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缘艺志 / 待分类 / 《名画,略知略知》之“女人”:肖像油画...

分享

   

《名画,略知略知》之“女人”:肖像油画中的感官之美与灵魂之美

2020-12-22  眼缘艺志

  • 写在前面的话

艺术是人类的情感形式,艺术的发展史就是人类情感史的缩影,而油画作为艺术的一种形式,同样承载着人类对于所处时代的情感表达。西方艺术家以油画工具、材料为媒介,受不同环境因素的影响和自身经验及技法的制约,不仅呈现出独特的艺术特征,也成为了每位艺术家各自持有的绘画语言。

近百年来,西方油画流派纷繁,相继更叠,在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地理环境中,产生了许多伟大的艺术家和优秀的油画作品。我们从历史的角度出发,探索着油画的前世今生,为大家带来一个全新的关于名画的微知识栏目——《名画,略知略知》。

每期文章我们会围绕某一主题,精选出若干作品,以简要的文字介绍作者、讲述创作背景、分享艺术故事。虽不能做到详尽解读,但却可以让大家略知一二,期望如此积累下去,亦可以有所收获。

闲话说了一堆,赶快进入我们今天的主题——女性。西方油画中对女性内心情感的描绘不仅包括喜、怒、悲、欢,还包括一些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愫。今天就从这些闻名世界的油画作品入手,在女性的柔美中了解那藏于画作背后的故事和画家融于画中的情思和理想吧!

dealized Portrait of a Lady


1480年,木板蛋彩

82x 54cm

法兰克福圣德博物馆

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1445-1510)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他画中的女子叫西蒙内塔·维斯普奇,是一位16岁就结婚的贵族女子。

西蒙内塔被认为是佛罗伦萨最美丽的女人,为很多画家提供了创作灵感。在波提切利的作品中,她象征着贞洁与智慧,是性感迷人的仙女。这幅肖像作品也被认为是文艺复兴时期最亮眼的作品之一。

西蒙内塔的一生非常短暂,也很少身着盛装。或许,波提切利画中所描绘的就是她最美的样子。画中的她将自己装扮成神话中的仙女,身着飘逸轻薄的衣裙,并用珠宝、丝带和羽毛装点发饰。她脖子上佩戴着一枚浮雕徽章,徽章的背面是“尼禄之印”的复刻版。“尼禄之印”是著名的红玛瑙,代表着阿波罗和马斯亚斯,原作属于洛伦佐·德·梅迪奇公爵。

Girl with Flowers


1853年,布面油画

98 x 73cm


约瑟夫·博尔索斯(Jozsef Borsos)(1821- 1883)是匈牙利肖像画家、摄影师。他曾在布达佩斯学习生活过一段时间,随后在维也纳美术学院进修。从19世纪50年代起,他的绘画风格主要以比德迈尔风为主,并以其优美和谐的构图受到许多匈牙利收藏家的欢迎。

约瑟夫的作品以“田园牧歌”的绘画特点而闻名,经常被人们认为是比德迈尔时代的艺术家。在他的作品中,不论是局部的点缀,还是整体的服饰套装都呈现出不一样的低奢、华丽的风范。

约瑟夫在这幅作品中展示了极高的绘画技巧,画中的女孩清秀、柔美,乌黑的秀发闪烁着柔和的光泽,包裹在她肩上的黄蓝色披肩和连衣裙上的蕾丝围裙都让人想起了匈牙利的传统服装。此外,优雅的喷泉花园也展示着夏日的静谧氛围。

A Lady in Turkish Fancy Dress


1790年,布面油画

116.8 x 90.8cm

美国加州洛杉矶郡立美术馆

让·巴蒂斯特·格勒兹(Jean-Baptiste Greuze)(1725_1805)是法国著名肖像画家。他出生在社会底层泥瓦工的家庭中,虽然自幼爱画画,但并不被父亲重视。直到后来在外祖父的支持下,才考进了里昂美术学校学习,之后又在巴黎美术学院进修。

格勒兹画中的女子娇柔甜美,面部和裸露的手臂被丰富的色彩、细腻的笔触描绘得细嫩且滋润,充满着脉脉温情。

格勒兹的艺术道路受狄德罗的影响很大,因他未被皇家画院接纳,在思想和艺术观念上与皇家宫廷艺术相对立。在他的作品中几乎都要画一位美丽的女子,那是他钟爱的美丽模特卡弗涅俄尔,虽然后来成为了他的妻子,但可悲的是并没有给他带来幸福。

Portrait of Lady Caroline Montagu in Byronic Costume


1831年,布面油画

196 x 147cm

查仁艺术博物馆

这幅肖像油画出自英国画家乔治·海特(George Hayter)(1792-1871)。他擅长绘制肖像画和大型作品,其作品还得到过维多利亚女王的称赞,并任命他为首席画家,授予骑士身份。

画中的女子穿着鲜艳的服饰坐在海边,她位于传统肖像画的四分之三处,头部微微向一侧倾斜,微笑着以妖艳的眼神看向观者。她头戴红色面纱,身着一件红色并带有条纹的裙子,蓬松的白色袖子用蓝色、金色和红色的丝带做装饰。此外,她还佩戴着各种衬托身份的首饰,以及一把做工精巧,插在腰间的短匕首。背景中还有两个戴着尖顶帽子的男士交谈着望向大海。再远处是三个蹲在海边的男子,以及一座像是灯塔的建筑。

An Elegant Bouquet


1886年,布面油画

73.5 x 59.5cm

古斯塔夫·让·雅凯(Gustave Jean Jacquet)(1846-1909)是19世纪的法国画家。他被学者称为威廉·布格罗的优等生,虽然他作品的主题并不是像布格罗本人一样,以农家女孩或是神话故事为创作背景,但是其高超的绘画技术不仅展现着女性身上独有的韵味与魅力,也让其作品在艺术的滚滚洪流中得以闻名遐迩。

古斯塔夫的作品横跨了两个时代,既蕴含了对现实事物的观察,也具有对古典意味的探求。古斯塔夫是位非常多产的画家,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大约有200件独特的油画作品被公开拍卖,亦有诸多作品被许多博物馆、机构和私人收藏家所收藏。

Lady with an Ermine


1489-1490年,木板油画

54x 39cm

波兰恰尔托雷斯基博物馆

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的《Lady with an Ermine》是一件极为罕见的艺术作品,展现了他无与伦比的创意思维。

达芬奇对所有未知的事物充满了好奇,并在绘画中不断尝试着全新的挑战。这幅画是达芬奇为米兰公爵洛多维科·斯福尔扎(Lodovico Sforza)效力时所画,画中的女子名叫塞西莉亚·加莱拉尼,

塞西莉亚怀中的雪貂可能是达芬奇以其名字专门设计的双关语,因为“Galee”在希腊单词中有雪貂之意,亦是塞西莉亚的姓氏。不过,也有人说,雪貂的另一种含义指的是公爵本人。因为斯福尔扎公爵在获得那不勒斯国王颁发的貂骑士勋章后,就有了“意大利摩尔白貂”的绰号。

A Young Woman in a Russian Hat Holding a Book


年份不详,布面油画

44.2 x 35.2 cm

私人收藏

彼得罗·安东尼奥·罗塔里(Pietro Antonio Rotari)(1707-1762)是一位巴洛克时期的意大利画家。他出生在维罗纳,曾为俄罗斯宫廷效力。他的肖像画以美丽、写实的女性为主。

罗塔里是位敏锐的艺术家,他知道如何使自己的作品、甚至是宗教或历史题材的作品充满沉稳的和谐感。就比如这幅《A Young Woman in a Russian Hat Holding a Book》,画中的女子用书掩饰着自己的表情,并用感性的目光看向观者。

The Irritating Gentleman


1874年,布面油画

75 x 57 cm

私人收藏

《The Irritating Gentleman》出自德国肖像画家贝尔托尔德·沃尔茨(Berthold Woltze)(1829-1896)。虽然这幅作品在命名时引用了“绅士”二字,但从观者的角度来看,年轻的女人因为那位“绅士”的过分关注,正处于某种困境当中。无论是出于社会地位的限制还是礼貌,她似乎必须要忍受来自那位“绅士”的关注。她含着泪水地凝视,让观者从中读到了悲伤的意味。

这幅作品中对光线的处理很是有趣,充足的光线从后窗射入,照耀着昏昏欲睡的旅人,车窗反射的柔和光线投射在年轻女人的脸上,提升了局部画面的悲伤氛围,似乎也在表达着她想要快点下车,以摆脱这位“恼人的绅士”。

Market by Candlelight


1857年,木板油画

 57.5 x 75 cm

费伦斯美术馆

彼得鲁·范·申德尔(Petrus van Schendel )(1806-1870)是荷兰浪漫主义画家。他擅长在各种昏暗的场景中,描绘微弱的光源,营造一种幽暗且浪漫的氛围。因此,他也有了“蜡烛先生”这个绰号。

申德尔专门拍摄过许多夜晚市场的场景,并将其绘于画作之中。画中的摊主和货物被温暖的烛光照亮,脚下的街道沐浴在银色的月光下,周围的建筑则笼罩在深深的阴影中。申德尔以人寓景,用细腻的笔触勾勒出了那个时代真实的夜晚生活。

The Swing


1767年,布面油画

81×64.2cm

伦敦华莱士典藏馆

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Jean-Honoré Fragonard )(1732 – 1806)是法国画家和版画家,其作品风格是代表着热情和享乐主义的洛可可风。这幅名为《The Swing》的作品是他最著名的画作,画中所描绘的场景很好地诠释了洛可可风格的精致、幽默与欢乐。

这幅画描绘了一个年轻男子藏在灌木丛中偷偷看着秋千上的女孩,女孩的身后有一位几乎躲在阴影中的老者,他似乎并不知道有人在偷看女孩。当女孩在秋千上摆荡,年轻男子便举头看向她的裙摆之下。此时,女孩还将自己的鞋子朝着希腊雕像的方向甩了出去。

女孩带着一顶具有讽刺意味的牧羊女帽,因为法国人通常将牧羊人与美德、大自然联系在一起,具有高洁之意,但画中所描绘的场景却恰恰相反。这种略显“轻浮”的绘画内容,在不久之后成为了启蒙运动哲学家们所批判的目标,他们要求以一种更为严肃的艺术语言来表现人的高雅。


如果说,女人的气质是一种心境,那么外在的美便源于心境的波澜不惊。以女性为题材的绘画创作,似乎是每个时期的艺术家都不可错过的创作对象。画家用心灵的感悟去绘制美的肖像,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留下了珍贵的文化印记。艺术将“感官之美”和“灵魂之美”相结合,以一种精致又典雅的方式诠释着面孔的内涵。

这一期的《名画,略知略知》就给大家分享到这里啦,下期会带来怎样的惊喜呢?请大家拭目以待吧!

眼缘艺志 第662篇献给生活的艺术礼物。
图片来源:网络
文字撰写:眼缘艺志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