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市井财经 / 大人孩子都爱的旋转木马,最初是一种军事...

分享

   

大人孩子都爱的旋转木马,最初是一种军事训练?

2021-01-17  茂林之家

文丨市井财经专栏作家 叶克飞

如今在城市大商场门口的广场上,旋转木马是十分常见的设施。我们总可以见到这样的场面:那些提着大包小包的人们,在购物结束后经过广场,结果孩子就是不肯走,非要玩上一趟。

对旋转木马的爱,并非孩子的专利,大人也无法抗拒,要不怎么会有那句“若她涉世未深,则带她看尽世间繁华,若她心已沧桑,则带她去坐旋转木马”?无数人前往迪士尼,第一站便是旋转木马。若你在一边观察一下,会发现很多成年人坐上去,比孩子还开心。也正因此,在全世界的迪士尼,旋转木马都是每天第一个启动和最后一个停止的设备。上海迪士尼开业之初,许多人为了上去玩两分钟,宁愿排队一小时。

至于如今城市商场门口广场上的旋转木马,做工普遍粗糙,但玩一次起码要10元或15元,算下来并不便宜,纯粹是赚孩子钱。

欧洲城市也常有这种置放于广场上的旋转木马,来自同一间公司,木马做工十分精美梦幻,但价格更贵,普遍要10欧元以上一次,即人民币近80元。老外比较随性,所以这些旋转木马上坐着的,普遍是成年人和孩子各半。

把旋转木马当成一门生意,已有一百几十年的历史,这一切都拜工业革命所赐。

旋转木马最早源于战斗训练

旋转木马的最早历史记录,可以追溯到拜占庭帝国时期。

如今的旋转木马,英文单词是Carousel,也有行李传送带的意思。这个词是由西班牙语中的Carosella转化而来,本意是“战斗训练”。

你没看错,旋转木马的最初,就是一种军事训练,这是中世纪骑士们的一种骑术训练手段。12世纪时,骑士们会全副武装坐在一个横杆上垂下的篮子里,在上下颠簸晃荡的篮子里练习格挡和刺杀。这种训练方法延续了数百年,训练出了一代代骑士。当然,它随着宫廷马术表演等各种时代流行,也有了很大的改变。比如篮子被改成固定在旋转台上的无腿木马,用马、骡子甚至人力拉动转盘,然后在急速转动中,用剑或长枪精准地刺穿悬挂在高处的小圆环。这种训练也带有很强的游戏性质,所以许多贵族会将之当成一种休闲。

17世纪,因为这种木马训练的流行,所以有人将之做成了儿童玩具。先是在店门口摆木马摇椅,之后又有人用木架将木马托起来,围成圆圈,用真正的小马拉动,有时直接靠人力拉动旋转。也正因此,早期的旋转木马,外观跟中世纪骑士的座椅一模一样。在当时的城市公园里,会有人力、畜力或水力推动的旋转木马,供人们玩耍。

当人类步入蒸汽机为主导的近代工业社会后,骑士这个曾经最强大的兵种也逐渐消失,旋转木马的军事训练作用也就此失去。不过,也正是因为蒸汽机的存在,赋予了旋转木马新的灵魂,成为日渐兴起的主题乐园的标志性设施。

以往需要人力或畜力转动的旋转木马,在机械时代实现了巨大的技术突破。19世纪,第一个由蒸汽驱动的旋转木马出现,成为大众化、平民化的娱乐设施。这种旋转木马被固定在一个旋转平台上,并且在转轴上延伸出各种动力臂,基本就是如今的样子。

蒸汽机应用于旋转木马,还有一个附带意义,它赋予了旋转木马最迷人的因子——浪漫。这是因为蒸汽机作为旋转木马的心脏,会轰隆隆吐出白烟,彩色的木马因此如同在云端穿行一般,极为梦幻,令那时的欧洲人欲罢不能,将之视为浪漫象征。

大人孩子都爱的旋转木马,最初是一种军事训练?

旋转木马曾是美国经济腾飞的象征

在欧洲兴起的旋转木马,在美国成为经济腾飞的象征。

19世纪下半叶,旋转木马成为当时美国最时髦的消遣,老少咸宜,结果推动了“旋转木马经济”,美国各地都是旋转木马,最先介入者赚得盆满钵满。后来,旋转木马越来越多,行业竞争越来越大,从业者就要挖空心思找噱头,于是旋转木马的做工也越来越华丽,样式也开始多元化,不再局限于马,而是演变为各种题材。尤其是弗雷德里克·萨维奇以海洋为主题设计的一套船类旋转木马,开启旋转木马设计多样化的时代,激发了人们的想象力。所以,我们现在见到的旋转木马,除了马之外,还有秋千和汽车等多种元素。

那时正是美国工业发展最迅速的时期,内燃机和电力的广泛应用,让各个行业受益,旋转木马就是一个重要象征。

除了是经济象征,旋转木马在一开始还是美国的自由象征。最早将旋转木马带入美国的人,是一批在欧洲有过制造旋转木马经验的工匠。早期人们移民美国,多半是不满祖国的束缚,一心追求自由。这一点在旋转木马上体现明显。当时欧洲的旋转木马千篇一律,而在美国,工匠们不但在工艺上精益求精,在样式和设计上也挖空心思。

值得一提的是,也正是弗雷德里克·萨维奇,对旋转木马进行了一个伟大的技术创新。在此之前,旋转木马只是单纯的圆周旋转,萨维奇则根据人类骑马的感觉,让木马在随旋转台旋转的同时,自身也可以上下运动。他还为旋转台下设计了步行区,让家长有足够空间可以跟着旋转木马上的孩子一起走并进行交流。如今旋转木马必备的音乐功能,同样也是萨维奇所创造,当时主要是使用风琴曲目。

到了20世纪初,因为交流电的使用、电灯的发明,色彩绚丽的灯光也被应用于旋转木马,彻底奠定了如今旋转木马的特征。

旋转木马在美国的辉煌一直延续到了大萧条前夕。而在大萧条的惨痛日子里,旋转木马的经营者就像其他行业一样,纷纷破产,传统工匠也纷纷改行,旋转木马也再也没有回到大萧条之前的盛况,在工艺上也不再有跨越式的进步。不过,它仍然是各大游乐场的首选。值得一提的是,直到今天,仍有一些百年前的旋转木马在修复后仍可正常使用。目前美国仍在运行中的最古老的旋转木马在马萨诸塞州的塞勒姆,首次工作是在1799年。

大人孩子都爱的旋转木马,最初是一种军事训练?

那些浪漫的旋转木马,等你走遍世界

那些遍布全世界的旋转木马,许多都成为了城市景观的一部分。对于旅行者来说,坐遍全世界的旋转木马,是一个虽然不可能实现却值得努力的梦想。

旋转木马最多的城市当属巴黎,几乎随处可见,成为巴黎浪漫特质的一部分。在这座城市里,有几个旋转木马最为出名,比如位于埃菲尔铁塔下、塞纳河畔的那座,巴黎市政厅前的那座,圣心堂前的那座,还有卢森堡公园里那座绿顶旋转木马,始建于1879年,由巴黎歌剧院的建造者查尔斯·加尼叶设计,是巴黎历史最为悠久的旋转木马。巴黎12区还有一座旋转木马博物馆。

在美国,加州圣克拉拉市的旋转木马,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旋转木马”被吉尼斯世界纪录收录。华盛顿斯波坎市河滨公园的旋转木马始建于1909年,被美国收入国家史迹名录,也是美国保存最好的手工木制雕刻的旋转木马之一。纽约中央公园的古董旋转木马于1871年开始运营,现在也仍在运行。

瑞典斯德哥尔摩有一座名为“日食”的24座旋转木马,它的特别之处在于高度,超过120米的它,不但是世界最高木马,也是观赏斯德哥尔摩城市全景的最佳地点。想象一下,坐在高高的旋转木马上,在旋转中望向一座童话般的城市,是何等浪漫。

中国人最熟悉的异国旋转木马,应该是韩国乐天世界里的那个,许多韩剧曾在此取景,比如《天国的阶梯》。

中国在民国时期就已经有了旋转木马,朱自清在《西行通讯》中提到哈尔滨的公园:“这个现在叫做“特市公园”。大小仿佛北平的中山公园,但布置自然两样。里面有许多花坛,用各色的花拼成种种对称的图案;最有意思的是一处入口的两个草狮子。是蹲伏着的,满身碧油油的嫩草,比常见的狮子大些,神气自然极了。园内有小山,有曲水,有亭有桥;桥是外国式,以玲珑胜。水中可以划船,也还有些弯可转。这样便耐人寻味。又有茶座,电影场,电气马(上海大世界等处有)等。”

“电气马”就是旋转木马。早在1917年上海大世界开张时,就已经设置了旋转木马,成为许多老上海人的记忆。

如今中国城市里的旋转木马,价格基本在五万元左右,如果做工再好一点,大概六七万左右。所以在商场门口或广场上摆旋转木马经营,要收回成本并不容易。

作为制造业大国,国内的旋转木马乃至大型游艺设备的生产都很兴旺。像郑州童星、郑州金山、郑州小燕子、中山金博等都在业内有一定名气,是主要的提供商。

结语

旋转木马在现代游乐园的大型项目中,属于缺少刺激感和速度感的项目,门槛很低,看起来是纯粹的儿童项目,可它的魅力却早已超越了儿童,一百多年来始终吸引着成年人。

人们还在旋转木马上找到了许多人生道理,比如将之视为全世界最残忍的游戏,因为它“相互追逐,却保持着永远也触摸不到的距离,咫尺天涯”。

旋转木马对于现代社会的意义,在于它是现代城市化进程的一部分。它必须以城市为背景,即使城市寸土寸金,仍然会给它留下一点空间。而这个小小空间,恰恰让想象力与快乐起飞。换言之,虽然人们总是说城市过于复杂,束缚了人的想象力,但旋转木马却恰恰是个例外。

旋转木马当年在美国工业发展最为迅猛、早期城市化进程最急速的时期走红,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