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48533353 / 待分类 / 令狐冲到底更爱小师妹还是任盈盈?

分享

   

令狐冲到底更爱小师妹还是任盈盈?

2021-01-07  新用户485...

    与我一起做一个爱学习、愿成长的人


    阅读全文约需8分钟

    令狐冲到底更爱小师妹还是任盈盈?


    文/晏凌羊

     01 

    喜欢看金庸小说《笑傲江湖》的人,最喜欢问一个问题:令狐冲到底更爱任盈盈还是更爱岳灵珊?

    我的答案是:这问话里的爱,是“婚姻的爱”的话,那他当然更爱任盈盈。但若是指爱情的“爱”的话,当然是岳灵珊。

    小师妹死后,令狐冲大恸。他对任盈盈说道:“盈盈,我对小师妹始终不能忘情,盼你不要见怪。”

    盈盈道:“我自然不会怪你。如果你当真是个浮滑男子,负心薄幸,我也不会这样看重你了。”

    她低声道:“我开始……开始对你倾心,便因在洛阳绿竹巷中,隔着竹帘,你跟我说怎样恋慕你的小师妹。”

    喜欢任盈盈的人,最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她的这种大方,说她一直很得体地陪在令狐冲身边,给令狐冲缅怀旧爱和处理旧恋情的余地。

    照我看来,她的得体和大方,大概也都只是故作姿态而已,不然也不至于在与令狐冲浓情蜜语之际,把自己与小师妹在令狐冲心目中的地位做了一番比较。

    一个人慷慨,必然因为富余;一个人豁达,必然因为自信。任盈盈在爱情中表现得如此豁达,主要还是因为她早已看透看穿了令狐冲的心理,令狐冲每一个内心变化她都了然于心。

    她冷静理智地选定了令狐冲是最佳结婚对象——人够忠义,武功好,出身清白,被华山派赶出来以后急需认同感。早熟老练的任盈盈,完全HOLD住这份感情。以她的聪慧,掌控与令狐冲之间的关系,自然也是游刃有余。

    在她和令狐冲的这段关系中,她才是猎手,而令狐冲是猎物,一步步地,阴差阳错地,心甘情愿地,落入她早已经编织好的网。她一直都知道,令狐冲早晚是她的。

    《笑傲江湖》的结尾处,是这么一段:

    (任盈盈)说着伸手过去,扣住令狐冲的手腕,叹道:“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终身和一只大马猴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说着嫣然一笑,娇柔无限。


    金庸用词也是很讲究的,光“扣”和“锁”这两个动词,就已经暴露了任盈盈的内心。

    每次看到这一句话,我都觉得很不是滋味。至此,令狐冲已全然成为了她的囊中之物,她成功收网了。

    任盈盈是非常理想的结婚对象,可令狐冲心之所系的,一直是岳灵珊。

    书中有以下几段:

    四下里万籁无声。少林寺寺内寺外聚集豪士数千之众,少室山自山腰以至山脚,正教中人至少也有二三千人,竟不约而同的谁都没有出声,便有人想说话的,也为这寂静的气氛所慑,话到嘴边都缩了回去。似乎只听到雪花落在树叶和丛草之上,发出轻柔异常的声音。令狐冲心中忽想:“小师妹这时候不知在干甚么?


    要知道,当时令狐冲跑去少林寺,是去营救生死未卜的任盈盈的。

    这日清晨起来,只见岳灵珊的坟上茁发了几枚青草的嫩芽,令狐冲怔怔的瞧着这几枚草芽,心想:“小师妹坟上也生青草了。她在坟中,却又不知如何?”


    当时,任盈盈大美人就陪在他身边。

    全书快结尾时,令狐冲在江湖上已然声名远播,他和任盈盈一起再次上华山。

    在一间废弃已久的小屋内,满满的摆放着一堆布娃娃,木马,小狗,都是他小时候为了讨小师妹欢心做的。看着这些玩具,他不禁又落下泪。

    有时我翻开《笑傲江湖》,只是为了看这几段。每当看到这里,总觉得黯然神伤。

    在所有令狐冲面对小师妹的情节里,金庸一笔写尽了所有的深情与温柔。

      
    跟任盈盈在一起的令狐冲,始终是循规蹈矩的。他跟任盈盈说过的最肉麻的话,也无非就是“你是婆婆,我是公公,咱俩公公婆婆,岂不是……”以及“你这样美丽,到了八十岁,仍然是个美得不得了的小姑娘。”

    两个人若是今后在一起,任盈盈应该也不会调皮到让令狐冲帮她画眉,夫妻俩估计只能“你吹箫来我抚琴”。旁人见了,大概只觉得“逼格高”,却不会觉得这种生活有啥烟火气。

    岳灵珊是你我身边那种最普通的小姑娘,去到江湖上也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但是,她有着“很烟火气”的一面。或许,也正是这种江湖人最缺的“接地气”,让她也拥有了不可替代的魅力。

    岳灵珊出生在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家庭,身处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门派。在遇到林平之之前,她身边也都是些正常人,所以,她身上往往带着一种世俗的热闹、体贴的温暖和琐碎而诱人的生活气息。这大概也是她最能吸引令狐冲的地方。

    令狐冲一直很想回到华山派,就是因为他向往那种庸常的、一切可控的、充满烟火气的生活。

    偏生小师妹对林平之的爱情执念如此之深,而这种偏执大概也是源于她内心深处的纯善。因为怜悯,因为懂得,她才能舍身处地得去理解和体谅林平之。在她那里,不管林平之变成什么样,都是情有可原的。

    也正是如此,我总觉得令狐冲跟小师妹更像是一类人。

    他们师出同门,接受的教育一致,十六七岁前形成的价值观也一致,只可惜令狐冲对感情向来被动,不懂“撩妹”技巧,又爱喝酒又爱交友,小师妹才被林平之捷足先登。

    岳灵珊让令狐冲体味到了“得不到”和“已失去”的双重痛苦,但我们不难看出,令狐冲对小师妹的爱,是发自肺腑的爱,那是一种发自本能的、感性的爱。

    而他对任盈盈起初多是报恩和敬爱,两个人在出生入死中才发展出感情来,这种感情是理性的。比起小师妹,任盈盈确实是令狐冲最好的选择,何况他根本没得选择。

    任盈盈作为一个可以说基本没什么缺陷的女主角,许多人觉得她“假”。的确,她就是“假”,她对令狐冲的作用就是给他安慰、带他脱离痛苦的泥沼。她是他治疗“得不到”和“已失去”的良药,是他“失之桑榆”后收入怀中的“东隅”。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任盈盈是一个几近完美的人设,所以我并不讨厌她,只是单纯地喜欢不起来。

    这种高度理想化的人设,承载了男人们对未来婚姻美好的期许,她是理性、欣赏、懂得、包容、能成就男人的完美妻子,但是,她真的完美吗?

    我觉得她就像是一款巧克力,甜味那么纯正,但难免,想起来就让人起腻。

    人们走入婚姻,为的就是这份甜。而人们追求爱情,为的却是那份“甜中带涩”。这种感觉,令狐冲只在小师妹那里尝到过。

    听见小师妹唱着福建采茶歌下山时的心如刀绞,在嵩山上重遇小师妹时犹恐相逢是梦的战战兢兢,为博红颜一笑的紧张惶恐,小师妹去世时整个世界像是塌陷了一般的心如死灰……这份面对心爱之人手足无措的少年情怀,就是令狐冲尝到的“甜涩”。

    最纯正的爱情,恰恰是这样无法自控的,也是无法像任盈盈一样步步为营去预料和设计的。

    我之所以断言令狐冲更爱小师妹(这里的爱,指的是狭义上的爱情),是因为我相信:没有一个人类,不爱自己那些已逝的青春。

    现实中,纯粹的爱情是很少的。
    我们越成熟,纯粹爱情的冲动也就越少。长大以后的我们所讲的爱,大多是一种广义上的“爱”,抑或说,我们讲到爱,更多讲的是一种人生哲学、一种处世态度。

    我们的内心已经广阔到不会再只关注一个人的悲喜,不会再和年轻时那样可以为了一个人去死,而只是想找到一个世俗意义上更合适的自己人,然后跟TA一起好好走下去、好好活到老。

    亦舒在《玫瑰的故事》里写的:
    “人们爱的是一些人,与之结婚生子的又是另外一些人。”我觉得这话是对的。

    即使人还是那个人,但“婚前的人”和“婚后的人”,其实也可以算作是两个人。爱A,但是与B结婚生子,这大概就是人生实相,也是大部分人的命途。

    也正因为如此,人们发明了一句话:纵使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小师妹的坟头,已经长草了吧?”

    令狐冲说这话的时候,身边其实站着花容月貌的“江湖名媛”任盈盈。他那些青涩的岁月和无法言说的爱恋,都随着故人埋进了黄土中。

    我们每个人若是有机会站在这样一座坟冢前,是不是也会感觉连自己也都埋入了过去?而活在世上的、站在坟前的,只是萋萋离离的青草。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相比小情小爱,旺盛的永远是它们。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这是最好的鼓励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