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行参菩提 / 待分类 / 张丽斯丨童年如梦

分享

   

张丽斯丨童年如梦

2020-11-17  新媒体行...

说起童年,远去的是一个飞翔的梦,随着那时的无知逝去了……关于童年的记忆,是断断续续的片段,毕竟那日子离我太遥远了,太遥远了……

小时候的记忆一直在另一个地方,那是我从小长大的世界,奶奶家是我度假的摇篮,那个小山村给我留下了太多的记忆:在树林里摘果子,摘枸杞,用柳条编成花环美滋滋的戴在头上。上山挖爱吃的好吃的东西,现在都能叫出一堆名字,如“臭虫”、“海海”、甜草苗”……冬天和小伙伴滑雪溜冰,那时的雪好大呀!人们家房后的雪墙边的雪就是我们的乐园,我们专门穿光溜溜的塑料底子鞋,从很高的雪堆往下溜,相互搀着、拽着,手脚冻得通红全然不觉,衣服弄得都湿了浑然不知,奶奶舍不得骂我,回家我把冰凉的脚伸进奶奶早给暖好的被窝,躺在奶奶的怀里甜甜的进入梦乡……还记得小姑姑带着我跟着她的伙伴翻过一座座山头到另一个村供销社买东西,欣喜的我坚持走了几里路一点都不觉得累,几块方糖就能把我打发了,而且还乐不可支,小手盘算着能吃几天。回去的路上唱着歌,听着树林里鸟儿的欢唱,闻着路边花草的芳香,抬头仰望蓝蓝的天,惬意极了!现在我想起真的无限留恋那美好的时光。严厉的父亲告诫我不能吃奶奶节日里的食物,但奶奶把好吃的全背着比我长五岁的小姑姑给我吃了。我是家里的老大,在家我老得让着妹妹们,在这里我才能受到呵护,受到宠爱!那时真不想回家,回家得干活,挨骂。

开学了,不得不回家了,临走时奶奶、我娘俩哭成泪人儿,到家了我还哭。妈妈骂我说不想在就回去吧。可总得念书呀,毕竟是孩子,虽然时时想起奶奶,但几天后就习惯了,和小朋友、妹妹们打成一片。那个时候我们不像现在的孩子作业多,放学后总是提着篮子去地里拔菜。记得有一次我儿时的好友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去老远的南山地里拔菜,我们胆子真大,骑着一辆没闸车,我坐在后座胳膊上还挎着满满一筐菜,等下很陡的坡时,车子猛烈地摇晃,她控制不住方向,急着喊“下、下”,我纵身一跳,重重地摔在地上,菜撒了一地,好友好不容易停下车,惶惶地跑过来看我,我看见胳膊上的伤口流血不止,放声大哭,嘴里还念叨着千万别告诉家里人……

学校搞勤工俭学,我和妹妹们上山摘莲榛籽儿、捡粪,拿着塑料袋满山跑,老远看见都争着往过冲,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开心。还记得和小朋友们去敬老院菜地里偷着拔萝卜,几个人分组行动:有的专管“望风”,生怕看地老汉追来,有的专管拔萝卜的,有的负责拿上逃跑的,顺便还要掐上人家几根葱叶,弄不利索就让看地老汉发现高声吆喝着:“谁家的孩子?”恐吓要告诉各自的父母,吓得我们魂飞魄散,急着逃走,边跑边回头看,其实老爷爷根本就没追,那时的我们忒淘气了,那个乐劲儿呀真是别提了。

秋天是我们最盼望的季节,因为这时不用再大筐大筐的拔菜,而且我们最高兴的是在场面里看麦垛,几个小伙伴用妈妈编得最漂亮的果笼装上苹果,在月光洒满大地的时候尽情的玩耍,有时太尽兴了早已忘了一切,那管什么猪呀、鸡呀……

儿时是无忧无虑的,感觉新鲜的事物很多,总想去一探究竟。儿时会和很多小伙伴玩如今看起来无趣的游戏,直至太阳落幕,听着妈妈远远的喊着自己的乳名,时时回荡在炊烟袅袅的村子里,才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和伙伴们约定明天继续。回到家,站在门口辗转不安的来回游荡,想着如何应付因为晚归父母的责备。

儿时的记忆随风滑过脑海,不肯多留片刻,只留下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现在的孩子,他们的童年,根本就没有鸟蛋可玩;也没有5分钱的冰棒可吃,没有徜徉大自然的乐趣,更没有露天电影可看……可能,他们连露天电影是什么样都不知道,更别说体味其中的乐趣啦!我记得儿时只要听说有电影我们别提多高兴了,早早催着妈妈吃完饭,把垫子、皮褥子或者小凳子准备好早早的去占地方,放在最前面,特别是冬天那么冷我们都会坚持到底。

童年的回响中,太多的记忆随风慢慢迎面吹来,抚摸脸颊继而涌入脑海勾起无数欢乐的回忆……

作 者 简 介

张丽斯,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化德县第二小学教师,爱好文学和写作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