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韩非:一个权术思想家入秦后的命运

 繁星1 2020-12-24

文 · 戴君   编辑·王笑笑

韩非:战国思想家、文学家。
西安足迹:约公元前233年入西安,同年死于云阳监狱。

入秦后:思想间谍的作为

韩非入关中的那年,刚好47岁,著书多卷,已是一个成熟的思想家。此前,他从荀子那里学成回到祖国韩国,但长时间不被韩王待见,直到他的文章被秦王嬴政看见后出兵向韩国点名要他的时候,韩王才发现了他的用处,临时决定让他做间谍(不是普通间谍,而是类似纵横家苏秦那种搅乱政局的思想间谍),实行弱秦存韩的战略。

秦国的首都在长安西郊的咸阳宫,秦王嬴政亲自接见了韩非。见面并不愉快,韩非有些口吃,说话不利索。秦王读过韩非的文章,曾激动地说要是能够得见此人死而无憾,现在他终于见到了作者本尊,却发现这个人结结巴巴、不善言谈,颇感失望。  

那年秦王嬴政27岁,正是雄心勃勃的年纪。这时候的山东六国,也都尝试过变法,或成或败。这时候韩非的祖国韩国是六国中最弱的一个,也是离秦国最近的一个,面对变法后日益强大的秦国,韩国也感到了生存危机。但是,韩王信奉“术治”,希望通过权术和阴谋弱化秦国,于是趁秦王来要人顺势推出了韩非。

秦王嬴政对韩非的期望很大,他以为韩非是可以合作的法家同路人,他以为可以和韩非一起共谋统一中国的大计。但是,他不知道韩非有自己的打算。

韩非知道韩国危在旦夕,他要赶快行动。于是,一到咸阳宫就迅速上书秦王,开始了他的离间计划。他首先攻击秦国的外交大臣姚贾,说这个家伙出身卑贱、收受贿赂、私吞外交经费;他又说秦国“先取韩国”的战略不对,说韩国已经向秦国称臣,不应该打韩国;最后他还攻击了提出“平韩书”的老同学李斯,说让秦王小心这个人。韩非为了达到离间的目的,可谓不择手段,但他认为做事就要这样。

孔子说过,看一个人要“观其言察其所为”。秦王看韩非这番维护韩国的言行就知道这人用心有问题,就把韩非的奏章给了李斯。

李斯也是聪明人,他清楚韩非存韩的用心,立刻上书驳斥了韩非的“存韩书”。他首先指出韩非不可信,又指出韩非提出的“先攻下楚国赵国”的谋划是个陷阱,最后又指出韩非的动机是迷惑秦国。

为了证实韩国向秦国臣服的真假,为了验证韩非给秦国提供的是虚假谋划,李斯提出了两个策略:一是验证韩非是否在为秦国服务,李斯自请担任赴韩特使,召韩王来秦晋见。如果韩王不来,臣服秦国之说自然虚假;如果仅派臣子来秦国,也是虚假;如果韩王与臣子都不来,则韩国臣服秦国必是虚假,应当立即讨伐。二是验证韩非谋划的虚假性,可以派蒙武统率东郡之兵,进驻中原地带,但不宣明进攻目标。如果齐国、楚国、赵国、魏国都不动,则证实韩非所说的秦国进军的后患完全虚假,也证实山东六国自顾不暇,不可能有哪一国来救韩。到时可以立即惩罚韩国。

秦王嬴政接到李斯这封上书,立即派遣李斯入韩。结果韩王不见李斯,李斯给韩王留下一封警告信就回到了咸阳。事实证明,李斯对韩国的判断是正确的,韩国是不可能真正向秦国称臣的。第二个验证,即蒙武进军中原的方法是否实行史料没有记载。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通过事实验证,秦王知道了韩非的用心。知道真相的秦王并没有杀死韩非,而是把他打入了位于云阳(今位于咸阳北边的郊县淳化县西北)的监狱,没过多久韩非就死了。

今日秦咸阳宫,一片荒芜,只留碑记而已。

死之谜:自杀还是他杀?

关于韩非之死,司马迁的说法是被李斯毒害。但是,也有学者提出了不一样的看法,既然李斯已经证明了韩非的别有用心,已经把韩非打入大牢,何必还要把他用毒害死?更何况秦国法度严明,私自毒害秦王关押的罪犯如果被发现了岂不是引火烧身?

我以为这种推测是有道理的,韩非以间谍身份入秦,应该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离间秦王君臣计划败露,应该也非常愧疚和绝望,愧疚自己法家思想在实行上的失败,绝望自己命不久矣。他在牢中应该反省了自己的悲剧命运:如果他不去楚国求学于荀子,如果他不回韩国而是去了别国,如果他不做间谍而是做一个背叛祖国给秦国出力的谋臣……或许,在监狱中他彻底看清了自己的命运,谋划不成,只好赴死。

或许,韩非是自己用毒药结束生命的,这件事传出去,就成了李斯毒死韩非的故事,因为李斯后来的行迹也表明他是一个恶人,通常什么坏事推到恶人身上都是可以的。后来的司马迁采信了这一传说,也不足为怪,因为他同情韩非的悲惨命运。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不论他杀自杀,韩非总归是死在了秦国。韩非死后第三年,秦国攻打韩国,俘获了韩王韩安,至此韩国灭亡。

身后事:东西方的分叉口

韩非并没能保存韩国,他的政治实践彻底失败了,但他总结的一整套法家思想成为后世帝王们秘密修炼的“权术宝典”。

史家张宏杰在《简读中国史》中说,汉代独尊儒术以后,儒家看似成了主流,但政治制度的内核还是法家逻辑。后来《韩非子》这本书已经臭大街,但很多皇帝还是偷偷地读。比如和王安石一起搞改革的宋神宗,早在登基之前做颍王的时候,就对《韩非子》非常感兴趣,有一天他拿出一本《韩非子》,让秘书去校对错字。秘书说,这本书阴险刻薄,不是本好书啊。颍王说,我就是收藏一本,不是喜欢它。宋神宗虽然知道这本书名声不好,却偷偷钻研,因为它很实用,是最好的帝王权术教科书。

韩非的学说确实很合帝王们的心意。他说,必须尊君,无论君王是否昏庸。他认为臣民如草芥,作用就是干活和打仗送死。他认为君臣、父子、夫妻之间都是互相对立、互相算计、互相仇视的,他不仅让君王用严刑峻法治理人民,还让人民内部互害,让君臣互害互防。他让君王用阴谋权术之“法”来治理大臣,从而形成君主绝对的专制。他的《韩非子》一书可以说是互害型社会的思想源头。

看韩非的权力斗争哲学的时候,我越看越觉得黑暗。他彻底相信人性恶,也彻底用这套思想做事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了让君王相信,他彻底出卖自己。韩非可能是最彻底地把自己和文人阶级出卖给君王的一个人,不过他也成了献祭给自己那套黑暗理论的第一个活祭品。可能由于口吃让他小时候遭受过嘲讽和欺负,造成了他人性恶的推论,进而发展出了一整套黑暗理论。这是一个双输的结局,他和仇恨的社会都被这种黑暗思想吞噬了。

看韩非的时候,我常常为中国诞生了这样一位思想家而后背发凉,为什么中国会诞生这样冷酷黑暗的思想家?是由于个人成长还是战国特殊的斗争社会环境?这些问题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不如看看西方吧,韩非同时代的西方思想家在干什么呢?

韩非出生于约公元前280年,死于前233年。比韩非稍早的西方思想家,有提出共和政体的亚里士多德(前384-322),有提出个人享乐主义的伊壁鸠鲁(前341-271),有最早提出日心说的科学家阿里斯塔克斯(310年-230);还有和韩非基本同时期的发现浮力原理和杠杆原理的阿基米德(前287-212)。同时期东西方思想家多少倒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这些西方思想家的思想在历史上都被继承和发展了。

前后同时期的中国思想家、科学家墨子、石申、邹衍等人,在商鞅和韩非之后的中国都变成非主流思想,逐渐失传和绝迹了。集权政体的环境,培育不了丰态的科学、哲学思想,秦汉以后的一切学问都成了集权政治的帮忙或者帮闲。当西方政权、宗教、经济等多元权力结构环境不断孕育新思想的时候,东方则在一步一步加强专制,扼杀新思想、新学问。

从这个角度看,东西方文明的胜负格局其实在韩非时代就已经注定了。战国时代就是东西方社会走向不同道路的分叉口,当秦王选择了商鞅变法和韩非思想的时候,东方文明就不再有诞生丰态新思想的现实土壤,东西方文明逐步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很多历史学家说我们是在明清时期才落后于西方,其实是没有细看历史。从思想史角度看,古希腊文明其实早在公元前就领先我们了。他们后来的政治政体走向多元化,他们的科学思想经过持续的成果积累,终于引发了蒸汽革命,并最终打败了晚清政府。

回看历史。作为思想家的韩非,留下了中国历史上最暗黑的权术思想。作为文学家的韩非,则留下了大量的成语。最著名的有“自相矛盾”“守株待兔”“讳疾忌医”“滥竽充数”“老马识途”等等,不可否认,他的文章论述精妙,善用比喻,后世的寓言都源自他的比喻式论述。韩非作为诸子百家中的最后一位文章大家,用他犀利的文风论述了人性恶,推导出了一套集权的权术秘诀,或许是战国争霸社会形势下的思想结果,或许是他人生经历的黑暗投射。思想的起源我们不得而知,但结果却影响千年。

今天,我们没法去秦都咸阳寻找韩非的遗迹,据说他的尸骨被运回了祖国,葬在故土,即他曾经闭门著书的“孤愤台”,也有说葬在九女山古墓群。历史无迹可寻,一切随风飘散,连秦国也早都化作尘土。不过,韩非给中国思想史注入的黑暗基因,依然在暗流涌动。

文学地标:秦都咸阳宫

秦都咸阳宫:最初咸阳宫位于秦都咸阳城的北部阶地上,在秦始皇统一六国过程中,不断进行扩建。据记载,咸阳宫“因北陵营殿”,为秦始皇执政“听事”的所在。咸阳宫占地面积3.72平方千米,是明清故宫的5倍。秦迁都咸阳后,咸阳宫一直是历代国君的大朝之地。秦末,项羽攻入咸阳,屠城纵火,咸阳宫大半夷为废墟。秦都咸阳宫遗址在今天咸阳市东边十五公里的窑店和刘家沟渭北咸阳原一带。

秦咸阳宫今日所在地,咸阳窑店村。

停工的咸阳宫博物馆,据村民说是因为没有资金了,不知是否如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