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论剑 / 红楼解梦 / 射覆——古老的文人游戏,原来是这样玩的

分享

   

射覆——古老的文人游戏,原来是这样玩的

2021-01-09  教育论剑

说《红楼梦》是一部大百科全书一点不假,里面的内容真是丰富多彩,令人大开眼界。比如其中写到的许多游戏,就让我很感兴趣,很长见识。

《红楼梦》里写到的游戏有俗有雅,很多还与酒席有关,算是古代的酒桌文化吧。比如最让我感兴趣的射覆,就是当时酒桌上一种高雅的文人游戏。

那么,射覆这种游戏是怎么玩的呢?为什么书中薛宝钗说它是“酒令的祖宗”?它又有什么来历呢?下面我们就来细说一下,来学一学玩这个游戏。

宝钗说射覆是“酒令的祖宗”,意思自然是说射覆这种游戏产生的年代早,历史悠久。确实如此,据有关史料记载,早在我国汉代,皇宫里就流行射覆游戏了,只是当时还与喝酒无关。

《汉书·东方朔传》记载:“上尝使诸数家射覆,置守宫盂下,射之,皆不能中。朔自赞曰:‘臣尝受,请射之。’乃别蓍布卦而对曰:‘臣以为龙又无角,谓之为蛇又有足,跂跂脉脉善缘壁,是非守宫即蜥蜴。’上曰:‘善。’赐帛十匹。复使射他物,连中,辄赐帛。”

“射”是猜度的意思,“覆”是覆盖的意思,“射覆”意思是猜器物下盖着的是什么。而上文中所谓“数家”,是指当时研究易经进行占卜的术士。东方朔说自己曾经“受易”,意思是说自己学过易。他根据易进行占卜,猜到器皿下盖着的是蜥蜴,受到皇上奖赏。

从上可见,在汉朝时,射覆纯粹是一种猜物游戏,至于其与易的关系,也就是如何利用易去推测,本人表示莫名其妙,不知今天研究易经的专家还能不能练就东方朔的本领,又或者那只是一个玄学传说?

回到正题,继续说射覆游戏的发展。作为一种与易学相关的猜物游戏,何时演变成酒桌上的酒令,现在已经无从可考,但至少在唐代已经流行了。唐李商隐《无题二首》诗有“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句。

但是,唐朝时期的射覆游戏与清朝时未必完全相同。有学者认为,唐朝时酒桌上的射覆玩法大致如下:先将一物品或写有字的纸条藏在倒扣的杯碟中,口头念出一段隐语让人猜,猜不中则罚酒。这类似今天的猜谜语,而从其先藏后猜可以看出与汉朝时一脉相承。

到清朝时,射覆游戏已经去掉了事先藏物的环节。覆者直接暗中就地取材,在酒桌上或者室内看到什么,就用隐语说什么,而且要求提高了,必须用典。射者环顾室内去猜,猜到不直接说出来,而是也以隐语用典回答,三次不中罚酒一杯。这其实就是以谜猜谜。

这是纯粹的文人游戏,难度非常大,肚子里没有足够的墨水,脑子不灵活,是玩不转的。所以薛宝钗说“比一切的令都难,这里到有一半是不会的”,而史湘云则说:“我不行这个射覆,没的垂头丧气,闷人。”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裀,呆香菱情解石榴裙”,写宝玉(还有宝琴、岫烟、平儿)过生日,众人相庆,于酒席上行酒令以助兴,其中之一就是射覆。下面就以其中所写的两个例子,来具体解析、体会射覆游戏到底是怎么玩的。

宝琴覆,香菱射:

宝琴说了一个“老”字,香菱猜不出,湘云替她说了一个“药”字。宝琴想说的是什么、又是怎么用典的呢?湘云又是如何猜到、又是如何用典的呢?

原来,宝琴看到门斗上贴的“红香圃”三个字,想到《论语》里的一句话“吾不如老圃”,所以就说了一个“老”字,隐藏了“圃”字。而湘云猜到后说“药”字,与“圃”组成“药圃”一词,是想到关于“药圃”的典,书中没写什么典,但关于“药圃”的诗句是有的,比如王维诗“荷锄修药圃,散帙曝农书”。

探春覆,宝钗射:

探春说了一个“人”字,宝钗说“人”字太宽泛了,探春于是又加了一个“窗”字。这是用两个字覆同一事物,起到限制作用,使所覆之物具有唯一性。宝钗回答了一个“埘”字。

我们来看看其中的原理。酒桌上有鸡肉,探春先想到“鸡人”,所以说“人”字,覆的是“鸡”。宝钗指出“人”字宽泛,说明当时还有与“人”有关系的东西。为了限定“鸡”,探春想到“鸡窗”,所以又加了一个“窗”字。

鸡人是指古代掌管鸡等牲畜以天明报时的人,典故出自《周礼·春官·鸡人》;鸡窗典故来源于南朝刘宋时期的《幽明录》:“晋兖州刺史沛国宋处宗,尝买得一长鸣鸡,爱养甚至,恒笼著窗间,鸡遂作人语,与处宗谈论,极有言智,终日不辍,处宗因此言巧大进。”后遂以鸡窗代指书斋。唐罗隐有诗 “鸡窗夜静开书卷,鱼槛春深展钓丝。”

宝钗说的“埘”字,是想到“鸡栖于埘”这句话,这是《诗经》里的典故,语出《君子于役》这首诗,很多人都会背。

后面又写了李纨与岫烟一组。李纨覆一个“瓢”字,岫烟射的是“绿”字。由于不知道现场有些什么,所以她们说的是什么,用的又是什么典故,读者无从得知。

最后写了薛宝钗说了一个“宝”字,贾宝玉回答的是“钗”字。宝钗覆的是“玉”,现场有宝玉脖子上的通灵宝玉。贾宝玉猜到了,他说“钗”字,是想到“玉钗”这个词,出自诗句“敲断玉钗红烛冷”。湘云质疑“宝玉”一词没有出处,香菱指出岑参有“此乡多宝玉”一句诗。

我认为作者此处别有深意。这里面作者意在指出,薛宝钗时刻心系宝玉,因为癞头和尚说过“金玉良缘”,但是贾宝玉只念“木石前盟”,所以用“敲断玉钗红烛冷”对“金玉良缘”予以否定。

最后问一问,看明白射覆是怎么玩的了吗?现在会玩射覆游戏了吗?快找个朋友试试吧!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