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涵读书 / 待分类 / 贾琏戏熙凤:表面上有多热闹,内心里就有...

分享

   

贾琏戏熙凤:表面上有多热闹,内心里就有多荒凉!

2020-12-11  小涵读书

中国古人有句话说的好:“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夫妻关系是所有关系中最亲密、最难忘、最坚实的关系。

  


红楼梦里有很多不同类型的夫妻,贾母和贾代善是恩爱型的。贾母在清虚观想起丈夫时满面泪痕,念念不忘。贾赦和邢夫人是男尊女卑型的,丈夫说了算,想娶小妾妻子当媒人;薛蟠和夏金桂是不着调型的,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闹,寻死觅活,没法过日子;贾迎春和孙绍祖是悲剧型的,蛮横无理的丈夫,懦弱无助的妻子,最终妻子死于丈夫之手,等等,在这些林林总总的夫妻关系中,王熙凤和贾琏属于比较奇葩的。

两人都出身于四大家族里的望族,婚后都在荣国府里参与管家,贾琏主外,王熙凤主内,夫妻两人可谓是“珠联璧合”。如此家境,如此境遇,使两人有过最甜蜜也最奢靡的婚后生活。

刘姥姥进贾府,周瑞家的送走后,到梨香院向王夫人汇报情况被薛姨妈抓了公差,顺路给众姐妹和王熙凤送宫花。

周瑞家的到了王熙凤的门前时,被小丫头丰儿摆手拦住,示意她到别的地方去。周瑞家的到巧姐的房间等候。不一会儿就听到有笑声从王熙凤的屋里传出来,里面还夹杂着贾琏的声音。随后平儿推门出来,让丰儿舀水进去。

  


王熙凤和贾琏闹得如此热闹,笑声都传到了外面,可谓是过于张扬了。

脂砚斋对此批注解释:“阿凤之为人,岂有不着意于“风月”二字之理哉?若直以明笔写之,不但唐突阿凤身价,亦且无妙文可赏。若不写之,又万万不可。”

脂砚斋说的很含蓄,清代有很多学者却直接说出“白日宣淫”之名,对王熙凤的行为进行了抨击。

王熙凤和贾琏做的确实不妥。中午时分,王夫人和薛姨妈在唠家常,李纨独自在屋里昏睡,她前脚把刘姥姥、贾蓉打发走,后面就跟贾琏有了风月之情。当然闺房私意可以有,但不应该破了底线。

王熙凤和贾琏随性而为,如果是夫妻情分所致,倒也无可厚非。关键两人之间没有这种正常的夫妻情分。

  


红楼梦第二十三回,夫妻俩在吃饭时,因为分管小道士小和尚的事,两人闹起争执。王熙凤强让贾琏让步时,贾琏说出了这样的话:“只是昨儿晚上,我不过要改个样儿,你就扭手扭脚的。”把夫妻之事做为探讨事情的筹码,赤裸裸地暴露出两人关系的紧张。

红楼梦第六十九回,王熙凤设计将尤二姐逼上绝路后,贾琏伤心欲绝,搂着尤二姐的尸体哭泣时,贾蓉暗中使坏,贾琏竟然说出替尤二姐找王熙凤报仇的话来。

所以从贾琏和王熙凤真实的夫妻感情来看,贾琏戏熙凤纯粹是一场“午间秀”。

在这场秀恩爱过程中,王熙凤假意张扬,贾琏也没有付出多少真情。两人这场秀恩爱没有表明两人关系有多亲密,恰恰相反,还深刻地暴露出两人内心世界没有彼此,同床异梦中没有感情,只剩下荒凉。

事实上确实如此。两人后来把夫妻之事作为谈判谋事的筹码,把夫妻之间最亲密的感情当作交易,这种突破夫妻底线的做法,让两人渐行渐远。于是贾琏越来越无耻,不分时间、不分地点,把脏的臭的女人都往屋里拉;王熙凤则是天天防、日日防,终究是防不胜防,甚至平儿也开始私下里背叛她。

  


一旦失去底线,彼此相处就会变得无下限。

贾府没落之后,贾琏本该与王熙凤同舟共济,风雨与共,共同面对艰难时局,但从王熙凤的判词看,王熙凤和贾琏不仅没有白头到老,最终贾琏还狠心将她休弃,让她落了个哭向金陵事更哀的结局。

声明:本文资料重点引自《乾隆庚辰四阅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胡适藏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蒙古王府本石头记》《郑振铎藏本》【文/小涵读书】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