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莫迪格利阿尼的颓废

 菩提恶之花 2020-12-22

她一歌唱——歌声消融了,

好象是甜蜜的芳唇上的吻,
她一顾盼——天空辉耀在
她那神奇而美妙的秋波中;
她一移步——全身的动作、
她一开言——整个的面容
都这样充满了动人的娇憨,
都这样充满了奇异的表情。

----莱蒙托夫 (俄罗斯)




莫迪格利阿尼的颓废

▷菩提之恶花

1

过去的时间里,经常在流连的展厅看见迥异的男人女人,脸色不羁自负地站在他们的作品前面,丝毫没有诋毁他们的意思,在这样的做派下,看不看完那些画作都无所谓了。

终于想起流浪汉一样的莫迪里阿尼,35岁死前没有任何追随者,衣衫褴褛独自躺在巴黎龌龊的小诊所,用家乡的意大利方言嘟囔类似诗歌的东东,一名不文,他的画作那时还没称为艺术。

王尔德好像喜欢“所有的男人皆弑己所爱”,这个未来莫测的时代,爱吾所爱基本上是一句空话,他们用金钱标识他们的喜好,或许“经由艺术,也唯有经由艺术,我们才能免于玷污真实存在的污秽。”

小个子大眼睛的莫迪里阿尼,就是夜空中最耀眼的星辰,谁不是一闪即逝呢?艺术和生活,他都是真正独行者,游离于所有时髦的画派之外,却又万法归宗,千山万水涓涓奔腾至海。

《纵横四海》中发哥他们窃取的名画里,就有莫迪里阿尼的《让娜·海布特画像》。莫迪里阿尼有一句名言,“我是一个被毕加索所害的人”。因为那时巴黎两个1.65的小个子男人相遇了,莫迪里阿尼倔强高冷的周围没有什么人,而毕加索绯闻不断,几天画风一变,俨然领头大哥,前呼后拥不乏脂粉佳丽。

莫迪里阿尼的女性裸体画没有象征,只有生命的单纯,其《L裸妇》作品中的女人慵懒自由,四肢肆意扩张,昏昏欲睡的氛围,色彩妖娆光鲜,光感的肉体活力四射,无论从任何角度望去,扑面而来的诱惑,仿佛穿透一切,再无躲藏,原来人生也可如此放纵燃烧,最后落寞在逐渐褪色的玫红中。


 

2

莫迪利阿尼在遇到珍妮之后曾写到,“我愿,我愿在我的家中,我的女人精神健全,我的猫儿漫步在书丛,一年四季都有高朋,他们是我生命的泉源。”

1917年,莫迪里阿尼邂逅了19岁的珍妮,一个在美术研究所学习的法国女孩,身材娇小,肤色洁白,面庞清秀,有着长长的脖子和平直的鼻子,两个月之后,便与莫迪里阿尼同居,并为他生下一个女儿。

莫迪里阿尼大概为珍妮画了二十多幅肖像画,其间不乏放浪形骸,灯红酒绿,包括为另一个女人贝亚特立丝画了十几副肖像,爱恨情仇,过眼云烟,但就让她安安静静呆在画家的目光里,呆在那些不朽的画作里,无关世俗的存在。

《戴宽沿帽的珍妮》是莫迪利阿尼“写在画布上情书”。画中的珍妮,椭圆形的面庞,小小的嘴巴,眼睛则被描绘成蓝色裂缝的形状,显得迷茫而冷峻,高耸的鼻子占据着面部最重要的位置,画面既不热烈也不妩媚,大大的帽檐占据了大半个背景,过分流畅的肩膀更显得珍妮的柔弱瘦长。

她就那样透过画作安详地注视着她的爱人,看着他的疯狂执拗,喝酒吸毒滥情,依旧没有焦点,空洞茫然。已经无法深究两人眼神的交流,莫迪格利阿尼曾经说,他笔下的人物,看的是自己的内心世界。同样孤独哀愁的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在各自的寂寞里窥探着,臻于永恒。

颓废是纯粹的,莫迪里阿尼画布上的女人确实勾魂摄魄,与其说那些肉体鲜艳的跳动,不如说是观者的欲望七上八下。当审美摆脱道德,独自而行时,在道德看来,就是颓废的开始。

1920年,在莫迪利阿尼死后的第二天,身怀九个月身孕的珍妮跳楼徇情,此时的她已有九个月的身孕。他们终于无欲无求安详地在另一世界相遇,他的碑文最后一句是:“忠贞不渝的妻子为伴侣献出生命”。


【油画:莫迪里阿尼(意大利)】

- The End -



【菩提之恶花】

公众微信号:zhl172901515,欢迎关注原创微信公共帐号

个人微信号:ahzhanghl,欢迎添加交流

纯属个人呓语,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微词,微下便知,点击右上角,即可分享、关注,读书、看电影,让我们一起在路上用心灵旅行。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