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拾史事 / 待分类 / ​扈三娘:一个抛开"性别视角"才...

分享

   

​扈三娘:一个抛开"性别视角"才能读懂的女大佬

2021-01-06  时拾史事
    小昭专属cv:多情剑客无情剑


    听说有人因为"女权"被举报了!吓得我赶紧删掉了原本快写完的、内容有些"堕落"的稿子——虽说我只是个十三线不红,但是,我是女的!
    我觉得以后我就读不懂水浒了,除非能学会"女性视角"的思考:
    为什么"杀嫂"的凶手都是叔叔?
    为什么"淫妇"出轨对象都不是自己丈夫?
    隔壁王干娘家是不是女性意识复苏的发源地?
    想当上门女婿的周通能不能把女权的旗帜插满山坡?
    要把这些问题想明白,就得找一个"女性角度"解读的最佳模板,比如"扈三娘为何会答应嫁给王英?""是什么让美貌能打的她接受悲惨的下半生?"
    ——如果你也开始思考这些个问题,那么,恭喜你,你的智商已经唰唰的掉血了。


    地主家的小姐,一定要足不出户成"傻白甜",娇生惯养得拧不开瓶盖?"玉雪肌肤,芙蓉模样"的女人,冷若冰雪的外表底下,肯定有水晶的灵魂、玻璃的心肝?
    扈三娘不回答。实际上,整部小说中她都不怎么开口,只开打。
    宋江二打祝家庄。她打头阵,十个回合"横拖倒拽"活捉王矮虎;又把"军班子弟出身,枪法精熟"的欧鹏打得无还手之力;
    然后和马麟拼双刀,"马上相迎着,正如这风飘玉屑,雪撒琼花。宋江看得眼也花了"……
    上梁山后,呼延灼围剿。副将彭玘与花荣战了二十余回合,她就按捺不住,大叫:花将军少歇,看我捉这厮!"把双刀挂在马鞍轿上,袍底下取出红绵套索,上有二十四个金钩,扭过身躯,把套索望空一撒",于是,军人世家出身,外号"天目将"的颍州团练使彭玘就被她"拖下马来"。
    呼延灼大怒,然鹅只斗了十回合,他就意识到急切赢不得,此处还有他的画外音:"这个泼妇人在我手里斗了许多合,倒恁地了得!"
    他心一横使出必杀技,"提起右手铜鞭,望一丈青顶门上打下来",换了别人肯定眼棱缝裂,乌珠迸出,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的,红的、黑的、绛的,都绽将出来,而扈三娘"早起刀只一隔,右手那口刀望上直飞起来。却好那一鞭打将下来,正在刀口上,铮地一声响,火光迸散。"
    最搞笑是五虎将之一的董平,号称"英雄双枪将,风流万户侯",在他中计被围时,扈三娘和孙二娘带着各自的老公从侧面冲出"麻绳背翦"把他绑成个粽子……
    看扈三娘出战犹如带特效,"征尘影里,杀气阴中",霜刃如风把雄兵乱砍,玉手纤纤将猛将生拿……画面、声效、特技似在眼前。
    扈三娘为什么这样能打?
    跟她一样会武功的女性,如孙二娘因为是劫匪"山夜叉"孙元的独生女,所以学了半吊子,一遇上能打的就只能搬出得她爹真传的"赘婿"老公;
    扈三娘却有个哥哥"飞天虎"扈成,有了儿子,扈太公就不会把承包鱼塘的责任交给女儿,像花荣的妹子,她一辈子就只做嫁给秦明一件事。
    顾大嫂"家里杀牛开赌",两个兄弟解珍解宝是打老虎的猎户,她是从小打庄客、长大揍老公的过程中练出来的;琼英更神奇,是跟梦中的神人学的.....
    书中像她这样的庄主家女儿,如桃花庄的小刘、四柳村的小狄、瓦罐寺前村的小王,都是只知深闺绣花鸟的小家碧玉。
    即便是扈太公想抱祝家的粗腿,只要把她齐齐整整送上花轿就行了,何必花钱费力培养一个勇冠三军的别人家女将?
    所以,应该是她自己强烈要求学武的。有发自内心的热爱,(或许)还有过人的天赋,终于在好勇斗狠的独龙岗一带声名大噪,武德服人!
    小说里,史家庄的史进、白虎庄的孔明孔亮、横海郡的柴进...不爱田园、不思商业,只对舞枪弄棒感兴趣的富二代比比皆是。
    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的一个。*去掉女性的身份,是不是就很好理解了?*


    没有顾大嫂和三教九流打交道的成长环境,也没有孙二娘自小跟着爹刀口舔血的人生经历。家境优渥的扈三娘为什么不爱红装爱武装呢?
    扈家庄从来都不是宁静祥和的乡村农庄。为什么和祝、李联盟?据杜兴所说:惟恐梁山泊好汉过来借粮。
    三庄联盟军事力量雄厚,光是祝家庄就有一两万人家,每户人家都有"精壮后生准备着",随时可以进入战斗。
    杜兴绝非夸张,石秀一进客店,"看见店中檐下插着十数把好朴刀";时迁偷鸡后,才"行了两个更次",就有一二百人全副武装追赶上来。
    如此强大的军事集团三巨头之一,扈三娘怎么可能是人们想象中的单纯少女?孙二娘学做馒头的时候,她就挨家挨户收保护费了;王矮虎还在琢磨人心醒酒汤该不该放葱时,她就把周边几个小山头荡平了。
    习武自由,打架自由,杀人自由,可她扈三娘却和那个时代所有的女人一样,婚姻不自由。
    潘金莲嫁给武大,是来自性侵未遂的主人的报复;孙二娘的老公是她爹一棒打翻招赘包办的;花小妹是哥哥花荣的异父异母亲哥哥宋江拉秦明入伙的筹码;柴进说看见方腊头上有天子气,方腊一高兴就招赘他为驸马,婚姻是无间道,金芝公主演傻强......
    在一个根本不存在自由婚姻的世界里,出嫁听父兄的安排是一种通识。认了干爹,拜了兄长,那肯定是听他们的了。
    现在看来的身不由己,无论是在小说里,还是故事发生的年代,所有女性都是这样过来的,
    没有人可以跳出时代。
    难道长得美、人又狠的地方黑势力头目扈三娘,之前还能自己选择嫁给祝二还是祝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在那个年代不是俗话说,而是女人命。
    至于啥杀父仇、灭门恨,拜托,武侠小说看多了吧?现实的黑社会,不是你砍我就是我砍你,今天你杀我全家,明天我灭你全族,平常心了。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扈三娘见得多了,打赢了自己是大佬,打输了就跪下认别人当大佬。
    扈三娘只需要结个婚,能和宋江大哥共享爸比了,一下就跳出"降将""俘虏""家属""女人"等梁山上最受排挤的阶层。
    隐形的父亲,无能的大哥,随机安排的老公,一样的金铠鳞甲披挂上阵,一样的碧绿庄稼地一样的践踏,一样的杀戮,一样天空染得风霜血红。
    心安处就是故乡。对梁山好汉扈三娘来说,扈家庄或梁山泊,哪里有不同?
    (点击回顾)#水泊女人#
    1、"母大虫"顾大嫂:我不打老公好多年
    2、孙二娘为什么卖人肉馒头?《水浒传》背后的真实人间
    3、殊途同归的潘金莲:平行时空里,潘金莲何去何从
    4、水浒"淫妇"之死:杀妻难,给杀妻找理由更难
    5、水浒教会女人的那些事:闯荡江湖,遇到的不过三种男人
    6、妓女为何都姓李?淫妇为何都姓潘?水浒里的姓氏问题
    7、从武松到乔峰:英雄为何总要杀嫂子?
    8、杨雄石秀「翠屏山杀人碎尸案」,道德的刑场|罪案史录2
    9,只有不懂历史,才敢轻言《水浒传》“歧视”妇女

    END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