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月临风 / 待分类 / 魏国静:柏乡魏裔介史迹觅踪 [下]

分享

   

魏国静:柏乡魏裔介史迹觅踪 [下]

2020-12-27  倚月临风
三、坟茔、牌坊

(一)、坟茔。柏乡魏氏自元朝定居于此的始祖魏寒腊,逝后葬于现在的路村(因魏氏元朝时居此曾一度改名叫圣德村)村北约一公里处,也就是县城的西南角一带。后世子孙多葬于此,由于子孙功成名就者多,根据封建社会的规制另起坟茔者也多,这样以魏寒腊始祖坟为中心或为基点开始向四周蔓延散开,大概方位就是现在的新、旧民政局一带向东一直延伸到柏乡县的南关村西南约二三百米处,这片坟茔相连成片总计算来占地约千亩余。新中国解放以前坟地内古柏参天,遮天蔽日,树干大多要两三个成年人才能合围得住。里面的墓碑、石坊、石虎、石人、石马、石羊、石狮等象征主人身份与规格的石相生序列其中,甚是威严壮观。后来魏氏人口逐渐增多这片坟域受到限制;又因魏氏人才辈出,坟地需要外扩。比如后来魏裔介的祖父魏纯粹明朝万历年间山西道监察御史,魏纯粹就另相了风水,生前把自己的坟茔相在了柏乡县城东北角约一华里处,也就是现在的柏乡县凌家桥村东三、四百米处,后人取名“御史坟”占地百余亩,魏纯粹的后世子孙大多埋葬于此。这里当年也是坟丘如山,柏树参天、遮天蔽日,石相生、石坊等序列其中;再就是魏裔介的长兄魏裔鲁累官至山东盐运使(三品官),生前就把坟地相在了柏乡县城的西北角,魏裔鲁及其子孙辞世后葬于此,占地百余亩,坟丘如山,古柏参天,石相生、石坊等序列其中,巍巍壮观。再就是魏裔介的墓地,魏裔介生前把自己的坟墓相在了紧邻御路与午河的地方,地址就是现在的西路村西南角一带,占地百余亩之大。这就是当年魏氏的坟地占了三个城角的说法的来历。需要说明的是柏乡魏氏所有的墓园或毁于建国前的战乱、土改,彻底毁于文化大革命。坟墓中大多出土有重要文物及金银饰品、墓志铭等,当时在县城内的东操场展览数天,引得人们争相观看。可惜那是个乱世年代,视文物如粪土,大多随时损毁或作为市值的金银铜卖掉;墓碑、墓志铭、石阙之类的或砸毁或作为石灰石烧成白灰。下面把柏乡魏氏主要坟茔具体分布情况简要如下:

1.始祖坟。柏乡魏氏立祖之祖魏寒腊坟茔。修建于元朝末年,魏寒腊由巨鹿迁居柏乡县圣德村(现在的路村)魏氏家族称其为始居柏乡的魏氏始祖,将其墓地称作“始祖坟”。坟地坐北朝南,前面树立有“魏氏始祖之墓”石碑,坟前刻有“魏氏始祖之茔”牌坊一座。这里葬有一世公魏寒腊,二世公魏彦通、魏彦顺及其子孙,三世公魏和及其子孙,四世公魏兴及其子孙,五世公魏鉴及其子孙等五代人的后裔。占地面积近二百亩,由于受到八世孙嘉靖年间的三边总督、兵部右侍郎魏谦吉、十二世孙清朝顺、康两朝的得力辅臣一品大员魏裔介,两位官高位显的影响,明清两朝朝廷对其先祖的坟茔屡有封赠。除朝廷封赠之外,魏谦吉、魏裔介也曾自己出资为先祖封坟扩园,植树修闱,其坟墓规格超群,巍巍壮观。原址在东路村村北也就是现在的教育局、职业中学、原商业局棉织厂、酒厂、交警大队、一带。

2.司训坟。六世孙魏寿的另立墓地,魏寿是魏鉴之子,生前曾任山东汶上县训导,人们称其坟茔为“司训坟”。因其后世子孙多有作为,不乏位高爵显者,坟茔多次受到追封,所以坟茔规模大,规格高,占地百余亩,坐北朝南,入坟地的甬路上建有牌坊,再往里走序列着石相生,墓碑高大,书有“明司训魏公之墓”百余亩坟内除坟丘外,皆为古柏参天,草木萋萋。历史上传说中的“百鸟树”就出自该坟。(传说,柏乡城南魏家坟地中原有一大片柏树林,当中有棵“鸟柏”。据说凡是从天空飞过的各种雀儿,都得落到这棵柏树上歇歇脚儿,并在树上留下形象,不信你可从树上任何地方弄块木片来,都可看到各种鸟的图形,你说怪不怪?可是,后来叫一个南蛮子给破坏了。)事情是这样的:清朝末年的一年秋后,一个肩背褡裢儿的南蛮子从这儿路过。当南蛮子走近柏树林时,突然停住了脚,立在道边儿上直往柏树林里张望。看了好一会儿,一头钻进了林子里,装做解手儿,一直待到天色近黑时,才从里面钻出来,投宿到附近的赵家庄村过夜。第二天,南蛮子出来,四处张扬,要在这一片儿收秫秸,并且出的价钱挺高。南蛮子与魏家看坟的人协商好并付了些占地的银两,随后便把柏树林四周的荒地,划做存放秫秸的场地。那时,庄稼主儿大部分都种高梁,一到秋后,家家户户都存放着几垛秫秸,每年除了当柴烧,别的没有什么用场。所以,听说南蛮子在这儿出高价收秫秸,都紧忙用大车小辆往魏家坟里送。南蛮子在柏树林里搭了两间草房,每天吃住在里面,在这里一直收了一个多月,围着柏树林垛严了秫秸,只在正南留下一个出口。过了冬至,天已进入数九,又下了两场大雪,西北风一扯,干巴巴里冷。这时,南蛮子才停了买秫秸。接下来,南蛮子在当地雇了几个人给看着,说是要回南方老家雇些车辆往回运。南蛮子一走就是一个来月,入了腊月,才押着几辆马车回到柏树林。回来后,南蛮子清点了清点数量,又给那几个雇工发了工钱,打发他们高高兴兴回了家。至于南蛮子啥时押着拉秫秸的车辆南下,谁也没有看见。一直到第二年春天,那柏树林四周还有好多秫秸还围在那里,也不见南蛮子的踪影儿了。这时候,包括看坟在内的附近村民们开始怀疑——南蛮子下那么大的本钱,收了那么多的秫秸,怎么运了一趟就不泛泡儿了呢?剩下这么多秫秸他不要了么?谁也猜不透南蛮子搞的啥名堂。这天上午,看坟的与附近村里几个好事儿的老头儿,做着伴儿转悠到魏家坟柏树林里。忽然,他们发现林子里少了一棵柏树,看坟的仔细一看,丢的正是那棵人们都说的“百鸟树”。看坟的慌了,知道这里面有因由儿,至于百鸟树是什么样子的之前他们也不知道,赶紧围到树橛子跟前察看。这一看不要紧,几人大吃一惊,如失大宝——果见这棵百鸟树的树墩上,到处都是各种鸟雀的木纹图案。到这时,人们才意识到这就是传说中那棵罕见的宝树——百鸟树。南蛮子眼力过人,收秫秸是一个骗人的幌子,偷百鸟树才是真正的目的。至于他发了多大财,谁也说不清。这里葬有魏寿的后人:魏岩、魏谦光、魏大成及其子孙等几代人。其中魏裔介之父魏柏祥的墓碑尤为高大,墓碑碑文末尾道:因其子魏裔介位显另立丰碑以誌不朽云。坟前左侧有看坟小院,墓园规制均为魏裔介官至极品后所追建,坟前牌坊匾额书有“魏氏先茔”四个字。坟址在东路村村北,始祖坟以西即新建的检察院明德小学以北、以西一带。      

3.总镇坟。明朝嘉靖年间三边总督(陕、晋、宁)兵部右侍郎魏谦吉的坟茔,后世子孙多葬于此。坟址位于始祖坟东北现在的教育局、环保局、工商局一带。坟茔坐北向南,占地百余亩,最南边建有石坊,上刻“恩光泉壤大司马魏公茔坊”,内设看坟小院。序列着石相生,墓园内古木参天、墓碑林立。墓坑结构复杂,出土有金银器物及几方墓志等。

4.御史坟。位于柏乡县城东北角,凌家桥村东三四百米处,是明朝万历年间山西道监察御史魏纯粹的墓地,他的后世子孙多葬于此。整个墓地占地百余亩,坐西北向东南,石坊、石像生序列其中,墓园内古木参天,草木萋萋,配以祭祀或看坟用的厅堂、房舍甚是威严壮观。文化大革命伊始开幕抛棺,挖出一具完好的女尸,经与史料对证乃是魏纯粹二夫人程夫人的尸体,当时女尸出棺后样似平静,肌肤细腻、鲜亮,犹如刚刚睡去之姿,待好奇的人们把其从棺椁中拖出后约半个时辰之久,尸体的肤色开始变黑、变质。棺内豪华成摞的衣锦服饰先前拉拽起来还强壮有力,新鲜如初,拿出来遇到强烈的阳光、气流后开始变色,从而再拉拽起来不再有力。棺内出土有金银首饰、金条、古钱币及几方墓志等随葬品。1966年该棺木埋入地下已近四百年之久,人们从未见过如此场面,见此场景都唏嘘不已,引得远近人们争相前来观看。当时还有几名从县人民医院闻讯赶来的医生,说是要对尸体进行化验,便割取了女尸的乳房,后未果。约三四个时辰尸首开始变质、腐烂,存有善心的人才把该女尸重新埋入坟坑。

5.潮州府坟。魏纯粹第七子广东潮州府知府魏櫆祥立祖之坟,他的后世子孙多葬于此。当时魏櫆祥任知府,潮州府总兵刘某兵变叛乱,令魏櫆祥从,魏櫆祥身为朝廷命官表现出不辱气节,忠贞为朝、宁死不屈,终于殉难,举朝悲愤,受到康熙帝的嘉奖,尸首从潮州经过数千里运回柏乡县,沿途众百姓无不因其忠贞之举而感动,出外相送,场面感人。墓地占地四五十亩,有一定的规制。其大概位置在原民政局南侧一带,西路村正北约二百米处。有墓志出土。         

6.大宅坟。魏裔介长兄魏裔鲁的墓地,因魏裔鲁在其兄弟五人中居长,其府宅被人们称为“大宅”,其坟被称为“大宅坟”,他的后世子孙多葬于此。坟址在县城西北角约一公里处,石家庄村偏西南一华里处,七十年代末期被城关公社砖厂所占。墓地坐北朝南,占地百余亩,坟丘、古柏、墓碑、石坊等序于坟地内,形成了一个巍巍壮观的整体,牌坊匾额书“山东盐法道魏公莹”,内设看坟小院。毁于建国前的战乱、土改及文化大革命。出土之物除金银器物外还有几方墓志。

7.阁老坟。位于柏乡县城西南角六华里处,是清朝顺、康两帝得力辅臣,官至吏部、礼部尚书保和殿大学士太子太傅魏裔介(顺治三年进士及第,第十二名)的墓园,他的后世子孙及五位夫人全都葬于此。墓碑正文有“皇清诰赠光禄大夫太子太傅保和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加一级贞庵魏公之墓”。墓地紧邻午河,马鞍山、高高庙{马鞍山一古老的土丘,高约十余米,两头高中间凹,模样像马鞍子一样,魏裔介称其马鞍山(有可能是一古墓丘形成的);高高庙——古老的土台子(有可能是一古墓丘形成的),从下至上有三十二级,约有十来米高。明清时期土台顶上建有一庙宇曰崔府君庙,世人称其高高庙。顶上有正殿三间(北屋),东西配房各三间,配房内设有钟楼(吊一口大钟),坐北朝南设有正门,有迎壁墙。站在高高庙之上可仰望蓝天白云,远观太行晚翆(高庙晴云与太行晚翆各为槐阳八景之一);院中有三通大石碑,其中一通书有:万历三十八年重修崔府君碑记(魏纯粹书文)。由此可知该庙至少在万历年以前就有。当年马鞍山与高高庙自西向东依序排开,在马鞍山与高高庙的北侧各有两个小土丘(也可能是古墓形成的土丘)这样与马鞍山两边的两个土丘加起来就是七个土丘,魏裔介懂易经,把这七个土丘称作七星,七星北侧几百米处地势隆起(可能是废了的古村落)形似八卦,在魏裔介眼里这是七星八卦,是风水宝地。东南侧还有河流、御路,地形极佳,魏裔介认为这是坟地的最佳之选。于是又找来了一位风水先生,风水先生知道魏裔介懂易学,魏裔介此时故意把自己的坐轿落在了七星与八卦之间,风水先生根据地势,又猜透了魏裔介的心思。风水先生见此说了一句话“有福之人不落无福之地”二人对坟地位势不谋而合。这就是魏裔介坟,俗称阁老坟。阁老坟占地近二百亩,呈南北向,南面建有石坊,石像生,古柏参天,墓碑林立。最引人注目的是乾隆二年乾隆帝嘉奖魏裔介碑,墓碑加基座高达六米余,内有看坟小院。文化大革命期间彻底损毁,夷为平地。出土有金砖、金银饰物、魏裔介印章、古钱币、多方墓志等。

8.桃源县坟。魏裔介三弟康熙年间桃源县知县魏裔讷的墓地,位于县城南门外南关村西南二三百米处,占地几十亩,墓园坐西向东,入口处建有一座小石坊,匾额刻有“魏公寿藏”,刻画甚为精美,内有看坟小院,有一定的规模。文革时掘开了墓丘,魏裔讷尸首完好,皮肤光鲜。魏裔讷的后人均葬于此地。现夷为平地。出土有:金银随葬品、几方墓志等。            9.平凉府坟。魏裔介四第魏裔慤的墓地,因魏裔慤早年在甘肃平凉任知府,故称“平凉府坟”。在县城的西南方向(现在的公路管理站与交警大队家属楼以北一带),魏裔慤的后人均葬于次,占地数十亩,坟茔呈东北西南向,东面入坟处建有一座石坊曰“平凉太守魏公茔”,墓地有石像生,墓碑林立,古柏参天,内有看坟小院。建国前或毁于战乱,或毁于土改,彻底毁于文革。出土有金银随葬品及几方墓志等。

10.金华府坟。魏裔慤次子魏男曾任浙江金华知府,因此他的墓地被称作“金华府坟”,魏男的后人均葬于此地,该坟地位于平凉府坟南边,墓园入口建有一座小石坊,石像生序列其中,墓碑林立,古木参天,内有看坟小院。出土有金银随葬品及墓志等。

11.宝庆府坟。魏裔慤四子魏敬胜的坟地,因其曾任宝庆府知府,所以他的墓地被称作“宝庆府坟”。魏敬胜的后人均葬于此地,坟址位于县城西不足一里地(新建中心医院处),占地数十亩,规格与知府级相等。

12.浔州府坟。魏裔讷三子魏勰的墓地,因魏勰早年在浔州做知府,故称“浔州府坟”。魏勰的后人均葬于此地,柏乡县志说魏勰的墓地在县城西三里许。现在查不到具体位置。 

(二)、牌坊。明清两代柏乡县城牌坊林立,其中以魏阁老家族的牌坊为多,计有:       

1.诰赠坊。明嘉靖朝为赠监察御史魏岩(魏谦吉之父,因子魏谦吉为兵部右侍郎而赠)而建。建址在东街,清朝末年已废。       

2.大中丞坊。明代嘉靖年间为山西巡抚魏谦吉而建,坊址在东街,清朝末年已废。       

3.总督三边坊。明朝嘉靖时为兵部右侍郎魏谦吉而建,当时魏谦吉的官职是:三边总督(山西、陕西、宁夏)人称魏总镇。牌坊高大宏伟,构件复杂,坊址在东街,废于清朝末年。       

4.青锁名臣坊。清顺治时为吏科给事中魏裔介而建,原址在秀才营口,清末已废。(按:顺治六年魏裔介转吏科右给事中,建坊时间应在稍后)。       

5.四世总宪坊。清顺治十四年(1657年),魏裔介升任都察院左都御史,诰赠其曾祖魏大成,祖父魏纯粹,父亲魏柏祥为左都御史(左都御史又称“总宪”),四代人同为左都御史,故称“四世总宪坊”。建坊时间应在1657年之后。此坊位于南街(县电影院门前),废于文革。1902年小日本著名的建筑史学家伊东忠太游历中国路经柏乡时对这座牌坊感到震撼,随即亲手按比例绘制了下来。如下: 

      
        6.褒宠懋绩坊。位于南关中断(村民闫氏门前),该坊建筑规格高,构件复杂,气势壮观。废于1966年。       

7.宫保冢宰坊。清康熙朝为时任太子太保内秘书院大学士兼吏部尚书魏裔介而建,位于县城北街,毁于上世纪日伪时期。    

在柏乡县众多牌坊中《四世总宪坊》《宫保冢宰坊》《褒宠懋绩坊》规格最高,做工最考究,构件最复杂,石质最好,气势最宏伟。另,魏氏坟茔中的众多牌坊也很精致,如今皆不复存在,故不录。

(以上多图摄于柏乡汉牡丹园)

在旧时代,人们常把建宅、修坟树碑、立牌坊当做有作为之人的人生大事,以此来标明主人的身份地位,炫耀自己或家族的光辉业绩。但它的潜在意义却能使人在瞻仰之余,潜移默化中受到激励,立志奋进,向榜样学习。从这一点讲它也有积极社会意义。

   

       作者简介:魏国静,柏乡县柏乡镇东街村人,自由创作人。清初名相魏裔介后裔,对魏裔介文化思想颇有研究,并有相关著述文章面世。现任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邢台市作家协会理事。除善于创作短篇散文、小说、民间故事外,先后出版有长篇历史小说《大清国相魏裔介》(吉林出版社,26万字);《汉牡丹与光武大帝》(九州出版社,45.7万字);《一代诤臣赵南星》(九州出版社,34.5万字)。近年来还参与了邢台市及柏乡县的一些历时文化研究及创作活动,对一域文化的发展进到绵薄之力。2010年荣获“柏乡县文艺创作突出贡献奖”;2012年被聘为政协柏乡县第八届委员会委员,2013年被评为政协柏乡县第八届优秀政协委员;2013年被评为邢台市文艺创作先进个人;作品《汉牡丹与光武大帝》,在邢台市首届2011—2013年度文艺精品创作奖评选中,荣获首届“邢台市文艺精品创作繁荣奖”;作品《一代诤臣赵南星》荣获邢台市2015——2017年度“邢台市文艺精品创作繁荣奖”;2018年荣获柏乡县文艺繁荣特殊贡献奖、邢台市文艺创作先进个人、当年被评为政协柏乡县第九届优秀政协委员。作品的部分手稿被河北文学院文学馆收藏。

传播文化  诚请转发

投稿邮箱:523090170@qq.com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