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生长的家 五感之旅------上海番外

 标准生活 2020-12-13

南朗是认识十几年的朋友,08年左右,几乎是同时期,失物招领和栋梁都是从胡同起步的。

后来他搬到了上海,创立了LABELHOOD蕾虎,和一只猫、几只狗住在老洋房里。南朗对空间大概也是有些执念的,在富民路两家蕾虎店中,都能看到他对空间和陈列的想法。不奢侈的精致,整洁,恰到好处的尺度和距离感。

(向左滑动了解更多)

素食、热爱清扫、喜欢小动物的设计师,关于家,关于生活方式,我们和南朗聊了聊。

南朗发过一条微博,想问问有没有人跟他一样是热爱打扫,没想到引发了热烈讨论。南朗享受打扫,在打扫过程中可以完全放空。不像大多数人会找保洁阿姨,因为一直是他自己在打扫,所以这一步打扫到这里,下一步该去做哪里是完全清楚的。整个过程对他来说是一个特别放松特别舒服的一个状态。

他很享受那种打扫完,然后坐下来喝个咖啡听个音乐,在一个干净轻松的一种空间里那种状态,心情也格外清澈。打扫,是一个动作,清洁,成为了他生活中的质地。

南朗挺喜欢原来的家,只可惜有点小。如果父母来上海一起住,就有点太小了。另一个原因是暖气,考虑到父母之前一直在北方,北方人在上海生活反而是很怕冷的,南朗就换了一个稍微大一点的有暖气两居室。

在这个家里失物君能看到设计感恰如其分的融入在他的生活里。

本来喜欢上海的生活气,如果附近就有菜市场、水果店,或者便利店,甚至五金店就太好了,但现在的家附近不太行,所以这个对他来说可能也是一个暂时的地方,有机会还是会换。

南朗经常会在微博发布家里的照片,说到在家的状态,他说“一直在动。”这里打扫一下或那里调整一下,停不下来。每一个家具或大件的位置,其实在租这个房子之前或是装修时我已经想好了,所以不太会挪动它。但小的器物或者是其他配件,甚至书的摆放,会花点时间调整位置,也要经常拿出来擦洗。这也相当花时间。 

有些东西能拥有它,放在家里面,让他觉得安心,对我来说不太会有失败的选品,因为有失败之物不会存在,他会果断断舍离。家中的选品,最喜欢的是一盏Astep的吊灯,然后更多的是有收纳功能的东西。

本身就是一个对气味比较敏感的人,南朗觉得五感里边可能气味会对他来说更重要。家的第一要素是通风。挑选房子或者选户型的时候,通风、空气能够对流是他最看重的。像他原来住的房子,它会有一些自然的味道,会有树的,那种草的味道可以进来,也很好。

气味能够触发其他几种感知,也会让人更安静。能够在空间里沉静下来,对他来说很重要。

作为佛教徒,南朗经常会在家里点香,偶尔也会用一些香氛蜡烛,他甚至自己做精油。

爱好会影响对居家元素的选择。可以看得出他对细节的重视。器物也是他看重的,甚至会为了器物会选择什么样的柜子。谷井直人的器皿特别打动他,他在这些作品中看到一种文人的气质。因为家里有宠物,他为器皿打造了有门的柜子,也不易落灰。

南朗搬了好多次家,一直留着一把失物招领的单人北欧椅。那是一把猫也特别喜欢的椅子,虽然已经被猫抓的已经有点斑驳了,但是他觉得特别漂亮。皮子的氧之后,颜色会变深,也会越来越亮,虽然有点开线,但换皮面可能就失去了椅子的精髓,他想有时间把它修补一下,就变成一个特别像vintage的一把椅子。

在这个家里,有不少物件来自于失物招领,包括器物、床品。原来用过42号大桌,但是因为房子太小了,后来换了圆桌。 

对他来说失物招领有点像伙伴,像家人。经过上海的店或回北京,看到失物招领会觉得特别亲切,就像一个老朋友。

番外篇

当然要有些特别的

这次五感之旅的番外失物君选在了上海,作为首批沿海开放城市,走在上海的街头,无不感受到东西方文化充分交融带给这座城市的魅力。失物君也带着我们的铁管椅来了个外滩一日游。

铁管椅它的前身曾经代表着家具走进了一个工业生产时代,再设计让它重新出现在人们生活里。

(向左滑动可以看到铁管椅12年前的模样哦)

作为失物招领最早制作生产的家具,天津/上海铁管椅陪伴我们度过了12年的光阴。不论是客厅阳台,书房,还是餐厅都能见到它的身影。而12年这个节点对于我们来说更像是一个轮回,回归家的原点。

这个季节北京的胡同里已经飘起了雪花,屋顶也渐渐泛了白,而上海老房子旁的梧桐树刚刚落叶。这次我们把铁管椅的新色 雪景 带到了上海,11月26号在设计上海与大家相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