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与诗歌 / 待分类 / 「彩虹-现代诗」——橙

分享

   

「彩虹-现代诗」——橙

2020-12-13  摄影与诗歌





本期图片来自摄影师:肖肖路
诗文由本号作者授权发表

「彩虹-现代诗」——橙(第二期)  


文/朱鹰

植物的春天——
先右后左 略停顿
沿梯而上 刃毕露
呼喊天空 云线压低了头颅
荒草零落 地平线被掀翻

植物的秋天——
不是向日葵的回香
是营养爆棚的食物:
攀上云峰的甘霖
坠入山林的美梦



文/麦穗

手指划动通讯录
那枚橙色的蜜桔
明亮得耀眼
象夜空中的星
沉默在我的虚拟世界
无声无息
无时不在
想和你打个招呼
又怕打扰到你
内心涌动的
是你的慷慨
带给我如橙色般的温暖


文/一宁

烈焰说,要烧上天
烧出最美的霞
秋林不许
山歌不许
乡土不许
埋头挺进的
一点
熏黑的倔强的橙
不许


文/刘一默

橙色是三峡移民的原色彩
叙述着漂泊的忧愁
老杨来自三峡,当橙子落地生根的时候
他都要祭拜

异乡里的名字
叫不出故乡的味道
身边的烟尘
挂在空中,安静地
随祖先的纸钱一同上升

三月的雷声
敏锐地嗅出泥土的芳香
那颗包裹的橙籽可以进入土壤
让故乡的晚秋看见橙色的太阳


文/龚小猪

任世界如何排斥依然坚定且最重情感
夹在各种思想的摆布里
无畏和不惧

秋天的黄和春天的红过滤后
注入化学的品质
就产生了百毒不侵的灵魂
在善变的宇宙
依然本真
醒目地出任了彩虹之一的角色后
从此
再容不下天地间
任何猥琐颜色的掺杂


文/青谷

橙是红的黄,黄的红
红的怕给黄色搅黄
黄的怕栽倒在血里
带菌的气溶胶也是橙色的?
泄露、扩散,随风吸入人体
令数千黄人感染兽源性布菌!
红色辟谣机日日开动先行
中招者让谣言遥领成预言
是带菌的气溶胶使人中招的?
无辜的无端毁掉,可有橙金人生?

文/清风

一抹暖色
是秋天的色彩
也是汁水充溢的果实
有着太阳的光晕
融合了热情与温暖

不属于三原色
它的出现
需要调配,需要等待
有时,也需要一点小小的智慧
来中和———热烈的红与黄

中年的颜色
中年的心境
正如生活,正如心情
正如你看世界的眼光
不再热烈
依旧温暖


文/谭建文

当你的目光一旦确定某处为高地
我是否会成为你梦中寻常的颜色

只记得那一年那一天
不小心,把刚盛满果汁的杯子打翻了
橙色的液体
一如太阳光花花点点洒落一地
多么可惜啊……母亲说
破碎的玻璃渣没有扎到手指就好

岁岁平安。每每
当我黄昏拖着疲惫的身影
摊开掌心,把一瓣一瓣熟透了的
阳光紧凑密实,作为
生活的填补与赞赏
一直包裹内心柔软的酸与甜
要不要避开一切
不应具备的尖锐的利器


文/甲天下

众目睽睽,钟情于
一个女人华丽转身
此时 ,郁金香刚刚开放
橙色的香,使姗姗来迟的黄昏,
惴惴不安
潜伏在此处的
露珠,辨识着伞下的
诺言,灯红酒绿处
有人高歌:我的太阳

橙色,终于填补了
记忆的空白,落下的
枝叶,拿来遣词造句
脚与路的偏差,还需要
一场酣畅淋漓的爱
来矫正,一见钟情也罢
久经磨难也行…今晚
彼岸迷离,今晚月光憔悴
让天下有情人,未酒先醉


文/一二

有时你只是听着江水
在离佛很近的地方
假装是沉默的鱼
那些在夜里闪烁灯火的市井
那些没有记忆的水泥
那些被人声描绘、涂抹
精细到极致的尘埃
他们比洪水更能淹没一座城市
他们总是从胜利走向胜利
他们在和平年代占领每一处广场
他们用综艺的腔调谈论着真实的战争
阿弥陀佛,你只是听着江水
在离佛很近的地方
假装是沉默的鱼

文/如故

如果我的青春
还能  再燃烧一次
我一定
一定叫她不再吝啬

叫她在荒野上放一把火
把麦田的橙黄
揉碎在画纸的灰烬
泛出金光

我一定
一定叫她
走到蓝色忧愁的对立面

勿再沉浸
此刻辉煌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