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6779 / 待分类 / 入仕如登山,步步惊心!

分享

   

入仕如登山,步步惊心!

2020-12-04  随缘6779

“喝!青玉,干了这杯!我再加五万捐款!”市里来的富商王老板小小的鼠眼中尽是阴狠!

 “王总,我实在不能再喝了!”面对王老板咄咄逼人的劝酒,袁青玉只能婉言抗拒。

“怎么?你看不起我?既然这样,我们还谈什么合作?”王老板用威胁的语气说。

袁青玉蹙起眉头,那天仙般的脸上充满了委屈,她很清楚对方的用意,现在自己有求于他,他今天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袁青玉真想用酒泼到王老板的脸上……可是,今天自己是带着任务而来,为了这笔捐款,为了那些留守的孩子,她不得不委屈自己。

袁青玉咬咬牙,举起酒杯,喝了下去。

喝下这杯,袁青玉的胃里翻江倒海,绝美的脸顿时通红。她不能再喝了,再喝她恐怕真的就会倒下。

然而,王老板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打算,袁青玉的美貌,他也是垂涎已久,等喝醉了,自然有人帮他把人给送到房间,让她臣服自己,在慢慢折磨,想到那滋味,王老板不由得血气上涌:“小袁,把这杯也喝了,喝完我捐100万!”王老板甚至凑到袁青玉唇前,想把酒直接给她灌下去。

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袁青玉,就连同桌的其他几个同事,也都嘻嘻哈哈的劝着,他们也很想看看这个美貌,矜持,平常骄傲冷艳的袁青玉如何出丑。

袁青玉只觉得视线变得晃荡而模糊,她有些无力的摇头,但还是没能摆脱靠近嘴边的酒杯。

她多么渴望在这个时候会有人出来帮帮自己,哪怕是代一杯酒,让自己稍微歇口气,可是,谁会真的关心自己?没有,一定没有,袁青玉有些感伤的摇下头。

真的没一个人关心袁青玉吗?不!

在次桌上的夏文博就是一个。他的眼中闪现出一抹心疼,他喜欢袁青玉,这个年轻的,还不到三十岁的美女上司是绝对充满魅力的女人,他已经暗恋和关注她许久了。

他无法忍受袁青玉当众被人欺负,虽然他明白自己人微言轻,拦不住王老板,但是,夏文博还是勇敢地站了起来,走向袁青玉和王老板。

夏文博站在了王老板的面前,把酒瓶拿了起来:“王老板要继续喝的话,我陪你喝,我们钰姐已经不能再陪你喝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不要说夏文博心里发虚,其他一众人也纷纷睁大了眼睛看着他,这小子是哪里来的,敢当众顶撞王总?不怕这一百万捐款飞了?

袁青玉也有些吃惊地看着夏文博,心里虽然很感激夏文博为自己出头,可是又明白,他是顶不住的,这里哪有他说话的份。

果然,王老板眼一瞪,一声暴喝:“滚蛋,你算哪根葱,我和小袁喝酒,轮得到你替?”

夏文博一言不发地看着王老板,他也豁出去了,娘的,我今天就要管管这事,你能咬我一口不成,他一言不发的也瞪着对方,大有死扛到底的决心。

王老板被他这个表情给弄蒙了,好一会,才生气地骂道:“你们就是这样教育下属的么?领导喝酒,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臭小子就敢上来搅局?留守计划的捐款你们还想不想要了!”

说完这些话,王老板便把冷冷的眼光射在了袁青玉脸上。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哼了一声,不满地按下接听键,才听了几句,他脸上有了惊惧之色,额头也冒出来虚汗,整个腿都在抖。

电话挂断,王老板脸色惨白地看着夏文博,嘴唇哆嗦着说:“小哥,我……我不是东西,我错了……剩下的酒我都喝了……”

袁青玉用疑惑,醉意朦胧的双眼看了看夏文博,似乎在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夏文博内心也被这个局面弄傻了,这咋回事!难道自己今天人品大爆发,感动了这个嚣张跋扈的王老板?

感动?屁!这样的混蛋是能感动的人吗?难道有人帮自己?

想到这里,夏文博抬眼扫视,忽然看见门口匆匆闪过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可是他一时没想起来那究竟是谁!

算了,想不起就想不起吧!既然走到这一步,嘿嘿,先扎起势来,把这老小子收拾了再说!

他咳嗽一声,挺一下腰杆,在众人的惊讶声中,拿起桌上的残酒往王老板头上浇去:“王老板,我帮你醒个酒!清醒点对你发育成长有好处。哈哈哈!”

酒顺着王老板的头发流了下来,他却不敢有丝毫不满,还谄媚的说:“还是小哥英明,你说的对!我是有点醉了!那个袁姐呀!我刚才错了,明天的捐款一定到账……”

袁青玉没有说话,她真的醉了,眼皮很重,已经有些神志不清。

夏文博急忙上前扶住袁青玉:“袁姐,我送你回家吧。”

她恍惚地点点头,却是脚下不稳,整个娇躯压在他身上,一声“嘤咛”,夏文博直接就起反应,浑身发烫,低头看袁青玉,一片雪白差点晃花他的眼,细腰也是盈盈一握,浑身的酒气勾引人差点犯罪,夏文博暗笑:真是妖精...

从夏文博送她到家,一直到夏文博离开,袁青玉那醉酒的感觉才慢慢的开始削减下去,在听到夏文博离开的脚步声消失之后,她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口。

这小子今天竟然傻不拉几地为自己出头,不过,袁青玉知道他喜欢自己,每次自己开会坐在前面,他总是眼皮眨都不眨的看着自己。

想一想,这小子还是不错的,人长得很帅气,文章写的也好,特别是哪一口纯正的京城腔调,让自己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他,比起单位这些土狗来说,他真的算出类拔萃。

袁青玉表情逐渐变化,她也渴望安慰......想到这,袁青玉嘴角勾起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昨天的那一场闹剧并没有改变生活的运行轨迹。

第二天中午,办公楼宽大的3号会议室里风云突变,气氛异样压抑。大领导宗梅西正用冷峻的眼神扫视着自己对面的十几位下层部门单位,以及参会的几个小部门。

有那么一刻,他的眼光射向了全公司公认的美女领导袁青玉,不得不说,在日常里工作和生活里,袁青玉过于严谨,过于冷漠,在她微挑的丹凤眼前,几乎所有的人对她都是望而却步。

但也有例外,比如此刻,宗梅西的眼中明显的侵透出一抹阴冷和仇恨,对这个美到极致的女上司,他是绝不会怜香惜玉的,他准备再一次的发动攻击!

宗梅西用力敲了敲桌面,大声的说:“商务部和编辑部!最近群众对你们两个部门的反应很大,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必须采取措施加以整顿。”

他的声音在会议室‘嗡嗡’的回响,震的那两个部门负责人冒出了虚汗。

袁青玉的心里很不舒服,在她分管的部门里,实际上,也就这两个部门稍微有点油水,但眼看着宗梅西的手准备伸过来了。

可是袁青玉却没有办法应对宗梅西的攻击,她不过是个副职,不是宗梅西的对手。

宗梅西稍作停顿,继续说:“下半年的费用要适当的减少一点,这个事情我和黄中也是商议过的,你们开支太大了,下半年公司的费用紧张,必须压缩。”

编辑部的那个管理可怜巴巴的看看宗梅西,说:“宗总,我们费用本来就很紧张啊,能不能请您再考虑一下。”

对宗梅西这个大上司,公司其他管理层都有些惧怕。

“我都说了,这个必须压缩。”宗梅西的话很霸道,一点商量的语气都没有。

这个部门管理者只好把眼光又投向了女领导袁青玉,他希望袁青玉能帮着说说话。

袁青玉也看到了他投来的眼光,作为自己分管口上的部门,袁青玉不说上几句也不成,态度是必须要有的,不然会让下面的人寒心。

“我说两句吧。”袁青玉深吸一口气说。

宗梅西眼中射出两道冷冷地光,这个女人,装什么装,我迟早会让你从这里出去。

袁青玉没有看宗梅西的眼色,说:“我觉得本来经费给的也不足,所以就算资金紧张,也应该从其他部门压缩一下吧,不应该动这一块经费。”

宗梅西微微一笑,说:“奥,青玉,那我倒想问一下,你说从哪个部门压缩啊?”

袁青玉愣了一下,说:“从哪里压缩我不知道,但我这里的经费不能随便动。”

“呵呵,既然你自己都不知道从哪里压缩,那还说什么?就这样定了。”

宗梅西说着这话,看都不看袁青玉,开始谈起了别的工作,对这个外乡来的女人,宗梅西一点都不在意,强龙压不住地头蛇,何况你袁青玉也算不得强龙。

袁青玉确实斗不过宗梅西,不管从工作经验,还是在威望,人气方面,她和宗梅西相差太远了,她只能低下头,暗自叹息。

其实,在会场上叹息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夏文博,看着袁青玉那沮丧的神情,夏文博的黑眸也透着忧郁的眼神。

夏文博暗想,这个美丽到极致的女人怎么可能不沮丧呢,半年多了,大领导宗梅西一直凭借着在公司盘根错节的关系,频繁的对袁青玉发动起了一波又一波攻击。

老实说,好几次夏文博都已经看出了宗梅西的破绽,假如换做是自己,一定能抓住那稍纵即逝的机会,展开强有力的反击。但很遗憾,袁青玉白白的放过了那样的机会,也许,她身在局中,不如夏文博旁观者清。

也许,夏文博与生俱来的对职场的透彻,对人性的理解,以及对事态精准的洞悉力本来也就是常人所不可比拟,做什么都是需要天赋的。

一个声音打断了夏文博的思考:“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散会!”

夏文博一下清醒过来,他知道,留给袁青玉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再这样下去,袁青玉唯一能做的就是黯然离去。昨天那个事,还让他念念不忘,甚至还做了一个旖旎的梦,若自己这次帮助了她,也许俩人能有进一步的发展,想到这,夏文博有些按耐不住了......

击溃,或者摧毁宗梅西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会议结束了,夏文博站起来恭送领导们离开,乱纷纷的会议室变得安静下来,夏文博看到有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想着问题。

这就是袁青玉,她在思考自己面临的危机。

正犹豫着,夏文博的耳边响起了袁青玉的声音:“小夏,听说你家在京城的,怎么想到跑这么远的地方?”

袁青玉叫他的时候,夏文博一个激灵,镇定下来说:“我,我是想离开京城,到外面闯闯。”

“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袁青玉又想起了这小子昨天晚上那莽撞的动作。

夏文博有点傻傻的站在袁青玉身后,他并不知道袁青玉在想什么。

他只能茫然的回答说:“说来话长,我跟谈了两年的女朋友吹了,一伤心,就想离开京城。”

“那你现在后悔来这里吗?”

摇摇头,夏文博说:“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我喜欢这里。袁姐,你喜欢这里吗?”

袁青玉苦笑一下,说:“有时候喜欢,有时候讨厌。就像今天,我感到自己很讨厌这个地方了。”

“奥,是因为宗总的话吧?”夏文博静静的说。

袁青玉倏然一惊,她有点警惕的看了夏文博一眼,这个夏文博怎么敢如此大胆的说出这样敏感的话题,难道连这样的一个初入职场的年轻人都看出了自己的心态?自己是不是有点太不谨慎了。

袁青玉慢慢的眯上了眼,瞳孔中射出了冷冷的一束寒光……

未完待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