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_灰_灰 / 新潮 / 白菜与韭菜——资本的边界与时代的进程

分享

   

白菜与韭菜——资本的边界与时代的进程

2020-12-19  烟_灰_灰

前两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社评,喊话互联网高科技公司们“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更令人心潮澎湃。”

作为喉舌媒体,人民日报在指出问题时当然不能过于直白,所以这篇简短的社评在问题本身上轻轻带过,没有深究。但是互联网资本扩张下沉这件事,仍然值得我们今天专门写一篇文章来讨论。

由于疫情的原因,社区生鲜配送的需求今年得到了极大的增长。所以从今年4月份开始,从滴滴到美团,从阿里到字节,除了腾讯之外的其他互联网巨头们扎堆挤进了社区生鲜市场,开始了我们熟悉的烧钱抢地盘大战。

经历过滴滴快车,美团饿了么大战的诸位网民,对我国“高科技”公司们的这套玩法应该都不陌生。毕竟谁没有坐过两块钱的出租,吃过一块钱的外卖呢?所以现在面对一块钱的蔬菜,两块钱的水果,也不至于还会有人产生“他们到底怎么赚钱?”的疑问了。

当然,就如同蒸汽机与内燃机替代体力劳动者,计算机替代脑力劳动者一样,我们现在看到的互联网企业下沉,也只不过是人类历史上高效率取代低效率的第无数次重演。站在纯经济与纯理性的角度,我们不得不承认,规模化,集团化运作的资本取代原子化的个人,是一件无法阻挡的事——哪怕仅仅只是卖菜,拥有技术与资金的商业集团也仍然可以依靠他们更强的数据收集与分析能力,更完备的物流与仓储设施,以及更好的库存管理水平做到便宜又方便,同时还能保证更低的客单成本与更高的客单利润。而菜贩与小商家,面对大集团的碾压之势,显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抵抗资本。

这是否意味着,互联网企业依靠技术,效率与资金优势,进入相对低效的传统行业,对其进行改造升级与再开发是错的,或者说值得谴责,甚至需要制止呢?当然不至于,毕竟如今现存的几乎所有工作岗位,其实都是在无数次技术升级过程中取代了旧岗位的胜利者;同时,更高效率取代更低效率,也是一个必然的发展趋势。对于技术的反对,未免落于卢德主义的窠臼。

当然社区团购这事是不是先进取代落后目前显然目前是要打个很大的问号的,沉思录最近几篇文章已经就此讨论过。我们这里先不针对社区团购,就拿这几年互联网行业看起来针对传统行业的“成功”改造案例来说。这是否意味着互联网企业们什么都没做错,甚至还值得鼓励呢?当然不。

站在2020年年末的这个当下,我们必须认识到的一个事实是,我们如今所面临的互联网企业们,正在逐渐从问题的解,变成问题的一部分。

在起初,互联网企业们解决的是有无问题——腾讯也好,阿里也罢,都是在空白的基础上创造出了市场,同时培育出了需求,就业与新的经济增长点。他们创造出了新的经营模式,打通了原本无法逾越的空间与时间关隘,使得原本不存在的经营模式能够存在,使得原本分散且难以为继的需求能够被整合起来,变得有利可图。从这一点来说,互联网企业对于我们整体是有益的。

但是,时至今日,当新的市场与新的需求已经没有那么容易创造时,互联网企业们盯上了原本便存在的旧市场,开始依靠技术与资金的优势对其进行升级改造,如滴滴,美团。一旦他们完成了对于这个市场的占领,千百倍的把抢占市场所花掉的钱从坐爽了两块钱的出租,吃饱了一块钱外卖的消费者们身上赚了回来。

如今互联网企业们的这套玩法,已经变成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阿川在2020年用核动力印钞机刷出来的钱,虽然大部分进了美国股市空转,但是货币超发的影响同样传递到了我国。一方面,虽然我国今年出口额创下了多年来的新高,但外贸行业的从业者们却没有获得更高的收入——因为人民币同样也在升值。另一方面,铁矿石的翻倍涨价使得我国不得不付出更多的外汇。

所以,为什么互联网企业的这套玩法不行?是因为在经济存在隐忧时,不仅没有想办法创造增量,而是在内部卷来卷去深挖存量。而取代菜市小商贩,只是互联网企业们宏伟蓝图的一部分。对于利润的渴求,又岂会让他们在吃掉一个产业后就心满意足,停止脚步?

同样,为什么说互联网企业们如今变成了问题?因为面对互联网企业们庞大的体量,市场失灵了,所谓的“充分竞争”变成了笑话——一两个巨头之间的竞争,无论结果如何,都意味着选择权的消失,从网购平台到滴滴美团,巨头时代割韭菜的手法大家应该都很熟悉,垄断流量决定你能看到什么看不到什么,大数据杀熟精准涨价,霸占渠道挤压竞争者,依靠体量压榨供应商,这些都是我们看到过不止一次的玩法。为什么快递从送到家门口变成了丢在驿站短信通知?因为市场已经“充分竞争”过了,人们以为自己能够成为商品的消费者,但是最终却成为了商品的一部分。

任何行为,都有它的外部性——举例来说,毒虫在家嗑粉死在家里,看起来好像只害了自己,但是实际上,为了满足毒虫们的需求,就必然存在一整条产业链,而为了斩断这条产业链,国家与警察得付出时间,金钱甚至生命的代价去维护大多数人的安全。哪怕如加麻大或漂亮国一样把毒品合法化,毒虫瘾头上来又没钱的时候,是会带刀到桥下蹲一个倒霉鬼,还是会先去上一天班再拿着日结去买粉?

同样的逻辑,互联网巨头们的产业升级,也有它的外部性。技术升级效率提高意味着什么?更少的人干更多的活,更少的投入获得更高的回报。一个领域或者两个领域被替换升级,也许这个后果不会很严重,甚至不会激起什么波澜,毕竟失业也会再就业。但是一旦他们快速扩张的脚步得不到阻止,这个流程变得越来越简单,越来越高效,会在短时间内将大量人口挤出就业岗位。这意味着无法保障劳动力人口的充分就业。换言之,成为新时代的土地兼并。

土地兼并的后果是什么,读过史书的人心里应该都很清楚。人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无法生存,就会变成问题。同时,资本的天性就决定了,其野蛮生长的最终结果,一定是最少的人占据最多的财富。所以,卖白菜也好,送外卖也罢,归根结底的说,人类的生活水平的不断上升,最大的功劳属于技术革新与突破带来的生产力极大提高,以及新技术运用带来的新市场与新增量,而不是依靠换了个新菜贩子或更快的放贷流程。

我们如今所面临的根本矛盾,是大多数人希望获得更好生活,与资本对于利润无限欲求的矛盾。在没有蒸汽机,内燃机,互联网这种跨时代的新技术出现的前提下,我们也不可能做到同时满足大多数人生活得更好,以及资本获得更多利润的需求。

同样的,如果巨头们不受阻碍的占据了一个又一个的市场,掌握了越来越多的资源之后,普通人又如何期望自己能够获得生存的空间?在初创时期,为了提高效率,抢占空白市场,他们可以为员工开出远超普通水平的工资,但是一旦他们一旦开始组团996,按年龄裁员时,还有几个人能够有议价的权利?今天他们可以为了市场补贴出一块钱的蔬菜,明天大家没得选的时候,比客人自己都清楚对方的消费习惯与消费能力的巨头们,难不成还会因为良心作痛而不把价钱提到消费者能够承受的极限点上去?

当然,这个未来不好吗?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如果能够快进到某一位或者两位终产者占据所有的生产资料与财富,那就再好不过了。毕竟到时候他们就可以每人发一个核动力印钞机每天二十四小时往外喷一百万兆亿一张的钞票,然后全家轮流给对方发日息“只要”4.5%的小额贷,花两百万亿升舱坐飞机,去他们全国各地的一百万家麦当当买五千万亿一个的巴嘎王吃。

至于其他人?他们什么都没有,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你总不可能夺走他们并不拥有的东西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