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科医师LHG / 临床用药 / 明明都是毛,为啥头发没了,体毛却很茂密?

分享

   

明明都是毛,为啥头发没了,体毛却很茂密?

2021-01-15  全科医师L...

现在,顺手拿起身边的小镜子(手机也行),

由上往下,自头发到下巴……仔细观察:

各位女生,

你们是不是头发已经岌岌可危,但嘴上的小胡子却越发茁壮茂密?

各位男生,

你们是不是头顶已经裎铮光发亮,但腿毛及不可描述部位的毛却郁郁葱葱?

(图片来源:soogif)

明明都是身上的毛,为啥只脱发,不脱其他地方呢?

秃头的原因千千万,雄激素性脱发(俗称“雄脱”)是其中最流行的一种。

这种脱发,是从青春期开始,随着你慢慢变老,头发慢慢变细、变少,甚至消失。

女性的头发逐渐从头顶变稀疏,一般不会发际线上移——

男性的发际线在生活的毒打下,节节后退——

在白人中,到50岁有一半的男性患有雄脱;到了70岁这个比例则高达70%,也就是10个人中7个人的脱发是雄脱导致的。相对来说,亚洲人受到的影响较小[1],在我国,男性患病率约为21.3%,女性患病率约为6.0%[2-3]

目前医学界认为,雄脱的发生,是遗传 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

既然是雄激素性脱发,雄激素在整个变“秃”历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说句题外话,有研究称青春期之前被阉割的男性不发生雄脱[4],这侧面说明了了雄激素对脱发的“贡献”。)

(图片来源:soogif)

雄激素其实是一类激素的统称,包括睾酮、二氢睾酮、雄烯二酮等。

其中,二氢睾酮是雄激素中的“战斗机”。

为什么这么说呢?

激素要发挥作用,就要与体内的受体相结合,雄性激素们也是如此。

二氢睾酮与雄激素受体结合的紧密程度,是睾酮的2倍,而且在身体中起作用的时间更长,消除的速率仅是睾酮的55分之1[1]


二氢睾酮是由睾酮发生化学反应变成的,是身体里最强的雄激素,5α-还原酶发生这一转化的关键。

头皮毛囊是雄激素重要的“战场”,在这里:

1. 5α-还原酶浓度高,能把睾酮变成二氢睾酮;

2. 二氢睾酮浓度变高;

3. 雄性激素受体丰富,二氢睾酮与受体结合。

经过这一连串严丝合缝的化学反应,脱发的信号就发出去了——

头皮的毛囊开始萎缩,头发变细脱落[5]

(图片来源:soogif)

台湾做了一项有趣的研究,他们发现当一个人天生没有5α-还原酶合成的时候,他就拥有了永葆秀发的能力[5]

另外,细心一点的朋友们有没有注意到,大部分脱发似乎掉的都是发际线和头顶?

这也是因为雄脱患者的头顶和发际线头皮的5α-还原酶水平和雄激素受体都比后脑勺和两侧水平高[6-7]

我们知道了,雄脱主要与头部高浓度的二氢睾酮和丰富的雄激素受体有关系。

其他地方的毛是什么情况呢?

(图片来源:soogif)

结果发现:二氢睾酮具有神奇的3副面孔[8]

在头皮高浓度时,它会使毛发变细继而脱落;

但在胡子、腿毛、阴毛、腋毛等毛发的毛囊中具有高浓度时,它反而会让毛蹭蹭噌噌长!

更过分的是,在有的地方,二氢睾酮根本不起作用!比如后脑勺的头发、眉毛、睫毛,就不怎么受雄激素水平影响了[9]

(图片来源:giphy.com)

怪不得,很多雄激素脱发的人,纵然头顶一片光明,身上的毛却一直郁郁葱葱。

我们身上的毛,因为与雄激素关系不大,所以会按照正常的生长周期进行生长与脱落。

如果你苦恼于自己某一部位的体毛过于茂密,也可以通过剃毛、脱毛膏或者用脱毛仪来处理一下~

话说回来,

雄脱一旦发生,就是不断加重,所以重点是早期治疗,治疗越早,效果越好[10]

怀疑自己发生了雄脱,要第一时间找医生诊断(皮肤科或美容科医生)。

医生会根据脱发程度,推荐相应的治疗方案。

(图片来源:指南)

对于轻中度脱发,目前常用的是药物治疗,这些药物的原理大多是以多种方式降低头皮中的二氢睾酮的浓度(一定要经医生诊断后治疗,请勿自行尝试):

1. 口服非那雄胺:一般服药3个月后毛发脱落减少,6~9个月头发开始生长。连续服用1~2年达到较好疗效。

这个药一般情况下不良反应发生少且较轻。但是有的患者服用后可能会影响男性的某些功能……这个时候也不用慌,停止服药后就会恢复啦!

2. 外用米诺地尔:这也是被认为比较安全有效的治疗方式,一般情况下女性使用2%的浓度,男性使用5%。

(图片来源:Soogif)

平均起效时间为12周,用药时间推荐半年至1年以上,有效率可达50%~85%。

除了这种医疗手段以外,生活上,我们要良好的生活习惯:不管什么脱发,好好生活,比如健康饮食,规律作息,对头发总是好的!

还要拥有一个好的心态。研究发现,精神压力可能会打破体内的氧化应激的平衡,加重脱发[11]

(图片来源:giphy.com)

如果一切都无效,头发还是掉……还有一条路可以走——植发!

除了贵,没啥毛病!

(图片来源:soogif)


审稿专家:张江林 |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皮肤科主任

参考文献

[1]Lolli, F., F. Pallotti, A. Rossi, et al., Androgenetic alopecia: a review [J]. Endocrine, 2017. 57(1): 9-17.

[2]WANG T L, ZHOU C, SHEN Y W, et al. Prevalence of androgenetic alopecia in China:a community- based study in six cities[ J ]. Br J Dematol, 2010,162(4):843- 847.

[3]XU F, SHENG Y Y, MU Z L, et a1. Prevalence and types of androgenetic alopecia in Shanghai, China: a co

[4]Kabir, Yasmeena,Goh, Carolynb.Androgenetic alopecia: update on epidemiology, pathophysiology, and treatment[J].Journal of the Egyptian Women's Dermatologic Society.2013,10(3):107-116

[5]Yang, Y.C., H.C. Fu, C.Y. Wu, et al., Androgen receptor accelerates premature senescence of human dermal papilla cells in association with DNA damage [J]. PLoS One, 2013. 8(11): e79434.

[6]Sawaya, M.E. and V.H. Price, Different levels of 5alpha-reductase type I and II, aromatase, and androgen receptor in hair follicles of women and men with androgenetic alopecia [J]. J Invest Dermatol, 1997. 109(3): 296-300.

[7]Lee, S.W., M. Juhasz, P. Mobasher, et al.,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opical Finasteride in the Treatment of Androgenetic Alopecia in Men and Women [J]. J Drugs Dermatol, 2018. 17(4): 457-463.

[8]Thornton, M.J., I. Laing, K. Hamada, et al., Differences in testosterone metabolism by beard and scalp hair follicle dermal papilla cells [J]. Clin Endocrinol (Oxf), 1993. 39(6): 633-9.

[9]Nakamura, M., M.M. Matzuk, B. Gerstmayer, et al., Control of pelage hair follicle development and cycling by complex interactions between follistatin and activin [J]. FASEB J, 2003. 17(3): 497-9.

[10]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毛发整形美容专业委员会. 中国人雄激素性脱发诊疗指南[ J ]. 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2019,30

[11]Prie BE, Voiculescu VM, Ionescu-Bozdog OB, et al. Oxidative stress and alopecia areata. J Med Life. 2015;8 Spec Issue(Spec Issue):43-6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