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斜阳 / 当时只道是寻常 / 曹操——一切尽意,百事俱欢

分享

   

曹操——一切尽意,百事俱欢

2021-01-18  旧时斜阳

  

曹操的前半生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很顺。

从出身到事业他几乎没遇到什么大的坎。

20岁大学刚毕业,家里就安排了出路,受州郡举荐,以“孝廉”为“郎”,授洛阳北部尉。

尽管这工作他干得不怎么样,但夸他的人依旧不少。梁国的桥玄曾经曹操说:“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

南阳何颙对曹操说:“汉室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

南阳的许劭甚至对着记者指着曹操大声说道:“治世之能臣,乱世之英雄”。”

对于这些评价曹操是认可的,他没道理不认可,他虽然年轻,但本事确实不小。

他的武功很高,曾经单枪匹马潜入张让家,被张让发觉后,手舞著戟越墙逃出,全身而退。

他读书的领悟能力很强,博览群书,尤其喜欢兵法,曾抄录古代诸家兵法韬略,还有注释《孙子兵法》的《魏武注孙子》著作传世。

他的野心很大,曾经拉着刘备的手说,天下的英雄只有自己和刘备而已,其他的人能力都不及。

这些优秀的素质组合在一起成就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曹操,靠着“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块金字招牌,他的曹氏集团顺利借壳上市了,股票从5块6直接涨到了11块2,一时入股的人不少。看着自己一手打造的高楼大厦,他不由得生出一股豪气来,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将他的集团打造成世界五百强企业。

这个目标与别人而言有些为难,与他而言,一切的一切只是时间的问题。

为此,他亲自制定了下一个抢夺市场的计划,计划的首要任务是兼并割据宛城(今河南南阳)的张绣集团。

这天,他出发了,兼并的过程很顺利,张绣虽然有些能力,但与他相比无论是在眼光上还是才华上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尽管这不是一场实力碾压的战事,但结果却十分的理想——张绣投降了。

事情如果就此打住,曹操一直引以为傲的顺境人生应该是可以载入史册的。

可惜,历史没给他这个机会。

变故在于一顿酒。

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女人。

成功收购张绣的集团后,一时高兴的曹操让人安排了酒席。邀请的人很多,亲朋好友、集团元老、江湖兄弟都盛装来了,那天的晚会很大,很热闹。

因为高兴,曹操多喝了几杯。

酒这东西没喝下去,英雄还是英雄,喝下去,英雄还能不能淡定实在不好说。

那天,曹操喝多了。

于是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这样的好的场面,这样好的气氛,没有妹子实在不像话。

刚从战场上取得了胜利,股票一夜之间又涨了好几个百分点,家族企业也从河北延伸到了河南,形势一片大好,这样好的夜晚,这样的喜悦,不叫几个女子来唱唱歌实在有些对不起这样的日子。

这的确很常见。

事情到了这一步,曹操的人生还是顺的。不顺是从走出来的女子开始的。

笔者有时候很怀疑曹操底下的人是故意羞辱张绣的,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气氛下,他们居然找来了张绣的婶婶。

搁在以前,曹操是有警觉性的,但今晚的月色太好,今晚的气氛也不错,酒也多了喝了几杯,所以曹操大意了,既没问女子的身份,也没留微信,甚至连女子是哪儿人也没问就将女子拉到了身边坐下了,端起一杯酒就给女子喝了。

曹操没在意,一旁陪酒的张绣却在意了。

他是吃了败仗,可吃了败仗未必就没有脾气,作为骠骑将军张济的从子。东汉末年割据宛城(今河南南阳)的军阀、军事家,张绣是有能力的,之所以投降,不是个人能力不行,而是整体实力比不上曹操。

个人再厉害也得适应大流才是王道。

很明显,张绣是个能顺应大流的人,这样的人什么都好,唯一一点就是不能受到侮辱。

自从婶婶出现的那一刻,张绣就感到了侮辱,酒桌上他越想越气,越是气恼越觉得曹操不是个东西,越觉得曹操不是个东西,越觉得自己做了一笔亏本的买卖。

和所有擅长赌博的赌徒一样,只要没有输得彻底,总有机会翻本的。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气愤的张绣撕碎合同、抄起家伙、拉起了公司骨干就杀了过去。

毫无准备的曹操顿时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他实在不明白,自己只是吃了一顿酒,怎么就吃出了杀身之祸呢?这一战,曹操损失惨重,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被杀,猛将典韦战死。刚刚占领的河南市场再次回到了张绣的手中,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其他投资人对曹操的能力和人品产生了怀疑。

一夜之间,几个重要的投资人纷纷撤资,导致曹氏集团的股票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一直霸占名人财富榜前三的曹操,头一次跌出了十名开外,甚至有人断言,用不了多久,曹氏集团一定会土崩瓦解。

尽管这个预测没有在历史上出现过,但曹操的危机还是来了。

刚刚从战场厮杀回来的曹操还没来得及召开股东大会,就被丁夫人拉到了办公室训话。

丁夫人因为不能生育所以抚养了刘夫人的儿子曹昂,作为曹家的长子,曹昂聪明且性情刚胆谦和,受到了丁夫人的疼爱,几乎是当自己亲生儿子来养,好不容易养大成人,却因保护父亲而战死沙场,巨大的打击让丁夫人十分伤心,她指着曹操大骂:“你害死了我的儿子,从此我没什么可留恋的!”说完也不给曹操解释的机会,收拾行李就回娘家了,然后托人捎来一封信,意思只有两个字——离婚。

堂堂董事长,刚因为桃色新闻丢了合同,丢了市场,这会儿再闹出一个离婚事件,影响实在不好,况且曹操这人风流归风流,却对丁夫人十分的敬重,也没有离婚的意思。

为了挽回影响,曹操不得不亲自去了一趟丈母娘家,当时丁夫人正在织布,外人传达:"曹操来了。"丁夫人还是像之前那样织布。

曹操到了,抚摸着她的背说:"跟我一起坐车回家吧!"

丁夫人不回头也不作答。

曹操准备离开,走到外面,又问:"真的不行吗?"还是没回应。

曹操说:"这可就是真的是诀别了。"于是和她正式离婚,要丁家改嫁她,丁家不敢。

一件桃色新闻外加一件“离婚事件”似乎断送了曹操下半生的好运。

历史于是多了一些我们意想不到的画面。

赤壁一战,曹操的所有水军全部丧失,统一天下的理想就此永远地失去。

公元(217年)汉中一战,天下就此三分。

不败的曹操败了,败得很狼狈。

尽管他对自己的桃色新闻和离婚事件一直持否认的态度,但岁月终究没有绕过他。

错了就是错了!

公元(220年)正月,曹操病逝,临死前他留下《遗令》,这段话很长,却最为真实。

全文如下:“吾夜半觉小不佳,至明日饮粥汗出,服当归汤。吾在军中,持法是也。至于小忿怒,大过失,不当效也。天下尚未安定,未得遵古也。吾有头病,自先著帻。吾死之后,持大服如存时勿遗。百官当临殿中者,十五举音,葬毕便除服;其将兵屯戍者,皆不得离屯部;有司各率乃职。敛以时服,葬于邺之西冈,上与西门豹祠相近,无藏金玉珠宝。吾婢妾与伎人皆勤苦,使著铜雀台,善待之。于台堂上安六尺床,施繐帐,朝脯上脯糒之属,月旦、十五日,自朝至午,辄向帐中作伎乐。汝等时时登铜雀台,望吾西陵墓田。馀香可分与诸夫人,不命祭。诸舍中无所为,可学作组履卖也。吾历官所得绶,皆著藏中。吾馀衣裘,可别为一藏,不能者,兄弟可共分之。”——《曹操遗令》

我在夜里觉得有些不舒服,第二天喝了粥就出了汗,又喝了当归汤。我早军队中指挥,至于我的大小愤怒的表现以及过失,你们不应当效仿。天下还没有安定,不能遵从古人。我有头风症,最初的时候戴头盔,我死里以后,就像我在世时一样把持大事,切勿忘记。在殿中的文物百官,十五天后停止哀悼,丧葬以后都要脱掉孝服。率领军队驻守边关的人,都不能离开屯兵的地方。有司应担当起职责。死后,把我葬在邺城城西的小山上,和西门豹的坟墓相靠近。不要陪葬金银、玉器、珠宝等。

我的妻妾,在我死后,都要把她们安置在铜雀台上。并在台堂上放一张八尺的床,床上照样挂着穗帐,每天早上傍晚,给我供上干肉干饭之类的食物。每月初一、十五两天,就让妓人对着穗帐奏乐跳舞。你们几个也要不时地登上铜雀台,望望我的西陵墓田。”他又说:“多馀的香料,可以分给众位夫人。众妾无事可做时,可以让她们去学习编织鞋上的丝带去卖钱。我历来做官所得的绶带,可以都藏于一处。我多馀的衣裘等,可以另外藏个地方。如实在做不到的话,你们兄弟几个可以共同分掉。”

这段话读起来很温暖,很煽情,但主题其实只有一个——一切尽意,百事俱欢。

可惜我懂得这个道理的时间太迟了,不然天下还有刘备、孙权什么事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