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行参菩提 / 待分类 / 【“草木味道”散文有奖征文】开花的芦苇/...

分享

   

【“草木味道”散文有奖征文】开花的芦苇/童伟

2020-11-17  新媒体行...

秋天,是芦苇花开的季节,那一簇簇,一丛丛,像棉花那么纯白可爱。那不能仅限于无人知道的小草,那还有无人知道的生长在沼泽、湿地、河畔、海滩的芦苇……

以前,我也只是在电视里看到过芦苇,对于芦苇还是有点陌生。我从贵州来到江苏,听说这里离芦苇荡没有多远,此时正是九月中旬,正好是芦苇开花的季节,我坐上车,满怀激情地往芦苇荡赶去。一个多小时后我来到芦苇荡的下游。这里是一条四季流淌着清澈的河水的小河,这条河流是从渭北高原过渡到这里来的一条河流,分东、西、南、北、四条沟荡,清水河流域呈“Y”字型,刚到这里,看这四条河流是否不起眼,可是,河流两旁的物产丰饶,各种杏树、梨树、柿子树和枣树散乱成林。这条清水河流,却是南宋时期商贾往来和这里的渔民打捞鱼虾为经济来源的主要生存的河流。它逆水而上的源头在黄山脚下的太平湖,这湖水天然而未受污染,保持着千百年来原始的状态缓缓地流过,哺育着沿江两岸一代又一代的祖祖辈辈鱼米之乡的人们,这方水土颇有灵气,却养育了一方有志之士,清秀、聪慧的江南人;还滋生着在浅水滩下的隐隐约约、打捞鱼虾,随波逐浪在水草间生活情景,也滋润着河两岸依水而生的茂盛的芦苇。

金秋的季节,河两岸有些枯黄的小草,芦苇间偶尔看到有几只野鸭在水面上游过,只要是人一出声音野鸭子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芦苇长有人多高,苇叶儿细而长,苇缨探出了头,阵阵秋风吹过,芦苇发出沙沙的声音,舞动着纤维的细腰,在河岸边蹁跹,婆裟而妩媚。我随着河流来的方向一直往上游而去。越走流水越来越宽阔,芦苇也布遍了所有的河面,再往上走半个小时,就是一个宽阔的芦苇湖了,此时,我想这肯定就是电视剧里在芦苇荡里撽杀日本帝国浸略者的“芦苇战场”了,是那么宽阔无边。水很平静,是否看不到水在流动,只见芦苇一缕缕,一丛丛,在湖水间蜿蜒。芦苇间到处都是一条条划船通过的水港,只要是钻进芦苇湖里就很有可能找不到路出来。湖水四周,辽阔空旷,各种鸟儿在芦苇间欢唱,和风吹动芦苇发出的声音奏响成大自然的一曲曲动听的奏鸣曲。我站在芦苇岸边,看那清澈的湖水,看那在风中飘浮的芦苇,看那芦苇花开的样子。眼前的一片芦苇花开真的是诗词里的意境,此时我突然想起了唐代诗人王贞白写芦苇的诗,我随口念叨:“高士想江湖,湖闲庭植芦。清风时有至,绿竹兴何殊。嫩喜日光薄,疏忧雨点粗。惊蛙跳得过,斗雀袅如无。未织巴篱护,几抬邛竹扶。惹烟轻弱柳,蘸水漱清蒲。溉灌情偏重,琴樽赏不孤。穿花思钓叟,吹叶少羌雏。寒色暮天映,秋声远籁俱。朗吟应有趣,潇洒十余株”。就在这时,从芦苇里传来一阵清脆的歌声,这歌声是那么的清幽动听,很显然,这声音是一个美丽的姑娘。顺着歌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在不远处的芦苇中划出一条小船,一个十分漂亮的姑娘,她站在般头撑着竹篙,正向我游来。长长的发丝在秋天的阳光下透着棕黄,一条长长的裙子把她的身体勾勒成丰满的曲线,一阵秋风吹过,裙子轻轻飘起,就像是一朵绽放在水面上的荷花,是那么的优雅、是那么的清纯,是那么的迷人可爱,她那一曲曲歌声就像是天空上划过的流星滑落在我的心里漫漫流淌。刹那间,她的小般便是划到了我的面前。

她微笑着对我说:“老板!你去哪里?”

我看着她笑着说:“美女,我来这里玩的,来这里看芦苇,真美啊!”

“是说这里的芦苇美啊!还是说我美啊!”

我又笑着说:“这里的芦苇美,眼前的这位美女更美。”

她看着我惬意一笑,白色的脸上泛起一丝丝红云。

她笑了笑说:“上来吧,我带你去玩玩。”

我上了她的小船,她说一声你坐好,只见她手中的竹竿往水中一点,小船轻快地游进了芦苇林的深处。芦苇婀娜,迎风摇曳,姿态迷人,坐在小船上,芦苇花的摇曳和水草花那阵阵清香味以及美女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水味,在我心里弥漫。小船游到湖中心停了来下,她坐在船头,面向着我,甜甜的笑容里藏着一种思念,她内在的气质和文静很有涵养。在聊天中知道她叫韩弦,一个富有诗情画意的名字。韩弦今年21岁,是江苏大学中文系的学生,长得美丽动人,细细的枊叶眉下嵌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一张十分性感的嘴唇,嘴角还微微的向上翘,棕黄色的头发在秋天的阳光下闪闪发光,微风吹来,她那长长的裙子就像是破浪行驶呈鼓起的风帆,时而紧紧褒住她那修长的而又丰满的身躯。如丝如缕的秋霞把她衬托在芦苇和湖水的影子里,宛如写在湖面乐谱一个有力的音符。她的身上有一种飘逸洒脱的气质,她和我聊天时有几分少女的娇羞和腼腆,可是,我们一谈到人生和理想,谈到文学,她就会滔滔不绝,她的气质里饱含着一种深情,隐藏着一种赤热与渴求。我说我喜欢芦苇,也喜欢芦苇的花,我告诉她我们贵州是山区,是见不到芦苇的,只有在小说里和电视剧里才能看到芦苇的美丽,平时构思中的芦苇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说到这里,只见她从一个小包里拿出一本书来,我接过一看,是一本长篇小说,叫《开花的芦苇》。我看着里面那些青涩而又浪漫的爱情故事,看着那描写芦苇花开的景色,我兴叹、幽思……

她也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对写作也是十分的痴迷。她家住在离这不远的一个村寨,她只要是回家都会到这芦苇湖来寻找写作的灵感。她走到我的身边,从我手里拿过那本《开花的芦苇》,她坐到我的身边来,翻开书,读着小说里那些缠绵的爱情故事,此时,她的脸泛上点点红云。她用羞涩的目光看着我,眼眸里充溢着一种奢望。秋天的金阳依然很热,开花的芦苇在秋风中飘摇。我们坐在小船上聊着天,她把小般漫漫地驶入芦苇的最深处。小般在湖水上随风漫漫摇晃,我们坐在小般上,听她给我讲这芦苇丛林中的故事,讲那烽火狼烟的战争场面,讲那芦苇湖中的侠女豪情。芦苇在秋风中摇曳,它择水而生,河岸边、湖水里,秋季开花,花为淡白色,不鲜艳,不夺目,绽放没有丝毫的淡淡幽香,蜂、蝶飞过不见栖息,水鸟蜗居繁衍而无食寻觅,颖果不能充饥。古往今来无数贤人雅士没有一人为她吟诗作赋,这因为她是生长野河边、野水中,荒芜的沼泽里、广袤的湿地里是她生长野性十足的地方。芦苇虽然她不像其他的花种那么引人夺目,少有人对她亲近,但是她的朴素无华、无比的坚强。她群居丛生,她的生命力极强,她在艰苦的岁月里能抗击狂风恶浪,鸟儿选择她作为栖息安身的场所;在战争时期,游击队和人们一般都会选择芦苇湖作为藏身避难的地方;其时,芦苇的用处很多,可以用她编织帷席,也可以用她制作成丝,做成现在人们用的棉被,她鲜嫩的枝叶牛马都不吃,使她一直在湖水中生长和蔓延……

芦苇一般在八九月份开花,她开出的花就像长长的鹅毛,洁白而发亮,也有灰白色的芦苇花,她在秋风中起伏着,一直伸延得看不到边。仰望着远方,悬在半空中的芦苇花与秋天的阳光交相辉映,不知疲倦地和秋风拍打着音乐的节奏,在蹁跹中思索着那些如烟如灰的往事……

我喜欢芦苇,也喜欢芦苇开的花。也许,可能是我们家乡没有的原因才会对她产生好奇?还是她的原始自然激发了我的灵感?不是,是芦苇的花引发了我的思绪。

一声清脆的鸟鸣从芦苇的深处传来,把我的沉思拉了回来。抬头望去,在秋风中飘浮的芦苇花密密实实地倚靠着,温柔地而紧坚强地挺立着,挺立着芦苇花飘浮的梦,梦很长,开满了从远古到现在的每一个脚印。

我们坐的小船在秋风中的芦苇里穿来穿去,我也不知道这芦苇湖游了多少,这宽阔的芦苇湖把我们的风情珍藏,珍藏一个富有童话的世界。梦里的情感时常凝眸在那块丰满的遐想里,那个神秘的思绪总是跌宕起伏,等消失殆尽,梦里却残留着一缕芬芳,那是一缕温润,韩弦那块空旷的心灵也许是我放牧的地方,也许,我们能在那里倾谈对语,也许,这片开花的芦苇湖是我最难以忘怀的地方。

芦苇花沉醉在秋天的阳光里,我们也沉醉在这芦苇的花丛中。我喜欢诗词里的那种缠绵,看这蒹葭苍苍,秋光的色彩,让我看到这一片白灿灿的芦苇花垂露成霜的样子。韩弦看我对芦苇花的赞美,她在秋阳下唱起了印青抒写《芦花》的歌曲:只听她轻轻的唱道:“芦花白,芦花美,花絮满天飞。千丝万缕意绵绵,路上彩云追。追过山,追过水,花飞为了谁?大雁成行人双对,相思花为媒。情和爱,花为媒,千里万里梦相随,莫忘故乡秋光好,早戴红花报春归。”唱着歌儿,用赤热的目光看着我,目光里是否充溢着一种渴求呢?还是我没有读懂她的目光!韩弦那美妙的歌声就像一股春天里的暖流流到我的心里,访佛就是一支美妙的琴弦在我的心里弹响。看着芦苇花的婀娜柔曼坚韧而纯美,看到身边的妙龄少女是如此清纯美丽,我的心中沐浴着甜蜜与温馨。

或许,我喜欢芦苇花那一缕温柔,或许,我喜欢这湖水的清悠,还是更喜欢这个美丽如花的少女?此时我的心绪迷茫在这遐想中,于是,芦苇花便成为我心中的一种追忆,一种期盼和渴求。

夕阳渐渐西沉,我们的小船驶出美丽的芦苇湖,抬眼高望,空旷高远的蓝天下,那一蓬蓬、一簇簇、一片片洁白的芦苇花,清雅飘逸,曼舞轻扬,像仙子洒落在湖水上倩影,又像月光写在湖面上的诗行。秋风吹过,芦苇秆互相撞击发出窸窸窣窣,絮絮叨叨的声音,像恋人在湖面上相相互倾诉衷情。“西风又转芦花雪,故人犹隔关山月。”飒飒秋风里,那一丛丛的芦苇花编织成我心中缠绵的情感,也萌生了我多情的爱恋……

我们站在湖岸上,再听听远处水鸟鸣叫,再听听秋风吹起芦苇花飘浮的声音,再看看鱼儿在湖水下穿梭的影子,再看看秋阳后芦苇花开的模样,再回味一下今天在芦苇中的情景。一群群水鸟若一支支翎羽振翅飞起,挟带风声从我们头顶飞驰而过,猛地又落入芦花丛中。然后是一片寂静,只有无边无际的芦苇花在风中簌簌作响。远处,此时已是帆影点点,渔歌频传,一望无际的芦苇花在水上映出倒影;蓝天、白花、碧水构成一幅色彩明丽、意境清新的独特画面,衬得芦苇花的美丽和潇洒。

一阵秋风吹来,芦苇花漂浮着孤独的醉意和清冷,我们朝着洒满残阳的小路往回走,再回头看看咏叹漫卷着的这个季节。是芦苇花的缥缈扬起我千思万缕的情思,还是那份柔情绻缱浸润着诗魂的风韵?此时,我承载着对伊人的思念与忧伤……

作 者 简 介

童伟、男,汉族,贵州省三穗县凤凰山。自幼喜欢文学创作,对诗词、曲赋、楹联、散文、小说都有一定爱好。从1990年开创作到现在已创作200多万字,写成《天下第一长联》。出版散文集《人生的味道》,现为中国楹联学会理事,中国楹联研究院研究员,中国辞赋研究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联墨大学导师。担任省、国家级楹联评委、研究等。楹联、诗词作品参加全国各种大赛多次获得一、二、三等奖,有诗词楹联作品雕刻于全国各大旅游景区。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