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480 / 书法字画收藏... / 中国第一“老不正经”,90岁还想开裸体宴...

分享

   

中国第一“老不正经”,90岁还想开裸体宴会,董卿都“跪”了

2021-01-15  藏经阁480

15岁浪迹天涯,50岁考驾照,80岁上时尚杂志封面,90岁开画展,91岁撩到林青霞,93岁飙法拉利,94岁出书……

这“老不正经”叫黄永玉,年轻人都没他潇洒!

就连白岩松也说:老了,就做黄永玉。


01

有次白岩松去采访黄永玉,一进门就见到了院子里的跑车。

白岩松惊叹:“老爷子,您都这岁数了还玩这玩意儿?”

黄永玉回:“我又不是老头。”

黄永玉和他各种跑车

黄永玉90岁以后,就一直以“90后”自居。

在他生命里,“玩”才是正经事。

可不,一把年纪拍个照还这么摆姿势。

黄永玉除了“会玩”,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段子手。

90岁那年他举办画展,记者问:“参加宴会的人是否需要打领结?女士是否要穿晚礼服?”

黄永玉笑答:“都不必了,最好裸体,裸体最好看。

别人尊称他为黄大师,他却反驳:“毕加索、吴道子才算大师,我算什么大师。”

说完又加一句:今天教授满街走,大师多如狗。

别人说他老不正经,他怼:“你们都太正经,我只好老不正经。

黄永玉不是不服老,他只是看透了生老病死。

耄耋之年他写了一副字:世界长大了,我他妈也老了。

黄永玉随便说一句都能当段子:

漫长的演讲和放屁,都是在空气中拉屎。

海是上帝造的,苦海是人造的。

喝不喝酒是人与野兽最大区别。


02

1942年,为了躲避战乱,黄永玉来到江西的民众教育馆教美术。

黄永玉50年代在香港的画展上

也是在这里,黄永玉爱上了广东姑娘张梅溪。

张梅溪出身书香世家,从小在文学艺术的熏陶中长大,妥妥的白富美一枚。

在众多追求者中,有一个航空站的帅哥,成了黄永玉最大的情敌。

张梅溪喜欢骑马,航空站帅哥就牵来一匹好马让她骑。

没钱没颜值的穷小子黄永玉租不起马,他约张梅溪见面,不知道送啥,也不知道说啥,支吾半天说出一句:我有一百斤粮票,送给你。

张大小姐噗嗤一笑,转身就走。

黄永玉见这招不管用,想到了父亲当年曾用风琴吸引母亲的目光,就做了个小号,每天守在张梅溪家门口,她一出门就吹小号打招呼。

就这么吹了个把月,把人家姑娘的芳心吹软了

黄永玉和张梅溪

虽然赢得了美人芳心,但张梅溪家人死活不同意,把女儿关在家里不让出门。

热恋中的张梅溪偷偷从家里逃了出来,俩人在报纸上登了一则结婚启事,私奔去了。

多年后,当年的穷小子已经成为画坛名声赫赫的大家。

他创作的“阿诗玛”轰动美术界,俩人依旧不离不弃,从南到北,从贫穷到富有,历经苦难,相爱如初。

黄永玉创作的“阿诗玛”

浩劫中,黄永玉被下放到牛棚,饱受皮肉之苦,张溪梅哭了,他却还有兴致给她写情诗:

“我们是洪荒时代,在太空互相寻找的星星,我们相爱已经十万年。”

张溪梅看后,破涕为笑。


03

他曾一语惊人:人真不是个东西,动物比人好。

这是“动物比人好”系列的画风:

“鸟是好鸟,就是话多”


“我丑,我妈喜欢话多”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她妈又吹”

“余五十岁前,从不游山玩水
至今老了,才觉得十分好笑”

 他画了一副蛇年趣图,却没有蛇。

夏娃问亚当,蛇到哪里去了?

亚当说:让广东佬偷去泡了酒。


他还热衷画荷花,画了8000多张,给自己的居所命名“万荷堂”,自号“荷花八千”。

黄永玉四尺横幅荷花图《盛夏洞庭》

2010年,他的作品《暑荷图》,竞拍价683万

他在80年代设计的首版猴票,是中国第一枚生肖邮票,当年面值仅8分钱,现在涨到150万

而画猴票的初衷,居然是“想让全世界的人知道我死去的猴子有多可爱”。

黄永玉死去的那只可爱猴子

这样的大师,简直就是画界的一股泥石流。

作家萧乾曾这样形容黄永玉:浮漾在他粗犷的线条间的正是童稚、喜悦和奔放。

有赞美,就有质疑和争议。有人攻击黄永玉国画未入门,毫无章法可言。

老头子又自嘲说:谁要是说我的画是国风,我就去告他。

黄永玉在地上铺开纸作画

因为自学成才,人们给他贴了“一代鬼才”的标签。

他倒好,用一句“说我是鬼才,那是见鬼了”给人怼了回去。

他的学生对他很是敬仰,建议他成立“黄永玉派”。

他破口大骂:狼才需要成群结党,狮子不用。


04

2015年,息影20年的林青霞突然现身真人秀节目《偶像来了》。

网友不解:林青霞都封神了,多少大导演请她拍戏她都拒绝了,为何去参加一个真人秀节目?

后来林青霞自爆说,她是受了黄永玉的“蛊惑”,才决定参加真人秀的。

那年,61岁的林青霞拜访91岁的黄永玉,向他请教艺术创作方面的事。

林青霞问:“怎么才能写得更好?”

黄永玉答:“你呀,不够好玩,得让自己变野一点。”


老头子平时是有多“野”?

以前乡亲们告诉他,沱江上游有人开了一家化工厂,污染了水。

黄永玉一听,坐不住了,带一拨人把工厂的办公室给砸了。

曾经,黄霑和林燕妮闹分手,公司破产无家可归,黄永玉去安慰黄霑:“失恋算个屁,你要懂得失恋后的诗意!

黄霑哭笑不得:你放狗屁,我上吊的心都有了,还能有诗意?

俩人成了生死之交,黄霑还给黄永玉写了句词:你是个妙人,是个少年狂。

如今,黄霑林燕妮双双作古,只有老头子黄永玉还是个少年狂。

83岁那年,老头子登上了《时尚先生》的封面。

杂志评价说:黄永玉不仅玩物玩到癫狂极致,更是玩出豁达心胸。

90岁那年,他给自己画了一张孩子气的自画像。

网友评论这幅自画像:这才是真正的大玩家,酷炫狂霸拽!

他还喜欢养狗,喜欢玩音乐玩跑车,喜欢看《非诚勿扰》,喜欢一切新鲜的事物。

但别看老头子只会玩,他心里装的全是慈悲。

汶川地震时,他作为中国美协副主席,组织艺术家们卖画赈灾,他个人捐了上千万。

黄永玉书写《为了汶川》

他捐款在凤凰和吉首修了八座桥。

他把自己最值钱的代表作《春江花月夜》捐给了国家博物馆。

黄永玉《春江花月夜》

他说:“人老了,画留在家里干嘛,捐给国家是最好的选择。”

十年前,他把自己的画作和收藏捐给吉首大学,一番致辞引得所有师生爆笑:

“你们不用担心,我已经告诉家里人了。一旦我的后代真吃不上饭,饿得要讨饭了,也应该距离吉首大学远一点,免得影响你们。”


05

黄永玉越老越妖,却也越活越通透。

二十年前,黄永玉正在香港画画,女儿过来告诉他:汪曾祺伯伯去世了。

黄永玉却淡定地说:好啊,好啊,汪老头也死了呀。

他不是不尊重逝者,只是活到这把年纪,他比谁都看得透彻,想得明白。

黄永玉和齐白石

和黄永玉同时代的朋友钱锺书、郁风、张伯驹、李可染、黄苗子等人全都去了天堂。黄永玉说: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画家黄苗子去世时,黄永玉写悼文,头一句是“苗子兄死了”。

过了一会,他又写:“凝重了几秒钟,想了想他温暖微笑的样子”。

后来,黄永玉写了一本《比我老的老头》,追述他与这些艺术家之间的往事。

黄永玉并不避讳谈生死:“我死后立即火化,骨灰放到抽水马桶里,就在厕所举办个告别仪式,拉一下水箱,冲水、走人。”

有人问他为何这么说,他答:“生前我玩得很开心,死后,大家玩一会我好啦。”

一个“玩”字,将老头子的童心暴露无遗。

如今,94的黄永玉比年轻时还要忙,忙着“玩”。

他每天叼着烟斗看碟片,高兴时满地打滚,常常半夜读书写字,不仅要画画,还要写自传。

近来,他推出了新作《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第三部。

这部小说以他本人为原型,从主人公2岁开始写起,9年下来已经累积150万字。

写作中的黄永玉

看透生死的黄老说,这部小说随时可能终止,也许就是明天。

但只要他还活着,就会一直写下去。


黄永玉说:这个世界太有趣,我还舍不得离开。

《朗读者》中,董卿走出演播厅拜访艺术家黄永玉,老先生对于自己的要求就是:人活着就要有趣一点。

出于尊敬,董卿“跪姿”访问

这种“有趣”在于他处世的豁达随性,也溶于他对艺术的理解与创作之中。 

真正有趣的人,总能把尘世过得有滋有味。

黄永玉是有趣的,他浪荡了半生,老来仍是少年,怀着这份返璞归真的少年心气,把自己喜欢的事情都做了,才会心平气和地坐下来等待永逝的降临。

老来当如黄永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