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城记 | 扬州的湾

分享

   

城记 | 扬州的湾

2020-11-27  圆角望

三湾剪影桥

大运河在扬州自北而来的第一湾当是茱萸湾了。丹桂飘香之时,我寻着一路的芬芳来到了茱萸湾。

苍茫之野,有木而立,茱萸林就在眼前了。不是一旁的一位老者指点,我真看不出面前的这片不大的树林就是茱萸树。“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从我记忆的深处生长而出的茱萸树终于出现在了眼前。秋风拂面,树叶婆娑,茱萸树林仿佛也在吟诵着从前的诗篇。九月将思念慢慢地拉长,我因一首诗而动情于眼前的茱萸树,这是一份惊喜,也是一次收获。

精美的茱萸宝塔前视线一片开阔,强劲的河风吹动我的全身,野性的浩荡此时展露无遗。苍茫之水,从远古而来,襟连春江之潮,携带迢迢绿水,诗文的河流挡不住奔腾的内心,千年的行走永远没有停息,就如一旁的京杭大运河里货船繁忙、机声隆隆一样,旧时扬州漕运“南来棹舞粮船满,北往帆升港口盈”的繁华之景似又重现。穿过一片郁郁的树丛,那口久久寻觅的“宋井”呢?哦,在呢,在呢!旧石的字迹早已斑驳,古朴的石井栏静静在安守着从前的时光,据称这里是唐朝古码头历史的延续。曾经的市意浓浓之地如今物是人非、沧桑变迁,历史的深邃与传奇,让眼前的一湾运河之水多有了一份凝重和厚泽。

宝塔湾

扬州古运河从茱萸湾至瓜洲入江约30公里,宝塔湾在其间久有著称。运河宝塔湾处游人稀少,巍然高耸的文峰塔端庄而秀美,文峰寺里梵音低回,城市的喧哗已然置之度外,自然拢合着一缕清虚之气,让人心无旁骛、物我相忘。曾经鉴真东渡从这里启航,康熙、乾隆下江南从这里经过,一叶叶风帆承载着一个个前行的期望,一层层涟漪揭开一页页历史的篇章。古来多少事,都付流水中。驻足此处,激荡的内心转而沉静,迷茫的双眼变得清澈,水做的扬州更会涤荡一个人的灵魂。

阳光渐渐地丰满起来,偶有沿河岸穿行而过的行人和车辆,此时宝塔湾还是一样的静谧内敛,我可以听得见河水里游鱼的戏响声,还可以听得见飞鸟轻身而过的啼鸣声。在这里,古运河水明丽坦荡,岸柳拂来依依,玉栏映水人和谐,柳边风去绿生波,水润扬州当因此而生。

古运河一路南行,新河湾就到了。新河湾之名据证始于清道光年间,如今在这里建成了三湾湿地公园,现代时尚的剪影桥、动感十足的凌波桥、古意盎然的锦瑟桥已经成为了网红打卡地。漫步三湾公园,高树浅深,绿色满目,更有健身步道、城市书房隐约其间,真乃是一处野趣盎然之所。身体放松了下来,心也变得旷远起来,沿着河岸行走,移步换景之间更觉扬州之慢无处不在。

据记载,先时此处运河之水流迅疾而汹涌,严重影响南来北往的行船。明代扬州知府郭光复率民工改修河道,大运河在此转来折去,才形成了曲折的“三湾”,从此流深水静,航行顺畅。先人的智慧造就了三湾的奇迹,三湾犹似一把巨大的满弓将运河的力量紧紧地收藏,又如一个大大的问号给大地留下了一个谁是自然界主宰的提问。大地是河流的母亲,人类是大地的主人,一条河的灿烂和魅力终究来自人的创造和力量,大运河更是使然。

湾,水流弯曲的地方,它是一个曲折和迂回,而不是停止和静默。千年的运河水在扬州的湾里流淌和蓄动,它记忆着沿途的色彩、气息和情调,沿着阳光和季节,向着浩渺的长江奔腾而去。

 关于作者 

范申 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