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葵花小子 / 待分类 / 眉姐【最新版】071-072

分享

   

眉姐【最新版】071-072

2021-01-04  作家葵花...

第71章 我们结婚好不好

也许我应该让他们早早离开,如果不是暂时的停留,也许不会发生后来的事。

可对美好爱情的追求已经让人麻木了,谁也不会知道结局。

继续被命运推着往前走。

我与眉姐在经历了磨难后有过一段比较开心的时光,两个人都感觉轻松了许多,认为以后都会这样,我们可以抓住彼此,那将会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那天晚上,我们的心悬了下来,我小心翼翼地陪在她的身边,那个时候眉姐身体恢复的已经很好了,往日的美丽健康的容颜又回到了她的身体上。从她的脸上,我能深深地体会到她那种塌实的快乐。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我想跟眉姐结婚,我知道这也许很难,不切实际,但我想跟她结婚,我想近一步地让她的父亲妥协,如果我们能结婚,那将会是一件让我也没什么能比的上的快乐。

我那时多想跟眉姐有个家呢,一个属于我们的地方,我会尽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她还可以从事她的舞蹈事业,我嘛,会有很多的激情去奋斗,我还年轻,不过二十五岁,二十五岁,我还真的很年轻。

眉姐那年34岁了,依旧那样的美丽迷人,岁月并未在她脸上留下多少痕迹。

我跟眉姐在第二天提了这事,当时她父亲回宾馆去,母亲在外面带着妮儿玩,我们终于有了可以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剩下我们后,我对她说:“宝贝,我们结婚好不好?”,她听到这个很意外,抬头望了望我,理了下额前的头发,抿嘴一笑说:“我可以吗?”,我对她点了点头说:“宝贝,当然可以,如果你答应我,就留下来好吗?”

“恩。”,她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她又变的稍微开朗了,挤下眉毛说:“去哪结婚?我想在你家老房子里,可以吗?”

“老房子?太旧了吧!”,我说:“我跟大壮说过了,他有两套房子,我们先用着。”

“不,就要老房子。”,她想了下说:“我想家的感觉浓一些,如果可以,妮儿跟我们住一起,你爸爸也在,我们一家不是很好吗?”

我望着她笑了笑,然后陷入了沉思,她明白了,抿嘴一笑说:“傻瓜,别怕,我会说服我爸爸的,一定!”

我点了点头,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希望,她的眼神告诉我,她是可以说定的。

“暂时不要说吧!”,我想了想说:“你爸爸其实不坏,他是为了你好,只是他无法明白我,人与人是需要一些事情去证明的,不怪他。”

她点了点头,然后走过来抱住我说:“宝贝,谢谢你,你真好。”,我看着她,对她一笑,说:“我可不可以带妮儿去玩,我想了解她,让她接受我。”

眉姐点头说:“当然可以。”,当时眉姐的妈妈带着妮儿在外面,她爸爸回宾馆有事。眉姐走出去,到外面喊了她妈妈,我见到她妈妈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眉姐说:“妈,小童想带妮儿去玩。”,眉姐母亲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我说:“你有时间吗?她说想去玩电动。”,妮儿抬头望着我,用很不友好的口气说:“我不跟你去玩。”

我笑了笑,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也许是自找的。

眉姐蹲下,望着妮儿说:“跟叔叔去玩,去滨江乐园玩,好不好?”

“你去我才去。”,妮儿说:“我要你带我去玩,就我们俩。”

“妈妈不好去,叔叔带你去。”

“不,就要你带我去。”,妮儿不听她妈妈的。

眉姐冲我不好意思地皱了下眉头,我摇了摇头,意思告诉她没事。

妮儿突然说:“妈妈,你带我去找爸爸,外公说他在滨江。”

我被这句话镇了下。

眉姐也纳闷了,继续蹲下,然后说:“不要找他,他把外公的餐厅都烧了。”,眉姐又问:“外公跟你说的?”

妮儿点了点头说:“外公说他在,他今天说去找她。”

眉姐站起来,望了望我,然后皱着眉头说:“把电话给我用下。”

我掏出了手机给她,她拿过,拨了电话,问:“爸,你在哪?”

电话里传来微弱的声音说:“我在吃饭。”

眉姐问:“妮儿说你去找她父亲是吗?”

那边愣了下说:“小眉,这你不要问了,我找人查过了,他那混蛋没去西班牙,来滨江了,我不能放过他。”

眉姐喊了声:“爸,你不要这样,你对这不熟悉,你怎么对付他啊!”

那边突然说:“小眉,他在吗?”,意思是说我。

眉姐说:“找小童吗?你有事找他吗?”

“你让他过来吧,我请他吃饭,谈谈我们的事。”

眉姐听了这个比较开心,露出了微笑说:“恩,好的。”

放下电话,眉姐对我说:“听到没,爸爸让你去,你去吧!”,然后又跟妮儿说:“跟叔叔一起去外公那玩好不好?”

妮儿摇了摇头,用那种不友好的眼神看我。

我说:“我自己去吧,跟叔叔好好谈谈。”,我又对眉姐的母亲说:“阿姨,我先去,你好好休息下。”

在我刚要走的时候,眉姐的母亲突然叫住我说:“小童,她父亲的脾气我最了解,他就那样,没什么坏心眼,如果说话不好听的地方,你多包涵下。”

看着她,突然想到我的母亲,她也是个好人,都是柔弱的女人。

我点了点头,笑笑说:“阿姨,没事,我爸也这样,都是那个年代的人,理解的。”

我看到眉姐望着我微笑,意思是胜利归来,把话说的圆满。

从戒毒所去餐厅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刚才的事情,眉姐父亲要找妮儿爸爸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不对劲,不是对眉姐,是对眉姐父亲的举动。

到那后,我在餐厅的一角见到了他,他坐在那,一个人,叼着烟斗,目光望着玻璃外面,我小心翼翼地走到他跟前,然后点点头说:“叔叔,早上好!”

他转头看了看我,说:“坐吧,要什么自己点。”

我无心吃东西,而是说:“叔叔,有什么,您就说吧!”,我想如果谈的顺利,我可以趁这个机会跟他谈我和眉姐结婚的事。

他用一种琢磨不透的笑说:“先吃东西,后谈事情。”

我没办法,把东西吃了,然后等待他说话。

他进入正题的第一句话是:“你对滨江应该了解吧!”

我点了点头,感觉他有事问我,很激动,我说:“很了解,我家是本地人,祖祖辈辈的。”

“你朋友多吗?”,他问我。

“真心的朋友不多,能帮上忙的有一些。”,我似乎想到了什么。

“哦。”,他开门见山地说:“你应该知道了吧,我在美国的餐厅被那个混蛋烧了,他跑了,最近我打听说他在滨江,美国司法没法涉入,我想私下打听他——”

我点了点头说:“叔叔,我明白了,我可以帮助你。”,我当时真的很开心,我感觉我有了可以帮助他的机会,如果我帮他顺利搞定了这事,他肯定会另眼看我,肯定。

我想了下转移话题说:“叔叔,我和眉姐的事,你会想开吗?”

他点了点头,说了句:“看你表现吧!”

我犹豫了一会,又说:“我想和眉姐结婚!”,我知道我说这句话是不妥的,冒险的,可还是说了。

他并没有我想像的那种反应,他仍旧说:“看你的表现!”

我点了点头,我想,我会表现好的。我要把那个混蛋抓到,找出来,我要向他证明,我可以办点事。

可是,谁也无法知道,等待的是什么。

我抱着所有的理想,激情去做这件事情,他让我瞒着眉姐,我答应了,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交易,我想不算,我应该为他老人家做点事,让他看的起我。

我想他也不会想到事情会往什么地方发展。

我二十五岁,还是年轻气胜了吧!

那天,我跟眉姐父亲吃过饭后,他给了我关于那个人的一些材料,上面有他在滨江的老家地址,以及照片,名字。我拿在手里,第一眼看的是他的长相,面貌,老实说,人长的不是太难看,还行,就是眼角里流露了那种不好的感觉,应该跟后来做的一些事情很协调。名字也不难听——杨力楠,我看了半天,想很多。

当我认真地去考虑眉姐前夫的事情的时候,我感觉有些茫然,我对眉姐父亲答应的爽快,也自认为只要这人在滨江,我一定可以把他找到,我甚至对这个男人有着无比的憎恨,从感情上来说,从对他曾经拥有过眉姐这件事上来说,感到憎恨。

但是,我对这个人的了解太少了,甚至对于眉姐以前的事,了解的都很少,我只能从他们的面容上来感触他们的过去。

可我知道,我要做好这件事,我要做个男人。自尊心与年轻时的激情让我去冒了次险。

我从饭店出来后,去了戒毒所,在回来的路上,我想起了眉姐父亲跟我说过的话,“不要跟小眉说这事,你若说,一切都免谈。”

第72章 为她什么都可以

我想,这很简单,你不说,我也不会跟她说的,我也许不比你疼爱她少。

眉姐见到我很是着急,拉着我,看着我微笑的表情说:“爸爸没为难你吧?”

我嘟了下嘴说:“没呢!”,我接过她递过的水,低头喝了口说:“叔叔也就是刚来生气吧,现在好多了,我感觉有希望。”

她望着我,有一些内疚吧,走到我身边,靠我肩上,淡淡地说:“小童,姐感觉内疚的,其实这些事,应该我来说,若他真的脾气不好什么的,你别难过,姐是你的,不管怎样。”

我望着她点了点头,然后问她:“身体还舒服吗,没什么吧?”,眉姐,摇了摇头说:“好多了,心情好,就感觉特好。”

我抱住她说:“宝贝,一定的,等我们结婚了,你就会一点难受都没了,那个时候,你会感觉比以前都好,明白吗?”

她看着我,抿嘴点了点头,那眼神里充满了对我说的婚姻的向往。

中午的时候,我回家了趟,拿点东西,我爸见到我问我说:“听大壮说她爸爸回来了?”

我点了点头说:“恩。”

“他没难为你吧?”,我想我爸很了解眉姐的父亲,我笑笑说没。

我爸叹了口气说:“我很能理解他,如果他说了什么话,为难你了,你忍着点,爸也不能多说了,什么生活都是你选的,明白吗?以后的路还要你自己走。”

我回头看了我爸一眼,他靠在沙发上,我问了句:“爸,等她好了,我想跟她结婚,你说行不行?”

“哦。”,我爸似乎有些在意这个,望着我说:“她家人同意吗?”

“会同意的。”,我说:“我其实最怕的是你不同意。”

我爸微微一笑说:“我不会说什么了,我跟不了你走一辈子,她是好闺女,如果能陪着你,照顾你,一直不出什么差错,爸没道理说什么了,你们能好就行了。”

我点了点头。

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我感觉我家是需要有点开心的事了,如果能好好的,有美好的将来,一切还都有希望。

出来后,我打电话让大壮来接我,他见到我后,我把调查那个男人的事跟大壮说了,我希望他可以帮助我,当然我不要求,他也会帮助。他没等我把话说完就皱着眉头说:“小童,你不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吗?”

我笑笑说:“你是说他利用我,还是怎么着?”

“明摆着嘛,你以为这是小事吗?你了解那个男人的背景吗?他敢把那老头子的餐厅烧了,又能安全地逃回国内,有那么简单吗?”

我抽着烟一笑说:“管他什么,就是龙潭虎穴也要闯,我答应的事,如果做不好,更不会在他心里有什么好印像了。”

大壮仔细地看着我的脸说:“你是不是为了你的爱情,失去理智了,为了这个爱情,值得吗?”

我把烟扔了说:“没事,反正我也只是帮他调查,打听,又不是让我去抓他,我又不是他妈的公安。”

大壮最后点点头,他想也是,至少要帮这个老头找到线索什么的,让他满意些。

在车上,大壮边开车边说:“你说她爸怎么跟她一点不像呢,古怪,暴烈,小气,心胸狭窄,美国政府都赔过他保险了,何必呢?都那么大了,不安心养老,万一出了什么事——”,我知道大壮这样说是不想我被他使唤。

我和大壮去了那个地址,在滨江的外环东路,那里属于开发区,原来算是郊区。

大壮把我带到那说:“怎么打听,就是去问吗?”

“就说是他的朋友,找他有事,先看看情况。”,我说。

大壮突然说了句:“你说眉姐有没有来过啊?”

我抽着烟说:“应该有吧,肯定来找过他们。再说了,他们当初是夫妻,怎么会没来过。”

“不会还有来往吧?”

“有什么关系,也许他家人挺不错的,眉姐那样的人,想想就知道,心软,对老人家好,自然的事。”

我和大壮走下车来,按着地址,穿过几个巷子,那儿还保持了滨江的一些老建筑,周围的都被拆了,那些民国时的老建筑没拆,还保留着,而他家就是在那些老房子里。

我让大壮别去,我一个人去的,我站在门外,敲了敲门,不多会门开了,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妇女,应该是他妈,从面容上看,应该是脾气不太好的人。

我正了正表情,一笑说:“阿姨,你好,请问这是杨力楠的家吗?”

她在那里看了看我,对我有着本能的提防,过了会,开口说:“是的,不过他不在家,一直在国外。”

我点了点头说:“哦,我是他朋友,我以前在西班牙的,认识他的,得到过他不少帮助,想登门拜访。”

她再次看了看我说:“我好像没听他说过你。”,她没说完,一个男人冲了出来,应该是她儿子,望了望我,露出不友好的表情说:“你找他,去西班牙去。”,接着就说:“妈,你进屋。”

剩下他在那,我感觉似乎不好办,他望着我说:“兄弟,你别来找他,警察都来问过了,你来干嘛,他在西班牙,不在这,他做了什么,是他的事,跟我们无关,我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鸟,没事,赶紧走,烦不烦啊,你是本地人吧,你知道我在滨江怎么混的吗?去打听打听!”,他把门关上了。

我愣了愣,回去了,大壮问我怎么样,我把事说了,大壮拿出电话,问了几个朋友,拖他那帮兄弟打听下,挂了电话说:“这小子还挺他妈的吊的,也是混的,他哥早年去了西班牙,他在码头上管事,交过

道上的朋友,跟九三道,滨江湾那些人有点关系。”

“管他妈的什么关系。”,我一笑说:“有什么好怕的,我在滨江长大的,我还没见过什么好怕的。”

大壮想了下说:“小童,你还是小心点,有些事,你不知道,当初你早早去上大学了,一直念书,社会上的一些事,你压根不知道,我可见多了,小心点。”

我想了会,再次出去,路边上有一些老人在树下下棋什么的,我走过去,一个老头在那里逗鸟,旁边还有一个修鞋的,五十多岁。

我走过去,掏出烟递给修鞋的,跟他套近乎说:“哎,叔,你天天在这修鞋吗?”

他点了点头,看我递给他的烟,应该是好的烟,笑笑说:“修鞋?”

我摇了摇头说:“不,我是负责拆迁工作的,路过这。”

他看了看我,顿时来劲说:“是国家干部啊,负责拆迁的,遇到钉子了?”

我笑笑说:“你认识那家人吗?”,我指了指。

他摇了摇头说不认识,继续钉鞋说:“就是面熟,打个招呼什么的,他家人可不是什么好人啊,呵,那老婆子脾气坏着呢,她那儿子也是个楞子,去年有个人在这买东西车碰了他家的墙,被他带人打了,哎——应该困难的,这儿也要拆了吗?”

我说:“对了,最近他家有没有陌生人来啊,以前没见过的?”

他摇了摇头,说:“没有吧,我就白天在这摆摊,晚上就回去,对这的事也不了解,你去问别人吧!”

大壮走了过来,也学着我跟那逗鸟的聊起来。

他这小子比较有能耐,不多会,过里拉过我说:“妈的,他来过,那老头说看过。”

我纳闷地说:“你怎么知道的,他那么容易告诉你?”

“妈的,我跟他聊了很多关于鸟的事,他开心了,我答应他把我爸养的那只美国八鸽送给他,他信了。”

“可靠吗?”

“当然,他说的挺真的,我跟他说那人欠我们钱,他家的一个亲戚跟这人家吵过架,关系不好,也算是

间接报复吧,他说他家老大,最近回来了,晚上十点钟,他出来上厕所见过一次,鬼鬼祟祟的。”

我想了想,说:“等他妈的,守着。”

那几天,我跟大壮守了好几个晚上,一直都没等到那个人,白天,我在眉姐面前,什么都不提这事,只是把我所掌握的事跟她爸说了,她爸爸让我继续监视,若发现他,知道他的住址,第一时间告诉他。

眉姐的气色一日比一日好了,她发现她爸爸对我也比较好了,心里很开心,吃的饭也多了,也开始圆润了,与以前相比,似乎没什么两样。

药物治疗基本控制了毒瘾,戒毒人员说她比较幸运,有家人陪着关心,如果能一直心情好,从心里把毒瘾戒掉就好了。

但是快过了一个星期,仍旧没有守到那个人,似乎他那段时间没再回他家,如果他在滨江,也应该是在外面住的。

又到了夏天最热的时候,三个夏天了,我认识眉姐已经经历了三个夏天,也就是两年了。我感觉我很幸福,这两年,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磨难,但我感觉我很幸福,一切似乎都过去了,阳光又是那么的明媚灿烂,抬起头看天,感觉浑身都舒服,如果这个夏天能好的话,一辈子也不会坏了。

后续部分在公众号持续更新中……)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