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一白 / 历史人物 / 王彦章:一个不识字的穷苦汉子,却成为豹...

分享

   

王彦章:一个不识字的穷苦汉子,却成为豹死留皮、人死留名的五代战神!

2021-01-10  秦岭一白

863年,唐王朝进入破产倒计时。

从渭水之辱到贞观长歌,由开元盛世到安史之乱。热血大唐历经沧桑而垂垂老矣,正被法人榨干最后一丝活力。

唐懿宗继位后实力败家,尽情挥霍大中之治的遗产。他给儿孙连一个子都没剩下,还招来五代群雄高举的屠刀。

管子曰:凡有地牧民者,务在四时,守在仓廪。每当羊和狼的比例严重失衡,便会自动触发新一轮的竞争上岗。

茫茫中国,代代有人才,何须留恋过气辉煌。

王老爹感到挺辉煌,因为媳妇终于生出儿子。

这位膀大腰圆的庄稼汉,扛着五十斤小麦去邻村找先生。他想要给儿子取个好名字,只能用口粮支付相关费用。

老王掉进越生越穷、越穷越生的大坑,直到家徒四壁才被带把小儿终结死循环,还让他有种平等做人的畅快感。

老王:先生好,我是...

先生:我知道,连生四个女儿还要生。

老王:咳咳,这也是没法子啊。

先生:啥事,想明白让娃娃们上学了?

老王:呃,麻烦您给小儿起个名字。

先生:以前也没见你找人起名。

老王:招娣、引娣的名字满地都是。

先生:...

教书先生看着大半袋麦子,拿出花名册让他自己选号。老王狗看星星般翻来覆去,满脸通红的说:我不识字啊!

先生不禁长叹口气,有人总在名字上大做文章,却忽略其他属性的重要性,他合上册子随口说道:叫王彦章吧!

王老爹觉得名字有些文绉绉,但比自己的初一、十五强得多。看着麦子被收走甚是心疼,他坚信以后能赚回来。

老王自此改掉低头走路的习惯,遇见谁都笑呵呵地打招呼。有些人多年未见他的正脸,惊叹怎么会老成这样子。

嗨,没钱又没闲当然老的快喽!

生娃容易养娃难,老王家更是难上加难。

面朝黄土背朝天,包含种地工作的两大基础要素。土地和劳力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料,缺一门会造成撂荒或流民。

没有自己的土地可以租借,区别在于交租金还是赋税。若是没有足够的劳力输出,全年无休也在贫困线上挣扎。

如果两者皆无,那么连基本尊严都没有。

媳妇在家喂养小儿子,四个女儿只能干点拔草的活计。犁地收割扛粮这些重力气活,全部压在王老爹的肩膀上。

他最大的期盼是风调雨顺,交完公粮还能勉强养活老小。曾经有人放卫星说亩产过万,搞得无数佃户饿死地头。

近些年没有领导放卫星了,但是租金开始逐年上涨。有些佃户披星戴月干到年底,对账时发现还欠地主三五斗。

王老爹大字不识几个,也搞不懂最新告示说的啥。他只是想不明白自己常年劳作,怎么连基本生活都难以保障。

要是有片自己的土地,那该多好啊。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王老爹瞅准山坡上的洼地,准备开荒出来种点庄稼。以他目前没地没劳力的条件,将来给王彦章找媳妇都费劲。

农村的人际往来基于土地,没有地连朋友都交不到。万一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前期积累的感情关系全部作废。

所谓流民,和流动要饭的差不多。

山坡上的洼地多年闲置,是因为开荒难度极其巨大。完成日常劳作才能去干私活,而且前期没有一毛钱收益。

王老爹的工程立项之后,开始为开荒工作积攒口粮。下苦力总比窝冬睡觉吃得多,他至少要攒够三年的粮食。

割掉杂草灌木、刨掉树根鼠窝、捡完石头硬块、扎好篱笆防野兽、移土填方平高低,然后一遍又一遍的犁地。

每当一场大雨过后,野草藤蔓就会疯狂生长。王老爹不断地重复这些步骤,终于开辟出属于自己的两亩薄田。

撒完最后一把草木灰,王老爹的腰杆已经弯了。

天刚蒙蒙亮,王老爹带着全家去耙地。

山野间笼罩着层层薄雾,草木清霜打在身上冰凉入骨。一锨锨翻出来的大块泥土,未经太阳暴晒而粘结泥泞。

王老爹蹲在地头搓着土块,粗糙大手不听使唤地哆嗦。只要将这些土疙瘩捣碎整平,就能撒下种子等待收获。

家里没有牛马,老两口来当牛做马。

藤条编织的耢具像片镂空门板,两端绳索套在老王和媳妇身上,准备妥当回头喊道:老大老二老三,站上去!

耢具上面的东西越重,耙出来的土地效果越好。王老爹浑身上下被汗水浸透,干脆脱掉衣服光着膀子死命拉。

王彦章还在地里逮蛐蛐,见此情形跑到跟前想帮忙。王老爹在耢具上又绑根绳子,小家伙使劲时屁股撅上天。

一分、两分、五分、一亩...,王老爹的脚步开始打摆子,直到眼前发黑栽倒地上,悠悠转醒后哀叹自己老了。

那一年,王彦章刚满五岁。

有些人,一辈子好像都长不大。

有些人,一出生肩负生活重担。

同年龄的小伙伴们,三五成群背着书包去学堂。王彦章带着水壶和干粮,扛起比他还高的撅头去地里干农活。

老天关上了一扇门,必定会再打开一扇窗。过于沉浸在已经失去的痛楚里,便很难发现换种形式的其他回报。

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王彦章还并不明白这些,总觉得自己好像低人一等。看见别人抱怨家庭作业太多,做梦都想拿撅头换习题册。

有一次在地里拔草,几个大孩子放学路过时朝他喊:喂,你爹找先生起的好名字,你倒是写几笔让我们看看。

王彦章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但是能听懂话语之中的嘲讽。他腾然站起身来冲到路边,三拳打到对方哭爹喊娘。

大孩子们捂紧嘴巴溜了,跑得老远才放言让他等着瞧。王彦章站在田间地头发呆,没想到自己的力气这么大。

我还没发功,你们就倒下了?

脑力亦或体力,都有用进废退的趋势。

王彦章自幼挥舞各种农具,养家糊口更不敢有丝毫偷懒。年复一年积累的肌肉记忆,堪比不吃粉的健身教练。

王老爹陆陆续续嫁完女儿,时常来地里给儿子打下手。他被脚下的土地榨干气血,两天不干活却又闲得心慌。

各种记忆组成的习惯,延续下去就会趟出命运。

王老爹盯着身强力壮的儿子,仿佛看到年轻时候的自己。正在憧憬老有所依的美梦,教书先生拎着镰刀走来。

老王从没见过先生干活,几个村的学生都在他家读书。每年学费和补课费也够开销,不至于这把年纪下苦力。

老王:先生好,我是...

先生:我知道,你儿子是十里八乡的猛男。

老王:咳咳,就这点随我。

先生:他现在会写自己的名字吗?

老王:呃,没有上过一天学。

先生:这点也挺随你的。

老王:您怎么还亲自下地干活?

先生:黄巢快打过来了,多备点口粮。

(见秦岭一白.黄巢篇)

王老爹不知道黄巢是谁。他让儿子赶紧去给先生帮忙,顺便再练练自己的名字。

先生没干一会满手血泡,直起酸痛的腰杆叫苦连天。看见王彦章光着脚疯狂割麦,踩在麦茬上竟然毫无知觉。

这个年轻人,真是飚啊。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小王:先生的诗好霸气。

先生:这是黄巢写的。

小王:黄巢是谁?

先生:一个造反的私盐贩子。

小王:哦,走私都这么有文化。

先生:呵呵,有文化顶啥用。

小王:什么意思?

先生:当真是时移世易啊。

王彦章帮教书先生割完麦,终于学会一笔一划写名字。当他满心欢喜的抬起头时,天地之间却仿佛空空荡荡。

唐帝国处于瓦解奔溃边缘,官府也没有贴出交粮通告。十几代农人已经习惯交公粮,面对变化有些不知所措。

一批批部队沿着大路进村,口号不同但干的事差不多。拉壮丁或者征钱粮任选一样,反正不能让人家空手走。

贼过如梳,兵过如篦,一轮轮筛下来近乎妻离子散。未成熟的麦子被连夜抢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奔走逃难。

王老爹放不下两亩薄田,那是用半条命开垦出来的。他拄着拐杖颤巍巍走到地头,只看见满目疮痍的马蹄印。

老人悲愤交加,栽倒在自己的土地上再也没能醒来。

全村办丧事的不止一家,没有人知道应该找谁索赔。

王彦章将父亲埋葬在地里,又把母亲托付给姐姐们。他离开农田不是追寻梦想,而是在乱世里给自己找活路。

他站在村头的十字路口,分不清哪个方向是生门死门。不由自主的来到山坡洼地,就此告别儿时耙地的记忆。

这片土地不光浸透汗水,更承载着千秋万代的泪水和血水。

甩掉赖以为生的土地,王彦章像孤魂野鬼般游荡。直到遇上朱全忠的队伍招兵,开出的待遇管吃管住还管埋。

朱全忠的本名叫朱温,最初跟着黄巢的造反队混饭吃。单亲家庭出身的穷苦汉子,硬是一步步晋升超级骨干。

黄巢冲进长安赶跑唐僖宗,坐上龙椅自称大齐皇帝。草台班子不光面对升级转型,还要抵挡唐军的猛烈攻势。

朱温被打的丢盔卸甲,狂发十分电报也请不来援兵,干脆投降唐朝掉头暴揍前任老板(见秦岭一白.朱温篇)。

躲在成都办公的唐僖宗,远程加封朱温为金吾卫大将军,亲自批示给他改命朱全忠,期望能为唐朝全心尽忠。

所谓忠义,有时候看情分,更多时候是靠实力。

883年,20岁的王彦章报名参军。

他吃饱饭被带进新兵营,见到数百位年纪相仿的男儿。大家都是光脚没鞋的穷苦汉,互相之间不存在鄙视链。

流民要饭可以群龙无首,沙场作战需构建协同体系。听说各个岗位允许自我推荐,新兵蛋子的神情悄然变化。

一个完全崭新的环境,是掩埋以往不堪的最好机会。

竞选班长环节异常激烈,挑战排长岗位的相对较少。台上的发言内容大同小异,都说什么希望为台下的服务。

王彦章逐渐感到气血翻腾,心底好像有东西炸裂开来。他从地里耙出来的虬扎筋肉,正在壁咚壁咚的跳跃着。

我要当连长,请各位多多支持!

洪亮嗓音在校场上空飘荡,片刻沉寂之后嘘声四起。连三年计划的大饼都没有,明显不具备领导的基本素养。

王彦章依然矗立在台上,丝毫没有鞠躬走人的意思。他盯着不远处撂荒的土地,好像被大片灌木荆棘所吞噬。

接下来,就是改变命运的时刻。

王彦章扛起发言台,一步步走向灌木丛。

大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呼啦啦涌向地头看热闹。原本遍地荆棘的乱草荒田,硬生生被王彦章踩出一条小路。

有人眼尖发现他光着脚,小腿已经被扎的鲜血淋漓。王彦章依然昂首阔步来回踩踏,仿佛皮糙肉厚毫无知觉。

等到王彦章走出荒田,片刻嘘声之后全体沉寂。两只沾满泥浆和鲜血的双脚,在地上留下震慑人心的大脚印。

有谁不服?背好负重走一趟再哔哔!

朱温前来视察新兵训练工作,刚好撞见王彦章的表演秀。他当场给这位后浪加鸡腿,编入自己的豪华护卫队。

力气大和腿脚好是显性优势,可以提升战场存活几率。但是趟平荆棘而无所畏惧,背后隐藏的胆气最为稀缺。

先找老军医疗伤,然后去领两件装备。

库管:九环大砍刀如何?

小王:太轻了。

库管:霸王裂天戟咋样?

小王:太轻了。

库管:擂鼓翁金锤行不?

小王;太轻了。

库管:那你去东海龙宫看看吧。

小王:什么意思?

库管:哎,这还有根大铁棍子。

小王:都生锈了啊...

彦章为人骁勇有力,能跣足履棘行百步,持一铁枪奋疾如飞,而佗人莫能举也。

聪明秀出谓之英,胆力过人谓之雄。

四两拨千斤,纯属侥幸

千斤拨四两,实力碾压

在绝对力量面前

一切技巧都会黯然失色

王彦章每战挥舞铁枪冲锋,自重加惯性所造成的杀伤力,但凡挨上至少是一级伤残,搞得双方士卒主动避让。

无论是学过闪电五连鞭,还是精通西洋格斗术,只要没有足够吨位相抗衡,看见王彦章的疯样不怂才不正常。

武术不是文艺汇演,是力求一击毙命的杀人技。

从耕田农夫到沙场猛将,没人明白王彦章的心理转变。就像历史上无数底层草根,阴差阳错的踏上名将之路。

时代洪流将世道冲蚀的千疮百孔,那些积极造船的人称得上顺应天命,抱残守缺和患得患失便只能随波逐流。

王彦章凭着战功步步高升,再也没人敢嘲笑他不识字。有时缺少文字的思想框架,反倒更容易触摸自然灵性。

彦章武人,不知书,军中号王铁枪,常为俚语谓人曰:豹死留皮,人死留名。

904年,朱温将唐昭宗挟持到洛阳。

唐懿宗临死前还在迎佛骨,唐僖宗更指望朱温为国尽忠。摊上这样的父亲和兄长,唐昭宗真是倒了八辈血霉。

朱温为证明自己的忠心,避免唐昭宗想念西京而伤感。他将长安城拆的片瓦不留,彻底终结千年帝都的称号。

长安,废了。

李克用联络各地武装力量,结成军事同盟解救唐老板。他们号召天下人讨伐朱温,还为本次活动冠名杀猪盘。

朱温和李克用相爱相杀,摸清形势之后一刀砍死唐昭宗。然后拥立13岁的李柷继位,这便是大唐末帝唐哀宗。

麻姑自说云,接侍以来,已见东海三为桑田。

谁能想到一个穷苦少年,母亲靠着做工将他养大。四十多年后竟然位列朝堂,将高贵的皇帝玩弄于股掌之间。

他以一己之力完成数代之功,每一天都在生死线上徘徊。这种人容易崇拜绝对力量,也要承受着强反作用力。

道高益安,势高益危,居赫赫之势,失身且有日矣。

907年,朱温建立后梁,随手杀掉17岁的唐哀宗。

王彦章从指挥使升任先锋马军使,历经二十多年浴血奋战而封妻荫子,还有各路军阀霸占的地盘等着他收复。

李克用坚持沿用唐朝年号,拒不承认自己是落后军阀。他带着儿子们南征北战,要让梁太祖反思称帝的错误。

朱温比李克用高那么一点点,但是儿孙辈完全不在同一量级。

潞州之战,李存勖的战术极其漂亮,老朱当场感慨道:生子当如李亚子,克用为不亡矣!至如吾儿,豚犬耳!

朱友珪听到很难过,老爹夸赞别人家的孩子可以理解,将自家孩子说的蠢如猪狗,以后还怎么开展交接工作。

朱温病重期间,朱友珪找人捅死老爹。

老三看见老二弑父篡位,又私下联合禁军砍死朱友珪。朱友贞登上后梁皇帝宝座,这便是破国灭家的梁末帝。

关起门来打到头破血流,对外宣示总得端起架子。王彦章受封开国伯兼澶州刺史,负责对抗当代战神李存勖。

从此,老王有句口头禅:亚次斗鸡小兒耳,何足惧哉!

915年,后梁在魏州进行改制。

梁末帝想把魏州一分为二,化解唐朝藩镇割据的局面。为保证分割工作顺利进行,派王彦章率五百士卒压场。

燕赵之地向来多豪杰,坚决不同意实力被削弱。他们炒掉朱友贞改投李存勖,顺手干掉老王的驻军纳投名状。

王彦章灰头土脸逃回澶州,城头大王旗已然变幻颜色。他的妻儿老小被送往太原,那里是李存勖的老根据地。

王将军五十多岁的人了,投降晋王不但全家团聚,还能...。哎哎,我只是个送信的,你表忠心也要讲武德啊。

遣使者招彦章,彦章斩其使者以自绝。然晋人畏彦章之在梁也,必欲招致之,待其妻子愈厚。

王彦章无视妻儿性命,每战常为先锋。

朱友贞喜欢马屁吹捧,宿将多被谗间。

后梁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923年,李存勖在魏州注册后唐。

唐庄宗跑马圈地侵占河北,继而统兵南下威逼洛阳。赵岩和张汉杰整日奉承谄媚,搞得梁末帝看谁都像弱鸡。

敬翔火急火燎冲进宫,从靴子里掏出绳子要上吊。智商高达一百八的重臣宰相,硬是被逼得采用小媳妇攻略。

泣曰:先帝取天下,不以臣为不肖,所谋无不用。今强敌未灭,陛下弃忽臣言,臣身不用,不如死!

在敬翔宰相的强烈要求下,王彦章被任命为招讨使。赵岩看见浑水摸鱼的机会,口吐芬芳就让段凝出任副职。

末帝问破敌之期,彦章对曰:三日,左右皆失笑。

王彦章赶到滑州前线,就已经用掉两天时间。

后唐部队早在德胜口架好铁索,南北两岸修筑的城寨号称“夹寨”,坐拥天时地利欢迎后梁将士千里送人头。

王彦章还没开战先开饭,上万人的烧烤场面相当壮观。对方主将有些摸不着头脑,很快感受到姜还是老的辣。

置酒大会,阴遣人具舟于杨村。

命甲士六百人 皆持巨斧。

载冶者,具鞴炭,乘流而下。

王彦章喝到途中假装上厕所,带领数千精兵狂奔德胜口。工匠用炭炉烧断拦河铁索,甲兵扛着巨斧砍断浮桥。

李存勖收到前线战报,大惊:彦章骁勇,吾尝避其锋,非守殷敌也。然彦章兵少,利于速战,必急攻我南城。

唐庄宗亲自带兵救援,还没赶到现场就丢掉南城。

王彦章兑现三日破敌的军令状,豪情万丈之余痛骂奸佞误国,威风凛凛道:俟吾破贼还,必诛奸臣以谢天下。

段凝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因为他就是奸佞团体骨干。坏人从来不会觉得自己坏,但是常用联系人可以证明。

老段给赵岩和张汉杰发信息,让他们拦截王彦章的战报。梁末帝看到的和听到的,全是段凝将军的铁蛋雄风。

独赐劳凝而不及彦章,军士皆失色。

王彦章没有获得嘉奖,战争也还没有结束。

李存勖下令拆除北城城寨,扎木筏沿河而下增援杨刘。王彦章的船队由南岸而下,双方船只靠近就直接开打。

一天之内连干十几场仗,王彦章差点成功抢占杨刘。李存勖紧急调拨各路援兵,才将后梁军队打的节节败退。

王彦章功败垂成望河兴叹,段凝手足舞蹈笑靥如花。

老段第一时间向皇帝打报告,把杨刘之败的责任全甩给老王,还对此深表痛心:彦章使酒轻敌而至于败。

赵岩等人唯恐王彦章胜利凯旋,夜以继日给皇帝灌迷魂汤。梁末帝撤销老王的职位,任命段凝为正牌招讨使。

彦章驰至京师入见,以笏画地,自陈胜败之迹,岩等讽有司劾彦章不恭,勒还第。

六十岁的王彦章戎马半生,躲过战场上的一支支流矢。他抛弃妻儿老小为国玩命,未曾想会栽在同志的手里。

他父亲常年劳作也难以养家,开荒两亩薄田却毁于战乱。自己痛恨大梁国日渐衰败,忠心耿耿却被扫地出门。

一份耕耘,真的能换来一份收获吗?

人为打破的平衡,老天自会出手拨正。

后唐的兵马杀声四起,一路打到兖州如入无人之境。梁末帝有种火烧屁股的感觉,紧急启用王彦章防守东路。

后梁精锐都在段凝手里,王彦章带着仪仗队仓促应战。总共只有五百名新兵蛋子,皇帝还让张汉杰担任监军。

京师保銮五百骑,皆新捉募之兵,不可用,乃以属彦章,而以张汉杰监之。

王彦章望着一张张青涩脸庞,思绪飘回到光脚从军那刻。当年跟随朱温征战的兄弟,只剩他孤独坚毅的活着。

年轻士卒满目崇拜的盯着王彦章,他就是凭一杆铁枪建功立业的名将,只要熬过这场生死考验便能靠近偶像。

全军覆没,王彦章重伤后被生擒。

李存勖看着浑身是血的死对头,花白须发随着喘息声剧烈抖动,他喊来老军医抓紧抢救(爱其骁勇,欲全活之)。

王彦章悠悠转醒,发现自己躺在后唐营帐里。使者念完李存勖亲笔写的劝降信,这位后梁猛将闭目长叹道:

臣与陛下血战十馀年,今兵败力穷,不死何待?且臣受梁恩,非死不能报,岂有朝事梁而暮事晋,生何面目见天下之人乎!

唐庄宗决定再给一次机会,让义兄李嗣源继续去劝降。

李嗣源同样是当世名将,经常和王彦章隔空叫阵。

自古英雄惜英雄,任谁也难以卸下角色归属。改弦易主会让一方身价暴跌,马放南山淡然闲谈却又遥遥无期。

俩人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王彦章却因伤痛无法起身。未等李嗣源的眼神中流出怜悯,他便愤然怒吼道:汝非邈佶烈乎?我岂苟活者!

遂见杀,年六十一。

半年后,后梁国都被攻破,朱友贞拔剑自尽。

三年后,后唐爆发兵变,李存勖被乱箭射死。

时任禁军首领的赵弘殷,望着李存勖的尸首被当街焚烧。置身枭雄并起的五代乱世,他也看不清未来在哪里。

后来,他生了个儿子,起名叫赵匡胤(宋太祖篇)。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