的姐妹所动。画中强烈的信念激起前所未有的共鸣,表现了这个动荡时代的英雄楷模。


37

戈雅《1808年5月3日》
Third of may 1808
Goya
1814

这幅有史以来最残酷和真实的战争图像,描绘拿破仑军队占领西班牙,西班牙起义者,在皮奥山附近被法军处决的场景。左侧是西班牙起义军,中央的殉道者的造型和手掌的圣痕,充满人性的正义和强烈的爱国精神。对比右侧面无人性,统一着装的法军,对战争的残暴行径毫不留情的批判,是有史以来军事暴力最著名的图像之一。

38

大卫 · 弗里德里希《雾海中的漫游者》
Wanderer above the Sea of Fog
Caspar David Friedrich
1818

《雾海中的漫游者》是弗里德里希最引人入胜的画作,描绘了的自然风景中的崇高力量。画面中,惊悚狂暴的大海正冲击着背对尘世,卓然超群的男子,自然风景的壮美和恐惧形成阴郁的张力,画作中的神秘之美和蓬勃激情流传至今,给予后世无尽的想象。正如画家所言:「应该画心中所见,而非眼中所见之物。」

39
籍里柯《梅杜萨之筏》
The Raft Of The Medusa
Theodore Gericault
1819

籍里柯反映了人性之恶的画卷《梅杜萨之筏》,描绘法国政府渡轮「梅杜萨」号,遭遇海难后,舰长官员仓皇逃生,将陷入饥饿和绝望之中的150名乘客抛弃在临时木筏上,在漫天大海中漂泊数日之后,即将获救的瞬间。最终仅15人生还,甚至出现食人的惨剧。画作融合了巨型英雄历史画和可怕的写实主义,以前所未有的激情和力量,成为浪漫主义运动的标志性宣言。

40

康斯太勃尔《甘草车》
The Hay Wain
John Constable
1821

这幅田园气息浓郁的风景画,是康斯太勃尔的代表作。描绘温暖夏日的午后,萨克福的弗拉福特磨坊附近,静静推动风车的溪流。田园牧歌式的静谧氛围,融汇素描记录光线和自然现象稍纵即逝的效果。对风景画的发展和其后的巴比松画派带来了深远影响。

41
安格尔《荷马被神格化》
The Apotheosis Of Homer
Jean Ingres
1827

作为传统和古典绘画领袖,安格尔《荷马被神格化》,是学院主义绘画无法逾越的典范。技巧高超,影响深远。画作表现胜利女神为古希腊诗人荷马加冕月桂王冠的情景。足下两名女子是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化身。身边围绕着从古迄今的艺术界巨人,三角形构图流露了古典主义的理想范式。

42
德拉克洛瓦《自由引导人民》
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
Delacroix
1830

德拉克洛瓦《自由引导人民》已经成为革命精神的象征。以纪念碑的方式,结合了勇敢的当代纪实文学和神话隐喻。远处依稀可见巴黎圣母院,不同的服饰展示不同阶级,衣衫褴褛的男孩象征普通民众,而半裸女性作为自由的隐喻,挥舞三色旗唤起民众的情绪。颤动的笔触,写实的技法,色彩的排列,传递出前所未有的真实感和真理性。

43
托马斯 · 科尔《帝国的历程:毁灭》
The Course of Empire
Thomas Cole
1836

《帝国的历程》系列,作为纪念碑意义的历史寓言,描绘假想帝国的兴衰起落。以艺术探索真理的激情,提升和确立了美国式风景画的面貌。《毁灭》是系列第四幅,前景中征服者的雕塑,以前倾的支配姿态将视线引入画面,电闪雷鸣、浓烟弥漫、建筑燃烧、桥梁倾塌。自然和人为的双重原因,铸就了帝国无法挽回的毁灭,仿佛末日降临。

44

透纳《勇猛号战舰被迫销毁》
The Fighting Temeraire
J.M.W.Turner
1839

《勇猛号战舰被迫销毁》是对优雅战舰的伤感纪念,也是对不列颠海军曾经辉煌的哀悼。画中的「勇猛号战舰」在特拉法加海战中,赢得英雄般的地位,但现代蒸汽技术永久注定了桅杆船的终结命运,也见证了这个伟大时代的技术变革。冷暖色调的交错、松散笔法与厚重颜料的对比,旧世界与新时代的碰撞,光色的强调和激情的笔触,都展示了透纳精湛技巧,预兆了印象派的诞生。

45
罗伊茨《华盛顿横渡特拉华河》
Washington Crossing the Delaware
Emanuel Leutze
1851

这幅鸿篇巨制描绘华盛顿及其军队,戏剧性的横渡结冰的河流,于1776年12月25日,奇袭新泽西州特伦顿的英军的场景。锯齿般参差的浮冰、远处受伤的战士和嘶鸣的马匹,华盛顿英雄般高贵的立于船头,戏剧化的表现手法,象征了美国军队以自由和真理的名义,不畏艰险,坚韧不拔的道德信念,成为美国精神的象征之作。

46

约翰 · 米莱《奥菲利亚》
Ophelia
John Everett Millais
1851
作为拉斐尔前派最受欢迎的画作,《奥菲利亚》取材自《哈姆雷特》的一幕,奥菲利亚在父亲被其情人杀死后,将鲜花环在身畔,沉河而亡。米莱以植物学般的精准描绘花卉,添加三色堇(虚荣)、紫罗兰(忠贞)、荨麻(痛苦)、雏菊(无辜)和罂粟(死亡)等,最后的还以右侧叶子形成的骷髅轮廓,暗示墓地和死亡。对细节不遗余力的关注,和对诗歌象征手法的热衷,使画作散发出恒久的生命力。
47

威廉 · 亨特《世界之光》
The light of the world
William Hunt
1853

亨特取材自《圣经》的名作《世界之光》,是维多利亚时代基督教的定义性图画。画中基督手持蜡烛现身曙光之中,敲击一扇荆棘丛生的紧闭的门。充满宗教圣洁感的两重光明,良知之光唤醒良知,安宁之光拯救灵魂。强烈的感染力和氛围,充满象征情感和超现实主义的细节描绘,成为维多利亚时代人们的心灵支柱。

48

库尔贝《画家的画室,真实的隐喻
The Painter's Studio
Gustave Courbet
1855

这幅叙事程度极高的画作,是写实主义创立者库尔贝的杰作。构图中心正在创作的库尔贝,象征性了绘画中「真理」的观念,躶体模特是非理想的美的化身。艺术工作室的环境氛围中,孩童的意见超越他人之上,说明观察和表现当代现实的美,对艺术而言至关重要。标题语义双关,既是真实的隐喻,也是库尔贝对写实主义背后哲学的隐喻。

49 

米勒《晚祷》
The angelus
Jean Millet
1857

米勒现实主义艺术风格的典型代表《晚祷》。描绘深秋寒冷的夕阳暮色中,空旷原野上的农民夫妇,伴随远处教堂的钟声,虔诚的俯首默默祈祷,感谢上帝赐予劳动的恩惠,并祈求保佑的情景。画面安静而庄重,表现的不单是对命运的谦恭和柔顺,更是缅怀辛勤劳动以养育众生的先祖。画中蕴涵的庄严和崇高深深打动了历代世人的心。
50
爱德华 · 马奈《草地上的午餐》
Luncheon on the Grass
Edouard Manet
1863

这幅现代派绘画起源的不朽之作《草地上的午餐》,参考了诸多历史名画的构图,马奈将原作中的女子,描绘为写实又现代的裸女,赤身坐在溪边草地,与两位姿势挑逗的绅士作伴,目光无惧的直视观者。这幅引发巨大争议的作品,介于写实和印象主义之间,明暗交错和光影变化,简化的细节与模糊的背景,被视为印象派的先驱之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