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泰山人 / 国情学\广州市... / 小谷围的穗石八景,还有多少人知道?|| 冯...

分享

   

小谷围的穗石八景,还有多少人知道?|| 冯沛祖

2021-01-17  東泰山人

       小谷围有昌华八景、北亭八景和穗石八景。穗石八景不见于公开出版物的记载,只是在穗石乡民中代代相传。在相传的过程中也多有差异,并非一致。

       大约在清代中期,有一位居住在村中北约的文士把前辈人所传的八景记述下来,并特意写了引言,又给每景赋诗一首,名《穗石八景诗》。此诗文流传下来,被置于《林氏族谱》中,作者之名反而不传。

       今天村中林氏大宗祠的管理者、老乡民林铭康先生保存有此诗文。据他说,这是其祖父传下来的,他家以前曾有人做过族长。幸得他慷慨相赠,笔者得以一睹这份珍贵的手稿,乃右起竖写,无标点,小楷毛笔字,抄于古式纸上。有些字已漫漶难辨,而且并非原稿,只是复印件。

       穗石八景的由来有这样一个传说:

       清代时,小谷围岛南面江对岸的南村镇圆岗村有一古寺,名金钩寺,其住持与穗石村的一户农家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平时常来探访。一天,农家陪这和尚在岛上边聊边逛,说起广州府城有羊城八景,住持说,不难,我也可以为穗石村定个八景出来,于是随意发挥,得成八景。

       这和尚是何法号,俗家姓甚名谁,都已失传;但若说他随意发挥,那就言之过轻了。这八景可说是当年穗石村景色的精华,住持肯定是经过一番考察并深思熟虑;而景名的确定,从其立意与文采之佳,绝对是下了一番功夫的。《穗石八景诗》的作者更是一位饱读诗书的文士,其诗前的“引”就是一篇文采斐然的文字:

      “良辰美景,自昔缨情;乐事赏心,至今如昨。惟会心不远,斯矢成文。吾乡上接白云,下连黄木。佳山佳水,虽逊胜于羊城;一壑一丘,实发源于穗石。约以八景,前人久有定评;缀之斯言,今日何妨继志。惟望有怀必吐,毋令风月啸人。生面独开,庶便林泉;得我格法,不拘长短。机抒难同,体裁无论。古今花样各别。雅章纶汇,如集腋以成裘;俚句为倡,聊抛砖而引玉。一时纪盛,异日风闻。谨引。”(标点为笔者所加。文中“白云”,指广州城北之白云山,意为白云山余脉直延伸到小谷围岛穗石村。“黄木”,指今黄埔庙头村南海神庙附近的古海湾黄木湾。)

       作者对穗石八景的赞美溢于言表,不过岁月沧桑,人事变迁,尤其是近几十年环境大变,今天的穗石八景已大多残缺,不复旧观。当年的美景基本上都已成追忆了。

       那就让我们追忆一下当年的美景吧,这是古穗石村人文风情的一种真实写照。


烟烽水月


       此景在穗石东约珠江边。

       那里原本建有一座六角亭,村民常在此乘凉。20世纪五六十年代时,常有乡民在六角亭对出的堤岸边钓鱼,或跃入江中游泳。此亭于20世纪60年代毁圮。在亭不远处原来建有水月宫,祀观音菩萨。可惜大概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时就已毁圮,因为今年六十多岁的前村长林鉴康先生说他小时并没有见过此宫。

       今亭与宫均痕迹无存,只余遗址。现在景点所在的堤岸是20世纪60年代时用红砂岩筑砌的,岸边上尚有一条大红砂岩石柱,半放倒状。林村长说,这石原来是竖直的,客船、商船靠岸停泊时用于绑系绳索,也就是说,此处本来是个码头,而且至少是在清代中期起就有了。民国时期,大约在下午四点半钟左右有客船在此靠岸上客,然后再驶向香港。当年码头十分繁忙,甚于新造,不过现在废置已久。

        当年乡人称此地为新庙埗头,因而此景就被记为“在东约新庙埗头水月宫处”。堤岸对出是宽阔的沥滘水道,对岸是新造镇。此景指晚上时,在此赏月,只见江水浩渺,南北直入天际;海鸥飞翔,浪涛拍岸;一轮圆月,倒映江中。所谓“烟烽水月”的“水月”,既指岸上水月宫,更指江中明月。前人诗曰:

烟消碧落晚峰晴,

百里关河一望平。

秋色入江随水阔,

潮声涌月拍天清。

沙明隔浦鸥无影,

路落长空鹤有声。

渺渺美人何处所,

夜深徒寄溯洄情。


星冈牧笛


       此景在穗石南约星冈。

       星冈是一个山岗名。此景写的是黄昏时牧人放牛归来,边赶着牛群下山冈,边吹着笛子时的情景。“夕阳牛背无人卧,带得寒鸦两两归。”(宋·张舜民《村居》)当其时也,四周万籁俱寂,只有笛声悠悠,在空中飘荡,映衬着晚霞满天,一派宁静游闲的乡间景象。前人咏此景诗曰:

碧峰高峙海云东,

牧笛凄清逼太空。

折柳在闻清夜里,

落梅如雪画楼中。

梨花院落闲吹啸,

金菊园亭静咽风。

何似一腔牛背上,

馀音缥缈思无穷。

       过去星冈遍种榄树,成一片榄园。今榄树已无,岗上仅余青草萋萋,再加三两孤树,亦无人放牧。黄昏之时,夕阳西下,远看一派岁月苍凉之感。


马毡松风


        此景在穗石北约直街坊后。

       马毡是一个山岗名,在清末《番禺县志·新造》图上标为“马展岗”。当年山岗上栽种有大片老松林,有的松树的树干大得一个人抱不过来。大风过处,响起阵阵松涛之声,乃成此景。这与广州新羊城八景的“白云松涛”相同。前人赋此景诗曰:

村居南北与山通,

乔木森森挹晚风。

白昼已消残暑尽,

清宵还洗暮烟空。

翠连草色侵窗里,

响咽涛声到梦中。

欲向明月凉露下,

谱时元韵入丝桐。

       今马展岗上仍是遍栽松树,不过已非当年老松,风过处涛声依旧,亦难作今昔之比。岗麓处建有天后宫一座,乃光绪庚子(1900)季秋重修。宫内供一列神像,自右至左依次为:观音、金花娘娘、天后、豆母、灶头大王,体现出小谷围岛乡民传统的泛神崇拜。


罟埗渔歌


       此景在穗石南约穗石门楼外江边。

       当年穗石南约建有门楼,门楼外是码头,水道东连珠江。很多渔民出海打鱼,黄昏时陆续归航,小舟泊于江边,排列成行;各舟挂起渔网,远望连接一片,渔民的歌声同时在江面上悠扬;入夜后,渔灯闪烁,与倒映江中明月交相辉映,“扁舟灯重冷渔蓑,两岸人家浸小河。”(宋·斯植《苕溪舟次》)一派渔乡景象。此景与明代羊城八景的“渔歌唱晚”相类。前人赋诗曰:

晴川日落易黄昏,

古渡渔歌向晚喧。

一曲清商归海岛,

数翻流响下江门。

芦花明月悠悠夜,

野水寒烟淡淡村。

此去顿令尘念息,

却疑人在武陵源。

       现在此景已不存。

       在乡民的传说中,此景亦名“罾埗渔歌”。“罟”是网的通称,“罾”是一种用木棍或竹竿做支架的方形鱼网,都讲得通。武陵源,指晋·陶潜所撰《桃花源记》中所描写的那个世外仙境桃花源,并非今人所称湖南湘西的风景旅游区武陵源。
















石台竞渡


       此景在穗石南约大园猪兜庙。

       猪兜庙即天后庙,据说用天后庙的香灰喂猪,猪长大得快,故乡民又俗称之为猪兜庙。旧时南约大园猪兜庙前有石台,石台对出是宽阔的水道,五月端午在此赛龙舟,人声喧哗,十分热闹。近看龙舟竞渡,波光荡漾;远望山峦起伏,岚翠如眉。前人咏此景曰:

临江台耸石重重,

竞渡佳辰不易逢。

兰麝随风迷蛱蝶,

玉颜映水乱芙蓉。

波光似镜吞残日,

岚翠如眉出远峰。

烟浦雨馀金鼓寂,

潮流轻漾落花秾。

       现在此景已不存。


社学论文·大社论文


       此景在穗石北约沙边埗头,距第八景的“虎石垂纶”不远。

       “粤中文会极盛,乡村俱有社学。”(清同治《番禺县志·风俗》)这个社学就是乡村学校。不过此景名只是借用,当年埗头岸上并无社学,而是建有亭宇,亭宇对出是宽阔的珠江沥滘水道。黄昏之时,霞光万道,满目青山,江水浩渺,波光鳞鳞,乡间一派宁静悠闲。此其时也,有文士乡耆到此处来把酒论文,吟诗作赋,直到红日西下,玉兔东升,方尽兴而归。前人咏此景曰:

载酒寻欢兴未休,

同来胜地足淹留。

梁园谁占放生席,

莲社还招靖节游。

花笔欲挥频洗砚,

羽觞轻举笑藏钩。

谈馀日暮才分手,

月满前村满径秋。

      此景湮没已久,《穗石八景诗》载此景“旧有亭宇”,可见当时亭宇已毁圮。现在更是风流云散,没有哪位文人骚客会到此处来把酒赋诗了。

       有关此景的地点亦传说不一。《穗石八景诗》的作者就用了“闻老辈者云”的不确定语气。今有乡民认为此景是在北约马展岗以北大概数百米的田畴处,那里种有几株老龙眼树,显得勃勃生机,但离村庄颇远,要到那里相聚论文,甚不方便,可能是误传了。

       又有乡民说此景名“大社论文”,地点在今穗石村的市场口。

       所谓“大社”是指一个大山坟(又或说是供奉土地神的地方),此坟安置后土的地方有一株老榕树。相传当年村民在农闲之时,晚饭之后,便相聚于这老榕下面谈天说地,这就是所谓“论文”。今该坟已无,成了一片水泥地,而老榕犹在,不过并不大,奇在主干与左右两条垂根同样粗细,成三干支撑的形状。现附近起了楼房,地方不广,村民亦已不多在此相聚了。


松冈赛社


       此景在穗石西约陆家松柏冈,当年此小山岗上遍栽松树,且建有凉亭。

       旧时酬神称为“赛”。所谓“赛社”,是指一年农事做完了,乡民就摆酒宴来酬谢田神,敲锣打鼓,饮酒作乐。这是周代十二月腊祭的遗俗,上溯已有近三千年的历史了。唐代温庭筠有词咏之:“铜鼓赛神来,满庭幡盖徘徊。”宋代刘克庄亦有诗咏当年赛社:“村深隐隐闻萧鼓,知是田家赛社还。”可见农家的赛社千百年来都是擂鼓吹箫的十分热闹。当年松冈赛社更有迎神的仪式,前人咏之曰:

迎神村鼓响咚咚,

此日春秋五戊逢。

自昔生成归后土,

至今祈报享勾龙。

松阴布席樽罍列,

山影临崖俎豆供。

宰肉尚谈陈孺子,

当年曾见觅侯封。

       不过此景湮没已久。松岗上的亭子在作者写《穗石八景诗》时就已毁圮。赛社习俗在民国时已式微。今天岗上是连松林也没有了,仅余一座小土丘,上建有三两间临时棚屋,可见狗鸡闲逛。


虎石垂纶


      此景在穗石北约沙边埗头处,今埗头已废,对出是宽阔的沥滘水道。江岸对出有一块大石“浮”出水面,其形状如虎之背。在此垂钓,令人不觉想起清王士祯《题秋江独钓图》:“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面对江水浩荡,宠辱皆忘。前人赋诗曰:

巨石临流倚太虚,

茫茫身世竟何如。

一竿独寄是非外,

孤笠闲披烟雨馀。

敢托江湖怀魏阙,

且将天地作吾庐。

观星却笑羊裘叟,

夜静频劳太史书。

       另有一说,谓近岸此巨石形状如虎,下垂于水面,如垂钓之状,故得此景名。这实在太过夸张,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再加如何想象,此石也难得这种形状。

       现在“虎石”犹在,此景尚存,但时世变迁,有如此闲情逸致而在此垂钓者大概没有几人了。

       归纳来说,穗石八景,在北约、南约者各三,在东约、西约者各一,中约无景。

       以上八景景名依据《穗石八景诗》所载。在乡民的传说中,景名却多有差异,除上面已提到的以外,还有“烟烽水月”又传为“烟墩水月”;“星冈牧笛”又传为“星冈归牧”,星冈又名星岗;“罟埗渔歌”又传为“高埗渔歌”。这可能是音讹,亦可能是各家相传不一。

       今天知道穗石八景的人已经很少。莫说岛外人,就是今天岛上的青年人,听过的也已不多了。一位四十岁上下的村民说曾听说过有这么回事,但说不出景名。年近七十的前村长林鉴康说,他知道穗石八景是听其伯父林质庵(小谷围岛上的教书先生)说的,但也讲不全景名了。

       最后说回《穗石八景诗》的作者,现手抄本记为“作者失名”(失为佚之误),但本子中每当讲到北约之景时,就记为“在本约”,可知这位文人当年是居住在北约的。至于姓甚名谁,有这样一个传说,说这人叫林婉君,是为穗石八景定名的南村金钩寺住持的徒弟。他不知道师傅暗里竟藏了个女人(或说是老婆),有一次,无意中看到了住持的苟且之事。他本来没打算声张,但住持却害怕他说出去对己不利,于是找个机会请他喝茶,在茶里下了药,把他毒哑了。林婉君说不出,但写得,于是就创作了咏穗石八景的诗句,并流传了下来。

       这个传说若认真考究起来,是经不起推敲的。因为在《穗石八景诗》的“引文”中,作者说:“约以八景,前人久有定评。”又在记述“社学论文”一景时说:“闻老辈者云,此景系本约沙边埗头处。”可见作者在写作穗石八景诗时,穗石八景的定名至少是其上两代人的事了,而绝非作者的同时代人所定,更遑论是其师傅。不过这种数百年前的传说,真伪本也不必考究;记下来,聊作谈资而已。

(图文无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