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响 / 待分类 / 沪上大佬要“割韭”?

分享

   

沪上大佬要“割韭”?

2021-01-13  深响

©️资本侦探原创


1987年,复旦学生郭广昌发现世界那么大,他想去看看。第一站,目标是北京。由于出身农家的他余钱很少,左腾右挪出200块路费后,便骑上自行车出发。在首都,他看到了改革与开放正呼啸而至,一个古老的国度正襟危坐,送别了过去的自己。

回程时,郭广昌散尽钱财买了瓶奢侈品——青岛啤酒。躺在码头上过夜时,这位20岁的小伙子满脑子在想:“如果以后能天天喝上青岛啤酒,那就太爽了!”过了一年,他又骑上自行车,来到海南经济特区。一个哲学专业的学生,就这样搞懂了金融调研。

1992年,南巡讲话后,嗅觉敏锐的“92派”站上历史舞台。复旦教师郭广昌用3.8万元的创立复星,开挂一般成了被时代垂青的人:先靠企业咨询赚得100万;再做房地产营销赚到1000万;豪取第一个1亿是靠生物制药;进入10亿俱乐部是通过资本运作。

二十年后,复星管理的资产膨胀到2000亿元,涉及投资领域横跨生物制药、房地产、信息产业、商贸流通、金融、钢铁、证券、银行等多个行业。对于如此顺利的发家史,坊间颇多猜测。为解外界疑惑,2014年一位与郭广昌熟识的记者,敲开了他的门。

这是一次信息量巨大又有些“简单”的谈话,之后被行文成《郭广昌:复星投资的四个模型》:

李嘉诚的模型(房地产),GE(通用电气)的模型(多元化),巴菲特的模型(综合金融),纯粹的投资公司,比如黑石;复星的投资法门还有两个,一是寻找长期便宜的钱,再有就是坚持价值投资;我们认为最好的、最理想化的模型,还是巴菲特模型。

其实这四个模型里,郭广昌比较中意的还有GE。早年杰克韦尔奇来中国走穴时,他就以后辈之姿请教:“在中国一说多元化就会遭到质疑,您如何看待?”。但得到的答案模棱两可:比如说在制药公司和钢铁公司,这两项投资之间找到一个合理的分配,从而实现多元化。

如果把复星看成一家传统投资公司的话,外界能很好理解郭广昌对于“多元化”的执着:从低点介入、完成快速整合后进行上市融资,再快速扩张;达到一定规模后,通过银行贷款、股权融资、发行债务等渠道获得更多资金,实现下一轮并购;最后,在高点套现走人。

复星是典型的PE公司,在中国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试图寻找成长性最好的产业。从上世纪90年代的医药,到世纪之交的钢铁、房地产、矿产,后来是豫园股份(SH:600655)。之后的发展中,豫园这家公司身上流淌的血液,成为了一种新的模型——“A股模型”。

毕竟,这里的市场最爱听中国“智慧”。

彼之糟糠,我之黄金

郭广昌是一个极度念旧的人。

2015年,《金融时报》记者帕提·沃德米尔正端坐在复星总部的管理层餐厅,身材瘦削的郭广昌突然出现。由于走廊上没有出现将员工清场和俯首恭维之声,恍惚间,沃德米尔差点把他当作“农民工”。而双方都很有意思,讨论的第一个问题不是财富,是食物。

“梅干菜+猪油”是郭广昌的最爱,也是他母亲的招牌菜,这代表了乡愁。但当天却没安排,原因是他为了怀念去世的佛教徒母亲,每天午餐都会尽量吃素。沃德米尔虽然没喝到郭广昌的茅台,但因为吃饭收获了他对待生活和财富的方式“打太极”——保持阴阳平衡。

“太极不是讲究先发制人的,而是后发制人,在体会某种变化之后反应比别人快,”郭广昌说道,“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一个人不可能总是比市场快很多,因为人的智力和眼界都是有限的。但是,你可以在看到这种变化的时候,感受比别人快一点,敢于在变化时作决定。”

他的好友马云,同样是个太极高手。

2018年年中,郭广昌“后发制人”显现成果,绝对控制了沪指老八股之一的豫园股份。这次重组历时400多天,经过3次修改,以复星地产项目为基础,涉及17个交易对象和25个标的,交易金额达240亿元。从2001年入股起开始计算,这是一次长达17年的布局。

期间,豫园与郭广昌发生了数次矛盾。一桩知名的“无头公案”是,有人化名写了封网络举报信,举报郭广昌在国有股转让暂停的背景下通过关系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未公开招标、未重新估值)并对收购方的6亿元注册资本存疑:

先以每股3.8元将6166万股转让给复星集团,后来郭广昌以无法履行“将复星总部迁入黄浦区以缴纳全部税收”的承诺为由,当天(11月22日)在黄浦区注册成立复星产投,用复星产投为收购主体。

在重组预期兑现后,豫园股价走出了明显的下跌趋势。其原因在于,豫园的主营业务珠宝和黄金销售处于“至暗时刻”,增长规模陷入停滞。从2016到2018年,中国珠宝行业市场(大陆地区)规模一直都没有突破7000亿元。

数据来源:国泰君安证券

至于复星装入的地产资产,对豫园的股价来说,几乎没有帮助。

豫园股价在长达一年的横盘后,终于在2020年3月开启了一波上涨趋势,直至7月,大涨了78%。而这轮上涨的主要驱动力在于,疫情影响下,货币宽松,金价大涨,新一轮的黄金大年似乎来临。豫园也开始着手布局高端珠宝领域,与Damiani(达米阿尼)合作。

数据来源:雪球

而对郭广昌这种以“助天下”为己任的企业家来说,很难预料到,自己的企业居然会有靠市场上假消息推动股价上涨的一天。2020年7月6号,一些投资社区开始流传豫园正在申请免税牌照的消息,对于刚被中国中免“洗刷”三观的市场来说,这则消息无异于核弹。

其股价5个交易日大涨35%,不少投资者跑去投资者平台质问豫园的董秘:到底有没有申请免税牌照。虽然得到的答复全是“感谢关注”,但还是被他们过度解读成“耐人寻味”。A股的韭菜园里,有聪明人字字诛心地讲道:牌照会给一个民营企业?

在免税牌照传闻消散,金价开始下跌后,豫园股价走向跌跌不休。郭广昌的后发制人看似失效了,而所谓的保持阴阳平衡,与“做时间的朋友”相比,有些落入了下乘。彼之糟糠,成了我之黄金,这么继续发展下去,可能会变为看不懂市场的悲剧,

在2020年底,豫园自己祭出了能站着“挣钱”的屠龙技。

爱喝酒的人,运气不会差

最让郭广昌佩服的企业家,是马云和史玉柱。

前者他称作外星人,外貌和做事都跟常人不一样;后者是史大仙,因为其经历巨人失败后又靠脑白金站了起来。这两人都有个共同特点:爱喝茅台。郭广昌也有这个爱好,他和外国朋友谈生意时,餐桌上都摆着茅台。白酒这门好生意,他也插手了。

去年5月,郭广昌成为金徽酒实控人。豫园以18.36亿元收购金徽酒约30%的股份,5个月后,旗下海南豫珠增资金徽酒,持股比例合计38%。市场也展现出了对金徽酒的认可,其股价从10元一路涨至56元的高点。但这轮上涨,却与点火的豫园没有丝毫关系。

郭广昌“从头到尾”都预料到了,市场对白酒狂热。但是,投资者看不懂他。直到2020年末,豫园的股价“罕见”涨停了。原因是其参加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70%股权拍卖,以45.3亿元竞得股权。市场对此报以强烈回应,2021年开局便是5个涨停板。

数据来源:雪球

崇尚后发制人的郭广昌,似乎要一击奏效了。

1月11日,豫园冲击七连板失败,股价下跌2.8%。投资者因此产生了买“豫园”还是买“ST舍得”的辩论:支持前者的以TMT市盈率只有15倍,而ST舍得的却是56倍;后者的拥趸言辞凶悍且天真,声称舍得是独立上市公司,哪怕是母公司也没啥用。

双方还是很默契认为白酒板块势不可挡,只是对于资金流向豫园还是ST舍得有分歧。对于这个问题,只要看看郭广昌的朋友圈就知道答案,他是中国顶级富豪圈子“江南会”的创始人,上海市浙江商会名誉会长。身边聚集无数投行家、分析师、媒体。

2019年的时候,新财富美女分析师李跃博跳槽复星,一度引发卖方机构震动。她不仅颜值高于券商的平均线,业务能力也超群,曾任兴业证券社会服务业首席,对珠宝和奢侈品行业研究颇深。“李跃博每天自拍多少次?”还被调侃成卖方十大未解之谜之一。

至于媒体方面,复星系也多有参股。

其实不管金徽酒还是舍得,对豫园而言仅是业务的一部分。如果是因为看好白酒去投资豫园,多少有些不精准。因为豫园旗下拥有珠宝、食饮、餐饮、健康、服饰、物业等业务。五年前,《金融时报》就在“与郭广昌共进午餐”一文中讲述过他的野心:

在我家孩子注射流感疫苗的上海医院,孩子们订生日蛋糕的面包房,放假时热衷的度假村,复星都持有大量股权。甚至我们脚下走过的很多土地(通过其旗下控股的庞大地产所有),都属于复星。

豫园本质上还是GE模型,但A股对这种“全产业”模式并不看好。根据2020年Q3财报披露,持股豫园的基金仅一家。而当白酒这把火点燃豫园后,它就已经站到了价值重估的路口。但是否会被市场认可,看的不是豫园的基本面,而是讲故事能力——A股模型。

豫园公司一直被市场视为多元化的消费企业。在白酒这把火点燃后,对于豫园的认知或许会更新为综合性的消费公司。再加上业绩的支撑,2019年营收429.12亿元,净利润32亿元。郭广昌体的“后发制人”战术,或许会见效。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