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三位大师曾经这...

分享

   

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三位大师曾经这样“互补”|草地•观展

2020-11-27  圆角望

首发:11月27日《新华每日电讯》草地周刊

作者: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陶冶、实习生黄宸炎

近日,中国近现代影响力最大的三位美术大师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的47幅真迹作品在徐悲鸿(重庆)美术馆展出。

观众在“往来千载间——白石·悲鸿·大千的世界”主题展参观。新华社记者王全超摄

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三位大师在中国画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样的三个人在同一个时代出现、相遇,本是一场盛事,可他们动如参商,只留下短暂的交集。譬如齐白石跟张大千这两位大师之间究竟有过什么故事,通过流传的一些零零散散的碎片已经很难说清楚了。只有他们合作过的几幅画,留给人们无尽的遐想。

历经了半个世纪,如今三位大师的作品迎来首次联展。在展览中,不仅有他们的个人作品,还可以看到几幅大师们合作而成的画:《蜀葵蛙》《蜀葵虾》《斗鸡》。

徐悲鸿、齐白石合作《蜀葵蛙》,宣纸,101cmx35cm,1948年。徐悲鸿博物馆供图

这些画的背后藏着大师们的友谊往事。

1928年,徐悲鸿刚认识齐白石。那年徐悲鸿30多岁,齐白石60多岁,两人差32岁,一个正当而立,一个已经算老人家。

徐悲鸿虽然年轻,但他受过高等教育、留过洋,已经做了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而齐白石一把年纪,没有受过系统教育,有些名气,但非议也不少,前一年才破格在艺术学院做了老师,教中国画。

齐白石。新华社资料片

这两位无论是年龄、名气、职位各方面对比,差异都不是一般的大。两个人对中国画的理解、追求和探索方向也存在极大差异。正常来说,这样的两个人是玩不到一起的。

但让人奇怪的是,这两个人偏偏一见如故。他们聊老本行,聊画画,聊篆刻,聊诗文,越聊越投机,徐悲鸿对齐白石发出邀请,请他来学校就职。

徐悲鸿《自画像》 。新华社资料片

对齐白石来说,这个场景很熟悉,国立北平艺专的前一位校长林风眠也曾这么邀请过自己。徐悲鸿更加郑重,不仅三次邀请他就职,为了宽他的心,还说:不会教也没事,去画给大家看就行了。

入职当天,徐悲鸿乘马车亲自来接齐白石,上课的时候,不仅亲自为齐白石站台,就连考试评分,徐悲鸿都找齐白石一起商量:齐白石觉得某个画好,徐悲鸿就给学生评“甲”;齐白石觉得还行,徐悲鸿就给个“乙”。

种种细节上的尊重,齐白石记在心里,徐悲鸿之于他,不仅有知遇之恩,更是人生第二个知己。

好景不长,当时保守派反对徐悲鸿的声音不少,徐悲鸿不得不辞职南下,而齐白石也随之结束了他的任教生涯。

离别之际,齐白石作了一张《月下寻旧图》送徐悲鸿,这是齐白石少有的自画像。画中,一位身穿长袍的老人拄拐杖行去,留下一个背影。齐白石还附诗表明心意,不忘当初徐悲鸿三顾邀约的恩情:“草庐三顾不容辞,何况雕虫老画师。海上清风明月满,杖藤扶梦访徐熙。”

齐白石 ,《月下寻旧图》,宣纸,151cm×42 cm ,1930年初期。徐悲鸿博物馆供图

没想到,两人从此一别就是十几年。那段日子里,他们保持联系的唯一途径就是书信。

徐悲鸿是真的把齐白石当好朋友,也是真的欣赏这位朋友。

就算他不做校长了,就算他满世界到处飘,心里还总想着这位老朋友。逢人就推荐,给他打广告,帮他出作品集,并亲自为这事跑前跑后。给齐白石写序、说好话:齐白石的画真的好啊,特别有性格,自成一家,画的动物都很精微。

他还找到中华书局的负责人舒新城,版式怎么排,摄影怎么调整,都亲自盯着,生怕编辑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一切都定了还不够,徐悲鸿不断给书局写信,敦促出版,比自己出书还紧张。

当时,徐悲鸿是中德展览会的委员,正好要负责欧洲艺术展览。徐悲鸿推荐了很多艺术界的好朋友参加中德展览,像张大千、吕凤子……齐白石也在他的名单上。徐悲鸿写信给齐白石,让他准备“大作一二十幅”参展,推荐齐白石的作品走向世界。

可以说,齐白石的成就跟他的艺术造诣固然分不开,也同样得益于这样一个好朋友在背后帮他不遗余力地造势铺路。

二人再会面,已经是17年后。

徐悲鸿回到北平,还是校长,齐白石还是出任教授。两个大师经常往来串门,每到过年,还会相约到徐悲鸿家里。

1953年1月7日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中央美术学院为齐白石先生93岁寿辰联合举行的庆祝会上,徐悲鸿(左二)与齐白石(左三)、艾青(左一)、周扬(右二)、江丰(右一)合影。新华社资料片

除了如过去那样聊画聊诗,他们还多出一项爱好——合作画画,这是过去17年不曾有过的机会。

通常,徐悲鸿负责画动物,齐白石负责补静景。如果徐悲鸿画鸡,齐白石就补一块石头;徐悲鸿画蜻蜓,齐白石就补花草;徐悲鸿画鹰,齐白石就补一棵松。

他们不仅自己画,有时候还会请来别的好朋友一起画,比如张大千。

张大千。新华社发

一次,徐悲鸿夫妇设宴邀请齐白石和张大千到家中小聚。饭后,齐白石兴致很好,打算作画一幅,以答谢款待,张大千同样跃跃欲试,二人索性共同创作,一人画荷、一人画虾,合力完成了两件《荷虾图》。

齐白石/张大千合作,《荷虾图》,宣纸,1100cmx34cm,1948年。徐悲鸿博物馆供图

三位大师的会面成就了一段佳话。

1947年除夕,一个叫刘金涛的人,请徐悲鸿画一幅《金鸡图》。

这位刘金涛不是一般人,是徐悲鸿、齐白石的专用装裱师,当时北平文化名人的字画都找他帮忙装裱,求画自然好说,徐悲鸿痛快答应了。

铺开笔墨,两只雄鸡很快跃然纸上。这幅《金鸡图》已经完成了一半,只差配景,结果除夕夜停电了,屋子里黑灯瞎火没法画。徐悲鸿只得草草结束,答应改天再画一幅作为补偿。

至于这幅半成品该怎么办?他信手落款:为刘金涛君糊窗——这幅画作废不要了。

然而,世间最怕的事就是下次再说。一年又一年,请徐悲鸿作画的事一直没找到机会,就这样被搁下。直到1953年9月,徐悲鸿脑溢血复发逝世。刘金涛终于没能等到徐悲鸿的“改天再画”。

那幅半成品的《金鸡图》,刘金涛也没舍得真拿去糊窗,就这么成为徐悲鸿留下的一个未完成的念想。

很多年后,齐白石见刘金涛时正好看到那幅《金鸡图》,图上空留两只雄鸡,却没有景物。熟悉的笔调加上落款,他一目了然,这是老朋友未完成的作品。

那一刻,93岁的齐白石拿起了画笔,他要为老朋友完成这幅作品。就像他们历来合作的那样,徐悲鸿负责画动物,他负责补全风景。只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

空白的画面上,多了一颗石头、多出了兰花,与两只雄鸡相映成趣——这幅作品终于完整了。徐悲鸿与齐白石,用这种方式完成了他们合作的绝响。这幅画,名字叫《斗鸡》。

就像多年以前,徐悲鸿一次次帮助齐白石,用自己的方式成就他;而这次,轮到齐白石,为老朋友补上一个缺失的遗憾。在画中,映照着这段忘年的友谊。

草地周刊|网红“种草”他却“拔草”,跟“毒书皮毒跑道”较劲的“硬核老爸”

草地周刊|为“千千万万个一元钱”打官司

草地周刊|“镜头拾荒 ”者:记录中国乡村的视觉档案,保存一段正在发生的历史

说人解史|长安又见颜真卿

说人解史|“新华湖”“电台井”背后,永不褪色的红色新闻故事

说人解史|宝鸡“窑洞工厂”里,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抗战工业内迁史

神州风物|从“烂泥漫流”到“财富奔涌”,细数陆家嘴“从无到有”的规划筑巢

草地·考古|首席专家王巍揭秘“中华文明探源工程”

草地·访谈|长白山下,他书写中国版“瓦尔登湖”

钱穆诞辰125周年|他用“温情与敬意”书写国史,坚信中国文化传统的内在生命力

监制:姜锦铭 | 责编:刘小草、李牧鸣 | 校对:饶小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