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俞晓红:“续”“补”析名(《红楼梦》后40回非高鹗续写说之二)

 古代小说网 2020-11-29

现在来看“补”、“续”及相关词语用于古代笔记、小说的情况。

就文体源流而言,说部源于史部,在叙事方法上有诸多内在的相通之处;就文本性质而言,说部又有别于史部,说部以艺术虚构为特质而史部以历史事实为实体。

《新辑搜神后记》

史部补续不易,因补续者需要精于史;说部补续相对容易一些,尤其是早期笔记类续作,虽遵循原作体例和宗旨,然在内容上大多与原作关联甚少。如东晋干宝撰《搜神记》,后有托名陶渊明《搜神后记》出;南朝宋东阳无疑撰《齐谐记》,梁吴均则有《续齐谐记》;南朝宋刘义庆编《世说》,刘孝标有《续世说》,唐王方庆有《续世说新语》,宋孔平仲有《续世说》;唐牛僧孺有《玄怪录》,李复言有《续玄怪录》;西晋张华撰《博物志》,宋洪迈撰《夷坚志》、彭乘撰《墨客挥犀》,金元好问有《续博物志》、《续夷坚志》、《续墨客挥犀》。

《续夷坚志》

各种标“续”的作品,并非依附原有笔记文本作人物或情节上的延伸、补充、接续,而差不多是一种沿袭原作体例、另撰情节文字的仿作。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以“仿作”(非以“续作”)指称各种题“续”之作,或正由于此。

明清时章回小说续书频出,多半人物关联,情节接续,且多集中在清乾隆、嘉庆、道光、光绪朝。

《明清小说续书研究》

续作的题名大致有三类。

第一类是明确标示“续”、“后”、“真”、“结”、“小”等字样以表“续写”,如《水浒传》之后有《水浒后传》(有康熙元年刊本,1664)、《后水浒传》(清初刊印)、《结水浒全传》(即俞万春《荡寇志》,成书于道光六年至二十七年间,1826-1847;咸丰元年刊行,现有咸丰三年刊本,1851,1853);

《西游记》之后有《续西游记》(同治七年和十年各有刊本,1868,1871)、《后西游记》(有乾隆四十八年、五十八年、道光元年刊本,1783,1793,1821);

《金瓶梅》之后有《三续金瓶梅》(有道光元年抄本,1821);

《隔帘花影》(又名《三续金瓶梅》)

《英烈传》(崇祯元年有刊,1628)之后有《英烈传》(有道光二十年、光绪八年刊本,1840,1882;另有《英烈传》,已佚);

《禅真逸史》(明天启年间杭州爽阁主人履先甫刊印)之后有《禅真史》(有崇祯二年峥霄馆刊本,1629);

清初如莲居士《说唐演义全传》成书于康熙后期(今存最早刊本出于乾隆四十八年,1783),乾隆年间即出《说唐后传》,后又出《说唐三传》(有嘉庆十年刊本,1807);

《粉妆楼全传》之后有《续说唐志传粉妆楼全传》(4篇叙文写于乾隆五年至十五年之间,1740-1750;另有嘉庆二年和光绪三十二年刊本,1797,1906);

《儿女英雄传》之后有《续儿女英雄传》(成书于光绪十八年之后,1892;有光绪二十四年、宣统元年刊本,1898,1909)、《再续儿女英雄传》(存晚清石印本);

《续侠义传》

《侠义传》(即《三侠五义》)之后分别有《续侠义传》(有晚清刻本)、《小五义》(光绪十六年刊,1890),《小五义》之后有《续小五义》(光绪十七年刊,1891)。

第二类即以“补”拟题,为数不多,如明末董说所撰16回的《西游补》(有崇祯年间刊本)。

明崇祯刊本《西游补》

第三类是另拟书名,如《天女散花》实际是《西游记》三大续书中的一种,《隔帘花影》和《金屋梦》分别是《金瓶梅》的删改本。

在明清各种小说续书中,《红楼梦》续书数量最多,历时也最长。

赵建忠著《红楼梦续书研究》

清代的十余种《红楼梦》续书大多产生在嘉庆元年(1796)至光绪三年(1877)这80年间,其中嘉庆年间刊印的有8种之多;而且,续书题名大多标以“后”、“续”、“重”、“复”一类明显表示“续写”意旨或“圆”、“幻”、“影”、“真”一类表示颠覆原著意图的词语,如逍遥子《红楼梦》(乾嘉间初刊)、秦子忱《红楼梦》(嘉庆四年刊本,1799)、王兰沚《绮楼梦》(嘉庆四年初刊)、陈少海《红楼梦》(有嘉庆十年刊本,1805)、海圃主人《红楼梦》(有嘉庆十年刊本)、梦梦先生《红楼梦》(嘉庆十九年刻本,1814)、花月痴人《红楼梦》(道光二十三年刊本,1843)、顾太清《红楼梦》(光绪三年刊本,1877);另有周绍良藏张曜孙撰《红楼梦稿》20回未完稿、郭则沄《红楼梦》(民国二十八年至二十九年刊于《中和月刊》,1939-1940)。

《后红楼梦》

《红楼梦》续书中以“补”拟题的有三种,即归锄子的《红楼梦》(嘉庆二十四年初刊,1819)、嫏嬛山樵的《红楼梦》(嘉庆二十五年刻本,1820)和《增补红楼梦》(道光四年袖珍本,1824)。

从题名角度看,《红楼梦》续书和其他章回小说续书用“续”、“补”的情况及其比例基本相符。

综而观之,古代仿作续作类笔记、小说的题名,用“续”字(或“后”[29]等其他词义相近的字)多于用“补”字,即用“补”字的作品,其性质也非仿即续。

程高本后40回以自然的形态衔接于前80回后,题名无“续”无“补”,说明程高并不视后40回为续作。若仅从“补”、“续”的名目出发来推定程高之“补”究竟是局部的修补、补缀,还是大面积的接续、续加,仍然会引发歧见。

《谁能炼石补苍天:清代红楼梦续书研究》

清代各种《红楼梦》续书,其接续点并不一致,大致有三类情况。

一类是从第97回接续,有《续红楼梦》(秦子忱)、《红楼梦补》两种;

一类是从第120回以后接续,有《后红楼梦》、《绮楼重梦》、《红楼复梦》、《续红楼梦》(海圃主人)、《红楼圆梦》、《补红楼梦》、《红楼梦影》、《续红楼梦稿》等8种;

还有一类是接续已有续书,如《增补红楼梦》接续《补红楼梦》末回。

前10种续书,无一例外,没有一种是从第80回接续的。接续节点上的这种高度趋同性,至少可以说明两点:

《续红楼梦》

其一,这十位续书作者,不约而同将120回本《红楼梦》视为一个整体;其二,接续节点的差异,反映了不同的续作者对120回本《红楼梦》的认同程度,接续点越晚,认同程度越高[30]。

最早的续书《后红楼梦》在乾嘉间刊行,距程高本行世只有4年之遥,其写作时间还要提前两三年。逍遥子自序《后红楼梦》云:“自铁岭高君梓成,一时风行,几于家置一集。” [31]“梓成”犹云“刻成”、“印成”,而非“续成”。

较早提及《红楼梦》有“续刻”的是秦子忱,其《续红楼梦》的刊行距程甲本面世已有7年;明言高鹗“说梦话”的是梦梦先生,其《红楼圆梦》刊行距程甲本面世已23年。

《无才可补天:红楼梦续书研究》

这意味着:早期的续作者知道后40回是续作并由高鹗刻成行世,但不认为是高鹗续作;后来的续作者认定高鹗是后40回的作者,但已是在张问陶“八十回以后俱兰墅所补”(1801)的说法传开之后。

这说明有这样一种可能:后40回的确不是高鹗或程伟元续写而成,程高只是后40回的修补整理者。

注 释

[29]用于接续之作时,“后”与“续”意思相同,如曹寅《续琵琶》,刘廷玑《在园杂志》称之《后琵琶》,词异义同。

[30]张云有专文讨论续书接续点和接续方式,并认为接续方式的选择建立在对后40回的认同和接纳的基础之上。参见张云《作为续书的后40回》,《曹雪芹研究》2011年第2辑。张文所言“认同”,是就续书对120回本内容上的肯定或不满而言的;本文所谓“认同”,乃谓续书作者对120回本整一性的认可。

[31][清]逍遥子《后红楼梦》序及凡例,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