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图书室 / 原创 / 嘉靖二十六年李春芳殿试榜首中状元

分享

   

嘉靖二十六年李春芳殿试榜首中状元

2020-12-03  王晓图书室


《句容县志》载:“嘉靖二十六年(1547 年),李春芳,殿试榜首,一甲进士第一名。县城轿巷口为其立状元牌坊一座。”

李春芳(1510—1585),初名果,字子实,号石鹿,又号华阳洞天主人。祖籍句容,曾祖迁兴化。

据兴化师俭堂(清康熙帝为李春芳第六世孙所题堂名)《李氏族谱》、王锡爵《太师李文定公传》等典籍考定,李春芳“一世祖”李赓由福建邵武原籍迁居无锡,“三世祖”即宋代著名抗金英雄李纲。

据《李氏族谱》记载:“第十四世孙李旺(海)一迁居应天府句容县承先(仙)乡朱壒村(今天王镇朱巷)。十六世李秀迁兴化。”“故邵武、无锡、句容均留有李氏族裔。”李春芳为第十九世,曾祖李秀、祖李旭、父李镗。后来父亲李镗复返句容,李春芳系李镗的长子。

《乾隆句容县志》卷第九载:“李春芳,字子实。始祖海一,世居句曲之朱壒村。公之曾大父始渡江至安宜(扬州宝应),已又从安宜徙兴化。”

李春芳《贻安堂集》卷二《忆昔行,送王近山解官还句曲》有:“我有庐兮三茅畔,十亩榛芜松菊乱。何时一报圣朝恩,与君仍作林皋伴。”

李春芳《贻安堂集》卷五《遥寿二溪杨公六十一序》有:“李子,句曲人。”“世居勾曲之朱壒村。”

《李氏族谱》收录有李春芳之孙李思聪写的《李氏别记》。据《李氏别记》所述,李春芳曾祖李秀因生活贫困,曾到宝应投亲,因情况不好而迁到兴化,当时状况是“流离困苦,茫无生计”。到兴化后,在东门搭个棚子,李秀将亲友赠的金环换成豆子,以磨豆腐谋生,有了一点收入后,又扩大到酿醋,由于李秀一家是苏南方音,当地百姓称其为“醋蛮子”。

李春芳幼年聪明好学,在句容城明德堂读书时,品学兼优。后为诸生(考取秀才入学的生员)时,曾经读书于句容崇明寺的藏经院院内月潭僧房玉带楼。《乾隆句容县志》载:“玉带楼在县治东崇明寺藏经院。李文定为诸生时,读书院内月潭僧房。”

一次,在寺庙的墙壁上戏题《留玉带》诗一首:

年年山寺听鸣钟,匹马长安忆远公。

异日定须留玉带,题诗未可著纱笼。

题后,李春芳站在壁下,吟诵起来。寺里的方丈出来说:“恭喜相公,这次定中状元!”李春芳说:“不敢,不敢,师傅这么说,只是让我高兴而已。”方丈说:“那好,你敢不敢答应,中了状元,将玉带送来,留在本寺?”

“留玉带”源于北宋年间金山佛印法师曾与苏轼参禅,苏轼赌败,留下玉带永镇山门的故事。想到这个故事,李春芳对方丈说:“可以可以,一言为定。”

嘉靖十年(1531 年),李春芳21 岁以“句容籍”乡试中举,二十六年(1547年)以“句容籍”再赴会试,得第十名。殿试鼎甲第一,高中丁未科状元。

历史上,句容共有116 人被录取进士,而得一甲进士第一名中状元只有李春芳一人。《天一阁藏明代科举录选刊·登科录》载:“李春芳,贯直隶扬州府高邮州兴化县,民籍,句容县人。”这里“贯”指居住地,“籍”指户籍。

李春芳中了状元,被任命为翰林院修撰,“给假南还”,回句容探亲时,崇明寺月潭和尚登门索书,要李春芳履行当初诺言。李春芳仿效苏东坡,高兴地解下玉带,连同西番所进番经一册,送给崇明寺藏经院的月潭和尚。待李春芳入阁拜武英殿大学士后,月潭刻诗于石,并建玉带楼藏经贮带,把它当做镇寺之宝。

《乾隆句容县志》载:“玉带楼在县治东崇明寺藏经院。李文定(即李春芳,谥文定)为诸生时,读书院内月潭僧房。戏题壁曰:‘年年山寺听鸣钟,匹马长安忆远公。异日定须留玉带,题诗未可著纱笼。’后嘉靖丁未,廷对第一,果应前语。官翰林。给假南还。月潭踵门持楮求书,并请践约。公书前律,笑解所系玉带,并西番所进番经一册付之。及公累官宗伯,拜大学士,月潭刻诗于石,并建楼藏经贮带,用镇山门,与古刹共垂不朽。”

李春芳先后提升为翰林学士,太常少卿(正四品),礼吏二部左右侍郎(正三品),礼部尚书(正二品),经六次升迁,于嘉靖四十四年(1565 年)为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兼武英殿大学士入阁拜相。隆庆二年(1568 年)七月,58岁的李春芳接任首辅,成为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状元宰相。

李春芳夺魁归省,句容家乡父老在他故居县城轿巷巷口,为其跨街立“状元牌坊”一座。城南兆文山,也是为纪念状元李春芳而定名。

句容李春芳祠有二,一在崇明寺大殿右,二在茅山上宫右。清代,重修句容城内四牌楼,东面牌坊即为“状元宰相”李春芳。

《乾隆句容县志》卷第一载:“状元坊在县治废巷口(废巷即轿巷,元代以郡王府存放轿子之处而得名,明更名为废巷。),为大学士李春芳立。”“四面牌坊,南曰:承流宣化。北曰:节用爱人。东曰:正本清源。西曰:奉法循理。今东匾曰‘状元宰相’,为丁未殿元李春芳;西匾曰‘天官冢宰’,为吏部尚书曹义;南匾曰‘地官司徒’,为户部尚书王暐;北匾曰‘殿中执法’,为御史汤鼐立。”

过去,在句容盛传一首民谣 :“句容蛮,句容蛮,提到句容就胆寒,小小的神仙张邋遢,大大的状元李春芳,阳间皇帝朱洪武,阴间皇帝张祠山。”民谣里面“大大的状元李春芳”,说的就是这位状元宰相。

李春芳做了宰相后,朝廷推恩追赠其曾祖父李秀、祖父李旭、父李镗皆为“少师、吏部尚书、中极殿大学士”。据《李氏族谱》记载,李春芳曾祖李秀与夫人陈氏去世后葬于兴化。其祖父李旭与夫人王氏回葬于句容赤山。父亲李镗后来复返句容,去世后与夫人徐氏合葬宝华龙潭水泥厂附近。朝廷追赠李春芳祖辈的时候,李专门回乡修葺了祖父李旭的墓,并举行了隆重的祭祖仪式。

李春芳官高位重,但从政清廉,恭慎持平,不以势凌人,常念故乡之情,多方关心句容地方建设。嘉靖间,闻句容以砖建城,曾撰文《筑墙记》。万历四年(1576 年)华阳书院新建后,撰《新建句容华阳书院碑记》。

明代嘉靖、隆庆两朝的内阁争斗十分激烈,李春芳官做到了宰相,几次遭人陷害。李春芳看透了官场,不想卷入争斗的漩涡,逐渐萌生了退意。

隆庆五年(1571 年),李春芳第5 次奏疏请退,隆庆皇帝只得下了一道《赐大学士李春芳归田敕》,命给予车马,派官护送他告老还乡,官府照例发他禄米。

      李春芳与句容有割不断的亲情,考取状元之后取号“石鹿”,即源于句容石鹿山。《弘治句容县志》载:“石鹿山,在县南七十里承仙乡,石形似鹿,故名。”晚年返归句容故里居住,流连于茅山华阳洞附近,自号“华阳洞天主人”。

茅山三茅峰北有一良常山,良常山山麓有个村子叫潘庄。潘庄是《弘治句容县志》记载的古村落,时属句容乡,今属茅山镇墓东行政村。潘庄胡氏家族称为良常胡氏。编纂于清代末年的《良常胡氏族谱》上,赫然有一篇明代大学士李春芳于万历七年(1579 年)春三月撰写的《良常胡氏重修谱序》。

序文显示,李春芳归养后曾在句容:“余承国恩,许归田里,因得于方外之流,论养之术于三茅洞天。即就陶公故址建玉皇阁,为焚修之所。阁东北五里许,良常仙境在焉,时引故乡父老,往来话旧其中。每至则胡公玉岩与其侄铜冈、碧溪辈款洽尽欢。万历己卯春,复步自华阳入良常,因登胡氏之堂,而胡之诸宗适修世系,余索阅之。”

李春芳居住在玉皇阁,与道人交流养生之术,同家乡父老来往甚密。落户在三茅峰下的良常胡氏人家是他经常落脚的地方,良常胡氏重修谱时,李春芳受胡氏邀请为其族谱作序。

李春芳存世的诗文中,也有其在句容生活的诗句。

送袁一斋归茅山

李春芳

汝是萧闲第几仙,乘云何日下瑶天。

洞有华阳人不远,井闻葛稚药须诠。

王岩潭年丈过访(茅)山中,即席奉赠

李春芳

总角抡魁众所夸,秣陵携手笑看花。

而今忽讶霜侵鬓,莫惜金尊对月华。

诗中王岩潭即王近山。王近山,字岩潭,句容茅山人,李春芳儿时伙伴,二人致仕,又皆回到茅山,鬓发已衰,月下对酌,儿时朋友情深,此时尽在杯中。

      李春芳著有《贻安堂集》12 卷,《岳王精忠录》外集4 卷,《海公大红袍传》60 回。

万历十三年(1585 年)三月十九日李春芳卒,享年75 岁,获赠太师,谥号“文定”。赐葬扬州西山。

李春芳生有六子:茂年、茂才、茂德、茂功、茂业、茂中。正室徐夫人生四个,除李茂年葬扬州西山,李茂才、李茂德、李茂功皆葬于句容。据《乾隆句容县志》记载,李茂德葬后白淤乡,李茂功葬开发区大墅下,孙子李思诚、李思敬也皆葬于句容。李思诚,万历十九年举人,二十六年进士,官至礼部尚书,与李思敬葬后白张庙。

据《光绪续纂句容县志》记载,回迁句容守祖墓的李氏家族一支,在清代又出了个名人叫李澄,字镜月,一字镜远,春芳玄孙,顺治乙酉(1645 年)举人。

       回迁句容的后裔中的李天祺,字右文,监生,住句容城内云龙岗下,咸丰六年 (1856 年) 城陷被俘,不屈遇害。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