钰鉴咖 / 东亚史研究日... / 日本佛教文化一窥

分享

   

日本佛教文化一窥

2021-01-03  钰鉴咖

引言:李兆忠先生在其著作《暧昧的日本人》中写道:“佛教与日本的民族宗教神道教融合之后,发生了本质的变化。经过日本人的改造,佛教的来世主义到了日本逐渐变成了现世主义,来世的极乐变成了今生的极乐。佛于是成了国家安定、个人幸福的保佑神。日本和尚可以结婚、吃肉、喝酒,过得简直比平常人还要快活。净土真宗的创始人亲鸾上人先后结过两次婚,生有43女,连如上人更是妻妾成群,生有子女27人。明治维新后,政府明文规定凡僧侣皆可娶妻食肉,连名字都可以起的和俗人一样。如今的日本和尚,已经成为一种职业,就像医生和律师一般……活脱一幅‘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及时行乐图,而世人也等闲视之。”

日本是属于东亚文化圈的国家,而佛教又是东亚文化的象征之一,同中国、韩国、越南一样,日本也有着深厚的佛教文化传统。但当代的日本佛教却给人这样的印象:作为出家人的僧人,却可以娶妻生子,而且不戒酒肉,似乎总是在“破戒”,令咱们国内的许多人——尤其是一些虔信的佛教徒——多少有些接受不了,认为日本的佛教对戒律要求不严格。那为什么佛教在日本会这样这样变化,我们又应如何看待这种现象呢?

一、何为戒律?

所谓戒律,其实有两层含义:戒是指以佛教徒应当遵守的内在的道德规范;律是指僧团应该遵守的集团规则。换言之,戒对信众,律对僧人。

戒律在广义上是宗教道德的表现形式,狭义上是区别宗教团体和社会群体的分界线。戒律的核心是对善恶的判断,而对善恶的判断,不但意味着宗教的最终价值问题,更意味着“人类对其终极价值如何实现、保持”的问题。

戒律源自佛教的教义,建立戒律的标准便是“随方毗尼”,即因时因地制宜。戒律对于佛教来说,具有特别的意味,佛陀说:“如我住世,无异此地”,表明戒律是佛教达到最终目的的途径,乃至可替代佛陀本人,因此也称之为“佛灭度后,以戒为师”。

二、日本早期佛教的私度僧

在佛教传入日本之前,日本也有本民族的宗教,该宗教相信祖先神的存在,并把对自然的崇拜结合在一起而形成神话传说,即日本神道教。在《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中对此都有详细的记载。

公元1世纪,日本进入阶级社会;5世纪,大和统一日本,开始扩大与中国等外部的交往。到了奈良时代(710794),国家形态发展成熟,与近邻中国、朝鲜半岛的交往更为密切,通过这里传入了先进的技术和文化知识。

日本佛教的传入并非直接由中国传入日本,而是借由朝鲜半岛的百济王国而至。据《日本书纪》记载:公元522年,百济明王派使者进献金铜释迦佛像一尊,经论和幡盖等物若干,并上表赞颂弘布佛法的功德,由此可见当时的中日之间并没有直接佛教界交流。

佛教传入日本之后出家人也随之出现,最早的记载也见于《日本书纪》:当时日本渡来系氏族鞍部氏的女儿三人在高句丽的还俗僧惠便的主持下出家为尼,这是日本历史上最早的出家者。然而当时日本在戒律制度上并不完备,巿井朝野间也都是私自受戒的私度僧。

二、佛教与神道教的冲突

放眼世界历史,任何一种外来的或新兴的宗教,几乎都经历了被反对(民族的本土宗教与外来宗教的冲突)到逐渐被利用于统治,直到后来被接受。佛教初传日本时,就与当地的神道教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当时的日本朝廷分化为排佛与崇佛两派,排佛派的代表人物是物部尾舆,他认为信仰外来的神会惹怒自己国家的神为由反对信仰佛教;而与儒学关系密切的大臣苏我稻目,是崇佛派的代表人物。两派的斗争表面上是对佛教认同与否的问题,实质上是本土文化对外来文化的抵制在政治上的表现。日本神道教偏重“此岸”,注重现实生活的享乐,以追求现世生活的稳定和幸福为目标,而不憧憬死后的世界;而佛教偏重“彼岸”,其根本意蕴在于它对人生的独特价值判断,即认为人生的意义是苦,人生的理想在于断除现实生活所带来的种种痛苦。佛教所宣传的消极厌世思想,世事皆空,放弃今生以求来世的主张,这种思想让人们一时难以接受。但最终,以苏我稻目之子苏我马子联合圣德太子诛杀物部氏一门而掌握朝廷实权,才使得佛教在日本得以传播和发展。

由此可见,佛教在传入日本之初并未马上被统治者完全接纳,一度陷入了尴尬的境地,究其原因,首先是日本国民自古以来生活在与自然贴近的岛国,保守而传统,他们自感和佛教这种纯精神的文化相距甚远,最初便采取了暧昧回避的态度,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他们发现,这种新宗教并不时候他们的生活,长久以来,他们已经习惯了神道教的宗教信仰方式,因而很难接受这位“蕃神”(即外国渡来的神)。其次,当时日本的经济文化相当落后,而佛教又是以供奉和修行为保障,需要一定金钱为后盾的宗教方式,因此,当时的日本在财力、物力上都无信仰佛教的余地,佛教对于日本国民来说更是犹如天外之物,难以染指。更为重要的是,作为国家最高统治者的天皇,掌管着宗教祭祀大权,是神道教的象征,他们唯恐新来的“蕃神”会触及到他们的权力和地位,一时很难宽容地接受,只能等闲视之。

三、圣德太子积极弘传佛法

宗教信仰在真正意义上的影响推广最初都依靠国家统治阶层自上而下开始,如汉武帝之于儒学,梁武帝之于中途佛教,松赞干布之于藏传佛教以及君士坦丁一世之于基督教。而日本的佛教推广的首功当推圣德太子,他虔信佛教,以高句丽僧惠慈为师,根据其颁布的《十七条宪法》,其中第二条规定“笃敬佛、法、僧三宝”,使日本转向了以佛教为中心的政治体制。

谈到日本的历史人物,恐怕没有人不会提到圣德太子,直到今天仍是日本国民心目中最崇拜的领袖人物之一。而它的伟大形象,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他与佛教文化的密切关系,是他将佛教作为一种宗教思想正式地纳入了日本文化。

圣德太子

圣德太子在摄政期间积极弘传佛法并致力于它的兴隆,试图将佛教作为治理国家政治的指导理念。他本人研读了众多佛教经典,并著有《三经义疏》等著作。他还修筑了许多寺院,著名的法隆寺、四天王寺等都是这一时期营建的,至今仍是日本佛教文化的圣地。在他晚年的时候,随着对佛法研究的精深,他逐渐对政治失去了兴趣,去追求一种高远虚无的精神修养境界,提出了“世间虚假,唯佛是真”的观点。从此,佛教开始在日本迅速扩张,出家者日众,于是,从中国引入汉传佛教的思想、教说以及修行方法成为当务之急。

四、鉴真法师与南都六宗

伴随着唐朝和日本两国间的紧密交流,日本佛教也得以发展,在遣唐使的人员构成中,有相当大比重的人员是来中国学习佛法的,被称为“学问僧”。他们将佛教的经典和佛像制作技术传入了日本。奈良时代是日本佛教的黄金时代,由国家下令营建寺院并统一管理,这一时期的寺院以东大寺最为盛名。至此日本具备了佛教进一步发展的物质条件,僧侣开始转而注意到授守戒律的课题,但是由于戒律的繁杂以及运用的不完全,发展似乎遇到了瓶颈。

东大寺卢舍那大佛殿

当时日本国民普遍认为,要想让佛教进一步发展,从唐朝延请得道高僧成为首选。就在这个时候,天平五年(733年),兴福寺高僧荣叡、普照随遣唐使入唐,从此开始了长达十年的留学时光,期间寻遍众多高僧大德,力图寻求一位能够东渡日本并担当重任的人物。最后,他们终于来到了扬州的大明寺,拜访了高僧鉴真,邀请他和他的门徒一同东渡日本,传授佛法戒律。据《唐大和上东征传》中载:鉴真携弟子渡海赴日,期间经历了五次均以失败告终,荣叡更是不幸在途中示寂,鉴真本人也双目失明。但第六次终于成功到达,于天平胜宝六年(754年)在难波登陆,并抵达日本平城京,接见圣武上皇。

鉴真渡海图

鉴真抵达日本时,佛教已在日本传播了两百余年,因为戒律知识储备不完整,日本僧侣开始自行立誓受戒。但是进入奈良时代后,朝野呼吁建立“三师七证”(戒和尚、羯磨师、教授师和七位到场证明的戒师)这样中国式的授戒仪式的呼声越来越高,而鉴真的到来就成为一个绝好的契机。在他抵达日本两个月后,便在东大寺的卢舍那大佛殿筑戒坛,圣武上皇、孝谦天皇等四百多人完成授戒仪式,这是日本登坛授戒之始。之后于天平宝字三年(759年)又在奈良建立了唐招提寺,专门传授佛教戒律。从此,唐招提寺成为了日本律宗本山。鉴真示寂后,律宗作为南都六宗之一的重要宗派而存在,引导着日本佛教戒律学。

鉴真法师

南都六宗:奈良时代以前,日本佛教几乎不存在宗派划分,均属统一的大乘佛教范围。从奈良时代开始,佛教界逐渐开始重视教义理论和教团的组织化,并派专人从事研究工作。由此,日本佛教逐渐形成了不同的宗派,有三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成实宗、俱舍宗六大宗派,故名南都六宗,也称南都佛教、奈良六宗。

唐招提寺

五、亲鸾上人“肉食妻带”

随着都城由平城京(奈良)迁移至平安京(京都),日本进入了历史上的平安时代。同时期的中国,由于安史之乱,不只标志着唐王朝的由盛转衰,还由此影响了东北亚的政治格局。随着遣唐使的终止,日本充分消化吸收唐朝文化,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国风文化”。在佛教方面的表现就是,从中国移植的佛教传至日本后逐渐日本化。至9世纪,日本佛教的国家主义色彩更加浓厚,从中国传入的天台宗和密宗,分别由最澄和空海两位法师发展为日本天台宗和真言宗,他们吧尊重皇室和孝行作为理想,“为国念诵,为国祈祷,为国讲《般若》”,这种浓厚的镇护国家思想是日本佛教的特色之一。镰仓时代之后,佛教进一步分化,一是从旧佛教天台宗中脱颖而出的新兴教派,如净土宗(创始人法然)、净土真宗(创始人亲鸾)、时宗(创始人一遍)、日莲宗(创始人日莲)等;二是从中国传入的禅宗诸派,如临济宗(创始人荣西)、曹洞宗(创始人道元)等,以上各宗派史称“镰仓新佛教”。另外南都六宗中的天台宗、法相宗分别由慈圆、贞庆所中兴。特别是净土真宗的创始人亲鸾上人,他破天荒地开始了“肉食妻带”(食肉娶妻)的行为,由此引起了全日本佛教界的震惊。

亲鸾上人

亲鸾上人(1173—1262),日本佛教净土真宗初祖。为平安朝末期到鎌仓中期人。生于承安三年,京都人,俗姓藤原,名范宴。

     镰仓时代,是日本人灵性觉醒的时代。源赖朝在伊豆举兵那年,亲鸾八岁。满目的荒凉和肃杀。生逢难行苦行的战乱时代,少年亲鸾却慨叹着人世的无常。

     亲鸾九岁那年,他就立下了出家的决心,请慈镇禅师为他剃度。慈镇禅师就问他:你这么小,为什么要出家呢?。亲鸾说:我虽然只有九岁,父母却已双亡。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一定要死亡?为什么我一定非要与父母分离?所以,我一定要出家,探索这些道理。。慈镇禅师说:好!我愿意收你为徒。不过,今天太晚了,待明日一早,我再为你剃度吧!。亲鸾却说:师父!虽然你说明天一早为我剃度,但我终究是年幼无知,我不能保证自己出家的决心是否可以持续到明天?而且,师父,你年纪这么大了,你也不能保证是否明早起床时还能活着吧?。慈镇禅师听完,不禁拍手叫好,满心欢喜地说:对!你说的话完全没错。现在我就为你剃度!。无常人生,无常变化,思在未来,却要行在当下。

     9岁到29岁,亲鸾在天台宗比叡山度过了青春的20年。自己变了三次姓名:绰空、善信、亲鸾。亲鸾之名是印度人"天亲"和中国人"昙鸾"的合成。

     据说亲鸾上人在29岁时,至京都六角堂行百日参笼(即百日闭关修行),为后世众生祈祷,并寻出离之要道。至第九十五日破晓时分,当亲鸾口诵圣德太子祈祷文之际,突然眼前出现了化身成救世菩萨的圣德太子的形象。圣德太子给亲鸾上人留下偈语:行者宿报设女犯,我成玉女身被犯,一生之间能庄严,临终引导生极乐。

     这句偈语的意思是:如果修行者因为前世的因果报应,导致现世跟女人在一起,那么就请把那位女性当作我的化身来对待,清净庄严地度过一生,在死前我就会来引渡你前往极乐世界。

     听到圣德太子的这四句话,亲鸾就去广泛结交宫廷贵族女信徒。35岁时亲鸾上人遭遇了日本净土宗历史上最严厉的弹压:承元法难(1207年)。亲鸾被流放到越后(今新澙县),在关东一处名为稻田的地方结草为庵,弘扬佛法。又认识了镰仓将军府的相国越后豪族三善为则的女儿惠信尼,与她正式结婚,并共同孕育了二子五女。净土真宗中妻带这一传统由此确定下来。但在当时,肉食妻带的行为是被绝对禁止的。人们遵从严苛的戒律而修行,抛开欲怒愚痴的烦恼从而得正果。

      记载亲鸾上人之言教的《叹异抄》是日本最负盛名之佛教著作。在《叹异抄》里面,亲鸾上人彻头彻尾地说他自己的话,对世间没有丝毫的妥协。他只顾自己怎么想,自己怎么信仰,一路到底说下去。连善人都可以得救,何况恶人哉?”这是《叹异抄》里最有名的一句话。这就是亲鸾的恶人正机说。他的这一思想的震荡点在于:善人能极乐往生,恶人更能极乐往生。指出是这个世界的本源。

       亲鸾上人于九十岁圆寂,临终圣众持华现。身心踊跃坐金莲。坐时即得无生忍。一念迎将至佛前。亲鸾上人前世就是地藏王菩萨身边的设慧菩萨,又回地藏菩萨身边了。一生持诵常念:南无阿弥陀佛。

目前有关亲鸾一生的事迹,大多仅凭后人的传说,亲鸾大师一生非僧非俗,开创了净土真宗。他具有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而他的言行又极其疾恶如仇,决不妥协。他的容貌看上去饱经风霜,字迹犹如刀刻般锋利,这些都是他激烈、严峻性格的典型表现。

       亲鸾上人吃荤娶妻,本为向世人强调,弥陀广度一切众生,无论在家、出家都能以其原本面貌得到拯救。然而,因此举颠覆了禁止僧侣结婚的传统,引起佛教界轩然大波,本就是流放者的他遭到了更为严厉的批判和弹压,他被世人称为“破戒僧”、“堕落坊主”、“佛敌”,受到巨大的非议。而上人就此的回应则是:此世所谓本山、本寺之主僧、法师,甚厌之。上人毫不顾忌地坦言,非常讨厌世间那些所谓名门寺院里的高僧大德们。

针对佛教与政治的高度结合,亲鸾上人一生都未曾接近权贵,也未曾修筑过一座寺庙,更未给自己树碑立传,他强调释迦牟尼佛本怀———“一向专念阿弥陀佛,教导人们抛开其他一切诸佛、菩萨、诸神,专信阿弥陀佛。(这是佛教中最重要的教义,释迦牟尼佛亲自宣说:我来此世的目的,即是为宣讲此教义。)特别是对诸神的排斥,激怒了视日本神道教的当权者及其勾结者,他们将亲鸾上人视为扰乱社会秩序的恶魔,判处其死刑。幸得九条兼实公从中斡旋,才改为流放偏远之地。

        “主上、臣下、背法违义,成忿结怨。(引自《教行信证》)在横行霸道的后鸟羽上皇的淫威下,恩师法然上人被流放,几位法友被处以死刑。亲鸾上人义愤填膺,爆发出如此激烈尖锐的批判。在亲鸾上人眼里,不存在任何权威。

       “断不可思以余人(为政者)为缘,弘扬念佛。”(引自《御消息集》)亲鸾上人对当权者的所作所为无法容忍,在其晚年的书简中,明显流露出厌恶当权者的情绪。他是一位伟大的平民佛教思想家,也正因为如此,净土真宗受到了底层民众的青睐。作为净土真宗初祖,亲鸾上人秉持宗义、为法忘躯;不分贵贱,普利众生;他独自勇往直前的一生,正显示了阿弥陀佛所赐的他力信心之无坚不摧。

六、彻底的世俗化

江户幕府时代,天主教传入日本,并且影响力日趋强大,爆发了基督徒起义的岛源之乱。为了有效遏制天主教,幕府颁行“锁国令”,以禁止天主教及其他容易引起动乱的活动,佛教因而能在稳定中持续发展。

德川家康是净土宗的信徒,因此努力保护佛教,并将佛教纳入封建政权的体系中,他颁布“寺檀制度”,使全国每一位国民都有归属护持的寺院,由于法度的限制与寺檀的建立,寺院僧侣的生活获得了保障,同时这成为今天日本遍布小型寺庙的原因。

寺檀制度起初只是以弃教者为对象,后来演变成为了证明自己是非天主教徒,每户家庭都必须归属在佛教的一个宗派的寺院之下,也就是成为寺院的檀家。这就是现在大部分日本人死后举办佛式葬礼并请和尚超度的原因。

与此同时,幕府还规定了宗门人别帐制度,这也是为了揭发天主教徒而设,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个制度变成由寺庙管理村民的户籍名薄。宗门人别帐所记载的内容是每户每个人归属的檀那寺名、宗派、出生地、原籍、年龄、姓名以及与户主的关系等。

寺庙要求檀家,也就是普通百姓日常参佛,佛祖诞辰和涅磐日拜佛,春秋两季和盂兰盆扫墓以及定期向寺院布施。因此,寺院在日常生活中开始和普通百姓的生活密切相关,普通家庭也设有佛龛,但是这并不是供奉观音菩萨,而是供奉故去的长辈牌位。

如此大规模的寺檀制度带动了寺院的发展,甚至后来出现了一村一寺的局面,江户幕府也通过这个制度控制住全国的百姓。佛教如此被推崇,几乎成了日本的国教,佛教也在江户时代进入了快速发展的美好时代。对于戒律,依照当时的寺院法度的规定,只有净土真宗允许僧侣食肉并娶妻,其他宗派的僧侣一般都遵守佛门戒律。

明治维新后,强大的皇权势必不能容忍同样强大的宗教威胁。由于神道教在王政复古和倒幕运动中的特殊作用,在明治元年(1868年)政府颁布《神佛分离令》,定神道教为国教,神道教完全脱离佛教而独立。明治四年,户籍制度建立之后,户籍归属政府管辖,因此废除了寺檀制度和宗门人别帐制度,寺院失去了户籍管理权。政府还发布《太政官布告133号》,宣布自今以后,僧侣可随意食肉娶妻蓄发,除法事之外,可穿戴一般民众之服饰,允许僧侣保留姓名。信奉平田派国学的神官们借机煽动百姓对于僧侣的不满,打砸寺院,破坏佛像,烧毁经文。许多乡村的小寺院在这种形势下,改头换面变成了神社。因此,当时的佛教界的人认为政府发布公告解除戒律,是为了使僧侣堕落,腐化和弱化佛教,强化国家神道。

这就是明治政府介入宗教的一个例证。其结果不仅是和尚可以吃肉喝酒,结婚生子,可以保留世俗的姓氏,更大的意义在于重新划定了寺院的财产性质和继承方式,因此在日本有些僧侣不但有孩子,而且从出生便命中注定要子承父业,将来出家当和尚。

七、日本佛教文化的特色

1.宗教融合

佛教起源于南亚文化圈,6世纪伴随着大陆文明的东渐,最终在东亚文化圈深深地扎根、开花并结果,成为东亚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但这其中的过程相当曲折,都是经历了一场斗争、接受并最终融合的过程。

中国的佛教在传播过程中,积极吸收本土的道教和儒家思想(如法器“木鱼”和《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但是从魏晋南北朝开始大面积传播,经过隋、唐、五代十国时期,佛、儒、道三教虽然共存但并非完全和平。被称为“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就写下了《谏迎佛骨表》,开篇便说:“伏以佛者,夷狄之一法耳。”站在维护儒家文化的立场攻击佛教。他本人虽然付出了贬官的代价,但间接地为之后的“会昌法难”作了舆论准备。如今我们所熟悉的“三教合一”局面其实是北宋时期才形成的,此时才可以说“佛教彻底融入了中国传统文化”。

同样,佛教在进入日本以后,也发生了相当特别的宗教融合。首先,日本佛教的来源其实是中国化的“2.0版本”,同时日本又深受中国儒家文化的影响,加上自身的神道教文化根深蒂固,由此形成了日本版“三教融合”。其外在表现便是“神佛习合”现象和“寺子屋”体制。

前文提到的日本第一位出家者善信尼,在皈依佛教之前曾是祭祀神道教的巫女,其身份的转换如此之简单,也并无身份高下之辨。在日本街道,随处可见寺院与神社比邻而建,还存在着最独特的产物——神宫寺,“神宫”是神道教的居所,“寺”是佛教的居所,二者合一乃日本自平安时代以来佛教不断浸透神道教的产物。而且佛教把日本神道教的八百万神祇化作护法善神的存在,寺庙中的佛也以神的姿态在本地显露神迹,即著名的“本地垂迹”说,其代表便是僧形八幡神,直到明治维新才根据《神佛分离令》而各自独立。

僧形八幡神

14~15世纪,京都的五山不仅大量推出禅宗书籍,还是儒学书籍的发行所。禅僧们不仅编修、印刷儒学和佛教原典,还编纂普及版,供那些为了提高知识和文化修养而聚集到寺院的人们使用,“寺子屋”由此形成。它是日本封建时代唯一的大众教育机构,也是直到明治维新才被现代教育体制所取代。

2.护国思想

佛教借助戒律确立了判别社会行为准则的阐释权,而道德权威又为政治权威的建立提供了某种机缘。所以纵观日本佛教的发展历程,无论是佛教初传时期的崇佛与排佛之争,还是后期发展阶段以佛教“镇护国家”的政府行为,佛教始终带有浓烈的政治色彩,由此,由平安时代宇多上皇(后出家,称法皇),开启了百余年的院政时代。比叡山延历寺的僧兵势力,与割据一方的诸侯无异。到了安土桃山时代战乱频仍,各宗派均建立了大大小小的佛国,净土真宗的一向宗甚至能据城对抗当时最强藩主织田信长长达十年而不陷落,并煽动对方领地内的农民起义。

直到当代,佛教依然对日本政治发挥着重要作用。由日莲宗发展的宗教团体创价学会,以之为基础创立了日本著名的政党——公明党。

3.积极入世

中日两国佛教在现实里的社会功能不一。中国僧侣基本以清修为主,普通情况下不会从寺院外出,也甚少参与社会活动,佛教的仪轨祭典也多在寺院内部举行。与之相对的日本则不然,在葬礼上举行佛教法事已然成为常态。由于当代日本佛教已经完全世俗化,清规戒律完全清除。寺院开始寻找出路,逐渐走上了类似公司化运营的道路。现在按照日本人的习惯,婚礼一般选择基督教模式或神道教模式,而葬礼则选择佛教模式。寺院有自己的土地,可以将土地卖给市民当墓地,后续还可以收取管理费,葬礼时和尚还可以帮助做法事收费,其实寺院已经垄断了日本的整个殡葬行业,这也是日本佛教的又一大特征,入世更深。

结语:纵观日本佛教,由于中日双方的民族文化不同,在这段悠久的佛教发展历史中,日本的佛教渐渐地与中国的佛教产生了非常大的差异。首先日本信奉佛教的僧人与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僧人不同,日本的僧人并不严格戒除荤腥,日本的和尚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吃肉的;更有甚者,日本的和尚也可以娶妻生子,过普通人的生活。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令中国人匪夷所思的现象呢?

原来,在佛教刚刚传入日本的时候,日本的社会非常混乱,不少人缺衣少食,更不要提接受完整的、系统的文化教育了;而那些皈依佛门的人鱼龙混杂,更多的人剃度只是为了寻求一顿饱饭,一处安稳的居所而已。在这种人员构成极为混杂的情况下,甚至出现了僧尼合宿的现象,尼姑生下僧人的孩子的现象也是屡见不鲜。为了改变这种现象,日本也曾下过严厉的禁令,但是都收效甚微。最后干脆放手不管了,允许默认只要不对他人造成坏的影响,修行的人保证一心向佛,饮酒食肉、娶妻生子都是合法合理的,由此转而彻底世俗化,开始血脉相续、财产私有、众生成佛。

然而,反倒是日本的宽松的政策给了僧人更多的选择权利,没有把所有的精力放到禁欲上来。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并不是一句笑话。有了更多自由空间之后,日本的和尚将更多的精力放到本职工作上来,潜心研究佛学。由于日本的僧人是可以娶妻生子的,他们的子孙在佛门直接接受了优质的教育之后,反哺日本的佛学研究,这使得日本僧人的素质越来越高,日本的佛学研究在世界上的地位也处于前列。这些高素质的僧人在社会上也受到人们的尊敬,并取得了非常高的社会地位。不少日本的女性更是将嫁给僧人视作一件光荣的事情。

戒律是一把双刃剑,严格的戒律当然便于锻造宗教的精神世界,但过度压抑人的本性则很难严格遵守,难免常常导致破戒。对比中国和尚必须得恪守清规戒律,似乎日本的和尚更加现代化一些。但话说回来,政府给的政策是可以娶妻生子吃肉喝酒,并不是必须。现如今,在日本坚持茹素清修、独身不娶的僧人,也是并不少见的。正是由于日本佛教在婚姻和财产上的规定更加贴近世俗之心,很容易从内心获得认同,则破戒的概率大为减少。僧侣放开“肉体”的限制,转而集中修行“精神”,这也许就是日本佛教法师声望稳定的原因。

20201225

庚子年冬月十一

资料来源

Ⅰ图书类

孙秀玲著《一口气读完日本史》,京华出版社2006年版

杨军、张乃和主编《东亚史》,长春出版社2006年版

杨军、宁波、关润华编著《东北亚古代民族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年版

【日】筒井寛昭、梶谷亮治、坂東俊彦著《東大寺の歴史》,東京美術2010年版

【日】森本公誠著《東大寺のなりたち》,岩波書店2018年版

【日】《中世庶民信仰資料》,元興寺文化財研究所2002年版

【日】服部光真など編集《佛法元興——法興寺の遺産·元興寺への道程》,元興寺文化財研究所2018年版

Ⅱ期刊类

吴春燕《日本佛教的本土化历程及特色》,《中州学刊》20101月刊

朱小琴《日本早期佛教》,《西安教育学院学报》20049月刊

邱磊《从早期佛教的传播与发展看其特点》,《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2008年第3

李国梅《试论古代日本佛教的特征》,《安徽文学》2009年第12期

张维薇《日本佛教文化渊源考》(连载),《日语知识》2009年8月刊~2010年6月刊

【日】蓑轮显量《当代日本佛教的特征——关于僧侣娶妻历史背景的考察》,《宗教研究》2009年刊

《日本和尚为什么能结婚生子?日本和尚为什么屡屡破戒呢?》,今日头条@文史旺旺

《日本的和尚为什么能喝酒吃肉结婚生子》,今日头条@中国大百科全书数据库

《比起中国和尚的吃斋、念佛、烧香,为什么日本和尚可以娶妻生子?》,今日头条@看鉴

马未都《国内有些大寺吃相太难看!远不及日本僧侣的一片祥和气》,今日头条@古来征战吾必回

麟剑《世界宗教源流史之佛教》(连载),微信公众平台《世界民族与文明历史》

净土真宗祖师亲鸾上人》,美篇@一豪说事

《亲鸾上人简介》,美篇@月光

薙刀与经文 | 凶狠残暴的日本僧兵》,360个人图书馆@野田高梧

Ⅲ音视频类

B站)法鼓讲堂:法源法师《世界佛教史概论》

泰学传媒:《循迹漫聊》系列节目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