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公移山之志 / 内经 / 读懂圆运动:乌梅丸的圆运动病机精讲!

分享

   

读懂圆运动:乌梅丸的圆运动病机精讲!

2021-01-13  愚公移山...

“乌梅丸”它的病机就是“水寒,火热,土败,木枯”。

水寒在下面寒,火热在上面热,土败是在中间败,那么就导致这个木不能够正常地疏泄,所以说木也枯干了。

上面太热,下面太寒,这个植物应该是下面有温度,植物的根吸收上水分,这个水分能够往上走,但是如果上面晒着太热,底下的土壤、底下的根部又太寒的话,植物会死掉,死掉之后“水火分离”——水就是水,火就是火,就没有生命力了。

那么我们用的方子里面有附子,附子是大温,但是这个“温”它有“回阳”的作用,会让这个热往下走,往回收;

用川椒、细辛这一些温药来温水寒,水不寒了以后,木底下不寒了,所以说能够“培木气之损”;

同时这个方子里边寒药、温药一起用,又用了黄连、黄柏——黄柏清得是下部的热,下焦的热,黄连清得是中焦的热,也是清心火,把上下的多余的火打散了,打散了以后,这个热我们人体才能把它吸纳进来。

就好像植物一样,这个大的火会把植物烧死,很小的火、像阳光一样小的火,那么它就能够温木,也能够让木不至于消耗掉水分,所以说清火热能够把木气的津液给保住,用“黄连、黄柏清火热,以保木之津液”;

桂枝和当归是“温养木气”的。“当归生姜羊肉汤”讲过了当归的作用,“桂枝汤、麻黄汤”也都讲到了桂枝的作用,它们就是温木气“温养木气”,木能够正常的升发、疏泄,那么风就没有了,植物能够正常地生长了,它就不会枯干地变成枯木(枯木就化成了风)。

这些药物解决得是“水寒火热,土败木枯”,那么核心点是“木已经枯了”,你该怎么办?这时候就马上要用乌梅来补木液、补木气——通过补木液而补木气。因为现在它有热,这种热要有木液来承载,所以用乌梅大补木液来生木气。木气生了以后,它就能够来调节水呀,火呀。就是:木就是水火所化的,水和火怎么样是一种正常的状态呢?水和火能够变成木——这就是正常的一种有生命力的状态。

就好像阳光和寒凉的地球产生了正常的交流的时候——地球上面就是阳光和土壤,没有火之前的土是阴寒的土,纯阴的,这是属于寒;当太阳和地球发生作用适当的状态下,它就能够生长植物,这就是说“水温火清”,那么木就平和了,土的生育万物的功能也就恢复了。“阴阳平和,运动复圆”,所以这个病就恢复了。

这就是“乌梅丸”所治的一个核心的病机。

而这个病机你把它好好地琢磨透了之后,你会发现很多的小的病也是这个病的其中的一小部分病机。

它这个病机很复杂:

“水寒、火热”——水属于寒,但是它太寒了,火是属于热,但是它又“太热”了;土是在中间运化(后天之本),但是它又衰败了。这时候上、中、下失调了,表现出来的更明显的一个失调的作用就是肝木疏泄的作用异常之后,就导致了津液的损伤(火热的表现),那么这时候就要用乌梅为主。

这一个方子和前面一样,是“六气运动不圆,厥阴风木一气独胜之病”。

“一气独胜”是疏泄太过,疏泄太过是“木枯生风”。这个“风火相煽”,那么这时候通过补木的液体,然后让这个木的液体和木里边的热(风和木)来起到一个协调的作用。

“病在荣卫,不速汗解,平日肝阳不足之人,病即由表入里,而成此症”。

这个地方的“肝阳不足”,我们要把它理解为“肝木的疏泄作用不足”,并不是肝中间的火热不足,甚至有可能是木中间的火热太过,或者说是木中间的寒气太过,导致得它这种“疏泄的、平衡的”这种力量不足。就是正常木是水和火加在一起,它不足导致的木的功能失调。就是说把这个“肝阳不足”理解成功能不足——“协调功能不足”。

这种大病、重病多数是因为人体本身的阳气不足,本身的功能不足。就是:

前边六个方子存在的偏性,然后又有外在的荣卫病由表入里而带来的;

或者说是“表症才现”(就是荣卫表症才现),那么他有这种体质,那么里症马上也就发生了,就变成这种病。

就像现在的很多的感冒的病人,本来病在“荣卫”,但是你把“荣卫”的病治了以后,烧退下来以后,他又发病了。为什么?就是因为他里边有不足的地方。

这种不足也可能表现为气血不足,所以他讲了“病成之初,必气微而烦躁不安也”。就是气不足,气血不足烦躁不安,养不住这个神,它导致得这样的病变。他有这种烦躁的时候,多数都是本身“虚症”,不管是中土虚呀,还是气血亏呀,都是这样。

“木气动而耗津”。所以说津液伤了之后脉是“细脉”,他气又不足,就是“虚脉”,当虚到极点的时候,这个阳气脱离了根,这个根既脱离了肾的根,也脱离了中气的根,那么这时候虚到极致的时候,脉反而跳得非常快。

有很多的病人的体质在这个季节,轻度的感冒的时候他就会出现这种“心慌、心悸、心率过快”的时候,都是这样的现象。那么这时候你用上“乌梅白糖水”,对于这一类的感冒病人就能够起到一个“治本”的作用。

“虚性”的病很难于快速的治愈。因为补虚是在我们调节他的阴阳平衡的过程中间,人体自我慢慢、慢慢修复,所以说虚的病人治疗都要缓缓地治疗。所以把这个“乌梅汤”做成了“乌梅丸”慢慢地来用。

“实症”——就好像这个树多长了一个枝枝叉叉,长歪了,长错了,我们把它砍掉,这种“实症”治疗得就比较快,来的比较凶猛,但是去的也比较快;

“虚性”的——就是我这个地方长不出来这个树枝了,少这么一块,那么治疗上治这种虚症,就得帮它补上阳光、补上水、培上土,然后让它自己慢慢、慢慢、慢慢生长出来。

所以说:要想长出来新的一个树枝就非常慢、非常难;砍掉一个树枝非常容易。

就是在治疗“实症”和“虚症”的时候,大家要把这个道理想明白:对于“虚性”的病的治疗,不可以“急于求成”,要缓缓地治疗。用丸药,就是治疗缓缓的这种病——“丸者缓也”。

“乌梅丸”是治疗“肝脏阴寒”之方。

就是说我们讲了外感荣卫病:如果不能够发汗“解了这个荣卫”,不能够协调好荣卫的时候,病就入里,入脏就化寒——化寒也是因为它的肝的阳气不足而化的寒。我们前边那两个也是:脾阳不足它就入了“太阴”;肾阳不足它就入了“少阴”;这是肝阳不足它就入了“厥阴”。表现出来的都是“阴寒”的病症。

当然入了“太阴”的寒,还要表现出来“湿”;

入了“少阴”的寒,最主要的表现的还是“少阴的寒”;

入了“厥阴”的寒,它因为厥阴里边有火又有水,它除了表现寒的时候还会表现出来热,但是这种热是被寒撵出来的热。

所以说这三个同样都是寒,但是这三个寒不一样:

侧重于“湿”的寒,就是在“太阴”;

侧重于“寒”的寒,就是在“少阴”;

侧重于“热”的寒,就是在“厥阴”。

所以说厥阴的病要“寒热并用”。

所以说在这么一个“肝脏阴寒之症”的方子里边,用了“黄连、黄柏”大寒之药,用这么重的寒性的药物,目的是要把这个寒消灭了吗?我过去是这样认为的,现在不这样认为了。实际上,是把这个表现出来的热给敲散了,为了方便地把它再引回来。

我们知道有一句话叫做“壮火食气,少火生气”。就是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