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斜阳 / 当时只道是寻常 / 花木兰——一个女人的史诗

分享

   

花木兰——一个女人的史诗

2021-01-14  旧时斜阳

  

 中国的历史很长不假,能留下名字的不多,女人就更少。


 但她却是一个例外,似乎从她决定做了那件永载史册的英雄壮举以来,她的名字注定成了英雄的代名词,不光是中国,就连一向自视甚高的欧美也承认。

 看到这儿,很多人已经知道她的名字——花木兰。

 一个人能成为英雄,必须有适合英雄施展才能的土壤,否则再好的英雄,离开了适合自己的土壤,也只能落下一个英雄无用武之地的下场。

 历史很温柔,也很慷慨,给了英雄花木兰适合自己的土壤。

 她生于军人家庭,至于英雄的姓氏、籍贯等,史书并无确载。历史能准确的记住她的名字得益于《木兰辞》这一北方民歌,这首流行歌曲火爆了当年的朋友圈,娱乐排行榜。

 同样,因为这首歌的存在,我们得到了一个关于花木兰大概的信息量,她从童年到成年应该是很幸福的,家中五口人,大姐花木莲,幼弟花雄,母亲袁式,平日里她除了织布卖钱、补贴家用以外,偶尔跟着父亲学几手擒拿手……日子过得平淡而宁静。

如果父亲的年纪不够大,如果弟弟长得足够高,年纪刚刚好,那么历史多了一个寻常女子而少了一个史诗般的女英雄。

但历史没有如果。

一道征兵的命令,改变了这一切。

一天,花父接到了朝廷紧急征兵的文书,花家必须出一名男子上前线。

身为军人为国效力是天职,花家义不容辞。

这样的任务,花父已经完成了很多次,他记不得自己多少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多少次惊险地躲过了敌人地长枪,总之他活着回来了,每次看着家人担忧的眼神,想着女儿的期盼,他总是告诫自己:“我必须活着回去见他们!”
 
 身为战士他很荣幸能为国家效力,可作为父亲,作为丈夫,他很怕自己会死在战场上。

 年纪这东西不是你不在意他就不存在的,到了他这个年纪,本不该重新走上战场。

可花家没有新的继承人。

 所以他必须去!

 “爹,这次我去吧!”就在他准备披甲上马的时候,一直抓着那道征兵的文书的木兰说话了。

 “这怎么行,你是女儿家!”花父瞪大着双眼说道。

 “我穿上男儿装就是了!”花木兰一脸的自信,阳光下那细腻的皮肤因激动而变得微微有些通红。

  “可……”花父还是有些犹豫,虽然他很期望自己的事业有个继承人,但让女儿去继承他还是有些担心。

  “爹,让我去吧,论武功我不输给男孩子,论年纪,我也刚刚好。论知识,我是专业的(读兵书)花家需要我这样的男儿站出来,没了花木兰,父亲不过是失去了一个女儿,可没了父亲,姐姐和弟弟会失去了父亲,妈妈失去了丈夫,我们的家失去了顶梁柱,爹难道忍心看着姐姐和弟弟流落街头么?”花木兰望着父亲一脸的诚恳。
 
 这次,花父动摇了。

 于是,历史留下了动人的一幕,一个漂亮的女子换上了男装,跨上了战马提起了大刀代父走上了战场。

 这一去就是12年,12年里,她跟着大部队溯黄河,度黑山……

 去边关打仗,对于很多男子来说都是艰苦的事情,何况是一个女儿家。

 除了隐瞒身份,又要与伙伴们一起杀敌,这就比一般从军的人更加艰难!在笔者看来,这几乎是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

 但花木兰完成了。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短短几个字,足以说明了一切,我们可以想象得出,这个本被爹妈宠爱的女孩吃了多少苦,完成了多少次厮杀,才成功的躲过了死神。

多少次,她抚摸着自己的脸,这张本该贴上黄瓜,抹上蜂蜜,涂上口红的脸颊,如今沾满了风沙和鲜血。

昨天还有说有笑的战友,今天早上就变成了尸骨。

巨大悲痛,恶劣的环境,凶残的敌人告诉她,想要活着回去,必须战胜自己,战胜敌人。

于是,她开始了人生最惨烈的冲杀。

一次,两次,三次……

她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敌人,也不知道死了多少战友,唯一知道的是,在一个黎明的早上,她们赢得了胜利。

而她也因为一次又一次的搏命厮杀,获得策勋十二转的功劳。

再次回来,曾经的少女变成了军中的英雄。

她过人的领兵能力引得了皇帝的注意,皇帝认为她有能力为朝廷效力,为此皇帝特意让她做尚书郎。

应该说这是她应得。

但她拒绝了。

有人问理由,她淡淡一笑,说:“我只想回家。”

尚书郎,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理想,你唾手可得,为何放弃?

这是无数人的梦想。

我是女儿身?

这个天大的秘密唯有永久的埋藏在心底,什么是梦想,梦想就是一种让你感到坚持就是幸福的东西。

无数次,她对着镜子问:“我的梦想是什么,做女英雄?”

“不!那不是我的梦想,那是世人的梦想,我的梦想只想一家人幸福快乐!仅此而已!”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英雄回到了自己渴望的家,回到了自己欢喜的闺房,脱下了满是尘土的盔甲和战袍,解除了那个隐藏了多年的束缚。

 回望镜子里的自己,花木兰露出了笑容。游走了12年,回来我依旧是那个“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的少女。

她忽然想起了战友,她淡然一笑,推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那么一刹那的功夫,时间似乎凝固,空气似乎凝固。
 
许久人堆里才发出了一声呼喊:“你……你……你是女儿身”。

她点了点头。

我靠,一起做了12年的战友,居然不知道咱们的英雄是个女儿身,这也太让人意外的。你是如何做到不让我们发现的,秘诀是什么?

花木兰微微一笑,道出了终极秘密:“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你们呀,还是太嫩了!

笔者记得在一个历史公号看到这样一段话,说研究历史不能做小说家故事家,更不能学那种文人的情怀。必须做福尔摩斯,探究每一个朝代每一个人物的真实情况。所有的历史书籍都只是探案的材料,这些材料真真假假,删减扩大,都是有痕迹的。

因为很多我们熟悉的历史人物被神化的又被妖化的,一个千古骂名的人可能是一个冤大头,一个英明神武的人也许是个王八蛋,怎么判断真相能?福尔摩斯的方法和手段。有些真相我们也许永远得不到,但无限的接近真相,我们就能更明白怎样生活在这个世界。

 实话实说,头一次看到这一段话,第一个在笔者脑海里跳出来的不是被黑得厉害的隋炀帝,也不是被赞美得过分的李世民,而是一个女人。

这个女子用一场又一场的厮杀,完成了一部属于她自己的可歌可泣的史诗。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