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心书筑 / 梅花 / 100幅国画梅花辑录欣赏

分享

   

100幅国画梅花辑录欣赏

2021-01-14  明心书筑
一剪梅 纯音乐 - 中国轻音乐(一)

,花中四君子之一,傲而不俗。其色分红白及绿,另有蜡梅,色黄如蜡,香气浓郁,虽自成科属,其风韵却与梅有异曲同工之妙。梅寿可逾千载,枝干虬曲,身姿苍古,其芳愈寒愈媚,临风寒劲挺傲然铁骨,遇冰雪更添飘然风仪,为历代文人雅客所喜爱。明代李渔曾论赏梅之无奈:“风送香来,香来而寒亦至;雪助花妍,雪冻而花亦冻”。吾以为:梅不畏寒乃出自天然,而寒香俱来更是造化奇绝,踏雪寻梅,呵气凝香,满目娇色,风雅至致哉!

 梅花诗意图  宋  岩叟(待考)

图中画盛开的梅花,树干上墨书有“岩叟”二字。此图运笔道劲有力,构图疏密有致,枝条穿插,富有韵味,具扬补之遗法,为补之传派中上乘之作。

 梅鹊图轴  宋  沈子蕃

此图轴丝质,依画稿缂织。以十五六种色丝装的小梭代笔,巧妙搭配,画面色泽和谐。以“通经断纬”的手法缂织,并娴熟地运用了多种缂丝技法。所用丝线之经密度20根/cm,纬密度44-46根/cm,精工细密。此缂丝图很好地体现了原画稿疏朗古朴的意趣,画面生动,清丽,典雅,是沈子蕃为数不多的存世作品之一,也是南宋时期缂丝工艺杰出的代表作。

梅竹寒禽图  宋  林椿

此图写红梅翠竹,残雪未消,寒雀刷羽枝头,神态生动。竹梅为双钩填彩,而雀则用细毫写羽毛,写实逼真。

春消息图  元代  邹复雷

图绘老梅新枝,蓓蕾竞绽,喧闹热烈的气氛宣告春天来临的消息,动人心魄。画家以劲健和时带飞白的笔触皴写粗干,梅花画法奇特,既非用笔点染,亦非用线钩勒,而用绢卷或线团蘸墨点成。作者以特写镜头截取画面,擅用疏与密、繁与简、直与曲等对比手法布局,笔势遒劲奔放,墨色浓淡参差,境界幽雅淡逸,是古代墨梅画的杰作。

墨梅图  元代  王冕

此图梅枝横斜而出,枝条简疏。枝节交叉处梅花竞相吐蕊开放,表现了王冕野梅的清绝韵致。笔墨精练蕴藉,主干以淡墨挥洒,浓墨点苔,苍古老拙。分枝以中锋勾撇,挺拔坚韧。

烟笼玉树图 明代  陈录

此幅构图别致,布局豪纵奇崛,气象峥嵘而清劲可爱。枝干纵横,以墨笔皴写,湿笔中又呈飞白,枯健如蟠龙虬曲,再横点重墨,更显苍老道劲。枝梢俏利,而嫩枝又笔直上伸,上下呼应。繁花散于嫩枝之间,只用简洁的双钩,千斛万蕊,冷艳寒香便扑面而来。妙在一缕烟雾横遮梅梢,更添隽拨清逸之致。

万玉图 明代  陈录

此图写倒垂梅一株,枝由右上角出,主干弧形弯曲,构成梅枝总的动势。小枝则有穿插、变化,形成枝蕊参差交错、俯仰顾盼,梅花烂漫怒放的景象,图中以没骨写干,双钩圈花,淡墨渲染背景,突出千条万玉、花团锦簇的视觉的效果。

  梅花图 明代  陈录

这幅梅花图与画家的《万玉图》有异曲同二之妙,但在气势上更觉恢宏。此图梅干自左出,倒垂而下,分为二枝,一枝弯曲直下,一直平伸出画面,但细枝侧条全取披垂之势,与总的动势保持一致。画面上繁花密蕊、璎珞纷呈,千条万玉,扑面而来。构图上将主干分散从而强调密如万玉的花朵本身的美感,有一种喜气洋洋的氛围,体现了画家躬逢明王朝“盛世”,而“借花献佛”,以写“梅花得意羡群芳”的心情,从而少了王冕画梅之中的那种孤傲和清雅之气。

梅竹图 明代  孙克弘

此图以较工整细致的笔法画一枝梅花与一丛翠竹,从一角斜出,垂曳于清溪之上。构图疏秀有致,梅枝盘折曲伸,指向扇面款识,使整个画面得到统一。

 墨梅图轴  明  王谦

图绘老梅一折,虬干挺拔,枝干挺枝,枝干交错,颇有气势。枝头繁花怒放,一片生机。用笔雄健,墨色浑厚,粗细相间,疏密有致。有曹莹、缪朴、王麟三人题诗,左侧自识“钱塘王牧之为文敏指挥使写”,钤“牧之”印,另一印模糊难辩。

雪梅鸳鸯图 明  王醴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绘雪景寒江,两只鸳鸯站岸边梳理羽毛。一株老梅,枝条繁茂,花开带雪,分外妖娆。雪竹挺立,小雀瑟栖于上。鸳鸯造型优美,色墨交融;梅树用笔老辣,用墨焦重,梅花清新淡雅,整个背景以淡墨渲染,留白以表雪意。

水仙茶梅图  清  姜泓

此画中写水仙与茶、梅三友相为呼应,梅枝上一小鸟正跃跃欲飞。构图奇妙,梅枝斜伸而下,另有一短枝取向上之势。以淡墨点染出山石,水仙、茶树用工笔细加勾画,而花冠及梅花皆以粉色由外及内的渲染,间点丹红,色泽淡雅脱俗,气韵流动。山雀用笔筒略,造型却准确生动。

早春图   清 杨晋

此画写二株老梅枝干曲虬盘折,枝头新花绽放;奇石之旁新篁枝叶灵秀,水仙盛开,灵芝仙草长于山石之上。全图结构紧凑讲究,繁密而不沉冗。树干山石皆以淡墨晕染,以小斧劈皴、横皴等点染,以浓墨点苔。水仙用白描双钩手法绘出,隽秀淡雅;梅花则以墨线勾画,错落纷呈。画面虽未设色,却将初春的盎然生机尽于笔端描出。

梅花绶带图  清代  沈铨

此图写寒梅怒放,一绶带鸟栖于枝上,另有一小雀在其下方啾啾呜叫。梅枝曲折,由墨笔勾出,淡墨皴染,梅花由铅白点染,晶莹剔透。绶带鸟及小雀刻画细致入微,一丝不苟,有北宋黄筌之意韵。

梅花图 清代  汪士慎

此画清淡秀雅,瘦劲姿媚,使我们看到了作者画梅的独特风格。金农曾评日:“巢林画繁枝,千花万蕊,管领冷香,俨然灞桥风雪中。”但我们看到作者遗存的梅花作品中,枝、花并不太繁,是以疏朗清瘦见长,给人一种疏影潇洒、冷香四溢的感觉,这幅《梅花图》便可作为佐证。

春风香国图  清  汪士慎

此画以梅兰竹、牡丹为题。梅花清淡秀雅,以墨笔写干,稍加点染,曲折秀逸。墨线勾花,略罩淡粉,铅白点蕊,神清韵足;中锋撇写兰叶,转折有致,以朱砂点写花冠,淡墨点心,新颖不俗。牡丹花叶以淡墨润染,钩勒花瓣罩染轻粉,晕染有湿润清丽,水气空朦之感。

玉壶春色图 清代  金农

图中取梅树老干一截,通贯画幅正中,顶天立地,布局奇绝,又以大笔铺枝,小笔勾瓣,繁枝密萼,穿插左右,枝干以饱含水分的淡墨挥写,浓墨点苔,更显出老梅凌寒的性格。“花光迷离,恍如晓雪之方开”。右侧上端有作者自题,乃知为追思五十年前,观元至大辛少府贡粉矮梅卷情事,凝想而作,款署:“荐举博学宏词杭郡金农画记,时年七十又五。”此为金农老年精心之作。

《月下墨梅图》 清代  童钰

此图裁取梅树一角,老干苍劲,新枝挺发,繁花密萼,正反转侧,一片生机。枝干苍老古朴,花蕊挺劲清秀,运笔密而不乱,繁而不杂,墨气雄厚,一轮圆月,影照梅花,分外清逸。

有梅之记,始见于《西京杂记》汉初修上林苑,远方各献名果异树,有‘朱梅’、‘胭脂梅’。迄今2000年矣。梅入画,有史载始于南北朝,至宋僧仲仁方盛,称“墨梅始祖”。

宋 赵佶 《腊梅山禽图》 绢本设色 纵82.8厘米 横52.8厘米

宋 扬无咎 《四梅花图》“未开”

“欲开”

“盛开”

“将残”

马麟《层叠冰绡图》


南宋 林椿 《梅竹寒禽图》 上海博物馆藏

宋 赵孟坚 《岁寒三友图》


元 邹复雷《墨梅图》


元 王冕 《墨梅图》上海博物馆藏


元 王冕 《南枝春早图》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元 王冕 《墨梅图》上海博物馆藏

《梅花水仙图》 佚名 上海博物馆藏

《墨梅图》 佚名 辽宁省博物馆藏 

明 王谦 《卓冠群芳图》 上海博物馆藏

明 王谦 《梅石图》

明 陈洪绶 《梅石图轴》

清 沈铨 《雪中游兔图》

清 金农 《红绿梅花图》 上海博物馆藏

清 汪士慎 《梅花图》 上海博物馆藏

清 八大山人《梅花图》

清 石涛《梅花图》

李方膺《梅花图》

石涛 《灵台探梅图》

清 恽寿平 《五清图》

清 萧晨 《踏雪寻梅图》 青岛博物馆藏

唐寅 《梅花书屋图》

清 陈枚 《月下赏梅》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烟笼玉树图》 明 陈录

《梅花绶带图》 清 沈铨

《玉壶春色图》 清 金农 南京博物院藏

《红绿梅花图》 金农 上海博物馆藏

张大千 人物梅花

谢稚柳 《梅竹图》

齐白石 《梅花双蝶》 

潘天寿 《松石梅月图》

李苦禅 《晴雪梅花图》 

《水墨梅花图》 黄胄 1984年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

一、工笔双钩白梅

   初学应从写生入手,表现方法可借鉴于临品。写生时首先应根据画面构图的需要进行选择而有所取舍;同时对梅的生长规律,特征要深入观察分析,画花在注意其阴阳向背以及新蕾、初放、盛放、残、谢等的区别。双钩花瓣要圆,老干新枝要注意质与势的不同。双钩不着色,即中国画的“白描”,它跟西洋画的素描不同,素描刻画形象侧重明暗而以“面”为主,白描则偏重物象结构的刻画而以“线”为主。

二、工笔双钩着色红梅

   先以墨线双钩花与干,钩线时要注意花瓣与枝干用笔的区别,老干新枝用笔的不同。着色时要注意花的全放、初放与新蕾的色调变化,在深、浅、浓、淡的色阶中,可以采用撞水或撞粉法,但要防止用色妨碍笔墨。中国画用色与西洋水彩不一样,中国画的工笔双钩以墨线为基础,色与笔墨不能互相抵触,要使之互相配合,互相补充,相得益彰。

三、工笔没骨粉写白梅

   没骨是写“面”而不是勾“线”。即尽可能用最简单的笔势写出物象的形体,写出物象的结构关系。着色方法与西洋水彩也有差别,因没骨用笔同样要求体现写的笔意,如用五笔写出五瓣梅花,第一笔要写出花瓣的形象,又要讲究写的笔意,着色时要求每一花瓣都有色的变化,最好用色纸以粉写出没骨白梅。画花须、花蕊、花蒂时除注意笔势外,还应注意蒂和花与枝的相互关系。同时也要注意花与蕾的阴阳向背,在点画花蒂时要注意用笔的取势走向。

四、工笔着色雪里红梅

   画干时要注意积雪处留空,补以渲染加强雪的气氛和空间感。着色后因黑的老干和红的花朵以及白的积雪互相映衬,红梅红得便格外艳丽、更有生气。如用熟宣写工笔红梅,画红花瓣时可采用撞水或撞粉法,使之富有透明的含有水份的感觉。

五、工笔着色月下白梅

   为了表达“暗香浮动”的情调,月色的渲染很重要。渲染时要注意梅花的留白,使染后敷粉更显出花朵的洁白无瑕。为了更充分表达月色的气氛。最好用熟宣纸湿染,即染前先以排笔用清水将熟纸抺湿,然后用渲染空间调好的色参胶粉湿染,一次不够,要待干后才好再染第二次,务使月色气氛更朦胧些、更浑厚些。

六、水墨写意白梅

   梅干分枝走向多为九十度角,故其枝干所构成的空间常常出现“女”字形的交搭规律。故古人有云:“无女不成梅”。水墨写意更强调一个“写”字,每一笔一画都是书法一样写出来的,要求把纵横的老干和挺拔的新枝的不同姿态和特征写出来,把花瓣、花须、花蕊、花蒂的体态一笔不苟的写出来。写意水墨画与书法用笔虽有相通之处,但却大有不同的地方。因写意画有个“形象”问题,不但要求“以笔写形”,还进一步要求“以形写神”。

七、水墨没骨写意红梅

   红梅画在白纸上,用焦墨画老干,黑、白、红三种原色对比鲜明,特别好看。没骨写花瓣要注意用干净的笔沾水、蘸色,特别是在分量上要掌握好,笔尖色阶最浓,笔肚渐淡。沾笔用色得法时,便能使每笔都能写出浓淡阴阳层次来。蘸墨用墨也一样重要,如能掌握好分寸,一笔就能体现出墨分五彩而写出浓淡干湿的效果来,没骨画枝干,也要注意写出它的质与势来。

八、水墨大写意月梅

   写意月梅不一定渲染,有时可以把月用线勾写出来,文人画多是这样概括处理的。若要把月色的气氛表达得迷朦些和空间感强一些,就要用渲染法来体现才能达到要求。渲染天空的用色要加入少许胶粉,天空才更浑厚,月亮的留白更易于控制,效果也会更好些。

九、水墨写意雪梅

   古人常在生宣纸上有胶矾水写雪和白梅花,凡染有胶矾水的地方,染了天空之后,就会出现白色的花或雪,因为染有胶矾的地方不吸水,保留了“写”的笔意,干上的积雪,画干时要有意识地在行笔时留空或无意的飞白。胶矾画雪,只能在留白的空间,雪自然积在枝干上,积雪不足之处,可用粉补足之。但要注意莫碍笔意。

十、水墨大写意白梅

   所谓大写意,就是要求表现手法更加概括,即做到笔简意赅。大写意用笔有利于写出梅干古、老、奇、妙的特征,写出梅花纵横盘错的质与势。从而使梅干的线与空间构成节奏感与韵律感。画愈简则愈难,简不是简单,要以少见多,小中见大,要笔笔起作用,多一笔则太多,少一笔则太少,要求恰到好处的精炼概括。就因笔简不易藏拙,一有败笔、废笔就会暴露无遗。这就需要真功夫、硬本领。古梅老干因鳞皴斑驳,苔藓蟠绕,可用点苔法丰富之,如有败笔或行笔不到处,也可用点苔法补之。但点苔也有其自身规律,不能乱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