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反加一 / 科普百科 / “女上司天天给我发黄段子!”职场性骚扰...

分享

   

“女上司天天给我发黄段子!”职场性骚扰,1/5受害者是男性

2020-11-25  取反加一

来源:局部观察(ID:jubuguancha)

“以前我都没意识到这是性骚扰”

疫情期间,在家隔离的美国姑娘Anna意外发现老公的手机,收到了几张女性的自拍照——这些照片差不多都是胸部或臀部的特写,还有一些挑逗意味十足的文字。

Anna炸毛了,她几乎确定自己头上已经顶着一个茂密的草坪,直到她看到发这些的是一个50多岁,长得像馕一样的女人,而她还是20多岁老公的老板。

此刻的老公,已经哭得梨花带泪。这时Anna才回想起,老公以前好像提过,女老板有时会在办公室对他动手动脚。不过,大条的她以为是个笑话,听过就忘了。

愤怒的Anna,于是在论坛Reddit上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事实上,美国职场性骚扰的男性受害者,正在不断增加。

来自美国EEOC(就业机会平等委员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职场性骚扰投诉中,近1/5为男性;而2017年,这个数字还是 16.5%。


疫情期间,隔离带来的寂寞感,人数稀少的办公室,更是让“猎食者”蠢蠢欲动,性骚扰比例飙升9%,这其中,不乏男性受害者。

'男孩子出门在外,要保护好自己。“自此,这不再是句玩笑话。

▲网上恶搞的“男德班”就强调过这一点

“男同胞们,你们遭遇过性骚扰吗?能听听你们的故事吗?”这个帖子下面,有一百多条回复,字字诛心,句句泣血。深夜里,男人们眼含热泪,在键盘上敲出自己羊入虎口的不幸遭遇。

有人遭遇的,是赤裸裸的“揩油”:

“女老板让我帮她捡掉在地上的文件,但是当我弯腰的时候,她的手就滑到了我屁股上。”


有人遭遇的,则是精神性骚扰:


还有人,集齐了一套花式性骚扰套路,感觉可以去男子防身术班做案例分析了:


别以为只有女老板、女同事才会来“揩油”,有些男老板和男同事,也不是省油的灯:


别以为已婚男就安全了
👇

而受害者,不一定只有小鲜肉,40多岁,微微发福的大叔,照样躲不过魔爪。

《华盛顿邮报》报道男性职场性骚扰事件时,就讲述了大叔Perry Funk的故事。他是一位核电站工人,惨遭男同事性骚扰,而大叔本人长这样:


当然,从比例上来说,肯定还是被“辣手摧花”的小鲜肉更多一些。有位网友就亲身经历过,啥叫“你长得很安全”:


遭受女人性骚扰,
男人算是赚到了?

值得注意的是,Reddit上,“性骚扰男性受害者”这个话题,多是女性发起的。她们往往是受害者的妻子、女友,听了老公、男票的倾诉之后,才猛然意识到,原来“潜规则”还能这么玩!


不少性骚扰男受害者,却在事后选择沉默。

他们有的是害怕遭报复,被穿小鞋,甚至丢了工作,毕竟骚扰他们的,往往是上司、老板。

更多的,则是害怕“二次伤害”——尤其是当他们遭受异性性骚扰时,一旦说出来,有可能不但得不到同情,还会被笑话,“哎呦,那你不是赚到了吗?”这个时候,苦主反而像个凡尔赛文学家。


在美国法律上,对“性骚扰“的定义包括“不受欢迎的”肢体接触 、黄段子、调情、取含有性暗示的外号,和性相关的评论等 。但是真正落实到男人身上,这个界限就有些模糊。


但可以肯定的是,鉴定是否是性骚扰,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是否自愿。如果男性不是自愿的,无论是言论,还是身体接触,都会给他们造成困扰,甚至伤害。

美国防控中心数据显示,遭遇严重性骚扰甚至性侵的男性,得抑郁症的概率,比普通男性高3.4倍,自杀倾向高2.4倍。

《每日邮报》一篇关于女性性骚扰的文章里,就提到了一个50多岁女老板骚扰“和他儿子年纪差不多大男实习生”的故事。

“看啊,这是新来的Ryan, 他看起来是不是很美味?”女老板向另一位女高管介绍。

初出茅庐的Ryan,眼神里充满了恐惧。虽然他希望能一笑了之,却做不到。当两个女人谈话之际,他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冲出了办公室。

随后的日子里,虽然Ryan想尽办法避开女老板,却难以摆脱她的淫威——过去,通常是年轻女同事躲在厕所里哭泣,不知道应该怎样去面对满口黄段子的中年男老板;如今,情况却倒了过来。

女性在办公室吃棒冰,
也算性骚扰?

2018年,孟买创业者Vijay Nair发现,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上,老是出现色情内容。随后,他的手机上也常常收到含有性暗示意味的短信。

饱受其扰的Nair查到,给他发这些内容的,竟然是公司里,他的一位女下属!在印度,法律上没有女性对男性性骚扰的条款,因此这事只能不了了之。

而《印度时报》调查显示,在印度孟买等7个大城市里,19%的男性都有被性骚扰的经历——当然,这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上级骚扰下属,像Nair这样被女下属骚扰,正是他上新闻的原因。

▲《印度时报》相关报道

历史上,第一次有纪录的男性状告女性“职场性骚扰”案例,发生在1995年。一位美国男职员,控诉女经理摸他的屁股。最后,女经理败诉,赔偿了23.7万美元。

但遗憾的是,如何鉴定男性遭受了性骚扰、性侵,尤其当施暴者为女性时,不少国家的法律都存在争议,甚至是空白的。这也是一些女性“猎食者”有恃无恐的原因。

这里,不得不提一个在保护男孩子方面,步子迈得足够大的国度——芬兰。
在芬兰,不但“女人也可以性骚扰男性”是社会共识,而且还有了越来越多详细的规定。前段时间,芬兰律师协会救提议,女性在办公室不能吃棒冰,否则可以认为是性骚扰。

该协会甚至拍了一段视频放到网上,视频里,是一位吃棒冰的女职员:

而办公室里的男同事,纷纷用不可描述的目光看着她:

不过,这个视频,以及“女性不能在办公室吃棒冰”的提议,引发了极大争议。

在芬兰,女性地位极高,政界女性领袖频出,19位部长里面12位都是女性;不少家庭都是“奶爸”在家带娃,妈妈在外工作,近年来,就连家暴受害者,都是男性略高于女性 。

但另一方面,即使强大如芬兰女性,依然是性犯罪的主要受害者(2019年,77%的性犯罪受害者是女性),因此,如此“袒护”男性,是否有些过头了?

《泰晤士报》当时就用嘲讽的口气称,好吧,以后女性在办公室连香蕉、胡萝卜,统统都不能吃了,你们芬兰的女性地位可真高啊!


但芬兰律师协会却表示,他们这么做,主要是想引发社会的关注和探讨。毕竟,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里,都可能有一个无辜的男人,因为法律上的漏洞,正在默默受苦。

而对他们施暴的,很有可能是他们的老板、上司,那些手握权力的人——毕竟,所有的性骚扰、性侵犯,都是对权力的实践。

我呸!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