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野文化传媒 / 待分类 / (科幻小说连载)罗学贵:耕读中国人:第三...

分享

   

(科幻小说连载)罗学贵:耕读中国人:第三十章 爱情加速度,诺言阿卿共诗书

2020-11-20  菊野文化...



耕读中国人

罗学贵著

编辑:落英小桥

第三十章  爱情加速度,诺言阿卿共诗书

文/罗学贵

编辑/落英小桥

在喧闹的世界里

我,却能听到你的呼吸

泪水充斥着眼眶

痛苦写满了我的脸

疾雨如丝

泪如珠帘

我站在车窗外

默默的看着你

挥挥手

不眨眼

不说话

一动不动的站在离你最近的地方

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你

任由雨淋透我全身

车已远去

视所能及的地方已没了你的身影

破碎的泪珠落在脚前的地方

印上我心碎的形状

那是我粉碎的心和刻骨铭心的感情

也是我爱着你的证明

就这样阿卿每个星期都来308与诺言相会,阿卿每次要坐2个多小时的地铁。她在车上可以小恬片刻,把一夜的疲劳甩在路上,好满怀激情的去经营308那爱情小屋。

其实,诺言的心还是很年轻的,读他的诗可以让你心潮澎湃、浮想连翻。而他自己为什么心有余而力不足呢?这就好像一把宝刀,长期搁置不用而生锈了。

阿卿明白了这些,每次她把工作的重点放在抚摸诺言的生殖器上。从肚脐到肛门,她用她的纤纤十指游戈那些也让她神魂颠倒的地方。

多少次,她忍俊不住那欲火的炙烤,昏厥在诺言的怀里;

多少次,她的淫水流湿了半边床单;

多少次,她呻吟的超过了电视机的最强音;

多少次,他把诺言的手臂肩膀咬得紫靑黑癜。

阿卿对诺言开玩笑地说:我这是,谁开发谁利用,谁耕耘,谁收获啊。

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她的小弟弟开始长大了,有时竟然还探头探脑的出来望一眼阿卿。

阿卿高兴极了,竟然急不可待的邀请小弟弟到她的府上去参观访问。

可是小弟弟还很认生,刚一入阿卿的洞门就哇哇地哭起来。

虽然眼泪不多,但阿卿还是欣喜若狂,因为她已经看到了希望。

这是一个秋天。

在这个秋天里,诺言有阿卿的爱情相伴,从他的笔管里流出了许多秋天的诗画。

秋天是漫长的,也是美好的,诺言和阿卿总是用诗来表达:

清晨小鸟啄伤窗,

唤伊试梅妆。

昨夜与月对语,

枕上清泪流长。

儿女情,

离别恨,

最断肠。

恋恋青帐,

又闻秋香,

难禁疏狂。

秋天来了雁往南飞,他们好像听懂了雁语

雁排人字,

书写秋寒意。

望断楚天三千里,

汉水无声东去。

一枕云屏客旅,

攀树恋花无迹。

醉魂愁梦相伴,

红桥清泪寄语。

诺言吟了一片,秋雨洗诗痕

车毂雨夜促,行人归意速。或许是雨帘止路的缘故,青丝浣碧,落英成冢,诗意如许的夜却愁思满腹。有雨的日子,心蔓延着寒凉彻骨。

寂夜久凭栏,听轩外,雨声潇潇,风声簌簌。只夜深人不堪憔悴,心中诸多忧绪频驻。若庭前积叶,琐碎繁浮。接一滴寒雨于掌心,用心去来捂。然掌心的寒凉幽幽的肆虐,心燃不起热火,又怎能温热寒独。一声婉笑,夜半不成眠,独守一室清苦。

听得巷陌犬吠声声,疑似故人步。出门寻觅,夜色凄迷,行人匆匆,唯不见我的主。一霎离愁别绪交织,步履蹒跚间,似跌入了回忆的苦海,奋力挣扎,却终归溺毙在汪洋中,无法逃离思念的路。

如果宿命注定了此生缘浅,那一段刻骨铭心的情事的意义又为何故?早知道一切不过望眼烟云,那当初又何必全力以赴。年华一瞬,如今故人相隔千里,锦笺已然难书。明河影下,与谁共看稀星无数?缠绵雨夜,与谁秉烛衷肠互诉?时光在最美时搁浅,幸福永远停留在彼此相爱的远古。孤独的灵魂寻不到托付,一遍一遍徘徊在梦与记忆的边缘,千唤万呼。

翻开书,试图在文字的洗礼中抹去心田的一丝丝漠漠轻雾。“似觉琼枝玉树相倚,暖日明霞光灿。"这些富丽堂皇的诗句都难以形容彼时美的当初。总以为情已逝,时间会平衡一颗跌宕的心,怎奈何,命里痴缠,一缕相思,千里魂断无阻。

有着离愁的人,终归只能是人间惆怅悔悟。看檐角的霏雨串串跌落,那清亮寒凉的雨夹杂着我散落的情愫。那流光四溢的街灯见证着我难以成眠和无助,那缤纷的落叶承载着我的心意,竹瘦晚风疏。

读一首爱的诗行,在无眠的夜晚享受忧伤,在遣梦的夜晚脉脉呤唱,在孤单的夜晚里落寞冷孤。春已去,秋不见,故人身影终不复,望眼满地枫叶卷,幽叹这锦瑟年华与谁共度?夜静无声,捧书无言。脉脉此情谁诉?空荡的房间,游荡的灵魂,关不住那颗充满思念的潮汕如瀑。情难自抑,是不是就是此时的心湖?

那一季,你为离人,我为还珠。久别重逢,情衷互诉。烟波桥上,绿柳庭前,执子之手,不问今夕何夕君归来,不问明夕何夕马生角日返燕都。两两相望,寂静投壶。没有痛苦,没有离愁,心有灵犀铸缱绻,黑发青衣红袖舞。

那一年,我为清风,你为菖蒲。拥清风满怀,百花香拂。记得锦年素月,灿烂了那华丽一季的烟雨屠苏。你从南方携着几千里的风尘朝我走来,挥手唐风宋雨,执笔春花稻熟。你说我是水湄伊人,但我怎能把你当成那转身后再也不识的纤夫?

那一世,我是你眸中陨落的星辰,为你的一瞬回眸,拼尽了生命在天际焚荼。那璀璨的花火是我思念的指纹,那短暂的美丽是我奔向你的印佛。那既定的轨迹是我对你的一往情深。爱的惨烈,伤的最酷!

那一日,你为薄幸,我为情奴。满天的烟雨遮住了我痴情的容颜,簌簌的风声吹散了我无助的唤呼。凋零的梨花寒凉了我的指尖柔暖,你再不会来与我共赴红尘中那一场浪漫旅途,你终究是我此生的草露。

三世情缘,命定的忧伤终究逃不脱束缚。你为伊倾城,伊于我泪煮。也许人海茫茫,我不该贪恋你的回眸。不该渴望在云淡风轻的日子投入一个温暖的帘户,听你说,我是归人,不是过客。不该在星空下,烟柳前对月祈盼你若安好,就是晴天,一生相守幸福。

三世牵念,入骨的相思无法根除。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爱不知所由,一念天路。一诗一词,一字一赋。往昔的片段那么清晰又那么生疏。我记得你说,朱唇贝齿,眉如远黛,那是你形容我的最美的词组。不知在何时,已把你刻入脑海,融入心腹。光阴是如此无情,你给予了我这么多甜蜜的回忆,为何不赋予我享受一生的明月花烛?

三世孤独,既定的别离怨不了相如。我倾其所有,却换来各自白涂。我耗尽心血执着于文字,知音的你却早已远走吴蜀。这坎坷的情路可有尽头?平生至爱伊一人,如果此生相守已是无望,但求来世得你一人心,牵手相扶。
心渴望重逢,爱咫尺天涯。眼角滴落的泪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清亮的弧度,像夜空陨落的流星,像雨中飘零的线珠。滴答,滴答,听,那分明是我心碎的音符。那般清脆,那般激昂,似撕开的裂帛,似被马蹄踩碎的枯木,没有生机,再难倾诉。
脉脉眼中波,盈盈花盛处。那年那情,像说书人嘴里的故事,我听的真切,你却忘得全部。那案板上醒木已收,故事里的我却还在痴痴的守护。此情何时休,君影何处求?一个人寂静悲喜,一个人夜不成眠,一个人回忆着过往的幸福。窗外雨已阑珊,浮生谁能一笑过,红尘相念忧愁无。
常常记起最初缱绻时,情意浓,春风似少年酷。今夜霏雨潇潇,落英黯朱颜,旧梦逝如飞絮,早已湮没水难复。夜深处,诗书黄卷扣于两颊,闭眼轻叹,多少相思!至此,天地悠悠,情也悠悠,无恨,无怨,无悔;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阿卿说:淡然如风,快乐在心中:
 
人的生命或许如水,在人生的长河里潺潺流动。时而涟澜微微,时而波涛汹涌。
人的生命也或许如风。风是季节的使者,风使四季轮回,花开花谢,姿色不同。或萧条残败,或郁郁葱茏;或硕果累累,或寂寞荒洪。人生也犹如那被风刮过的季节,日出日落于眸中,柔了梦,润了心,留下深深浅浅的伤和痛。
我喜欢那种静静的、淡淡的时空。闲暇时光,我安静地坐在电脑边,敲打无声的字母。习惯了一个人咀嚼文字,流着清长如溪的眼泪去解读古人凄美的故事: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吟着这千古绝唱的诗句,我的心平静了许多,也淡定了许多。把自己的心情宣泄在鼠标上:
笔蘸愁云松,笺书恨海风。倚窗悲影碎帘拢。那堪布机轰隆,一生转头空。昨夜相思梦,今宵一树红。满园残絮情由衷。莫道阳关,莫道万山重,莫道水遥天远,只为两心通。
我习惯了于午后的暖阳里泡上一壶香茗,半倚半卧观窗外的翠柳和梧桐。再聆听一曲忧伤的,或欢快,也或高吭,或许我什么都听不懂。却能让我灵魂找到失去的行踪,听到自己灵魂呻吟的悲痛。于悠然里轻拾一缕指尖上光阴,细品那网络里渗透的依稀可辨的过往和苍穹。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楮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听着这涤荡心灵的旋律,我的心静了。那些个心酸的过往,那些个不堪回首的拐角处,那些个可怜的工资打进了交警的账户------都被这滚滚长江东逝水冲刷得干干净净。

岁月中的一路跋涉,串串脚印,全都留在了我的心路中。心的渴求,心的痛,心的挣扎,心的缠绵无穷。记得台湾作家龙应台就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子母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们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的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的告诉你,不用追。”这该是何等的苦涩和淡然?这又是何等的深情和从容?也许,生活需要的不仅仅是喜怒哀乐,更是一种处变不惊的淡然如风。

生命是一场华丽的烟火,我们不愿做那在原地停摆不动的时钟。时光依旧,流年继续,弹指间,笑对风云,淡看流年,以冷静而达观的心态去面对一切失败和成功。捧一瓣心香,搀杂一份思念,调和成一种缠绵。不去在意,等,让自己不再心酸;不去在意,盼,让自己不再疲倦;不去在意,望,让自己不再泪落枕边。

淡然如风,快乐在心中!

诺言说:

我在黑暗中站立,夜幕迷蒙了我的嗅觉我的听觉,还有我的思绪和眼眸。

我们都在这世上活着,行走在泥泞之中亦或是似荷花出淤泥而不染亦或是如浮萍逐流随波。无权去说太多,因为我们也活在这世上,事,五彩缤纷;人,变幻莫测,所以无权去说太多。等到哪天我们有资格去说太多,那时的我们已不能开口,双目已锁。

只是这世间,有哪几人能如是说。我或许算一个。只是人生如当真如这么说,便把自己的生活给逼到了墙角。有些事,不该带上另类的眼光去扑捉,它的出世也许本就不是为了让人推敲琢磨。

我窝家里把所有的书重新全看了一遍后,把紧闭的窗帘拉开一角,没有意料中的阳光出没。我不知道已是夜晚,想要打开电视屏幕。原来那东西许久前便被自己给折腾坏了,貌似家里连个可以看时间的东西也没有,明天要不要出去买座钟呢?还有烧饭的铁锅。

我看着这座城市,这是来这座城市的第N个年头了。这里没有家乡大片大片的树木,没有光着脚丫的孩童,没有鸣叫一个夏天的蛙叫蝉声。可是我还是在这座城市生活了N年。

我知道,许多人踏过不同的土地,抚摸过砖瓦,闻过花香,路过水泊。可是啊,不论多么不羁的心总会找到一个挂念和心灵的触摸。只从遇到了他,他在我心里点燃了一盏明灯,给予我所有的信仰依托。他在我心里陪我度过我的痛苦难熬,陪我分享我所有的欢喜快乐。也许,他只存在我心里。可是,没关系,即使是存在心里,他也是一直陪伴我,畅游在人生的长河。

我们这辈子或许为许多人哭过,那些眼泪足够浇灌一座城市。可是,能哭出来就证明我们还能活着。我只是惶恐的是,到哪天,我们泪水也不见,那样的人,真的是只剩下文字、和躯壳。

记得在哪看过一句话:幸好我们还活着。

诺言心里反复念叨着:幸好我们还活着。二十年前,诺言得过一种很严重的病,牙龈出血,浑身都出血,一件白衬衣脱下来全是血点,最后到省人民医院专家确诊为原发性血小板减少。

住院治疗,八天出院。医生给他开了一些药片,说这药要终身服用。

诺言也没听医嘱,三年后就停了药。这病没有去根,所以身上经常出现大块的淤血。近两年诺言头上也出现像老年斑一样的黑斑,脸上,手上也出现了老年斑的黑块。

阿卿依然在两个城市之间奔波,308那个房间诺言付了一年的房租。阿卿把308弄的像个家似的,家居用品一应俱全。

诺言的身体有了明显的好转,头上的黑斑也少了许多。特别是小弟弟在一天天的长大,并且还特别能战斗了。

阿卿在诺言这里真正的体验到了性爱的快乐,头三个男人上床都是直奔主题,完事后,也不管阿卿是风生水起,还是潮涨潮落,一个个不是闷闷抽烟就是倒头便睡。每次阿卿都有一种被强奸的感觉。

现在和诺言在一起,诺言总是把做爱这件事当作是在做功课,认认真真、一丝不苟、有始有终、有条不紊的把做爱进行到底。

首先他们都脱光了衣服,然后两人去洗澡,当浑身都充满了水分和活力,然后诺言把阿卿抱上床。

诺言给阿卿读了几段诗,阿卿便听便去逗弄小弟弟,用手拨弄他,用嘴去亲吻他。小弟弟挺直了腰,对阿卿点点头,阿卿兴奋地说:今天让我先来。

阿卿在诺言的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筋疲力尽时,诺言便翻身把大汗淋漓的阿卿压在底下,直插的阿卿高潮迭起,子宫收缩,叫床声不断。

诺言运用自如的品味着爱的滋润,直到两人同时达到高潮,诺言把精子深深地射进了阿卿的阴道深处。

诺言慢慢的从阿卿的玉体上滑了下来,阿卿看了一下时间说:哥哥!你真厉害,做了快两个小时啦。

诺言把阿卿抱在臂弯里抚摸着,慢慢的睡去。一直到天放亮,阿卿爬起来,登上地铁上班去了。

完美的性生活使阿卿更漂亮了,诺言头上的黑斑也完全消失了,体重也减轻了二十多斤,到医院一检查,那个“癌”也无影无踪了。就连原来的脂肪肝、前列腺、血小板减少都恢复到正常指标。

完美的性生活也使他们的爱情肆无忌惮地生长着,一首首爱情诗应运而生。

 酒病独爱愁,叶落怨深秋。

倦依窗帘凝眸久。

缠绵又将心揉,情系远方舟。


飞雁过沙洲,旧曲当空留。

欲将盟约刻吴钩。

已是雾收,已是岸边候,

已是月华如流,无语上翠楼。

他们之间有诉不完的万屡相思

秋晚风欺,晓霜迷、寒气抽丝。

夜深人不语,悠悠网线鼠标痴,更半叮咛约会期。

细雨翻诗集,愁来了、万屡相思。

花横野寺,山亭莹水莺啼。

柳烟浮浪迤,执之手、堪谁与?

隔屏相看总有无限的期盼和诉不完的感叹:

秋风唤,愁思乱。可怜蓝月残了半。

山不转,水来转。

一纸红绢,隔屏相看。盼、盼、盼。

今生短,怕肠断。泪痕长夜痴情漫。

词柔婉,心更颤。

花谢春远,酒干人散。叹、叹、叹。

在这分分合合、聚聚离离、缠缠绵绵的日子里,阿卿总是用文字诉说她的相思:

夜里,楼下的小广场上总是人声如沸,在轻柔的夜风里,歌声浸骨。我没有开灯,对面大街上的灯光飘忽忽地映照进来,有着一种不真实的美。窗外的霓虹灯、舞曲及影影绰绰的身影让我的内心难以平静。

一个人在角落,连寂寞都笑我太堕落,日子变长变短,变好变乱,变成了对你的惦记,遇见了太糟糕的情绪才想起你的简单。微风吹拂着,秀发打在我的脸上,一滴泪就那样的滑落到嘴角,自己舔到了苦涩与甘甜,才了解原来你一直都还在我的脑海里,才明了自己是思念着你的!此刻会有人陪你谈心吗?你会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吗?不知不觉中嘴角露出一丝温柔地笑意,原来最好的辛苦是想你想到哭!最好的幸福是把你记住!

望着窗外的圆月,挂在没有尽头的黑夜。此刻,你是否如我一样遥望深邃的夜空?你会偶尔想起我这个爱唠叨的淘气鬼吗?自己总想倾诉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

像是清晨晶莹的露珠,像是夜晚闪烁的流萤,像是冬天飞舞的冰雪,像是秋季缤纷的红枫……这轻如飞絮的思念呵,会被今夜的清风带到你的身边抑或走进你的梦里么?

今夜,如果你那里的月光皎洁,那么,是否你会和我一样看着夜色阑珊的窗前,用一支蘸满了夜色的笔触,悄悄地,悄悄地描摹着这繁星一般灿烂,这海藻一般绵长的思念么?

时间让人品味等待的意义,空间让人倍感牵挂的美丽。对你的惦记,疏淡,却很甘甜。此时,我要用最美的心情想你,要用最美的笑脸牵挂你!

想知道现在你好不好?见不到你,听不到你的声音,却无法不惦记着你。回头看是你的单纯,往前看是你的诚恳。一遍遍地重温你的笑容,一次次的回忆与你相逢的点点滴滴,甚至是一个瞬间,一个刹那都可以让我再次感受到你的存在。

只有在你的面前,我藏不住自己的脆弱及无助。我容易伤感,总是太过于忧伤而让你放心不下。我爱流泪,总是泪流满面让你心疼不已。我爱生气,我的任性也让你烦恼忧心。最迁就我的人是你,最懂我的人是你,最关心我的那个人也是你,你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予我宽慰和鼓励,有你相伴的日子我是幸福快乐的!原来最好的满足就是你给我的在乎!

到了最后我们还是要别离。“我不能给你想要的婚姻,我不能照顾你到永远。”你诉说着无奈,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不好好照顾自己,你担心我会受一点点的委屈。你要我答应你少了你的未来我要过得很好,你对我说不要哭,可是我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任何语言也无法诉说我内心不舍的情怀,自己只能沉默不语,我知道彼此不联络是对你最好的疼爱!别离,是有点难舍,但不怅然;是有点遗憾,但不悲观。因为我们有相逢的希望在安慰。请你记得,不联络,并不代表不惦记。离别后,我可以在细雨纷飞的日子,品一杯香茗,铺几张素纸,细诉相思。听你最爱的那首音乐,每一个音符都记录着你的喜怒哀乐。喜欢一个人,轻轻的,温馨地细数你我的点滴心语,我喜欢你是我独家的记忆!让想念渐渐变成了仅有的一切,温暖着自己的心房!

我常在不经意间想起你,就像今天的微风,吹落一两片叶子一样随心和自然。有风吹到你时,要记住,那是我托微风,送给你的问候和祝福!无论开心或悲伤,记得有我愿意和你分享,不管未来怎样,有你的地方就有我的祝福!

任时间多少四季轮回,没有谁能代替你给我的依赖。我们的情意仿佛一杯温度刚刚好的白开水,可以滋润彼此的心灵。当我望着那很明很纯净如玉的月亮,我的耳畔似乎听见你的笑声无比爽朗,像窗台上闪烁着一抹的月光,于是,我的脸上也有了笑容,这一刻,我听见幸福的颜色!

隔着时空的河岸,我守护着遥望的距离,那些你给我的回忆快乐很多,那些美丽的日子,撑圆了我整个温馨的世界。有份真情一直珍藏在我心窝里,有种惦记会很永久。我的惦记会说给你听吗?也许不会吧。怕自己输了矜持,也怕你多了负累。惦记藏在心里是一片芳香的记忆,思念,只是一个人的心情,无论你是否知道,我的思念都不会停止……

有一把伞撑了很久,雨停了还不肯收;有一束花闻了许久枯萎了也不肯丢;有一种友情希望到永久!有一种幸福的滋味,那就是每当惦记你的时候……青丝变白发,是一种一生一世的惦记!

在这样的甜蜜日子里,有时他们也会去茶艺坐坐。

来到茶艺吧,服务员礼貌的把他们带到包间。询问二位喝什么茶?阿卿抢先回答;一杯普洱,一杯花茶。服务员会心的一笑,阿卿顿时觉得那笑怪怪的,心里有点不爽,于是脑残地说了一句:“我们是夫妻。”

服务员的笑更怪了,而且还回了一句:“可以理解。”

阿卿看了诺言一眼,诺言正在偷偷笑呢.这以后服务员每次加水都先敲门,然后抿着笑加水,阿卿说:“下次进来不用敲门。”

阿卿有些不自在,也不和诺言说话,只顾自喝她的茶,玩她的手机。一直把手机玩的没有电自动关机了。阿卿索性俯卧在沙发上,让诺言给她按摩一下腰,诺言正吃力的按着呢,天啊!服务员真听话,真的没有敲门就进来了。一看眼前的情景,正准备后退,阿卿连忙说:“进来吧,我们是夫妻。”服务员有点委屈的说:“我又没说你们不是夫妻。·”

天色渐晚,阿卿故意挽着诺言的胳膊走出包间,经过服务台的时候听见那位服务员跟另一位服务员说:”快看!就是那个女的,跟我说了好几遍他们是夫妻,谁信那。”

阿卿和诺言并肩走在护城河的林荫道上,迎面过来一位卖花姑娘笑着问诺言:“先生;买束玫瑰花吧!你女朋友真漂亮!”

诺言不耐烦的挥手说:“不要!不要!”

阿卿看着诺言的举动,在茶艺吧受的气她还没有消呢,听诺言这样一说,无名火蹭的一下上来了。看着诺言恶狠狠的一字一句大声说:“姐夫!我要!”

这句话把卖花的姑娘吓了一跳,她一脸疑惑呆呆的看着他俩。阿卿索性放开了继续说:“姐夫!你再这样小气我就跟我姐说。”

诺言无奈的买下了一朵玫瑰花递给阿卿,阿卿接过玫瑰花非常妩媚的笑着说:“姐夫!你真好!”

那个卖花的姑娘吃吃的捂着嘴笑着。收了钱走了,走了几步姑娘又回头看他们。

乖乖!小心!阿卿心里正在喊。姑娘一头撞树上啦!阿卿捂着眼睛放肆的大笑,哈!哈!哈!

阿卿高兴极了,晚上回家,诺言继续给她写诗,每一首都充满了爱情。

随着诺言的身体逐渐好起来,阿卿的心情好极了。冬天来了,万物都停止了生长,但是他们的爱情却日益俱增,有诗为证:

初冬月色,鸟在枯树落,枕边留客。

唤起娇娥,帘挡风寒欲攀摘。

牛女二星不老,莫忘却、春光初射。

但怪得、瓦上清霜,香冷入瑶陌。

南国,路泽泽。

叹吹断紫箫,更夜情索。

泪伤动魄,湘竹含烟几分白。

丽水浪传深处,云雨压、滇池寒迫。

暖风来、吹雪尽,恋丝如帛。

诺言问:为什么我要和你结缘?

传说,在黄泉路的尽头有着一块三生石,可以看到这个人的前世、今生、未来。

在三生石上刻下自己的名字,会看到前世和未来最爱的人,上面有今生前世的纠缠!

于是有一个痴情的女子跪在佛前求了500年,求佛让这个痴情的女子在最美丽的时候遇见她相爱的人,求佛让她们结一段美丽情愫。

佛于是把她变成一棵树,长在她相爱的人必经的路旁。阳光下,她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她前世的期盼,颤抖的叶是她等待的泪水。

然而,她相爱的人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他身后落了一地的,那不是花瓣,那是她凋零的心。

她就是这样枯萎了,在她死去的那一瞬间,她看清了她相爱的人脸上的惊讶,她相爱的人捧起她的枝叶,泪湿衣襟。那一刻,她含笑。回到佛前,她泪垂不止,长跪不起。佛垂首,叹息。

我一直以为,在人生的长河里,我们会遇到和经历一些事,一些人。随着年轮碾压和岁月的侵蚀,我们会把许多事许多人遗忘。在一个转身的瞬间,在一个不经意的错失,所有的情丝都恩断义绝;所有挂念都渺无踪迹;所有过往都已烟消云散;所有的人都无视我的花开,所有的人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成为我生命的过客。

但是在我内心的深处总有些事,有些人,或者一段情感可以永远刻在我年轮的脑海里,时常在夜深人静时与我纠结缠绵。我开始质疑尘世中,是否所有的缘分注定的是遇见后再别离,注定拥有了再去忘却。突然间,心有些失落与疼痛。我问佛:为什么不是所有的缘分都可以成为十指相扣、天长地久。那些曾经的过往,那些美好的情怀,那些幸福又忧伤的期盼,为什么终会曲终人散。

假如一些色彩缤纷的温馨片段,要用无缘来结束,那么我愿意选择遗忘,但是,有时候,我自以为已经将他遗忘,而在翻阅岁月时,他已经深深烙在我的灵魂深处,一遍遍翻阅过往,慢慢收罗散落在岁月中的那些片断,无论如何总也忘不掉那藕断丝连的幸福时刻。

我可以逃离喧嚣红尘,我可以逃避人群,我可以遗忘我们约会的那个绿柳湖畔的牵手,那个小桥流水的恬息,我如何逃避根植入我心那份情思呢?

我知道相遇别离是辗转千年的宿命,邂逅一个人,心里住上一个人,眼波流转,低头浅笑,勃然心动。在心里镌刻下难以忘怀的模样,或许在来生还是那样的遇见,那么的把自己的承诺、心神系在他的身上。温暖着,呵护着,想念着,铭记着。安静地坐在繁华的红尘里看时光缓缓流淌,静听远处传来的琴声,穿越了时空,抚弄着心海,我轻轻地问你:为什么我要和你结缘?我们双双来到三生石上一起刻上我们的名字,等待下一个来世。

阿卿说:拾起悠然,让心过冬。

把自己已经封闭了很久,过期的船票是如此的陈旧,不敢打开记忆的长河,我怕我的情泛滥成灾。

那空灵舒缓的韵律,宛若一条潺潺小溪在流动,悠远、缠绵无穷。我静立在没有屏风的窗前,迎着淡淡的阳光,深深地呼吸着,这秋日的芬芳。沉醉了我的心,也醉了我的情。我张开双臂,多想把这静好的光阴揽入怀中,让自己禁锢的心放飞。

我感叹在繁杂的岁月,在摇曳的风里,这尘世的朝阳,每日升起又落下,循环不息;这尘世的白云,随风游走,自在无碍;还有迢迢的银汉,沉默的时光,都在寂静与

鼠标在手里滑动,咀嚼罢文字,习惯的又为自己点了一首歌。聆听那悠扬的节奏,随意中演绎着玄妙,在这尘世的沧海桑田中诉说着地久天长。

携一颗尘心,跟着墙上的时钟默默行走,不时的张望着寂廖岁月的渡口。送走夕阳下长长的影子,和那些擦肩而过的人潮,交织成这错落的红尘。熙攘间,我似乎忘记了生命最初的纯净,在迷失的岁月里披上了一肩风尘。我的人生,充斥着苦难,心酸与泪水。我在起起落落风雨中走过。最终,尘埃落定,土归土,尘归尘。往事如烟,过客匆匆,渐行渐远。我终于明白,让心站在时光的原点,不必走得太近,也无需离得太远,微笑着看风轻舞飞扬,让心悠然行走在路上,就让一切随风随缘。

一路走来,有些画面定格在脑海,有些身影,留在了心里。时光越久远,回忆越清晰。辗转中,有多少苦乐在安静中沉淀,有多少悲喜在静谧里升华。或许,生命需要时间来沉淀。

一袭微雨,荡尽尘埃;一缕清风,静看花红。活在当下,心与万物同在,不再纠结过去的错过与得失。如此,心在此岸已无岸,人在天涯已无涯。拾起悠然,让心过冬。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后续更精彩)


作者简介:罗学贵 长期从事农村工作,喜欢乡村的青山绿水,工作之余每遇佳景、偶得佳句,即发诗兴,便把这美丽画卷描绘出来,久而久之,结集千余首,自取名《垄上诗行》。本人擅长律绝、填词。古风和长短句、散文诗多是信手拣来,自然、自由、带有泥土味,原生态成份多一些,还需要沉淀和打磨。因忙于工作,作品末考虑出书和投稿等事宜,这是第一次面世,希望大家喜欢。

菊野文化传媒编辑部组员
韵律诗评:
大筱   罗学贵 北地梅香
诗歌评委:
钟金洲   古道西风  
槐花飘香     新新    
 五月雪   任绪华
组稿:
罗学贵   湘子  剧明水
 徐志杰    秋实
主播:深谷幽兰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公众号转载须授权)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