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一白 / 历史人物 / 写完王彦章,已经到130期历史人物了!

分享

   

写完王彦章,已经到130期历史人物了!

2020-12-27  秦岭一白


去年还保持一周一位的频率,全年算下来也只有40多位。业余爱好外加业余水平,能这般坚持下去便很知足。

今年家里有了梧桐,山货主业更是遭遇气候影响。两件大事占用过多精力,排行第三的写字爱好屡次往后推。

从两周更新拖到三周,而且过程愈加零碎不堪。

细心的朋友大概也已发现,单篇字数已经涨到八九千字。其实我也不想写的太啰嗦,但是感觉好像不受控制。

常说想哪写哪没得章法,这种变化就是最好证明。到底是心念对于事物的引导,还是事物反作用于修正心念。

因果互生的连环套,又有谁能够说清楚呢?

秦岭一白的历史文章,原本就是费力不讨好的类型。没有时论八卦来挑动情绪,读完超长文字更是挑战耐心。

从人物到内容脱离当下,与热点爆款没有半分关联。在史料框架里腾挪闪避,犹如戴着镣铐兼顾情境和史实。

或许,痛并快乐着才是生命的真实滋味。

一个月后,你可能会忘记丁真。

三个月后,你可能不关注川普。

半年之后,社区团购尘埃落地。

一年之后,谁知道又流行什么?

所有激愤狂欢、震惊怜悯终会散去,如同潮水般来的迅猛、退的急遽,被海浪推平的沙滩连半个脚印都没有。

外部热点事件情同此理,和自己的内在生活少有关联。坐在电影院里感天动地,曲终人散之后很快归于沉寂。

生活需要调剂,但是调味品无法当做主食。

读书锻炼、赚钱顾家略微内敛,却对精神和身体有着极大裨益,真正提升境界层级的事情往往显得平淡无味。

凡人之质量,中和最贵矣。

中和之质,必平淡无味,故能调成五材,变化应节。

是故,观人察质,必先察其平淡,而后求其聪明。

走过年少轻狂的岁月,不在痴迷碎片化的情绪激荡。要拨开思想迷雾和政商裹挟,只能凭借一颗玲珑剔透心。

坚持写些历史人物,就是在给自己炼心吧。

前阵子看到后台评论,忽然想起以往某种变迁。

原本纠结要不要写出来,免得大家以为我是个神棍。看着备忘录里的粗略大纲,被激活的灵感正在逐渐冷却。

刚好写完130期人物,觉得多少也算作是个契机。以后每隔十期发篇胡说文章,稳定频率也不会搞得仓促无序。

一边琢磨着是否埋在心底,因为发出来媳妇也能看到。一边继续写第131期历史人物,刘球已经写到三分之一。

但是,梧桐摔倒了,还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当时她坐在垫子上玩耍,我看着挺乖便去阳台拿玩具。刚离开她就扶着沙发站起来,我赶紧从门口往跟前跑。

距离还有一米多远的时候,她站立不稳蹲坐在垫子上。身体不平衡摔个四仰八叉,立马扯起嗓门嚎啕大哭。

我抱起来哄会儿又玩去了,还老担心摔疼或受到惊吓。小孩子磕磕碰碰在所难免,但却让我有种异样的感觉。

眼睁睁地看着她摔倒,所有动作好像是慢放镜头。总觉得时间充足应该接住她,或许原本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电光火石之间的信息量,回想起来很容易让人出神。

心脑和手脚难以同步,弥补差距的称为意识形态。

如果没有选择取玩具

如果让她离沙发远点

如果我的反应再快些

如果生活中能有如果,就没有那么多的不确定性。或许在以往的日常照料里,已经避免很多意外的危险情况。

人们过于关注呈现的问题,容易忽略消弭无形的隐态。决定暴雷的不是事情本身,而蛰伏其间是的心念习惯。

老话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

人终究不是电脑程序,无法将言行做到完美无误。就像误差从来没有办法避免,只能通过各种手段尽量降低。

面对不确定性的无力感,命理以及神学才能千年不衰。天地玄黄充满未知困惑,让有些人分不清道法和迷信。

往期的胡说文章,提到和台湾领导的对话。

前文略过

主管:你走在路上,脚边有颗石子,你踢或不踢早有定数。

一白:太扯了吧。

主管:呵呵,那你觉得呢?

一白:不踢,只能说明我不想踢。

主管:想或不想,真由你决定吗?

后来经历的事情多了,时常会想起这些对话。那些意料之外是习惯触发的概率,还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我喜欢国学历史,却也不知缘从何起,只能解释为天性接近。

第一次翻开《韩非子》,晦涩不通却感觉似明非明。略懂之后便奉为指路明灯,将人性两面照亮到无处遮藏。

故与人成舆,则欲人之富贵。

匠人成棺,则欲人之夭死也。

非舆人仁而匠人贼也,人不贵则舆不售,人不死则棺不买。

情非憎人也。

鳣似蛇,蚕似蠋。

人见蛇则惊核,见蠋,则毛起。

渔者持鳣,妇人拾蚕。

利之所在,皆为贲、诸。

两千多年的春秋诸子,用质朴凝练的言语洞悉人心。随便摘出一小段篇章,就能被后世学者嚼成厚厚的专著。

或许因为理论和现实的落差,卷入朝堂旋涡的诸子相对惨烈。孔孟惶惶如丧家之犬,卫鞅韩非更是死相难看。

华夏原生文明的巅峰时代,大概只有老庄算是最潇洒的人物,列御寇浩浩乎如冯虚御风,飘飘乎如遗世独立。

秦岭一白初识道家学派,不可避免的掉进无为黑洞。甚至觉得他们在故意挖坑,就地埋葬内心真正消极的人。

只有靠自己爬出大坑,便能感受到道家的杀伐决断。

天之无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风,莫不蠢然。

从上学直到现在,没有受过任何人的约束或指导。全是按照自己的意思理解典籍,反而生出很多有趣的事情。

秦岭一白读大三时,诺兰的《盗梦空间》还没拍出来。但是造梦师的角色功能,我已经稀里糊涂的做过尝试。

《庄子.逍遥游》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

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

不食五谷,吸风饮露。

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大学宿舍总共住着六个人,三张架子床我睡在下铺。也说不清楚具体原因是什么,好像突然之间就学会冥想。

每晚熄灯后躺在床上,胡吹海谝召开半小时卧谈会。舍友们陆续睡着而逐渐安静,我就开始自己的胡思乱想。

先是清泉从脑仁里流过,将沟壑里的杂物冲刷干净。接着冰天雪地里有潭清水,泡在里面可以散尽体内浊物。

然后顺着台阶走到山顶,出现五六平米大小的空地。背倚石壁面向悬崖而静静坐下,看着眼前四季交替变幻。

我不知这些情境是如何来的,却有种水到渠成的自然舒适感。每晚的睡眠质量超级好,早晨起来后神清气爽。

大概持续三四个月,只有去网吧通宵时例外。

毕业以后杂事诸多,心力逐渐没有那么专一。

在西安时有次去八仙庵,那天刚好下着蒙蒙细雨。香烛燃烧散发的淡淡蓝烟,萦绕在古朴庭院久久不能散去。

安然寂静却又自然舒适,全程只消费两块钱买门票。但是那种心神交融的通畅感觉,已经有好几年未曾体会。

或许,人只能通过情境寻找感觉吧。

看书、追剧、打游戏、刷视频、隐居山野、市井烟火...,各种情境并没有高下之分,咖啡就大蒜只要你乐意。

在不同情境中寻找喜乐的感觉,这是逃避痛苦、追求快乐的人之本性,所以在沉浸的过程中任何人互相平等。

就像吃荤吃素没有优劣之分,进餐过程中的享受感很相似。但是吃进去的各种东西,能不能转化成身体养分?

有些情境,自己走出来后精神奕奕。

有些情境,被人拖出来后索然无味。

一个个情境串联起来,就会形成一个人的心境。

人在懊悔万分的时候,总觉得如果再给一次机会,肯定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其实再给一百次机会也没有用。

面对同样的未知条件,在心境影响下会自动有所倾向。一点一滴积累出来的心力,岂能轻易跳出打破次元壁。

之所以会这么选,仅仅因为你是你!

修身难,难在克制利益纷争。

修心难,难在抵挡贪嗔痴怨。

回到开篇不确定性的问题,秦岭一白面对靠天吃饭的山货没办法,但是对于历史人物的反馈能做到心中有定。

梧桐摔跤犹如头疼脑热,这是她成长过程中难以避免的事情,同时也是我和媳妇必须照顾并尽量减少的情形。

如果真有莫非前定之说,哪天摔跤发烧或许也有定数。避免掉消弭于无形的意外,对于呈现的问题用心解决。

既然没法未雨绸缪,那便及时见招拆招吧。

至于那两位留言的朋友,你们真的是太高看我了。此生能踩到门槛往内瞅两眼,便让山野粗人感到无尽欢喜。

年过三十逐渐步入后半场,身体和精神却损耗日甚。现实和理想越来越难平衡,但是秦岭一白永远铭记八个字。

人能守一,一亦守人。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