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辽沈战役:惨烈的塔山阻击战,林彪:我不要伤亡数字,我只要塔山

2020-12-20  暮雨潇潇31929

1948年3月,东北野战军冬季攻势结束后,东北战场上敌我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国民党东北剿总卫立煌集团遭我军连续打击后,处境非常困难,其总兵力虽仍有55万人,但被分割在长春、沈阳、锦州三个互不相连的地区内,由于北宁铁路若干段及营口为我军控制,长春、沈阳通向关内的交通被切断,国民党的补给全靠空运,物资供应根本不能满足需要。

反观我军方面,1948年7月初,国共双方兵力的对比已由战争爆发式的3:1变为1.3:1,1948年8月,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已经拥有野战部队70万人,地面部队30多万人。同年9月,中共中央在西柏坡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抓住有利时机与国民党进行战略决战,决战方向首先指向形势于己有利的东北。

东北地区是中国重工业最发达的地区和最大的产粮区,也是侵华日军最早侵占的地区。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东北即成为国共两党两军争夺的焦点,面对关外孤军驻守的严峻形势,1948年初,蒋介石就计划把沈阳国军主力撤至锦州,以便与华北傅作义配合,进可以夺回东北,退可以撤往关中,而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则力主固守沈阳、长春、锦州三大战略要点,以保全东北等待时机,重振旗鼓,在卫立煌的坚持下,蒋介石最终在8月决定彻底集中兵力,确保辽东、热河,以图巩固华北。

冬季攻势结束后,东北野战军首长于4月18日致电中央军委,认为南下北宁路及入关作战很困难,主张先打长春,同时歼灭长春增援之敌。中央军委考虑到在长春作战的确占有优势,于是于22日批准了东野先打长春的请求。5月24日,东北野战军以一部奔袭长春西郊,歼敌5000余人,同时也发现部队对坚固设防的大城市攻坚作战,在战术技术上均存在不少问题。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林彪没有贸然指使部队攻坚,而将情况反映给了中央军委。接到了东北野战军的报告后,毛泽东毅然决定只留小部分部队佯攻长春,大部队则南下攻打锦州。因为锦州至山海关段上各点的敌军孤立分散,而且锦州是东北敌军通向关内的咽喉,打下锦州等于关上东北大门。

中央军委发了一封电报,指示东野:“你们应集中精力,力争十天攻取锦州”,根据这个计划,1948年9月制定了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东北野战军主力将南下北宁线,将卫立煌集团封闭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为此,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参谋长刘亚楼于9月1日下达了北宁路作战计划“第一步以奔袭运动歼灭北宁路除山海关、锦州、锦西外各点之敌,切段关内外国民党军联系。第二步则集中兵力攻取锦州和打增援之敌”

1948年9月12日,东北野战军迅速南下,对北宁路沿线敌人发起攻击,辽沈战役正式开始。东野第2兵团第11纵队和晋察热辽军区3个独立师于17日先后占领昌黎、北戴河,包围兴城、沙后所、绥中等地。9月25日,东野第8、9两支纵队攻占锦州以北葛文碑、帽儿山等要地,国民党锦州守将范汉杰见势不妙,迅速致电蒋介石求援。得知战报后,蒋介石令卫立煌由沈阳出兵支援锦州,但卫立煌拒绝接受,认为“共军围攻锦州目的是歼灭援军,出兵必然上当”。

到10月1日,我军先后攻占锦州外围领义县、高桥、塔山、昌黎等县,将锦州地区守军分割在锦州、锦西、山海关三个地区,并封锁锦州飞机场,锦州全部陷入孤立。深感形势严峻的蒋介石,严令卫立煌由沈阳派兵增援锦州,并于10月2日亲赴沈阳,他不顾卫立煌等人反对,决定以沈阳地区主力编成西进兵团,企图攻占彰武、新立屯,切断东北野战军的后路。并另从华北和山东运来7个师,加上54军4个师,共计4个军11个师组成东进兵团,企图以东西对进之势夹击围攻锦州的东北野战军。

塔山是北宁线上一个小村落,位于锦州、锦西之间,距锦西10余公里,距锦州30公里,是由锦西增援锦州的必经之路。林彪强调指出:“攻击锦州最重要的保证是要把锦西方向的敌军挡住,两锦相距约50公里,万一堵不住敌人,攻击部队就要受到很大威胁”。林彪致电4纵:“你们必须利用东自海边,西至虹螺蚬山一线约20余里的地区,作英勇顽强的攻势防御,利用工事大量杀伤敌人,使敌人在我阵地前尸横遍野,而使我军创造震动全国的光荣的防御战”

1948年10月6日,蒋介石乘“重庆号”巡洋舰到达葫芦岛第54军军部,部署锦、葫国军增援锦州的作战任务,他对众将领说:“这一次战争关系重大,等华北2个军及烟台1个军运到后,协同沈阳5个军夹击攻锦州的共匪,然后接应沈阳我军主力到锦州,各将士的任务重大,几十万人的生命都交给你们负责,要以杀身成仁的决心,击灭共匪”。蒋并交代“以后葫芦岛部队归侯镜如司令官指挥,在侯未到以前,由阙汉骞统一指挥,向塔山、锦州攻击。同时指定海军司令桂清及第三舰队司令马纪庄指挥海军以大炮击毁塔山解放军阵地,协助陆军攻击”

1948年10月7日,乘重庆号返天津塘沽,蒋用白手套在舰上到处摸,发现有灰尘,气的大骂海军司令桂永清:“海军腐化堕落成这样,要亡国的”。10月10日起,国民党东进兵团在空军、海军掩护下,轮番向塔山附近我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阵地发起正面强攻,至13日国民党军七天七夜的猛攻均被打退。这时,东野攻锦主力部队的外围战斗已结束,当天深夜,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下达了第二天总攻锦州的命令。

1948年10月14日凌晨6时,侯镜如指挥部队向塔山解放军阵地发起狂冲,双方展开了塔山阻击战,几天来最为惨烈的阵地争夺战。东野第二兵团司令程子华向东总报告:“战斗异常激烈,部队伤亡很大”。此时总攻锦州的命令尚未下达,塔山阵地已9次易手,如果在攻城战斗突破阶段塔山失守,敌东进兵团将像潮水一般在一个小时内涌来,即可直逼锦州,攻城部队将腹背受敌,这样一来,不但整个辽沈战役的总计划被打乱,东北野战军主力也将受到极端严峻的威胁,刘亚楼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犹疑了,这是关系到东北野战军几十万大军生死存亡的事,林彪俯瞰桌上的地图,眼睛紧盯着塔山这个几乎看不见的小村落,果断的向刘亚楼挥了挥手,示意下达总攻开始的命令。刘亚楼还未拿起电话,沉默了半天的林彪终于开口说话了:“告诉程子华,我只要塔山,不要伤亡数字”

10月14日10时,我东野各集团向锦州城发起总攻,攻城部队先以猛烈炮火集中射击城墙及附近的敌工事,打开了缺口。11时左右,南、北两个突击集团在炮火的掩护和坦克的支援下发起猛烈冲击,迅速突入城内,接着后续梯队源源跟进向敌纵深发展进攻。在攻城中,东野各部采取穿插分割,迂回包围等战术手段,以火力、爆破、突击相结合的攻坚动作,对固守据点的敌人实施攻击。次日拂晓前,各路攻城部队先后在白云公园、中央银行地区胜利会师,歼灭了东北剿总锦州指挥所和第六兵团司令部,仅剩残敌约1万人固守老城。当日中午,第七纵队及第二纵队一部向该处敌发起攻击,经过一下午的激战,残敌全部歼灭,锦州守将范汉杰化装成农民逃跑,在半路被我军抓获,至此锦州之战胜利结束。

廖耀湘率西进兵团进入辽西后,先后占领了彰武和新立屯等地,锦州失守的消息传来,原本准备夹击锦州的廖耀湘不知所措。蒋介石于10月16日电令卫立煌迅速让廖耀湘向锦州攻击,试图收复锦州,而卫立煌坚决不同意廖耀湘继续西进,他认为解放军的目的是围城打援,决不能上圈套。10月18日,心急如焚的蒋介石飞往沈阳,强命卫立煌部署军队收复锦州,卫立煌仍不同意,蒋当即临阵换将,改派杜聿明指挥全局。而杜聿明也觉得收复锦州不大可能,拒不接受。就在这时,廖耀湘也从前线打来电话,要求撤退。蒋介石无奈之下,只得命令大军后撤,可惜为时已晚。

在锦州攻克后,林彪立即判断出援锦之敌很可能在半途退却。根据军委的指示,林彪决定采取拦住先头、拖住后尾、夹击中间、分隔包围的战法歼灭廖耀湘兵团。10月21日,廖耀湘兵团在得到沈阳的重炮、装甲部队和新编部队的加强后,在空军掩护下,由新立屯等地猛攻我军黑山、大虎山阵地。我第10纵队等部浴血奋战,打垮了敌整营、整团的多次冲击,有些连队只剩10多人,仍与敌顽强搏斗,战况异常猛烈。

由于廖耀湘兵团急于逃窜,对我军黑山阻击阵地的攻击非常猛烈。23日林彪又电令负责黑山阻击任务的第十纵队,要求他们务必坚守最后三天,三天后廖耀湘西进兵团必遭全歼。当天9时,廖耀湘兵团向黑山、大虎山发起猛攻,东野将士顽强抗击,经过三个昼夜的殊死战斗,我军终于阻住了敌人强大的炮火袭击,守住了黑山、大虎山阵地,使廖耀湘兵团失去了西进的可能,和南撤的宝贵时间。廖耀湘见连日攻击,未能冲出我军黑山阻击阵地,遂于25日晚率部向东南营口方向撤退,行至台安附近时,廖耀湘兵团忽然与东野的两个师遭遇,双方开战后,风声鹤唳的廖耀湘误以为遭遇了共军主力,立即向东撤回沈阳,不料又被刚刚赶到的第六纵队堵住,至此廖耀湘兵团十万人马全部陷入东野大军的重重包围,时间也恰好是林彪所预计的10天。

东野随即展开了对廖耀湘兵团的大围歼,采取边合围、边分割、边歼灭的战法,并直捣其指挥中心,至10月28日拂晓辽西会战结束,廖耀湘西进兵团全部被歼灭,廖耀湘化妆成南方商人逃跑,依旧被我军侦察哨兵抓获。当辽西会战正酣之际,林彪又部署了围攻沈阳战策。10月26日,林彪命令部队由长春星夜兼程南下,切断沈阳之敌的退路。28日,辽宁军区占领辽河渡口,架桥准备大军过河进军沈阳。11月1日拂晓,东野三支纵队对沈阳发起攻击,在锦州、长春相继失守后,据守沈阳的国民党部队毫无斗志,许多部队一枪未放,排列整齐等候向解放军投降。当天中午,第八兵团司令周福成和他的300名卫队在银行大楼放下了武器。11月2日,解放军占领沈阳全城,同日又攻占营口,至此辽沈战役结束东北全境解放。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