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_灰_灰 / 瞭望 / 卖身投敌、鼓吹脱钩、煽动对立,这个汉奸...

分享

   

卖身投敌、鼓吹脱钩、煽动对立,这个汉奸为何如此凶狠?

2020-11-29  烟_灰_灰

在《史记·匈奴列传》中,司马迁用约五分之一的篇幅写了一个卖国贼——中行说,西汉初年的大汉奸。

他投敌后,比匈奴人还凶狠:鼓动匈奴对汉朝更强硬、反对匈奴汉化、挑动民族对立、鼓吹汉匈在经济上“脱钩”,甚至指导侵略者哪里最容易抢。

在他的出谋划策之下,匈奴多次进犯,差点儿打进长安城……

区区一个随“翁主”远嫁的宦官,为何有如此之大的破坏力?

文 | 陈忠海

编辑 | 李雪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

1

带着情绪上岗,挑拨是非


西汉初年,国力尚弱。

在北方,匈奴渐强,分布广泛、机动性极强,频频来犯。

此时,汉帝国综合国力虽远高于匈奴,但是还不足以一蹴而就地征服外敌。

于是,从汉高祖刘邦开始直至汉武帝继位,汉朝采取的是和亲政策,通常选一名“翁主”嫁给匈奴单于。【注:从汉朝开始,只有皇帝的女儿才能称为“公主”,诸侯王的女儿则称为“翁主”,也称王主,即后代的郡主。】

这一时期,至少有过8次和亲:

时间

汉皇帝

翁主

匈奴单于

前200年

汉高祖

宗室女

冒顿单于

前192年

汉惠帝

宗室女

冒顿单于

前176年

汉文帝

宗室女

冒顿单于

前174年

汉文帝

宗室女

老上单于

前160年

汉文帝

宗室女

军臣单于

前156年

汉景帝

宗室女

军臣单于

前155年

汉景帝

宗室女

军臣单于

前152年

汉景帝

宗室女

军臣单于

资料来源于《汉书》。

这种和亲不太光彩,都有些被迫和无奈。随“翁主”远嫁的婢女、宦官,完成护送任务后,就留在匈奴服侍“翁主”。

匈奴生活条件自然比不得长安,这种差事不仅是辛苦,而且极其凶险,一旦双方翻脸,留下的人就成了人质,随时有性命之忧。

在公元前174年的这次和亲中,一个名叫中行说(音zhōngháng yuè,中行是复姓)的人被选中。他不想去,反复请求,但朝廷不予理会,坚持让他随行。【注:出自《史记·匈奴列传》,“说不行,汉强使之。”】

对此,流传至今的说法有两种:一是中行说“混”得比较差,摊了上这种“倒霉差事”;二是中行说跟被护着的“翁主”有特殊关系。史书对中行说的来历记述得很简略,只说他是“宦者燕人”,也许中行说原来就是服侍这名宗室女或其父亲的宦官。

无论如何,中行说最终还是随着和亲的队伍去了匈奴。

中行说的角色挺重要,相当于和亲团团长和“翁主”的师傅。【注:《史记》记载,“老上稽粥单于初立,文帝复遣宗室女公主为单于阏氏,使宦者燕人中行说傅翁主。”“傅”另有“附属”之意。】

远离故土,来到茫茫大漠,周围全是陌生面孔,一个通常只有十几岁、从小娇生惯养的“翁主”,内心一定充满了恐惧,遇事需要有人帮助拿主意。此外,和亲目的是搞好双边关系,加强理解、促进交流。把人嫁过去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很多事需要沟通协调。

这两点就是中行说此行的使命。

然而,这位中行团长一到匈奴马上就叛变投敌了——主动向单于表示效忠,并受到了重视和厚待。【注:出自《史记·匈奴列传》,“中行说既至,因降单于,单于爱幸之。”】

匈奴战力虽猛,但毕竟自身只有100多万人口,与十几倍于己的汉朝相比,实力仍然很弱小,对大汉朝还是仰视的。

这时,中行说对单于说:“不要怕他们,他们没什么。”他教唆对方:“今后对汉朝要硬起来,腰杆子要挺起来!”

汉朝送往匈奴的公文,起头通常是“皇帝敬问匈奴大单于无恙”,写在一尺一寸长的诏板上,俗称“尺一”。

中行说给单于出主意,做一个一尺二寸长的“尺二”,上面的印章也比汉朝皇帝的大,抬头写上“天地所生日月所置匈奴大单于敬问汉皇帝无恙”。

不仅要平起平坐,还要比你高!

2

阻止匈奴学习汉朝先进文明


只在形式上争高低,倒也没什么。

中行说再次说服单于,匈奴人当时最重的事就是赶紧结束不断汉化的状况。

公元前3世纪匈奴族兴起于北方,至此不过100多年,总体上仍处在奴隶社会阶段,而汉族已经历了几百年的封建时代,在政治制度、科技、文化、生产水平方面都远远超过匈奴族。

从这个意义上说,匈奴族学习汉王朝的方方面面是大势所趋,对匈奴族自身的发展进步大有裨益。

为解决匈奴犯边问题,汉朝也意识到推进汉匈融合是一项重要措施,贾谊等人此时正在推行“三表五饵”等措施,目的就是促进民族团结。【注:“三表五饵”,西汉贾谊针对北方匈奴问题提出的防御策略,贾谊认为和亲并不能完全制止匈奴侵扰,因而提出儒法结合的战略思想。】

“三表”指“立信义、爱人之状、好人之技”;

“五饵”指“赐之盛服车乘、盛食珍味、音乐妇人、高堂邃宇府库奴婢、亲近安抚”。

中行说反对“三反五饵”,反对匈奴人向汉族学习。

比如,匈奴人平时“咸食畜肉,衣其皮革,被旃裘”,生活条件很差,非常喜欢汉朝饮食和精美的服饰。

但是,中行说提出,汉朝丝织品虽然外观华丽而且有御寒作用,却不适合匈奴的生活环境,尤其不适合骑射作战,在草地、树丛中奔驰时又容易撕裂,而匈奴人穿的动物皮毛却非常耐用,穿着在树丛、草地中奔跑也很结实。

匈奴使者到汉朝,汉朝大摆宴席,把美味佳肴都拿出来迎接远朋。使者品尝后非常满意,回来大赞其好。

中行说提出,匈奴人生活环境恶劣,又迁徙不定,以肉食为主可以增强体质,从而保持骁勇善战,如果接受汉朝的饮食文化,战斗力就会下降。

类似这样的事不少,中行说竭力推崇匈奴、贬低汉朝。由于他本人来自汉朝,所以有更大的说服力,不少匈奴人相信了。【注:出自《史记·匈奴列传》,“初,匈奴好汉缯絮食物,中行说曰:‘匈奴人众不能当汉之一郡,然所以强者,以衣食异,无仰于汉也。今单于变俗好汉物,汉物不过什二,则匈奴尽归于汉矣。其得汉缯絮,以驰草棘中,衣袴皆裂敝,以示不如旃裘之完善也。得汉食物皆去之,以示不如湩酪之便美也。’”】

3

鼓吹经济脱钩,煽动民族对立


中行说还提出,匈奴族在经济上要摆脱对汉族的依赖,与汉族彻底“脱钩”。

匈奴是游牧民族,汉朝以农耕为主,这两种经济形态有很强的互补性,双方经济往来本出自各自所需,是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完全可以双赢。

但在中行说看来,经济上的关系太密切,就让匈奴对汉朝产生了依赖。他鼓吹,草原上到处都是宝,完全可以自给自足,跟汉朝彻底“脱钩”也不影响匈奴人的自身发展。

匈奴人在管理经济方面也十分原始,就连最基本的统计、会计等知识也没有,中行说就“手把手”地教他们以摆脱汉朝影响。

(《史记·匈奴列传》:“于是说教单于左右疏记,以计课其人众畜物。”)

此时,汉匈和亲仍在继续,平时也有一些汉朝使者来匈奴这里。每逢此时,中行说总是故意挑起话题,让匈奴人对汉朝进一步产生反感,激化双方矛盾。

一次,汉使到来,中行说有意把话题扯到如何对待老人的问题上。汉文化有尊老的传统,主张好东西要留给老人,而匈奴人刚好相反,认为老年人体弱不能作战,所以好东西都由年轻力壮者享用。

汉使说:“你们匈奴族‘贱老’,这一点不好。”

中行说马上说:“汉朝风俗,有当兵守卫边疆的,出发时他们的父母难道不是省下来好吃的食物给出行者路上吃吗?”

汉使说:“是这样的。”

中行说说:“匈奴人知道战争胜负才是大事,年老体弱的人不能打仗,所以把那些肥美的食物给壮健的人,这是为了保卫自己,只有这样父亲、儿子才能长久地相互保护,怎么能说匈奴人‘贱老’呢?”

匈奴人听了,觉得汉族人太虚伪。

还有一次,汉使说:“你们匈奴人不讲伦理,父亲死后,儿子竟然娶后母做妻子;兄弟死后,活着的兄弟可以把死者的妻子娶做自己的妻子。”

中行说反驳:“父子和兄弟死了,活着的娶他们的妻子,这是怕种族消失。匈奴看起来伦常混乱,却保全了本族子孙。汉族人虽假装正派,不娶他父兄的妻子做妻子,可彼此间亲属关系却越来越淡。”

汉使还想多做一些解释,中行说立马打断:“汉使就不要解释了,你们只想着输送给匈奴的物资数量足、质量好就行!”

(《史记·匈奴列传》:“汉使或言曰:‘匈奴俗贱老。’中行说穷汉使曰:‘而汉俗屯戍从军当发者,其老亲岂有不自脱温厚肥美以赍送饮食行戍乎?’汉使曰:‘然。’中行说曰:‘匈奴明以战攻为事,其老弱不能斗,故以其肥美饮食壮健者,盖以自为守卫,如此父子各得久相保,何以言匈奴轻老也?’汉使曰:‘匈奴父子乃同穹庐而卧。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尽取其妻妻之。无冠带之饰,阙庭之礼。’中行说曰:‘……父子兄弟死,取其妻妻之,恶种姓之失也。故匈奴虽乱,必立宗种。今中国虽详不取其父兄之妻,亲属益疏则相杀,至乃易姓,皆从此类。’”

中行说专挑敏感话题,引导汉使说出一些伤害匈奴人自尊的话,通过这种方式,让匈奴人觉得汉人无礼,煽动对立。

4

鼓动匈奴侵略,制造细菌战


中行说利用老上单于的信任,不断向其献策,鼓动其向汉朝发起主动进攻。他根据自己掌握的情况,不分白天黑夜地指导后者,告诉他应该重点进攻哪里、哪里最好抢。【注:出自《史记·匈奴列传》,“日夜教单于候利害处。”】

于是,公元前166年(汉文帝十四年)冬天,老上单于背弃和亲政策,挥兵14万直抵彭阳,先锋部队放火焚烧了汉朝的回中宫(今陕西陇县西北),逼近关中。

汉文帝不得不调集十万骑兵和其他众多部队守卫关中。老上单于畏惧汉军人数众多,并不敢直接进攻长安,但在塞内抢掠了一个多月才撤退。

此后数年,匈奴每年都进犯内地,偷袭抢掠了云中、辽东等郡,每年被杀和被掠走的人口在万人以上。

前160年(汉文帝后元四年),老上单于死了,儿子军臣单于继位,中行说又效力于军臣单于,并仍受重用。

军臣单于对汉朝更强硬,继位后没多久就率兵大举南下,掠夺了大量人口和财物。汉朝的报警烽火一度烧到甘泉宫(位于今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南25公里),与长安近在咫尺。

关中震动,长安一日三惊。

中行说死于何年,史书没有确切记载,他的活动主要集中在汉文帝、汉景帝时期,甚至延续到了汉武帝早期。

汉武帝在著名的《轮台诏》中讲了一件事:匈奴听说汉朝军队来了,就让巫师把羊、牛埋在汉军所经过的各条道道上,在水里也预先埋下牛羊尸体,用来诅咒汉军。【注:出自刘彻《轮台诏》,“闻汉军当来,匈奴使巫埋羊牛所出诸道及水上以诅军。”】

一般认为,这种做法不仅是为了诅咒,更是利用动物尸体所产生的病毒发动的“细菌战”。如果属实,这就是世界历史的第一次细菌战。汉武帝时抗击匈奴的名将霍去病年仅25岁就病逝了,有人推测与这样的细菌战有关。

虽然是推测,但不少人仍然将其与中行说联系起来,因为这种“高智商”又灭绝人性的主意,恐怕只有中行说这个大汉奸能想出来。

匈奴族在西汉初年盛极一时,之后便衰落下去,到东汉时期,一部分匈奴族内迁,依附东汉朝廷,加快了与汉族的融合,最终融入汉族和其他民族之中。而中行说作为汉奸“鼻祖”遗臭万年。

在他之前,刘邦分封的燕王卢绾曾携家人奔走匈奴,被封为东胡卢王;在他之后,还有赵信、李广利等人。

不过,与其他人相比,中行说卖国求荣的行为显然更恶劣、破坏力更大——他并非因战败被俘等原因才不得已而为之,而是主动卖身投靠;利用自己身份和熟悉故土的优势,不遗余力地向汉朝发起攻击,手段凶狠,且个个击中要害。

这样的败类,以后的朝代也陆续出现过,他们都是破坏祖国安定和民族团结的罪人,必然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遭唾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